这三个生肖离婚率最高!别不信

天星 孩子 时候 一声 离婚率 子豪 男人 三个

02-08 00:03 美食菜谱大全 (mshi78) 美食

这三个生肖离婚率最高!别不信_美食菜谱大全_读一读网站 这三个生肖离婚率最高!别不信,读一读网站提供美食菜谱大全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医院。

"慕小姐,已经确诊,脑癌。不过你别担心,现在接受治疗的话,有两成的机会治愈。"医生把手里的报告单递给慕天星,不忍地道。

慕天星那张本就憔悴的小脸上,愈发苍白,伸出去拿报告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如果不治疗,还能活多久?"

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结果的打算,但听到那个"癌"字的时候,她心头紧绷的那根弦,还是"嘭"得一声,断了。

"一到两年。"医生如实相告。

闻言,慕天星忽而笑了开来,"足够了!足够了……谢谢医生!"

走出医院,慕天星做了一个深呼吸,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久违的号码。

出乎意料,那边竟然很快接通。

男人低沉不耐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慕天星敛了一口气,"蒋季辰,你不是要离婚么?我同意了,你今晚回来签字吧!哦对了,我怕过了今晚我又反悔,所以你想离婚的话,今晚必须回来!"

一口气说完,她立刻挂了电话。

蒋季辰最烦别人威胁他,但她知道,只要提到离婚,他肯定会回来!

果然如慕天星所料,天还未完全黑下来,蒋季辰便回了园墅--结婚五年,他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男人进了门,看到在餐桌前忙碌的慕天星,剑眉一拧,"还有事,字签了就走。"

慕天星似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端了一杯水过去,莞尔一笑,"不着急,先喝口水,我这就去打印离婚协议。"

蒋季辰那双幽深的眸子在她的脸上顿了一下,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这才松了松领带,在沙发上坐下来,"恩。"

慕天星在楼上磨蹭了一会,拿着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下来的时候,看到沙发上的男人已经脱去了外套,正在烦躁地扯身上的衬衣。

满意地勾了勾唇,她走过去直接跨坐了他身上,小手抚上他的胸膛,"季辰,要我!"

说着,贴上去就要吻他。

蒋季辰一怔,已然发烫的俊脸上瞬间滑过一抹嫌恶,用力推开了她,"慕天星,你别犯贱!"

慕天星从地毯上爬起来,又攀了过来,"季辰,我知道你现在想要女人,要我!要了我我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男人鹰眸一凛,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咬牙道,"慕天星,你他妈算计我?"

近在咫尺对着男人震怒的眸子,慕天星丝毫不畏惧,反倒笑得格外嚣张,"对!你的水里我下了药!蒋季辰,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就睡了我!"

瞧着女人眼里的挑衅,身体某一处叫嚣得厉害,蒋季辰一咬牙,把慕天星压在了身下,粗暴地撕去了她的衣服,"既然你这么下贱,我就满足你!"

没有亲吻,没有任何前戏,蒋季辰直接刺入了慕天星的身体里。

撕裂的疼痛瞬间蔓延全身,慕天星疼得背脊上冒出一层冷汗,她咬着牙却兀自地笑了。

蒋季辰,你终究是输了!

结婚五年,你说你不会碰我,还不是碰了?

男人如一头猛兽一般在慕天星身体里横冲直撞,她忍着痛挑衅地问,"蒋季辰,慕娇娇的床上功夫是不是很厉害?"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宁愿屡次和慕娇娇闹出轨绯闻,也不愿回来睡她这个原配妻子!

"呵!你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娇娇比!"蒋季辰鄙夷地冷笑一声,咬着牙继续着身下的动作。

每一下,都恨不得将她贯穿!

"对,我就是心机深重,我要是不心机重,怎么会让你娶了我?又怎么会让你睡了我!蒋季辰,我赢了!哈。"慕天星笑着笑着,眼泪就滚了出来。

"果然够贱!"男人狠狠地骂了一句,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

慕天星闭上眼睛,一边承受着他的粗暴,一边在脑海里想象着他曾经温柔待自己的样子。

心上的痛,很快超越了身上的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季辰身体里的药效终于散尽,他起身抓起笔快速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慕天星,你让我恶心!"摔掉手里的笔,蒋季辰转身就要离开。

慕天星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么草率就签了,看来我又得逞了!"

男人脚步一滞,转身过去,一双阴鸷的眸子落在慢条斯理穿衣的女人脸上,"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慕天星拿起离婚协议,冲他扬了扬,"此后三个月,你每个月回来两天睡我,三个月后我们去办离婚!白纸黑字,你可别想抵赖!"

闻言,男人鹰眸骤然一凛,腾地上前掐住了慕天星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道,"慕天星,你怎么这么阴险!"

  慕天星被她掐得快要窒息,但仍然努力冲她笑着,"蒋总,你可以不同意……你知道的,我逼不了你。只要你的慕娇娇愿意继续等你,我……我无所谓!"

  蒋季辰怒不可遏,锢住她的脖子狠狠将她摔到沙发上,"贱人!娇娇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姐姐!"

  慕天星咳了咳,直起身子,依然笑得灿烂,"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不离婚。反正我们的婚姻是双方的爷爷当年早就定下的,我不同意离婚的话,没有人可以逼我。"

  说完,故意挑衅地冲他挑了挑眉。

  蒋季辰怒气攻心,上前一把撕开了她身上的衣服,将她的身子粗暴地翻转过去,再次从身后强行进入了她。

  一边狠狠撞击她,一边咬牙道,"不就是让我睡你么,别说一个月两天了,天天都可以!我看你这个贱女人有多强烈的欲望,求着男人干你!"

  身子一下下被顶到了头,慕天星只觉喉头有一团腥甜慢慢涌了上来,她连忙抿紧了唇。

  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听到熟悉的铃声,蒋季辰一下从慕天星身体里抽离出来,接起了电话,"娇娇。"

  那声音,别样的温柔。

  慕天星只觉心口一阵绞痛,那团隐忍了好久的腥甜,突然从嘴里喷了出来。

  一口鲜血吐在了沙发上,鲜红刺目!

  慕天星连忙擦了擦唇,随手抓起抱枕遮在了那滩血上。

  脑癌,呵呵。

  两个月前,从她突然吐出第一口血的时候,她就料到了自己不会有好结果。

  果然如此。

  "怀孕了?好,我马上过去。"

  蒋季辰惊喜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慕天星的思忖。

  她蓦地转眸看向他,"慕娇娇怀孕了?你的?"

  蒋季辰挂了电话的同时,俊脸上的温柔也瞬间消失殆尽,"娇娇怀孕了,我得尽快把她娶回来。你的条件我答应你,每个月两天,你想要我什么时候回来,提前打电话给秘书预约!"

  男人边说边整理衣裤,满脸的雀跃。

  慕天星看在眼里,只觉心口痛得窒息。

  "蒋季辰,我才是你的妻子,你想要孩子应该是我给你生不是么?你为什么要一个小三为你生孩子?"慕天星拉住他的手,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慕娇娇,她的好妹妹,不知道给他灌了什么迷药,让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呵呵!慕天星,你有什么资格?"蒋季辰像是听到了很蹩脚的笑话一样,冷笑两声之后,用力一把甩开了她,"想为我生孩子,做梦!"

  冷厉地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门"嘭"得一声被甩上,慕天星忍了良久的眼泪,顺颊而落。

  蒋季辰,我一定要为你生个孩子……死也要生!

  因为,只有留下一个孩子,才能让我对你的爱,延续下去。

  半个月后。

  慕天星在自己排卵期这天给蒋季辰的秘书打了通电话,"说我找他,让他回来交公粮。"

  蒋季辰果然信守承诺,一句话不多说,很快赶了回来。

  进了门,他连鞋都没脱,扯了扯领带,直接把坐在沙发上的慕天星压在了身下,动作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慕天星皱眉,"蒋季辰,你不能温柔点吗?你这是做爱吗?你这是强暴!"

  蒋季辰咬牙冷哼了一声,挺身没有任何前戏地进入了她的身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别给我装!"

  他的动作里,带了十足的恨意和羞辱,一下又一下,恨不得将她直接贯穿!

  慕天星咬牙承受,心里酸涩无比。

  五年前,在他们结婚前夕,俩人出了车祸,她严重毁容,他深度昏迷醒来后失忆。

  待她被家人强制带出国恢复容貌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记忆,但记忆里那个和他相爱的她竟全都变成了慕娇娇!

  而她,成为了那个恶毒心机的女人!

  季辰,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们曾经的一切?

  "娇娇!娇娇!"身后的男人在到达顶峰的时候,忘情地叫了慕娇娇的名字。

  慕天星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呵,他的心里,只有慕娇娇。

  蒋季辰完事之后,直接拿出一盒避孕药扔给了慕天星,"把药吃了,别给我们双方找麻烦!"

  语气冷漠,一脸的嫌恶。

  慕天星抠出一颗药,当着他的面吃下,"放心,想让我生我还不生!"

  蒋季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关门的声音传来,慕天星快速跑进洗手间,撕心裂肺地抠了半天喉,终于把那片粉色的药片吐了出来。

  惨白的脸上,两行眼泪顺颊而落。

  季辰,我们说好了,要生三个孩子的……

  对不起,三个可能没时间了,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

  之后的一个多月,蒋季辰信守承诺,只要慕天星联系他,他就回来。

  但每一次回来,都是一句话不多说,上了她就走,干脆利落。

  蒋家老爷子过86岁大寿这天,慕天星接到电话,回了慕家老宅。

  等她来到热闹非凡的餐厅的时候,竟然看到蒋季辰把慕娇娇领了回来,还坐在了他和婆婆何以宁的中间。

  三个人言笑晏晏,怎么看都像是一家人。

  慕天星笑着走过去,拍了拍慕娇娇的肩膀,"妹妹,今天是爷爷的大寿,你是客人,坐在这里不合适吧?"

  慕娇娇看都没看她一眼,挽住了蒋季辰的胳膊,眨着楚楚可怜的眸子道,"辰,你看姐姐,赶我走呢!"

  "慕天星!"何以宁一把将慕天星拉到了一边,拧着眉不爽地叱责,"你不去厨房帮忙,来这里做什么!"

  慕天星不着痕迹地推开她,语气淡然,"妈,慕家连佣人都请不起了么?让我这个少奶奶去做饭?"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引起客厅里那些客人的目光。

  何以宁被气得不轻,正要开口,蒋季辰站了起来,攥着慕天星的手腕,拉着她走出了客厅。

  男人像扔垃圾一样,甩开了她的手,压低声音怒吼道,"慕天星,你明知道娇娇怀孕了,还要气她!你是不是故意的?"

  慕天星穿着高跟鞋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她也不恼,慢悠悠爬起来,对着他笑,"我一天没和你离婚,就还是你的老婆。和小三做斗争,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蒋季辰不屑地冷笑一声,"慕天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全家上下,除了爷爷,谁把你当成我老婆了?你要脸的话,赶紧走!"

  "慕娇娇难道要脸?"

  慕天星刚说完,喉间一口腥甜又冒了出来,她连忙抬手捂住了嘴巴,转身低头跑进了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的门,她转身一口鲜血吐进了洗手池里。

  水龙头打开,哗哗哗地冲刷着溅在白磁水池里的血迹,慕天星的脸色苍白如纸。

  抬眸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慕天星兀自笑了,笑容格外凄凉。

  是啊,慕天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没有一个人喜欢你,你还要赖着不走!

  "哟!姐姐,你这样子,不会是怀孕了吧?"

  突然,一道揶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慕天星慌忙抬手抹去了嘴角的一点血渍,挺直了身子。

  "胃不好而已,你用不着紧张,没人和你肚子里的私生子抢父亲!"慕天星一边洗手,一边从镜子里挑眉淡淡地看了一眼慕娇娇。

  慕娇娇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蓦地一红,突然上前,扬手一巴掌"啪"得一声,狠狠打在了慕天星的脸上。

  "贱人!"慕娇娇一脸怒意,瞪大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戾气,"都要离婚了,还不要脸地爬到季辰的床上!真特么不知廉耻!"

  慕天星被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瞬间眼花耳鸣。

  她却没有一丝怒意,嘴角淡淡地勾了勾,抬眸看向恶狠狠的慕娇娇,"慕娇娇,教养是个好东西,可惜你妈没教会你!蒋季辰是我老公,我睡他天经地义!倒是你,名不正言不顺,生的孩子难道不是私生子?"

  "你这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说我和季辰的孩子!"慕娇娇说着,扬手又向慕天星挥了过来。

  慕天星这次没有退让,直接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眼神犀利地盯着她,"慕娇娇,我不是私生女!在我爸遇到你妈之前,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真正的小三,是你妈!"

  说完,用力甩开了她。

  慕娇娇的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扶住了门框。

  她正要站直身子,余光看到不远处蒋季辰走了过来,心念一转,手从门框上滑落,身子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哟……"慕娇娇一声惨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起来,"我的肚子,我的肚子……"

  慕天星懒得看她演戏,"慕娇娇,你有意思吗?"

  话音刚落,只见蒋季辰飞奔跑到了跟前,蹲下身扶住了慕娇娇,"娇娇,没事吧!"

  "季辰……姐姐说我不配生你的孩子,她要我做掉肚子里的孩子……"慕娇娇伏在蒋季辰肩头,哭得梨花带雨。

  慕天星睁大了眼睛,"慕娇娇,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了?"

  蒋季辰怒不可遏,放下慕娇娇,腾地站起来,不由分说地上来就狠狠地打了慕天星一巴掌。

  "啪"得一声,声音巨响,让闻声赶来的宾客都震住了。

  "贱人!娇娇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好看!"蒋季晨一双深邃的眸子里被愤怒填充得慢慢的,红得骇人。

  慕天星被打得暂时失聪,等她转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蒋季辰抱着慕娇娇匆匆离开。

  她的手扶在洗手池上,才支撑着身子没有倒下,心如刀绞。

  季辰,你什么时候才能看清慕娇娇的真面目!

  何以宁气冲冲地赶来,看到慕天星,攥着拳头忍住了上去动手的冲动,"慕天星,你怎么这么恶毒,娇娇肚子里怀的可是我蒋家的孩子,我孙子要是没了,我跟你没完!"

  慕天星无力地轻笑,"妈,我才是您儿媳妇,您要孙子,难道不应该是我生吗?"

  "呸!"当着众人的面,何以宁啐了一口,鄙夷地道,"你一个私生女而已,不配!"

  "妈,那我可要提醒您了。如果我一直不和季辰离婚的话,她生的孩子也是私生子哦!"慕天星故作挑衅地勾了勾唇,无视众人那各色的眼神,准备离开。

  何以宁被气得忍无可忍,狠狠将慕天星推搡在门上,拳头不停地落在她身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儿子,当初给他换肾的时候,你却跑了,还是娇娇毫不犹豫地给季辰移植了一颗肾!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不配和我儿子在一起了!"

  慕天星任由何以宁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挣扎抵抗。

  眼泪,无声地滚落。

  是啊,都怪她!

  当年车祸后,她根本不知道季辰损伤了一颗肾,也不知道慕娇娇给他移植了一颗肾。

  等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只是每次想起这事的时候,她都会感到左肾的位置,隐隐地痛。

  所以后来她才会得了癌症吧!

  一切都是她的报应!

  慕天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慕家老宅的。

  她只记得有很多双谴责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无数句数落骂在了她头上。

  那一道道眼神,那一句句责骂,比毒箭还毒。

  她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离开了慕家,走在秋风瑟瑟的大街上,心里空落得厉害。

  这几年,她都有努力去尝试唤回蒋季辰的记忆,但他根本不听,更不信。

  想起自己快要结束的生命,她只觉得格外遗憾。

  季辰,对不起,我没有机会看到恢复记忆的你了。

  想着想着,她的身子突然如凋零的秋叶一般,蓦地倒了下去。

  "吱--"

  一道急刹车后,一辆白色的车子,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

  慕天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意识刚刚回笼,耳边传来一道关切的声音,"天星,你怎么样了?"

  慕天星转眸看去,看到陆子豪,眸底滑过一抹诧异,"表哥?你怎么在这?"

  陆子豪道,"我刚到慕家,就听说你那边出了事,等我一路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你晕倒在了路边。"

  "谢谢表哥!"慕天星感激道谢,说着就要坐起来。

  陆子豪连忙扶住了她,"你小心点,医生说你身子弱,要格外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慕天星心中一震,错愕地看向他,"孩子?我……我怀孕了?"

  陆子豪点头,"看样子,你还不知道?"

  巨大的惊喜从心底油然而生,幸福瞬间蔓延到了全身,慕天星瞬间激动地红了眼眶,"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

  看来,上天对她还不薄,真的可以在她死之前,让她生个孩子出来。

  看到她如此开心,陆子豪却皱了眉,"天星,蒋季辰现在这么折磨你,你何必还要作践自己?"

  慕天星连忙抹去眼角的泪,"表哥,我没事,我马上就要和蒋季辰离婚了。但是,我想要留下这个孩子……表哥,请你替我保密好不好?不要告诉别人我怀孕了,更不要告诉蒋季辰。"

  他对她恨之入骨,绝对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的。

  陆子豪叹口气,"好!只要你尽快离婚,我一定帮你保密!"

  慕天星生怕在医院住下去会被发现她的癌症,陆子豪离开后,她就出院回了园墅。

  破天荒的,她前脚刚到家,蒋季辰后脚竟跟了进来。

  "季辰?"慕天星有点诧异,在看到男人那张阴沉的脸时,后面想问出的话都咽了下去。

  蒋季辰反手"嘭"得关了门,一阵风过来掐住了慕天星的脖子,骇人的眸子似要将她吞噬,"慕天星,你有种!害死我和娇娇的孩子,你怎么这么恶毒!"

  慕天星被他锢得快要喘不过气来,挣扎着说,"我没有……是她故意的……"

  "你还不承认!"蒋季辰怒不可遏,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娇娇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慕天星挣扎得眼泪都滚了下来,满脸憋得通红,"季辰,放开我……"

  看到女人脸上的泪水,蒋季辰眉心一蹙,手下意识地松了开来。

  可恶!他明明恨不得杀了她,可为什么看到她的眼泪,却控制不住地心软!

  "既然你弄没了娇娇的孩子,那就还她一个!"蒋季辰将慕天星翻了过去,从身后猛地刺入了她的身体里,"不如你也怀一个,再让娇娇弄死!"

  "不要!季辰,放开我!"慕天星想起腹中胎儿,吓得瞬间面色苍白,连声求饶。

  "你不是求着让我干你么!装什么装!"蒋季辰咬着牙,一下比一下更用力。

  慕天星只觉心口一阵腥甜翻涌,还未反应过来,"噗"一声,一口鲜血又从嘴里吐了出来。

  那刺目的红落在白色的沙发上,格外骇人。

  慕天星心中一阵恐慌,慌乱地抬手抹了抹嘴角,伸手摸索着找东西去遮盖那滩血迹,身子不由往前爬了点。

  "不许动!"蒋季辰不爽地怒斥了一声,皱眉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下的女人。

  见她着急地在找东西,不爽地按住了她的肩膀,离开她的身体,将她翻了过去,"你在做什么!"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