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女生长得胖,居然还有那么多好处...

文勋 南城 男人 守国 少爷 事情 就是 父亲

01-03 10:42 健康养生知识 (jnjkys) 健康

惊!女生长得胖,居然还有那么多好处..._健康养生知识_读一读网站 惊!女生长得胖,居然还有那么多好处...,读一读网站提供健康养生知识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健康长寿诀窍",再点击"关注",这样您每天就可以优先看到最新的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第一章 少爷要娶你

夏安暖做了一个梦。一个混乱而不堪的梦,在梦里,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

而且那个男人像是饥饿的野兽一般......

夏安暖只能在疲惫和迷乱里不断期盼这个梦赶紧结束……

天色渐明。

夏安暖被清晨的阳光唤醒,她扶着脑袋坐起,感觉到浑身异样的刺痛,想起昨晚发生做的那个噩梦,她身体一僵,连忙一看身上。

果然满是那种事情后的青青紫紫痕迹。

难不成那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她真的被……

怎么会这样?

慌张的抓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夏安暖根本无法接受自己昨晚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的事实。

哐当--

酒店的门猛然被撞开,不善的尖锐女声传进来:"顾江临,你竟然背着我出轨,我要杀了你!"

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紧跟着传来,她的继母许美珠和继妹夏安雪前后冲进来,气势汹汹的模样,在屋子里一通乱找,然后夏安雪猛然瞪大了眼睛瞪着夏安暖。

"夏安暖,是你……"她又惊又怒,满脸的不可置信,"我老公的出轨对象,原来是你!"

许美珠也从外面进来了,瞧着夏安暖恶声说道:"夏安暖,你这个不安分的女人,是不是你勾搭我们顾江临?"她一开口就是慢慢的恶意。

夏安暖还有些没有从这些混乱的情况里回过神,凌乱中猛然想起昨晚许美珠非要她喝的碗汤,就是喝了那碗汤之后,她才做了那个荒唐的梦。

"不,是你们……"

"什么我们!"夏安雪怒声打断她,粗鲁的掀开夏安暖的凌乱的被子,质问道,"你把我老公藏到哪里去了?"

夏安暖身体微颤的抓紧了被子,眸子里已然全是泪水:"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好的吧……"

夏安雪理直气壮的无辜道:"什么我们安排的,我疯了吗,要亲手安排我老公去出轨!分明就是你勾搭他!夏安雪,你就是个贱人!"

她一边恶狠狠的骂着,一边,奇怪的与徐美珠对视了一眼,她们昨晚明明跟顾江临安排好了,给夏安暖下药之后趁机把她睡了,好借用夏安暖的肚子生孩子。

顾江临是顾家的独苗,生孩子的事情一直催得急,可偏偏夏安雪又不孕不育,与其让他在外面找小三,不如利用这个便宜姐姐的肚子来生孩子。

明明一切都是她们预谋好的,现在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得夏安暖浑身发冷,忍不住大吼道:"明明是你们故意算计我,现在凭什么……"

啪--

徐美珠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夏安暖的脸上:"小贱人,你乱喊什么呢!说话要讲证据,我算你什么了?你拿证据出来说啊!"

夏安暖气得浑身发抖,明明是炙热盛夏,她却只感觉到了如坠冰窟般的阴冷刺骨。

这可是她曾经小心翼翼呵护着的家人啊,现在竟然这么对她!

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夏安暖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和不甘,可要她这么忍着,也绝不可能……

"老婆!你们怎么在这个房间?"顾江临跑进来,慌张的一句话,透露出来昨晚的真实情况。

昨晚顾江临走错房间了。

"什么?"许美珠惊讶的大喊。

夏安暖也震惊的抬头看向顾江临,不是他,那昨晚那个男人,是谁?

"妈,搞了半天原来夏安暖被一个野男人睡了!"夏安雪不甘心的小声说道,"那我们不是亏大了!"

徐美珠眼珠子一转,满脸狠毒:"没关系,一次没成,让江临再去一次!直到她怀上孩子为止!"

顾江临顿时满脸S相,垂涎的看向夏安暖。

这个夏安暖,虽然长相不想夏安雪让人惊艳,但是却有一股独特的小女人味道,越看越有味道。

夏安暖敏锐感觉到了危险,警惕的瞪着面前三个人:"你们又想做什么,别逼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我父亲!"

夏安雪想说话,被徐美珠拦了一下,低声说:"以后还有机会,别闹太过了。"

她说完,脸上没有一点诚意的跟夏安暖说:"昨晚的事情算是我们误会了,没想到你原来在跟别的男人开F,那行,你继续,我们就先走了。"

顾江临很是失望,就这样走了?他还没有碰到夏安暖这个美人呢!

夏安雪狠狠拧了一把他的胳膊,硬是将他拖走了。要不是自己生不出来,她才不会这么便宜夏安暖碰自己老公……

三个很快离开。

夏安暖裹紧了被子,用力的蜷缩起身子,感觉一阵绝望的茫然和无助。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昨晚那个碰了自己的男人,到底是谁……

她呆呆的在房间了愣了不知道多久的神,直到天边渐渐泛了黑,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挪动着自己僵硬的身子,到浴室去洗了一个小时的澡,随后才穿上衣服,失落魂魄的从酒店里离开。

暮色西沉,城市里一片接一片的亮起迷离灯光,夏安暖一个人在街道外晃荡了大半夜,最后坐在路边的一个凉椅上继续出神。

远处,一辆黑色的宾利车默不作声的停着。

车里光线不甚明亮,浅淡一层落在那个身形修长的男人身上,将他菱角分明而俊美的五官轻轻勾勒,仅仅是露出一个轮廓,就俊美得宛如天神。

男人微微侧头,盯着路边的那个女人,晦暗的眉眼里不擦丝毫的情绪。

"少爷,要不要……"前面的司机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男人摇头,嗓音醇厚的只说了两个字:"开车。"

几分钟后,那角落了的宾利车,默不作声的悄然离开。

夏安暖依旧坐在凉椅出神,直到漆黑的天幕忽然落下了细细密密的小雨。

她才身子一颤的回过了神,盯着一点一点的变湿润的地面,还是没有移动身子。

雨渐渐大了,将夏安暖的衣衫都淋湿了,她动了动脚尖,想着或许还是应该避避雨,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伞面,忽然出现在她的头顶上。

第二章 证都领了

夏安暖愣了一下,随即抬头一看,唇角顿时一弯:"爸爸……"

夏守国嗯了一声,柔声说:"工作不顺心吗?怎么在外面淋雨?"

夏安暖满心苦涩,却根本不能跟父亲说一个字。他本来就有严重的高血压,要是知道家里的那些糟心事,肯定要进医院。

摇摇头,夏安暖只能独自咽下所有的苦楚,然后说了一句:"我没事。"

夏守国点头说:"没事就回家吧。"

夏安暖默了一阵,还是说:"好。"

夏守国欣慰的点点头,伸手将女儿拉起来,父女二人挽着手臂一路往前走。

夏安暖母亲去得早,早几年一直是父亲在照顾自己,后来虽然二婚,但父亲在吃穿用度上,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夏安暖,很在意父亲。

两人平和的走到车前,夏守国亲自给吓安暖拉开车门,只是这车子里,原来还有一个人--许美珠。

夏安暖脚步顿时僵住了。

夏守国不知道原因,只是催促说:"上车啊,外面雨越来越大了……"

夏安暖心想父亲就在这里,许美珠肯定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一咬牙,矮身上车。

只是没想到,她上车之后父亲就关上了车门,在车外说道:"我公司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暖暖,你就跟你阿姨先回去啊。"

"爸爸,不……"夏安暖立即想要下车,但车子却在下一秒立即发动了!

一声呼啸之后,父亲的身影渐渐远了。

而夏安暖这个时候才看到,前面开车的人,竟然就是顾江临!

他们想要做什么,夏安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许美珠满脸的得意,看着自己的新做的指甲说:"夏安暖,你要是识相呢,就乖乖的让江临碰你几次,给他生个孩子,要不然,我们立即就去跟你父亲说你恬不知耻的勾搭妹夫!"

夏安暖只想一口唾沫吐许美珠脸上,她嘲讽说道:"原来你算计我的理由就是这个,想要给帮夏安雪生个孩子,你们做梦!"

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帮他们做这种事情!

心里一横,夏安暖不顾车子还在行驶,拉开车门一咬牙就跳了下去!

也是她运气好,车道的旁边就是草地,她只是有些磕到了膝盖,忍着疼痛爬起来,她抬脚狂奔。

身后,顾江临开着车追了过来!

她双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轮子,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一慌之下也顾不得其他的,远远看见旁边刚停下一辆黑色车子,想也没想的就直接冲了进去,关上车门喊道:"师傅,救救我,快开车!"

司机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回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夏安暖,表情很是微妙。

夏安暖心里着急,也没注意,只是着急说:"快开车,拜托了!"

司机点点头,依言发动了汽车。

车后,顾江临还在穷追不舍。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趁着红绿灯车头一拐,滑进另一条车道里,轻轻松松的就将身后的人给甩开了。

夏安暖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谢谢,前面的人就先开口了。

"夏小姐,我是南城。"明明是素未谋面,他却一下子就叫出了夏安暖的姓氏。

"你认识我?"夏安暖很是疑惑。

南城点头,说道:"昨晚和您在一起的,是我家少爷。"

这突然的转折让夏安暖一下子懵住了,昨晚的那个男人……

"少爷说他会负责,特地叫我过来找你,通知你们已经结婚的消息,并且带您回家。"

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夏安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缓了好一会,才惊讶说道:"你在开玩笑吧……"

她已经结婚了?还是跟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男人?

这根本就是笑话!

南城没什么反应的说:"我没有开玩笑,您现在已经是少爷的妻子了。这里是您与少爷的结婚协议,您可以现在签,也可以让我继续替您保存。"

夏安暖懵圈的接过协议,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从今天早上的捉奸开始,到现在的突然结婚……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是她在做梦吧!

说完这个,南城没再多说其他的,只是继续往前开车,也根本不管夏安暖怎么抗拒,车子还是义无反顾的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

夏安暖有些惊呆的看着面前的别墅,简直就跟童话里的城堡一般,这根本就是一个庄园啊!

南城刚一下车,一个仆人就小跑着递过来一个红色的本本,上面烫金的三个字刺到了夏安暖的眼睛--结婚证。

南城翻开本子,夏安暖眼尖在看见里面的自己和另一个男人的照片,还未等她看清男人是谁,南城收起了结婚证继续说:"以后这里就是少夫人的家。这是管家刘叔。"

穿着整齐燕尾服的和善老人冲着夏安暖一笑,恭敬喊道:"少夫人。"

"等一下!"夏安暖却感觉无比眩晕,扒着车门并不想进入眼前的豪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答应要嫁给你们少爷!"

刘叔呵呵一笑:"证都领了,少夫人您就别闹别扭了!"

夏安暖一口咬定:"那一定是个假结婚证!"

说完就想溜。

南城面无表情的直接一抬手,叫来十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保镖们气势汹汹的上前,一副你敢跑我们就不客气的样子。

夏安暖吞了一口口水,鸡蛋磕石头可不是她的风格。

半个小时,识时务者的夏安暖坐在了主卧的大床上,问一旁的刘叔:"你们少爷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跟我结婚?他就这么找不到对象吗?"

刘叔满脸慈祥的笑容,却不回答夏安暖的话,转头就指挥着女仆门将好几排挂满了各种衣服的衣架推进来,紧接着又是各种珠宝首饰,华丽到几乎闪瞎了夏安暖的眼睛。

"少夫人,您看这些东西您满意吗?"刘叔笑呵呵的说,"少爷说了,不满意您可以一直换,换到您满意为止。"

夏安暖眨了眨眼花缭乱的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问道:"这些都是你们那个少爷给我的?"

刘叔点头:"是的。少爷很疼爱您。"

夏安暖愣着半天回不过神,这种天降馅饼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也是不可能的嘛!

她还没有跟那个少爷正式见过面呢!就这么大方,难道……他有什么隐疾?

比如特别丑,特别老?面上有残疾之类的……

夏安暖陷入各种幻想之中,一时没有注意到卧室里在短短几分钟就被各种衣服鞋子包包和首饰堆满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偌大的地毯上到处都是颜色缭乱的高跟鞋。

她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也太夸张了吧。

夏安暖只得又叫来了刘叔,把这些东西都搬了出去,随后任命的往床上一趟。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那个少爷,又到底是谁啊……"

不过……

想起昨晚两个人发生的事情,这个男人也算说到做到,估计不是坏人吧。

那结婚的事情,也不算太糟。勉强还能接受吧……

她翻了一个身,看着窗外的阳光,昨晚的疲惫渐渐涌上来,她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楼下,刘叔拿着一份文件脚步匆匆的从客厅里出去,恭敬的对着迎面走过来的高大男人说道:"少爷,少夫人已经睡下了。"

男人菱角分明的五官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深邃眸子看向二楼。

"要上去看看少夫人吗?"刘叔贴心的问。

男人摇头,结果刘叔手中的文件翻了几页,幽深的眼底几分冷意:"还有事情要处理。"

昨晚他被人算计的账,他可是要好好算回去。

要不是误打误撞的遇见这个女人,今天的新闻不知道还会怎么写他昨晚的失控。

"照顾好她。所有的情况都要通知我。"男人淡声说完,转身离开了别墅。

夏安暖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捞过手机,看见是父亲的电话,清醒了几分,接起电话。

"爸?"

夏守国带着病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你阿姨的脸,真的是你弄伤的?"

夏安暖很是迷茫,徐美珠脸上受伤了?她根本没有碰过她一下啊……

徐美珠隔着电话大声喊道:"安雪和江临都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这个夏安暖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今天划我的脸,明天就怕是要划我的脖子,要我的命了!"

夏安暖捏紧了手机,对着父亲耐心解释说:"爸爸,那是误会,我根本没有……"

夏守国不悦的打断她的话责备道:"再怎么这也是你阿姨,你怎么能动手呢?"

听见父亲责备的话,夏安暖心底一瞬间涌上来汹涌的委屈,明明就是徐美珠先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凭什么现在挨骂的人还是她?

"爸爸,你能让阿姨来接电话吗?"夏安暖隐忍着怒气说。

夏守国习惯性的以为是夏安暖要道歉了,毕竟发生矛盾之后道歉的人都是夏安暖。

"夏安暖,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我跟你没完!"徐美珠也以为是夏安暖要示软了,语调更是趾高气扬。

夏安暖却没再收敛隐藏的倒刺,冷硬的说道:"你别在我父亲面前装可怜。我告诉你吧,托了你昨晚算计我的福,我现在认识了一个十辈子也惹不起的男人,他现在可是我的靠山,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嚣张,我会让他好好收拾你们许家!"

说完,夏安暖啪的扣掉了电话。

心脏在砰砰直跳,她刚刚说了谎话来给自己壮胆。

这个跟她结婚了的少爷,应该是个很有权有势的人吧,不然怎么会住这么大的别墅?自己借用一下他的名义,没问题的吧……

而另一边,夏安暖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说出去的话,一个字不差的被另一个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听了去。

夕阳西落,橙色的光芒落在男人冷硬的侧脸上,如雕塑一般,俊美又轮廓分明。

一向抿紧的薄唇轻轻勾了勾,他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

竟然说我是她的靠山,真是胆大的小猫儿。

徐美珠震惊的看着挂掉的电话,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的。

想起今天夏安暖被十几个保镖带走的画面,难道……不是夏安暖得罪了什么人,而是她被什么权贵给看上了吗?

这怎么可能!

夏安暖那个贱骨头,可是连她家安雪一般的美貌都没有,安雪都没有被看上,这个死丫头怎么可能会被看上。

肯定是诈她的。

真是嚣张,看她接下来怎么收拾她……

想着,徐美珠脸上露出恶毒的笑容。

第三章 你这个狐狸精

夏安暖在豪华的大宅里渡过了一个闲适的周末,周一的时候正常回归了工作岗位。

给她的大学同学兼蓝颜做秘书。

夏安暖一本正经的回报着总经理宇文勋今天的日程,可一抬头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在听她说什么,而是满脸桃花笑容的发着短信。

"暖暖啊,下午的那个跟什么跟老总吃饭就取消吧,我有更加重要的约会。"宇文勋终于放下了手机,不减风流本性的冲夏安暖眨了眨眼睛,"我约到现在当红的那个女名字顾薇薇吃饭。"

夏安暖对他的滥情和风流已经麻木了,只是严肃的提醒他:"董事长已经发话了,你要是再这么不务正业,下个月就把你下放到市场去卖洗衣机。"

宇文勋撩了一把头发,起身不以为意的说:"我爸不会的,我可是他的独苗……咦,暖暖,你脖子上是被蚊子咬了么?"

夏安暖尴尬的扯了一下衣领,这是那天晚上留下的痕迹,太深了所以到现在都还有点浅浅的印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宇文勋看见了。

宇文勋好奇的不肯罢休,往前一步直接一扯夏安暖的衣服,脖子和肩膀的痕迹顿时全都被他看到了。

他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间,很快变成吃惊:"夏安暖,你是不是有男人了?"

夏安暖脸上忍不住有些局促的发红,挥开宇文勋的手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好好好,不关我的事。"宇文勋好脾气的举起双手,改口说另外的事情,"那你现在陪我去挑礼物吧,顾薇薇昨天得了个什么最佳偶像奖,我得送个礼意思意思。"

夏安暖翻了个白眼,这个宇文勋,从来不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跟着宇文勋往电梯走去,不知道怎么,夏安暖忽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少爷来。

不知道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来到奢侈品商场,宇文勋直接进了珠宝店的VIP区,看着橱柜里光芒闪烁的首饰,指着一个心形钻石的戒指说:"这个给我看看……暖暖,来你试戴一下我看好不好看。"

夏安暖也不是第一次给宇文勋做试戴模特,没什么扭捏的就把手伸了出去,看着宇文勋把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莫名的又想起了那个少爷,按着他们的这个随便的婚姻关系,以后也会戴上戒指吗?

她想得入神,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狗仔正在偷偷摸摸的拍照。

"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耳旁忽然响起一声尖叫,紧跟着一个包包迎头朝着夏安暖砸过来,她连忙往后退开,后背抵着靠在了墙壁上。

冲过来的女人带着墨镜和口罩,看不见脸,但听那声音,可不就是眼下那个当红女星顾薇薇吗?

"宇文勋,你刚刚还说只爱我一个,现在竟然就跟着这个狐狸精挑戒指!"顾薇薇说着激动起来,扯开了眼镜,露出自己那张明星脸。

"这是个误会。"夏安暖冷静的解释。

顾薇薇却不依不饶:"狗P误会!我从来没见到宇文勋用那样深情的目光看过一个女人!你肯定就是下贱的小三,我挠死你!"

顾薇薇喊着就冲上来,夏安暖一时没有躲开,被她抓住了衣服,顿时就是一通疯婆子一般的撕扯……

顾薇薇见状更是喊得大声了,指甲都要抓到了夏安暖的脸上。

"宇文勋!管好你的女人!"夏安暖忍不住大吼了。

一旁看戏的宇文勋这才走过来,抱着顾薇薇一通解释和安慰。

夏安暖莫名其妙的躺枪被扯破了衣服,也没心情伺候宇文勋这个风流的大爷了,直接转身就往电梯走去。

埋头进了电梯,她也没看里面是否有人,只顾着整理自己被撕破的衣服,肩膀上忽然一热,一件黑色的西装上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夏安暖疑惑的抬头一看,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深邃如海,又潜藏着巨浪暗礁一般的幽深眸子里,心脏猛然一滞,好似跳漏了一拍。

"作为一个已婚妇女,你难道不该检点一些吗?"那人开口,嗓音醇厚迷人,隐隐约约之中又带着一点熟悉,但夏安暖想不起自己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

她从眼前这个俊美男人的身上仓皇的移开失神的目光,心里疑惑的咕哝,这个男人怎么知道自己结婚了。

不过面上却还是礼貌的谢谢他的衣服。

电梯门叮的一声拉开,男人再次开口说道:"我送你回家。"

"啊?"夏安暖愣住,不过眼前的男人显然并不是在询问夏安暖,他已经抬脚走了几步,见夏安暖没有跟上来,侧首过来,刀锋一般的眉毛微拧,"快点。"

夏安暖懵懵的走了几步,快到出了商场门口了才猛然反应过来。

"你干嘛要送我回家?"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器宇轩昂,又相貌俊美,可两个人之间萍水相逢,他干嘛要这么帮自己?

"我帮你,没有理由。"男人语调沉沉的回答,霸道又霸气,听得夏安暖耳根一下子就红了。

难道是要追自己?夏安暖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有自知之明的把这个假设去掉了。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你送。"夏安暖站定在原地,与这个男人保持了距离,晃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撒谎说,"我已经叫我老公来接我了,所以……"

她抱歉的笑了笑,又一次把那个没见过面的老公拉出来挡枪,对这种事情夏安暖真是越干越熟练了。

身前的男人定定的看着自己,晦暗的眼底似乎隐隐带着笑意。

这个小女人,这是根本没他认出来吧?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他并没有拆穿夏安暖。只是说:"不用在我面前找借口,上车吧。"

说着便不由拒绝的拉开了车门,等着夏安暖上车。

夏安暖拗不过这个男人的强势,只得被带上了车。

车子里宽敞,却气氛莫名的沉闷。

男人强大的存在感几乎侵占满了整个车子的空间,夏安暖甚至在鼻尖嗅到了属于男人的那股冷冽又迫人的味道,顿时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你……叫什么的名字啊,我改天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吧。"实在是受不了这沉闷,夏安暖打破了安静。

第四章 你女儿不要脸

"我是封勒。"面前的男人语气平淡的吐出一个炸弹。

封勒,这个商界无人不知的名字。

他是经商的天才,更是商界的传奇,年轻有为,后生可畏,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能力和才华。

现在,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自己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坐在他的车里!

夏安暖登时就紧张起来,神色局促不安:"封、封先生……你、你好。"

小女人这副小鹿一般紧张兮兮又激动局促的样子让封勒饶有兴致,眼底不由带上了浅浅的笑意:"知道我的身份,让你这么激动?"

夏安暖点点头:"一直以来都只听说过封先生的名字,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说着偷偷地瞥了一眼封勒的侧脸,长得很帅啊,为什么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面呢。

封勒勾了一下唇角:"这不是第一次。以后也会经常见面的。"

"诶?"夏安暖不太明白封勒的意思。

封勒也没再多说,而是看向窗外:"到了。"

夏安暖转头一看,车子已经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谢谢你送我回来。"夏安暖抓着西装的领子,"衣服我会在洗干净之后给您送过去的。"

封勒点头,抬首吩咐司机开车。

夏安暖目送着黑色的宾利车渐渐开远,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有些兴奋的喃喃自语道:"我竟然见到了封勒……"

回到卧室,夏安暖将西装放在床上,进了浴室舒舒服的洗了一个澡,出来后却没在床上看见那西装外套了。

"咦,难道是被下人收走了?"

"刘叔。"夏安暖开门出去,问道,"你看见我床上的外套了吗?"

刘叔回答说:"少夫人是说少爷的外套吗?我收进衣柜里了。"

"哦。"夏安暖心里有些虚,没敢告诉刘叔,那不是少爷的外套,是另一个男人的。

返回卧室,拉开衣柜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挂着一排黑色的西装外套,看得夏安暖眼花缭乱,根本没办法分辨哪件是封勒的。

"这……怎么办啊。"夏安暖欲哭无泪。

看了一眼时间,夏安暖爬在床上开始处理今天在公司没有做完的工作。

她还不知道,今天在珠宝店里发生的事情,这会已经被曝光上新闻了。

标题也取得十分夺人眼球--当红女星顾薇薇恋情遭第三者插足,上位小三竟然脚踏两船!

下面是夏安暖与宇文勋挑选的戒指的照片,以及顾薇薇哭闹,还有最后夏安暖上封勒车子的照片。

旁边的说明将夏安暖完全说成了一个恬不知耻脚踏两只船,戏弄别人感情的小三。

徐美珠看着手中的报纸,面上浮现出阴毒的笑容,转头去又变成一脸惊讶,对着夏守国说:"老公,你快来看,安暖怎么上新闻了。"

"什么?"夏守国接过报纸一看,脸色当场就变黑,"这肯定是误会,安暖是个好孩子,不会做这种事情!"

夏守国还向着夏安暖说话。

徐美珠却突然哭起来:"老公,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打算说的,可是夏安暖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竟然勾搭了安雪的老公啊!这早就不是她第一次这么下贱的玩弄别人感情了!"

"什么!"夏守国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她竟然干过这种事!"

徐美珠点点头:"夏安暖不知羞耻,勾搭妹夫就算了,毕竟是家丑,还能关起门来解决,可现在竟然还把事情闹到了报纸上,再过几个小时,大家都会知道那个不要脸的小三是你夏守国的女儿了!"

夏守国这个人为人正派,最怕的就是丢脸少了面子,闻言顿时愤怒起来,他本来就心脏不好,激动之下两眼一翻,竟然当场就晕了过去。

许美珠冷笑着看着夏守国瘫倒的身体,慢悠悠的掏出手机来叫救护车。

夏安雪听见动静,关心的敲门进来看情况。

"爸这是怎么了?"毕竟还是养了自己多年的父亲,夏安雪有些着急。

徐美珠却满脸冷漠:"估计是要在医院躺个十天半月了。正好,西城那边不是有一个旅游区项目吗?老头子病了,肯定不能自己处理,你要过来,做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妈,可我又不懂那些……"夏安雪还没有明白过来徐美珠的真正意思。

徐美珠瞪了她一眼,说道:"不懂也要去抢!不然就等着你爸把财产都分给夏安暖那个贱女人吧!"

"那怎么行!"夏安雪一听不高兴了,"爸爸的钱都是我的,一分也不能给夏安暖!"

许美珠点点头,又把那个新闻拿出来,指给夏安雪看:"你快去查查看,这个给夏安暖披衣服的男人,到底是谁。我估计这男的就是那天带走夏安暖的人……"

而另一边,南城同样这条新闻报告给了封勒。

封勒余光看了一眼,眉锋微拧:"半个小时之内,处理干净。"

南城点头应下,正要推出去,又被封勒叫住。

封勒看着照片上宇文勋给夏安暖带戒指的照片,眸色下沉:"给我准备一对婚戒,还有,这一周之内,拿出一套针对宇文勋公司的方案来。"

南城诧异的看向自家少爷,他跟了封勒四五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封勒这么随便的就决定针对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而且,这个宇文勋的母亲,还是封勒有血缘关系的阿姨。

"还不快去?"封勒不耐心的催促。

南城急忙回过神,应下之后麻利的退了出去。

戒指在当晚就被挑好了,简简单单的铂金戒指,漂亮又大方。

夜色渐深。

封勒满意的合上戒指盒子,拉开车门。

刘叔就等在车外,见面就先汇报夏安暖今天的情况:"少夫人并没有动您为她准备的那些首饰,晚饭也吃得简单,只喝了一碗粥,用了几样清淡的小菜,随后看了会书后就睡下了。"

刘叔看了一眼时间,又说:"这会应该已经睡熟了。"

封勒脚步不停的走到了旋转楼梯下,毫不犹豫的吩咐:"首饰给她换一批。如果她还是不喜欢,就把设计师叫到家里来,定制一批。"

"是。"刘叔忙应下,心里暗叹少爷还真是跟老爷一样,对自己的妻子宠爱到没边了。

步伐渐近卧室,封勒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推开门,屋子里没有留灯,黑漆漆只隐约看见了床上有一团小小的拱起。

第五章 谁在吃醋

封勒皱眉,这个小女人真是的太瘦,以后应该叫刘叔监督她多多吃饭。

晚上怎么能喝稀饭,吃蔬菜呢。

床上的人翻了一个身,被子被踢下去一截,露出了她优雅的脖颈,因为肤色莹润,在暗色之中尤其显眼。

封勒不由开始回想起那一晚......

抬手松开领带,封勒欺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夏安暖睡得朦朦胧胧,忽然一瞬间就吓醒了,推拒着他。

手腕却被抓住,让夏安暖想起了那迷乱的一晚。

"少爷?"她不确定的问道。

男人暗哑着嗓音嗯了一声,承认了自己是她合法丈夫的身份。

夏安暖抵抗的动作稍稍放缓......

"不要……"

男人顺着他的力度让开了些许,夏安暖摸索着想去开灯,手却被男人的大掌给抓住,同时一个凉凉的东西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上。

这是……戒指?

夏安暖心脏猛然一跳,给她戴戒指,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却并没有给夏安暖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

不能呼吸的窒息让夏安暖头脑晕沉,思绪被彻底的打断,她在不知不觉间沉沦了进去……

一夜旖旎,夏安暖次日醒来时候,天色早已大明。

床边不见了那个神秘少爷的踪迹,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夏安暖懊恼的把脑袋埋进被子里,拿起左手看着那个简单的戒指,心脏跳动了一下。

她怎么会那么莫名其妙的就沉沦了呢,太没有节襙了!

再看着自己浑身的痕迹,夏安暖更是后悔得不行,拿过手机一看时间,糟了!

工作要迟到了。

匆忙换了衣服,夏安暖连早饭也顾不得吃,直接就冲去了公司。

刘叔无奈的目送着夏安暖火急火燎的背影,叹了口气的同时转头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另一边的少爷。

挂了电话的某个霸道男人,沉思了一阵,把自己的御用大秘书叫进来:"你现在就去宇文勋的公司……"

南城惊讶道:"针对方案还没有做出来呢。"

封勒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把话说完:"给她送早饭。"

南城:"……"

夏安暖出门得急,也忘接了要穿高领的衬衣,脖子上的痕迹就那么大咧咧的露在外面,转瞬就被公司里的人给看到了。

尤其是一向看夏安暖不惯的安娜,联想起昨天娱乐新闻上的消息,安娜不屑的笑出了声,跟一旁的同时鄙视说道:"那个夏安暖,果然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嘛!你们看见她脖子上的痕迹了吗?不知道是跟哪个野男人搞出来的呢……"

周围的同事们纷纷应和,添话说道:"以前她进公司的事情也是,肯定是被潜规则了,不然哪个公司的会让一个新人去做总经理的秘书……"

夏安暖对公司的事情毫不知情,直接推开了宇文勋办公室的门:"抱歉,我今天来晚了。"

宇文勋又在看手机,头也不回的说:"没关系的哟暖暖,我理解你,毕竟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特殊情况。"

夏安暖无语了,打算直接回归岗位去,宇文勋却又叫她过去拿文件。

等到夏安暖走近了,才看见宇文勋脖子上有一个牙印,估计昨晚又过得无比的激情。

再联想起自己,夏安暖不由脸色微红。

"暖暖,你怎么又跟别人shui了?"宇文勋看着她脖子上的痕迹,挑眉问着。

夏安暖心虚的捂住了脖子,该死,她怎么忘记了这个!

"管这么多干什么,你不也一样吗?"夏安暖拿起文件就想走。

宇文勋却抓住她的手腕,满脸挑逗的笑容:"暖暖,你这是在吃醋吗?"

"吃你M的醋!"夏安暖没甩开宇文勋的手,有些恼怒道,"你放开我!"

宇文勋往前一步,将她直接按在了书柜上,调戏似的压低了声音说:"你要是喜欢我,我不介意让你做我的正牌女朋友哦……"

"谁要做你的女朋友!"夏安暖用力把宇文勋推开,抬手向他展示自己的婚戒,"我已经结婚了!"

说完就直接转身出了办公室,没注意到宇文勋那一瞬间的阴暗表情。

宇文勋很快收敛起表情,拉开门追出去,死皮赖脸的问道:"暖暖,你跟谁结婚了,怎么也没有通知一声,我都不知道你有过男朋友!"

夏安暖凶巴巴的瞪他:"总经理,我要工作了!"言外之意就是你快离我远点。

宇文勋不肯走,继续追着夏安暖问。

"少夫人。"一道声音插进来,打断两个人的说话。

南城提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外卖盒,放在夏安暖的办工桌上:"这是少爷吩咐我给您送过来的早饭。"

"诶?"夏安暖有些愣住了,看着桌子上精致的早点,心跳又快了一下。

南城看向宇文勋,抬手扶了一下眼睛,镜片挡住了他眼睛里的锐光。

"您今天早上没有用早餐,少爷很担心。"南城转头面对着夏安暖,态度客气又恭敬,"希望少夫人注意自己的身体,以及身份。"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说给宇文勋听的。

作为封勒的首席秘书,宇文勋跟南城可算是故识,看见南城,夏安暖的结婚对象自然是昭然若揭。

交代完最后的话,南城不多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宇文勋苦笑,脸色顿时就黯淡了下去。

"原来是他……"

"谁?"夏安暖不明白宇文勋的意思,"你在说什么呢?"

宇文勋转过身,丢给夏安暖一个背影,哐当一下关上了门。

夏安暖莫名其妙,摸摸饥饿的肚子,开始吃起了早饭。

上午处理了一些文件,下午夏安暖跟着宇文勋去见面昨天爽约的合作方。

只是没想到在酒店电梯里遇见了顾江临。

"安暖!"顾江临热情的给夏安暖打招呼,夏安暖面无表情的直接忽略了他。

对于这个曾经想算计自己的男人,她可不想给任何好脸色!

顾江临自讨了个没趣,悻悻的没再说话,可目光却在夏安暖脖子上的痕迹上多停留了好一阵,脸色微变。

叮的一声。

电梯抵达了楼层。

夏安暖跟着宇文勋离开,而电梯里顾江临却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安暖的背影,掏出手机来给自己的妻子夏安雪打了个电话:"老婆,你猜我刚才看见了什么……我看夏安暖跟一个男人在酒店开F,脖子上都出了好几个印子……"

↓↓↓↓点下面的阅读原文,或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