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个容易被渣男吸引的女人吗?

李淑琴 大军 女人 邻省 小琴 嫂子 北田 镇上

01-14 17:25 狗尾草旅行 (lvxing234) 其它

你是一个容易被渣男吸引的女人吗?_狗尾草旅行_读一读网站 你是一个容易被渣男吸引的女人吗?,读一读网站提供狗尾草旅行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作者简介:鹿小寞

新生代女性话题撰稿人,有颜值,更有态度。不炖千篇一律的毒鸡汤,只用故事让你看清世间冷暖!

短短三个月,勤奋的鹿小寞写出了40多万字的作品,引来一大波粉丝的追捧。

倔强与热情的性格造就了她优秀的文笔和卓越的想象力,每一篇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她对生活与人性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傍晚时分,夕阳挂在山头,一辆白色面包车沿着省道越过北田镇的界牌,朝镇上的街道开去。


开车的是个精瘦的年轻男人,他叫魏大军,北田镇月山村人,今年刚满30岁,前些年和村里人一起在外面揽工跑生活,日子过得不温不火,直到两年前娶了老婆,借助妻子的帮助,在镇上开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服饰店,当起了老板。


这几年,魏大军在服饰店上挣下不少钱,成了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这一趟出门,就是按照妻子给的货单,去市里进新品服饰。


远处,夕阳在山头沉没了半截,满天的云都染成了红色,像是一团火在天上燃烧,魏大军把车子停在路边,从兜里掏出烟给自己点了一根,靠在座椅上用力吸了一口。


随着烟雾从鼻孔和口里飘出,他把拿烟的左手伸到车窗外,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满天的火烧云来。


眼前的景色,让魏大军想到了妻子李淑琴,李淑琴是邻省人,那时他刚好在邻省工地干活,一次买烟,见到了超市收银的李淑琴,当场就被她漂亮的容貌和前凸后翘的身材吸引得移不开眼睛。


而后,魏大军便有事没事去超市逛逛,一来二去两人熟络了起来,后来,魏大军应李淑琴的意思,带着她去登山看了几次日出和日落,两人就此确立男女朋友关系。


就这样,魏大军没怎么花钱就把李淑琴带回了村里,这件事,让魏大军心里一直得意到现在,他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带着李淑琴回村时,村里人各种不敢相信的神情,那一次,他可是前所未有地挣足了脸面。


随后,长相漂亮的李淑琴竟又主动向他提出结婚,这可又把魏大军得意和高兴坏了,不久,两人就在村里举办了婚礼。


结婚后,根据李淑琴的意思,由她出大头的钱,在镇上开了一家名叫'衣见钟情'的服饰店,在两人用心经营下,店子盈利蒸蒸日上。


一年后,两人又在村里显眼位置修建了一栋带院墙的西式大房子,魏大军就此成了村里人眼中的焦点人物。


正思绪间,手机响了,魏大军拿出电话,是妻子李淑琴打过来的,他摁了接通键。


天快黑了,你到哪了?电话里传来李淑琴关心的询问。


已经过了界牌,马上就回来了。魏大军回道。


那你开车注意点。


好,我知道了。挂断电话,魏大军扔掉烟头,再次启动车子,朝镇上开去。


"衣见钟情"服饰店开在镇中心农贸市场的旁边,此时,身着皮衣皮裤的李淑琴收好手机,从收银台后站起身,走到店铺里头,打开了用隔板围成的储货仓库门。


她走进仓库整理了一下存货,给等会要到的新货留出位置。


做完这一切,她又把门闭拢走回收银台,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候丈夫回来。


李淑琴和魏大军结婚两年多来,日子过得平淡却很满足,虽然还没有孩子,但她很享受和珍惜这种她从小就渴望的安逸生活。


不过,在李淑琴心里,却有一件永远都不能让丈夫知道的秘密--她曾经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李淑琴出生在邻省,她从未见过父亲,被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养大,好不容易等她成年,母亲却患了重病,生命垂危,家徒四壁的她哪拿得出治病的钱,情急之下,她选择出台做小姐挣快钱给母亲治病。


她疯狂接客,只希望能用母亲给予的身体换回治病的钱,把母亲的病治好,然而,命运弄人,操劳了一世的母亲还是带着对她的不舍和担忧撒手人寰。


母亲走了,李淑琴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她不再接客挣钱,忍着悲痛去了一家超市做收银工作,时间一久,她开始渴望有一个家,恰好这时魏大军出现了。


魏大军为人虽然很好面子,但对她很好,性格也好,接触了几次后,她便把魏大军当成可以成家的对象,那年年底,她和他回到了村里。


而后,她卖掉邻省的老房子和土地,和魏大军结了婚,又用以前攒下的一些积蓄在镇上开了家"衣见钟情"服饰店。


两年来,日子过得安逸又稳定,她逐渐忘记了母亲离世带来的悲痛,虽然北田镇算是异乡,可在李淑琴心里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唯一的缺憾是,她现在都没有怀上孩子。


这时,一辆面包车在店门口熄火停了下来,一声"淑琴,我回来了"打断了李淑琴的思绪,她忙站起身迎出去,却见刚下车的魏大军打开后车门正要搬货。


大军,你开了一天车先歇会吧,货等会再下。李淑琴劝说道。


天快黑了,早点弄完,我们好早点回家,仓库门打开了么。魏大军扛起一袋衣服说道。


已经打开了。李淑琴不再坚持,拿出货单配合魏大军下货。


没过多久,货下完了,仓库内,李淑琴还在忙着清点货物和规划摆放位置,却听到魏大军在外面接电话,等她忙完出来锁好仓库门,刚好迎上满脸笑容的魏大军,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魏大军笑着说:我一个好久没联系的同族兄弟刚给我打电话,说他明天回来。


是哪个?李淑琴问道。


魏大军说:你还没见过,他叫魏庆刚,好几年没回来了,村里人一直没有他的音信,上次我们结婚都没联系上他。


这样的人你高兴什么?李淑琴撇嘴道。


魏大军笑道:你不懂,这小子从小脑袋就灵活,老是说我不成事,这次回来正好要他看看我现在的光景,对了淑琴,我已经和他说了,明天回来先到我们家吃饭。


李淑琴听得皱起眉头:大军,我这几天不太舒服,大姨妈迟迟没来,就不在家里做了,去餐馆吃吧。


魏大军将信将疑看一眼李淑琴,说道:家里请才有诚意,我话都说出去了,再改又得让庆刚这小子说闲话,淑琴你放心,明天我帮你。


李淑琴看着魏大军恳切的模样,知道好面子的他是想在朋友面前显摆,她虽不喜欢,却也答应下来。


魏大军见状,脸上笑得更乐,握住李淑琴的手说道:淑琴,你真好,我上辈子得积了多少福才能娶到你。


李淑琴也被丈夫的情话感动了,但做妓女的这件事,却让她心头始终笼罩着一片挥不去的乌云。


月山村距离北田镇仅一河之隔,魏大军和李淑琴每天都是早上去店里,晚上回家。


第二天,魏大军和李淑琴早早关了店门,又在市场里买了鱼肉和小菜回家,晚饭时分,一声"大军"的喊声在院门外响起。


正在洗菜的魏大军听到声音,忙走出门,见到了西装革履的魏庆刚,他笑着将客人迎进门,说道:庆刚啊,你可算回来了,这几年不见,现在混得越来越好了吧。


魏庆刚陪笑说道:我也就混口饭吃,比大军你差远了,你看你这房子多气派,村里再也找不到第二家了吧,我还听说你现在自己开店做了大老板,还娶了个外地大美女回来。


什么大老板,就三个门面的小店子,你快进来坐,你嫂子正在弄菜,马上好了。魏大军嘴上谦虚着回应,心里却非常受用。


他带着魏庆刚走进门,又对厨房里忙碌的李淑琴说道:淑琴,庆刚来了,你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围着围裙的李淑琴走出厨房,她今天穿着浅黑色卫衣和紧身牛仔裤,脸上虽只画着淡妆,却透着一股浓浓的熟妇风情。


魏庆刚一见到她,便看得呆住了,他虽成天满世界跑,见过不少女人,可眼前女人的姿色和风韵却是给他强大的感官刺激,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月山村,简直就是凤凰落在了土鸡窝。


魏庆刚已经看得移不开眼,魏大军的介绍他全然没听进去,他神情呆懵地叫了声"嫂子",便算是见过面了。


饭菜很快弄好,有鱼有肉,魏庆刚有些感动,在饭桌上说了不少恭维魏大军的好话,可眼角余光却不停地扫向一旁的李淑琴,这个漂亮女人实在让他把持不住。


那诱惑的红唇、白皙的脖颈和被紧身牛仔裤勾勒出的纤瘦长腿,无一不向他散发着诱惑。


魏庆刚只觉得血液在悄然加速,但看的次数越多,他越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在哪见过呢?魏庆刚想了一圈,想不起来,于是笑问道:嫂子看着好眼熟,是哪里人?


李淑琴心底一跳,莫名紧张,一旁的魏大军已帮她回道:淑琴是邻省的。


魏庆刚露出疑惑,又问了一些问题,可直到他离开魏大军家,也没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回家的路上,魏庆刚脑海里全是李淑琴的模样,双腿间充血厉害,此时,天已经黑了,河对面的镇上和村里亮起了点点灯火。


蓦地一阵凉风吹来,魏庆刚顿时一个激灵,突然间,李淑琴的容貌竟和一个曾在他胯下取悦他的女人重合到了一处。


是她,小琴。


魏庆刚吃了一惊,他曾在邻省玩过一个叫小琴的妓女,那是他第一次花1200元玩一个女人,那种销魂服务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定是她,这个娼货,还以为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没想到是一只土王八上了公交车。魏庆刚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魏大军这傻子还把她当宝贝供着,这事要是传开可就有意思了,不过,这次既然又遇到这个娼货,可得把握住机会免费好好玩玩。


一想到当初小琴的服务,魏庆刚眼里又露出淫邪的目光。


这一日,李淑琴先回家做饭,留魏大军在店里看店,正炒菜时,一个声音在屋外响起:有人在家么?


李淑琴往窗外看去,见是魏庆刚,便问道:什么事?


魏庆刚说道:没啥事,我路过,来看看,嫂子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李淑琴皱眉,她对这个痞里痞气的魏庆刚没什么好感,可对方都这样说了,再把他拒之门外也不合适,于是打开院门让他走了进来。


走进门,跟在李淑琴后面的魏庆刚看着眼前晃扭的翘臀,胯间顿时充血,手便摸了上去。


李淑琴身体骤然紧绷,猛地回头怒骂道:你干什么?


魏庆刚欲火攻心,一把抱起李淑琴就往屋里走去。


魏庆刚,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嫂子。李淑琴神色惶恐,剧烈挣扎。


好淑琴,好嫂子,我都知道了,你以前叫小琴对不对?你放心吧,只要你再让我像以前一样爽一次,我保证不会说出去。魏庆刚威胁道。


这个人竟然是她以前接过的嫖客!


李淑琴被魏庆刚的话吓到了,可她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你再说什么,快放开我,我是大军的老婆,他要是回来撞到,肯定会拿刀劈了你。


魏庆刚听得一怔,李淑琴趁机用力挣脱了出去,跑进厨房,魏庆刚忙跟上去,却见李淑琴已拿着一把菜刀对着他。


滚,快滚出去。李淑琴神色惶恐,怒喝道。


菜刀刚才在切鱼,还带着血迹,魏庆刚真怕李淑琴失控砍过来,忙说道:嫂子,是误会,别乱来,我马上走。


说完,他灰头土脸跑了出去。


见魏庆刚走了,李淑琴跌坐在地上,受到惊吓的心根本难以平静,没想到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虽然她当初是迫于无奈,可一旦做过妓女的事传开,她不敢想象到时会发生什么,好在魏庆刚应该是没有证据的。


想到这里,李淑琴心里才平复了一些。


村道上,刚从李淑琴刀下跑出来的魏庆刚羞愤难当,他失算了,没想到李淑琴这个婊子会死不承认,反抗得这么刚烈。


想了想,魏庆刚意识到,关键在于自己手上没证据,他突然想起,以前曾在熟人的手机里看到过偷拍小琴服务的视频。


妈的,臭婊子,死娼货,老子一定要睡到你。魏庆刚眼里冒出阴冷的淫光。


- -鹿小寞的第42个原创故事- -

<未完待续>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