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男人把老婆娶到手就变成这样?

男人 子宫 宋家 孩子 医院 医生 身体 老婆

01-14 08:00 鲜衣美食君 (xymsjun) 美食

为什么有些男人把老婆娶到手就变成这样?_鲜衣美食君_读一读网站 为什么有些男人把老婆娶到手就变成这样?,读一读网站提供鲜衣美食君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漆黑的夜,寒意彻骨。


  宋鳕霖趴在床上,咬紧牙齿忍受身后男人肆意的折磨羞辱。


  完事了,男人抽身离开,甚至伸手推了一把女人的头。


  宋鳕霖双目赤红,回头注视快要进入浴室的男人。


  "陆赤闫,我们离婚吧。"


  宋鳕霖手放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她在尽全力地保护。


  面色阴鹜的男人只是冷冷一笑,肌肉线条流畅的身体强势逼近宋霖鳕身边,手指以要把宋霖鳕下巴碾碎的力度捏紧抬起宋鳕霖的头。


  "宋鳕霖,我有没有说过,我们两人之间的游戏,结束与否,我说了算!你算什么东西!"


  宋鳕霖倔强地和他对峙:"我再说一遍!陆赤闫,我没有害过陆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两年前,我和陆晴一起被抓了!那个屋子里,我晕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晴被人……被人那样,和我没有关系!你怪不到我头上来!"


  "啪--"的一声,男人巴掌毫无怜悯地打在宋鳕霖的脸上,他手指状似滑过宋鳕霖的脸颊,最后在宋鳕霖脖子的位置,慢慢地收紧!


  宋鳕霖剧烈地咳嗽起来!


  "宋鳕霖,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宋鳕霖趴在床上,想强忍住,但是眼泪克制不住,因为身理应激反应流下来,她想笑,可是连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陆赤闫逐渐收紧的手指,都开始涨血变红!


  她笑不出来!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两年前,陆家小姐陆晴被抓,被人强暴,宋鳕霖也一起被抓。


  陆晴是陆家收养的养女,陆晴也喜欢陆赤闫,所有人都知道!


  那次意外,宋鳕霖她完好无损!从此陆赤闫就认定,陆晴是被她所害!


  两年前,因为陆家生意所迫,无奈而和宋家联姻,娶了宋鳕霖,宋鳕霖以为自己靠婚后生活能够得到他的心,让陆赤闫也爱上自己!


  如今两年已过,宋霖鳕知道,一切都是徒劳!这冷漠的婚姻,快要耗尽她所有的热血!


  宋鳕霖手指抚在自己小腹的位置!她指间一抖,仿佛聚集起力气,抬头再与前面阴沉的男人对视:"陆晴治疗了两年也快回来了,我们离婚,让你和她在一起,遂了你的心意!不好?!"


  心间在颤抖,以为不会痛了,宋鳕霖没想到自己还是会痛,痛不欲生!


  男人却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她,随后嘴角泛起了一个冰冷的笑意:"宋鳕霖,你忘了,我们的结婚协议上写了,夫妻恩爱五年,五年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得离婚。"


  宋鳕霖伸手打开他的手,喘着气道:"双方只有一个人不同意,就不得离婚!双方都同意,我们可以离!"


  陆赤闫仍旧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宋鳕霖:"陆太太,抱歉了,我不同意。"


  宋鳕霖清楚,他的"不同意"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厌恶"和"折磨"。


  两年婚姻生活,这折磨,还不够!


  他甚至低下头来,浅浅落了个吻在狼狈躺在床上喘气的宋鳕霖脸上。绅士,温柔。


  那样子,蛰得宋鳕霖心痛欲碎!


  "陆太太,当初是你执意要嫁给我的,这游戏,慢慢玩!"


  眼看陆赤闫起身要走,宋鳕霖冲他大吼!


  "陆赤闫,你不离婚,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毕竟我宋鳕霖说什么就能做出什么来!"


  "哗啦--"


  屋子里瓷器碎了一地!


  宋鳕霖躺在瓷器上,手心被划破,有血流出来!她茫然盯着天花板。


  她太低估了陆赤闫的狠!


  男人将她扔在碎瓷器上!脚掌狠狠碾压宋鳕霖的下颚!


  他轻轻地弯下腰,注视宋鳕霖像注视低贱的蝼蚁!


  "陆太太!你这幅身体如果真耐不住寂寞想去出墙!可以!我会斩下你的双腿,让你后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


  宋鳕霖的身体蓦地一抖。


  她其实知道的,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所以,这就是她要"离婚",想要离开这个阎王一般男人的原因!


  她怀孕了!


  而陆赤闫会肆意地除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不要!


  宋鳕霖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陆赤闫的脸上!


  "那你就等着陆晴回来,我给她好看的吧!看着她哥哥抱着其他女人的模样,相信她一定觉得很刺激。"宋鳕霖嘴角一丝嘲讽的冷笑。


  男人的脚一用力。


  "啊--"宋鳕霖大叫!


  瓷器碎片插入后背!


  宋鳕霖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宋鳕霖知道,这个男人的权威不容挑战!


  而她一再地,再激怒他!


  这个晚上,别墅二楼卧室里,一阵又一阵的剧烈响声,还伴随女人的哭泣声,一阵阵地从二楼扩散出去!


  别墅里的佣人吓得根本不敢再出自己的卧房门!


  翌日,阳光从窗帘露出来。


  宋鳕霖躺在床上,看着那窗台上的阳光。


  医生拿着病历夹从外面走进来。


  医生瞧着病床上的人,脸上露出怜悯的疼惜。


  "霖。"


  宋鳕霖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季炳。


  故人。宋鳕霖好友,兼曾经的学长。


  "学长,我肚子里……"


  季柄眉毛轻轻地扭曲。


  "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他的孩子?你该打掉,再离开他!"


  宋鳕霖嘴角一点苦笑:"当你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的。我一直的梦想,是有一个他的孩子。"


  宋鳕霖也没想过,她爱一个人,可以卑贱至此!


  她爱得快要把自己变成一粒尘埃!而不是低入尘埃!


  这可悲的爱情,却换不回男人一点的回应!


  那她不要他回应了。她带着孩子走,离开!


  季柄的眼中像闪过什么,他不自然地道:"没事,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已经三个月了,胎象算是稳定了。"


  宋鳕霖手指再次抚上自己的小腹,手指像能透过肚腹温度感受肚腹中那个小生命的温度一般,这错觉竟是让她面上露出了一分欣喜。


  她抬头再次瞧向季柄:"学长,我请你帮我的事情,请你一定帮帮我。"


  "好。"季柄答。


  两天后。


  豫城漆黑的海岸港口边。


  宋鳕霖被甩在了地面上,一旁的季柄也倒在她旁边,只是他在尽力伸出手来,想要抱一抱宋鳕霖。


  宋鳕霖头上全是水,已经被男人在水里浸泡过一回了。


  再次把宋鳕霖的头按入水中,宋鳕霖头被提起来,剧烈的咳嗽。


  宋鳕霖看清楚眼前的人,看清楚眼前这个折磨自己的人,眼里已经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冰冷刺骨的海水。


  "宋鳕霖,我说过什么?有没有说过,你偷人,我就断了你的双腿?!"


  宋鳕霖心中一动,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要!"


  "动手!"


  "啊--"


  刺穿人耳膜的惨叫声从这个海岸边传播出去--


  屋里,宋鳕霖缩在角落里。


  季柄被打断双腿的样子还在她脑海里盘旋。到男人推开房门走进来时,宋鳕霖只觉得自己身体狠狠抖了一下。她在墙角瑟缩得更厉害。


  她是宋鳕霖,原不该怕的,但是陆赤闫那样凶狠残忍的模样,她以前也从未见识过。


  陆赤闫要朝她靠近。


  "别,别过来!"宋鳕霖从来想不到,她竟然也会有一天对陆赤闫说话这样发抖的模样。


  那种怕,像海风裹卷了身体,冷得可怕。


  男人仿佛很满意她这样的反应,慢慢在她面前驻足蹲了下来,伸出手轻轻抚上了女人的头顶。


  而后他的拇指轻轻滑过女人的唇瓣,男人靠过去,吻上女人的唇。


  宋鳕霖背靠着墙,那吻,却让她觉得仿佛比身后的墙面都还冷。


  "我说了,别偷人,你等着晴晴回来,会有一个好结果。"


  宋鳕霖整个肩膀都在颤抖,牙齿咯咯发响。


  他走了,宋鳕霖倒在地上,卷曲着身体,用手抱着自己的头,开始痛哭出声!


  这后面的日子,因为她的这一次逃跑,陆赤闫竟然将她软禁了。


  宋家也不知道她的情况。


  她从不愿让父母担心,所以和陆赤闫的事情,从未告诉过父母。父母也只以为她和陆赤闫一直夫妻恩爱。


  时间一天天地过,她的肚子就会更大,总会被陆赤闫看出来肚子的情况。


  她想知道季柄的情况,但是整个人都被困在别墅里,她出不去!


  陆赤闫这次甚至把她在别墅里的网络电视电话全都拔除了!


  好在某一天,她终于求了别墅里一个老佣人,求她把电话给她用用,那老佣人是两年前宋鳕霖住进来时,到别墅的。


对宋鳕霖有几分感情,宋鳕霖几番恳求之下,答应把自己的一个不灵便的老电话给了宋鳕霖。


  宋鳕霖电话拨给了苏书。她的表妹,从小和她一起长大。


  "书书,来帮姐姐一个忙,让姐姐离开"宋鳕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苏书生性柔弱,从小就很听宋鳕霖的话,把苏书牵扯进来很危险。


但是宋鳕霖已经没有办法。整个宋家,陆赤闫会放一马的人,恐怕只有苏书。


  "好啊,姐,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会全力以赴。"电话那端外表柔弱而美丽的苏书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宋鳕霖看不见。


  苏书挂了电话,整个人缩在沙发里,人倦怠而慵懒。


  "宋家那个小贱人的电话?"苏母在一旁,带着鄙夷地问,"当初本来是你和陆家掌权人订的娃娃亲,宋鳕霖仗着宋家的财势,竟然让陆赤闫和她结了婚,书书,我们一直隐忍了这么多年,不是要看那小贱人快活的。"


  苏书眯了眯眼睛:"她怀孕了,陆晴也要回来了。"苏书突然露出个特别刺眼的微笑,转头看着苏母:"你知道陆晴这次回来赤闫是要做什么吗?他要摘了宋鳕霖的子宫换给两年前因为怀孕流产而伤了子宫的陆晴。"


  "可悲宋鳕霖只以为陆赤闫不会要她的孩子,陆赤闫不仅不会要她的孩子,连她的子宫都要给她摘了!"


  "你说这是赤闫的愿望,我怎么能够不帮他完成呢?毕竟陆晴被强暴都是宋鳕霖造成的啊。她得给赤闫和陆晴赎罪对不对?"


  陆赤闫寒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已经是隆冬,男人一身萧瑟肃穆,气息比天气还要冷,挺括的铅灰色呢子大衣肩头上还带着白雪的痕迹。


  "军长。"下属恭敬。


  男人点了点头。


  下属道:"小姐下午就发起高烧了,一直让我们打电话让您回来。"


  男人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仍旧极其冷漠的"嗯"了声。挺括的背影,和这个男人一样的森沉。


  楼上卧房里。


  宋鳕霖躺在床上,浑身烧得滚烫。


  陆赤闫走到宋鳕霖身边,寒着脸伸手摸了摸宋鳕霖的额头,


   "阿闫……"宋鳕霖睁开眼睛,"我头很疼……送我去医院……"


  下午,宋鳕霖脱了衣服,大冷的冬天里,她在浴室里淋了冷水,之后在阳台上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体温便以难以预料的速度开始上升。


  陆赤闫双手穿过宋鳕霖的后背和膝弯,将宋鳕霖从床上抱了起来。


  宋鳕霖闻着男人熟悉的气息,感受着男人温热的体温,她突然把头轻轻靠在了陆赤闫的肩头上:"阿闫,我很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


  这个夜晚,女人将眼泪泅进男人的衣领里去,但是那个被宋鳕霖深爱的男人,却全程是无动于衷。


  车子载着两人一起往医院赶去。


  车上,宋鳕霖斜靠在男人怀里。陆赤闫坐得很端正,即使是坐在车里,他也是最标准的坐姿,宋鳕霖目光落在男人左手无名指那枚戒指上。


  宋鳕霖伸手轻轻触碰上那枚戒指……心里像被剐过一样的疼。


  她和他的爱情,像是一场逃亡,她努力逃跑躲避,只是为了一个他的孩子。


  这爱,是毒,是劫!是灾难!


而她,在遇到他的那天开始,注定在劫难逃!


  医院。


  "重度肺炎,烧得很厉害,需要住院。"


  是之前宋鳕霖住的那家医院,虽然是陆家的私人医院,但是好在医生是之前就被苏书打点好了的。


  宋鳕霖躺在急诊室里,陆赤闫去办理手续去了。


  "听说了吗?躺在里面的是我们医院的少奶奶。"


  "真的是啊?不是听说当年是用卑鄙手段上位的吗?陆军长并不喜欢她。"


  "可不是,你是不知道,陆军长是喜欢自己那位收养的妹妹,本来是要和自己妹妹结婚的。"


   "是吗是吗?稀事啊。"


  "前几天陆军长还来医院,问了我们院长子宫移植的事情。"


  宋鳕霖没有听墙角的习惯,这个时候也不免竖起了耳朵。


  "对,移植子宫,哪见过这种稀奇事,而且你知道吗,我听这个手术团队里的医生讲,陆小姐的子宫不好,陆军长要把自己太太的子宫换给自己妹妹!"


  "姐!姐!"大概十来分钟后,从那种怔愣里,宋鳕霖才反应过来。


  "啊?"苏书已经站在了宋鳕霖的面前,脸上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美丽模样,她叫了三声宋鳕霖,宋鳕霖才反应过来。


  "姐夫刚刚接到电话,说晴晴的飞机今晚上到了,他给你办完手续就往机场赶去了。"


  宋鳕霖的心似被刀子在割着,她终于明白心被撕裂是什么感觉!


  也明白陆赤闫说的那句"等晴晴回来"是什么意思!也明白陆赤闫的不要离婚是什么意思!


  她离了婚,谁去给陆晴换子宫啊!


  宋鳕霖忍不住地就笑了起来。


  真好真好!


  她怀着孩子,陆赤闫却要来要她的子宫!


  她当年就不欠陆晴什么!凭什么要把自己的子宫给了他们!


  苏书不着痕迹地嘴角露出得意和低嘲的笑容……


  刚刚的护士就是她安排的。


  她就是要让宋鳕霖知道所有。


  并且用宋鳕霖的子宫去换给陆晴的主意,也是她想办法透露到陆赤闫身边的人,以及买通了医生办到的。


  从三个月前,宋鳕霖告诉她已经怀上了孩子开始,她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把所有宋鳕霖和陆晴相匹配的资料都送到了陆赤闫手里,陆赤闫也当真有了这个想法。


  所以最终也不能怪她。


  毕竟是陆赤闫讨厌宋鳕霖,要用宋鳕霖的子宫去换给自己的妹妹,和她没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苏书不免更加得意。


  外面的天气异常的寒冷,那个愚蠢的女人手抓在她的手腕上,苏书觉得自己手腕都快被因为从医院逃跑而紧张的宋鳕霖给扭断了。


  穿着厚厚冬服的两人,在深夜的雪地里艰难的前行。


  原本是有车子的,但是半路上,苏书一早准备的车子竟然抛了锚,宋鳕霖怕自己逃出医院的事情被陆赤闫知道,很快就会追过来,宋鳕霖也不顾了天气的寒冷,推开车门下车就想跑。


  豫城是一座港口城市,苏书已经联系好了,叫了船只在港口接应她,只要她能跑到港口坐上船离开这里,陆赤闫就再不能找到她。


  她必须走,必须离开!


  一颗跳动的狂热的心,仿佛是在被这雪夜气息一样的冰冷现实,给一刀刀地凌迟,疼得她痛不欲生!


  然而她才刚跑到港口边,哈气成雾的空气里,港口边早已站立着一个人。


  男人肃穆挺立地站在那里,浑身都是暗沉的气息!


  宋鳕霖顿住脚步,眼睛像充血了一般,她也紧盯着陆赤闫!


  片刻,宋鳕霖转过头,带着质问的眼神看着苏书。


  "姐,我也没有办法,你想托我去找的季柄医生,我也没办法找到,你肚子里他的孩子,你只能请其他的医生帮你解决了。"


  宋鳕霖愕然看着苏书!


  "你说什么?!"


宋鳕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书会背叛她,可惜她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就被陆亦闫粗暴的拽上了车。


宋鳕霖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这个男人,曾经是维和部队的单兵之王,他的力气一般人都对抗不了,更何况是宋鳕霖!


  宋鳕霖在他的手下,更像一只孱弱的小鸡。


"陆晴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不去陪她?"宋鳕霖嘲讽着说道。


她爱陆亦闫,爱到心疼


  可是这个陆亦闫不爱她啊,不仅不爱她,还害她。


  他想要她的子宫,给他的妹妹陆晴。


  她什么都不欠陆晴的,他却要她给陆晴还账!


  宋鳕霖才知道,自己的爱,一直这么卑微!她自己卑微得简直像只蝼蚁!


  她已经不想当这只蝼蚁了。


  宋鳕霖突然就在摇摇晃晃地车子里,跪了下来。


  跪在陆赤闫的身边,以最卑微的姿态。


  "你放了我,我把你让给陆晴,可以吗?"车里足够宽敞,宋鳕霖颤着身子,把头低下去,头磕在车面上,磕在陆赤闫的脚边。


  他要践踏她的尊严,把她踩进泥土里,她就去做。她自己把自己踩进泥土里!


  陆赤闫微微低下头,手指轻轻抬起她的脸:"晴晴是被人强暴的,你是吗?"


"晴晴是被人强暴的,你是吗?"


  宋鳕霖要努力控制,才不能让自己流下泪来。


  被强暴的陆晴,仍旧是一场劫,是她和他之间的一条鸿沟,跨不过去的……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放过你?"男人沉墨的眸子锁住她,"不是你想尽办法要嫁给我的吗?陆太太,你该好好享受你这用尽手段得来的生活。"男人的话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一路无话。车子很快把宋鳕霖又送回了医院。


  刚进了医院,宋鳕霖就看见医生推着医用床跑了出来。


  宋鳕霖一阵惊慌,警惕地就想要跑,已经从旁边车里下来的苏书一把抓住了宋鳕霖的手臂,"姐姐,别害怕呀,你不是感冒了吗?高烧很严重,医生要给你治疗。"


  "不,不要!"宋鳕霖直觉不对,感冒怎么还会用推车,她没到那个程度!


  "快上去吧,姐姐,医生在手术台上等着你呢。"


  "等着我做什么?我不要!"宋鳕霖在拒绝,可是一点用都没有,陆赤闫冷着一双眼站在一旁,沉目看着她。


  "陆赤闫!我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要杀了你的孩子吗?!你个恶魔,刽子手!你要杀他,还不如杀了我!"


  此时陆赤闫一步走上前去,单手用力夹住宋鳕霖的下巴,逼她仰头看着自己。


  "陆太太,杀人不犯法,你活不到今天!"


  宋鳕霖原本在紧绷的身体,突然就垮了下去,她双手又被医生和保镖抓着,跟着就动弹不得。


  她身子很快被绑在了推床上,两腿和两只手都绑在了床两边,像个仿佛被人扔掉的垃圾一样,被麻木而不容反抗地推进了医院去。


  宋鳕霖被推进手术室里,她躺在手术台上,双脚被打开,苏书穿着防护服从外面走进来。


  附身就在宋鳕霖的耳边说到:"姐姐,这个孩子你是保不住了,你也别挣扎了。"


  "你知道两年前那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吗?"苏书以周围其他人都听不见的嗓音贴在宋鳕霖耳边道:"那些人其实是我叫去的,我故意让他们不要强暴你,只强暴了陆晴,就是要把事情嫁祸到你身上。"


  宋鳕霖已经被打了麻药,以仅有的意识努力睁开眼来看了苏书一眼。


  "为什么?"


  "因为我爱赤闫,陆家太太这个称号该是我的。"


  宋鳕霖麻药越来越厉害,眼泪顺着她的眼睛流下来。


  虽然意识模糊,但是她还是感觉到冰凉的器械进入到身体里,在恶意搅动着她的子宫。


  苏书也感觉到她还有一些意识,在她耳边述说道:"器械进入你的身体了,他们会把那个还没成型的小杂种搅碎,搅成肉泥,搅成一滩血水,然后它们就会从你的肚子里流出来,流进盘子里,流进袋子里,然后被扔在下水道里……"


  宋鳕霖呼吸急促,积郁和愤怒在她木然的脸上散发出来。


  却没有任何一点用。


 孩子剥离母体,彻底从她身体里消失。

因文章略长,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朝歌文学

回复:【1406】或【宋鳕霖】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