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韩寒又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了

韩寒 世界 创作 金表 压力 小孩儿 还是 电影

01-03 13:30 ONE文艺生活 (one_hanhan) 文化

2018,韩寒又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了_ONE文艺生活_读一读网站 2018,韩寒又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了,读一读网站提供ONE文艺生活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不是我跟世界妥协了,是人类想得太多了。

2018年,韩寒依然步行上班,最多十几分钟。路上没有一个红灯,车也不多。

这里是上海的一个郊区。韩寒的出生地亭林镇,是上海的另一个郊区。基本上,他"从一个乡下到了另一个乡下",但他很享受"农村生活"。

"我的愿望是做喜欢做的事情,跟喜欢的人交往,然后出门不堵车。但是现在发现,出门不堵车其实是最难的。"

现在,孩子的父亲、80后的韩寒还说:"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

2017年初,韩寒的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获得票房10亿。6月,他投资的"1246战队",夺得电子竞技OWPS(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总冠军。

2018年,韩寒创办的ONE•一个五周年,他也在筹拍新的电影。

2010年,韩寒写了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现在,2018年来了,韩寒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基本上什么都谈到了。

你可以在文末看到完整的采访视频。




你写着写着,

后来会变成一个非常鸡贼的人

网上有一种说法,韩寒跟这个世界妥协了。

韩寒:其实不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东西,比如那个年代,有意见领袖。今天不会有人这样称呼我,因为大家都是意见领袖了,会写的人都有自己的公众号,大家都对公共事务发声。

并不是我跟时代妥协了。有些人,比如我,这两年就不想说话了,吃了几年淡的,突然喜欢吃辣的了,这都非常正常。我觉得人类还是想得太多了。

你之前讲过:在互联网时代,不会有怀才不遇的人。

韩寒:对,基本不会有。

你最近一次的公共发言,是关于虐童事件,你说要用顶格之刑去惩罚那些虐待儿童的人。

韩寒:是的。

你后来还推荐了电影《嘉年华》,儿童性侵题材。讲到虐童事件,你的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韩寒:我算很理性了,很多人比我愤慨多了。我的建议也只能说是顶格之刑,不能说用超格之刑,或者设私刑。我们对儿童的保护一直是不够的。很多对儿童的侵犯行为,发生在熟人之间,包括很多性侵,而这些是更难被曝出来的。

这算是你的成长吗?你以前逮谁怼谁,现在公共话题上基本听不到你的声音。

韩寒:那是因为,以前大家说的也不是那么好。现在大家都有特别长足的自我表达。很多优秀的媒体人出来,他们的微信公众号,我也关注了很多,我觉得他们说得都很好。

我其实是一个蛮传统的人,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先锋。

过了十年再看,你会觉得那时有些观点也非常可笑。你写来写去,最后都是发泄情绪,真正的干货也很少,可能七八成、六七成是对的。

关键是,这种东西,你写着写着,后来你会变成一个非常非常鸡贼的人。你会情不自禁地想怎么能调动更多人的情绪。当我发现自己有这方面倾向的时候,我就毅然把它给停了。




从一开始创作,

我就希望跟我合作的人不要亏

你觉得电影有门槛吗?比如说像你,你就可以来做,很多人也来做。

韩寒:有啊。我在做,说明这个就有门槛。

你不可能莫名其妙地,没有任何准备就能成功。

我从小学就开始做准备了,学摄影,喜欢电影。初中高中,我看电影,经常脑子里会想分镜。我在北京第一年,就开始写剧本了。当然很不成熟。我太太那时还是中学生,她就见过这些剧本。

如果没有经过大量时间的学习,你只是觉得"导演"这两个字好像要比"演员"或者其他的身份,能为自己增加一点含金量,那你不要做,因为你一定会扑街。

《乘风破浪》做剧本花了多长时间?

韩寒:写了差不多一两周,后来又改过几稿。

如果一个剧本写得非常顺,两周搞定,再加上修改,一个月搞定,它有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剧本。有时候你搞了可能好几年,修改了几百稿,也不一定好。

合理的电影后期制作时间,应该是半年左右。《乘风破浪》一个月做完后期,我觉得是一个好的示范,但也可能变成一个不好的示范。

就像我当年退学,对我来说是好事,对另一些孩子来说可能就是坏事。

经常有人找到我说:韩寒,我学你退学了。我说你学我退学干嘛呢?退学很简单,你学点别的嘛。

退学本身是一件失败的事情,因为你不能胜任那一项挑战,只能退出来,不得已走自己的道路,这不值得学习。

我下一部片子后期时间就会比较长。


《嘉年华》这类电影的上映会不会对你是一种鼓舞?

韩寒:会。

我是喜欢这种的,你在自我表达之余,还有肩负的社会责任,而非完全是自我表达:被子折三分钟,然后一个树枝,鸟飞过,如何如何。

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里,都有这些缥缈的东西,但不是所有缥缈的东西,都值得让所有人看。

我拍电影的时候,不会用镜头去发表我的观点。如果演员、摄影师不同意我的观点呢?我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强加给他们。


你会转型吗,比如说,成为一个商人?

韩寒:优秀的创作者,从诞生的第一秒,就应该是商人。第一秒就应该为投资人、股东,考虑商业回报的问题。梵高也是,只是他的画没有卖掉。

很多特别年轻的创作者,也很有才华,但有时候完全不考虑受众、市场、投资人,就是纯粹的自我表达。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错,但要记住一点:自我表达是非常非常奢侈的一样东西。你不可能一诞生下来,就要所有人为你的自我表达买单。你不能一边自我表达,一边怨市场不懂。这是一种自私的表现。

从一开始创作写书,我就希望跟我合作的人不要亏,我的责任编辑至少要拿到奖金吧。

同时也希望大家喜欢我的自我表达,能从头到尾看完,而不是在电影院里看一半走了,看书翻一半觉得这什么玩意儿!

我很庆幸,可以说从我写下第一个字的第一秒,就有市场意识,同时又增加着自我表达。

你还有一个做电竞的1246。能说说你的电竞团队吗?

韩寒:我一直很喜欢电竞,以前就喜欢FPS类游戏,射击类。

我平时很少打撸啊撸,还有王者荣耀,不是说不好玩,而是因为一开团的时候,我就分不清楚自己在哪儿了。

我就适合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你永远知道自己在哪儿,你只是不知道敌人在哪儿。

我很小就喜欢玩使命召唤。然后就出来1246这样一个团队,后来打比赛得了全国冠军,那个时候我还是队员。

我30多岁了,去参加电竞比赛,场上都是十几岁的,都叫我叔叔。后来觉得这些人也都挺好,就搞了个电竞俱乐部。但是中国的电竞俱乐部基本上都是用爱发电。

不赚钱?

韩寒:能打平已经非常好了。

我们守望先锋获得了联赛冠军。说明我们能把事情在专业程度上做得非常好。赚钱不赚钱,有时候是时代的问题,可能五年以后会变得很好。我们没有办法左右时代,只能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从我上世纪出道的第一秒钟,

我就跟这个社会挺和谐相处的

你现在是父亲,也会面对孩子的叛逆。这对你会是个困扰吗?

韩寒:不会,我会充分尊重我的小朋友的意愿。

但不代表我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加给他们。他们打游戏最快乐,拿着iPad玩最快乐,你永远让他们玩iPad吗?不。一定要进行大量的学习,你的能力带来的快乐,我觉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快乐。所以我一定会对他们有要求和教育。

你是女孩儿,父亲希望你喜欢男孩儿,你是男孩儿,父亲希望你喜欢女孩儿。但如果最终你发现你是女孩儿你还是喜欢女孩儿,你是男孩儿你还是喜欢男孩儿的话,那OK,只要你想明白,我也能接受。

现在很多年轻人,抗压性比较差。你是80后,你怎么看你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

韩寒:抗压差很正常,关键是这一代人的压力要比以前要大很多。而且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现在80后、90后,遇到的经济压力都比以前的人大很多。精神压力有的时候相对来说好缓解,但经济压力你就是走不出来。天上又不会给你掉钱,而且你的经济压力会越来越大。

我不觉得是这一代人抗压能力差,而是这个社会给了这一代人很多很多的压力。

很多80后都有了家庭,孩子,有自己的事业,不管怎么说,都必须跟这个社会达成某种和解。你觉得你现在是这样一个阶段吗?

韩寒:我一直很和解的。真的,我觉得从我上世纪出道的第一秒钟,我就一直跟这个社会挺和谐相处的。

你不认为那个时候自己是叛逆的?

韩寒:我的作品,我的书,有一定的销量,不完全是因为所谓的80后的态度,或者说发出的声音。光靠态度和声音是无法支撑一个作品,卖到一个量的。就是因为他写得好。

真的,就是因为优美的笔触、幽默的表达哈哈哈哈哈。你见过任何一个人靠态度走20年吗?一定是因为他的才能哈哈哈哈哈。




人家说我最喜欢《1988》了,

我很高兴,后来发现人家说的是那个韩剧

你现在住在上海郊区,是想避开大城市的压力吗?

韩寒:还好,郊区的生活压力也很大。我的愿望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跟自己喜欢的人交往,然后不堵车。后来发现,出门不堵车是最难的。只要在市区,你肯定会堵车。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农村生活带给我蛮多的灵感,我还是喜欢那种生活。

但你让我住上海最好的豪宅,让我看着黄浦江的江景,看着外滩、陆家嘴,你让我住在最顶楼,我……我我我我也很开心啊哈哈哈哈哈。

住在郊区也很好,现在生活也挺高兴的,平时有比赛,有电影,然后这儿戴着一块金表,对吧?没有人能真正拥有这块卡西欧电子金表,只是为后代保管而已哈哈哈。我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懂这个梗。

现在还会不会写书?

韩寒:写书反而少了。

我自己很喜欢《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销量也蛮不错的,卖了两三百万册。

后来跟朋友聊天,人家说我最喜欢《1988》了。我一听就蛮高兴的,我说也没那么好,过奖了。结果说着说着,发现人家说的是那个韩剧。这就导致了我内心有一定的创伤……所以我还是想有新的作品,希望一定是要比这部更好。

家里有没有一个空间,是给你自己做创作的?生活中有没有什么细节,能体现你这个人的性格的?

韩寒:我这块昂贵的的金表还不够体现自己的性格吗哈哈哈哈。(其实这块电子金表价值200元,是他最近最喜欢的玩具。)

我到现在都没有可以写东西的地方,蜗居在客厅的桌上,想想真的是非常的凄凉啊。

有了小朋友以后,我就更难去长时间创作。以前我老是不理解,那些作家一会儿要去山里躲几个月,一会儿要去弄个工作室,我觉得都很装,没有必要,你看我,我在课堂上都能创作,对不对?老师在上面讲课,我还在下面写。

后来我发现,课堂上创作,是一种偷食禁果的快感。偷让你创作得更有乐趣。

生活里有很多琐事的打扰,会对创作有干扰。所以我的梦想就是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书房。争取这两年弄出来。一进去以后,手机信号就要断掉,就像在高空一样。

然后小孩儿推门推不动。

韩寒:小孩儿可以,小孩儿没事。

小孩儿进来你还能写作吗?

韩寒:能啊。

你喜欢,你就觉得很开心。比如,我睡得比较晚,有时候凌晨五六点钟睡,睡到八九点钟,外面如果有什么割草机,或者什么快递,我就会非常的生气,家里有阿姨,为什么就没有把这个看住呢。

但是小孩儿,直接跳到床上,"嘭!"就直接压到我身上,把我惊醒,我就不会生气,我觉得好可爱,好乖。

而且,因为你不生气,当他们出去以后,你很快就能睡着。因为你的心绪是快乐、平缓的。

所以一切都很简单,还是看你喜欢不喜欢。


注:部分图片由亭林镇工作室提供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一条,内容有所删改

一条(ID:yitiaotv),每天一条优质原创短视频,精选人间美物。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