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真实的自由,就是我对你的爱

白鹿原 白鹿 鹿子 小娥 朱先 举人 长工 白鹿镇

01-13 21:45 十点读书会 (sdclass) 文化

《白鹿原》| 真实的自由,就是我对你的爱_十点读书会_读一读网站 《白鹿原》| 真实的自由,就是我对你的爱,读一读网站提供十点读书会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 安静 领读


昨天我们读到黑娃带漂亮女人回家,遭到父亲鹿三的强烈反对,甚至要因此断绝关系。鹿三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黑娃会作出怎样的抉择?

今天的阅读目标是原书的第九章到第十二章(第126页到第201页),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黑娃私通


黑娃落脚到渭北的一个叫将军寨的村子里,给一家郭姓的财东熬活。财东郭举人是个老头儿,对人很豪爽,对长工不抠小节。

黑娃来时,郭家已经有两个长工,李相,在郭家已经熬过近十年活儿了,算是长工头儿。王相是二十多岁的小伙,还未娶妻,十分温厚。相是关中区对被雇佣的长工、店员、工人的称呼。

黑娃年龄最小,又极伶俐,脚快手快,常被长工头儿指使着去做很多家务杂活儿。时日稍长,郭举人和两个女人也都很喜欢这个诚实勤快的小伙计。

晚上,三个长工都睡在马号的大坑上,王相和李相说要给黑娃启蒙,说起一堆男盗女娼的酸溜溜故事,黑娃有的听不明白,有的听得浑身潮热。

进入伏天,郭举人就和大女人搬到后院的窑洞去下榻。大女人给郭老汉订下严格的法纪,每月逢"一"进小女人的厢房逍遥一回,事完之后必须回到窑洞。

那天早晨,郭举人指派黑娃到潘家村去捉鸽子,黑娃回来时错过了饭时,一个人坐在玉兰树的荫凉下。小女人田小娥端来馍饭,黑娃连忙起身去接,两人手指相碰,黑娃的心猛地跳弹起来。

小女人下台阶时,不小心摔倒了,黑娃赶忙跑来,搀扶她进入厢房。黑娃把小女人轻轻地放到炕面上,小女人翻坐起来,扑进他怀里。


两人倒在炕上,黑娃浑身像遭到电击一样,一种奇妙的感觉迅速传到全身,他几乎要融化成水了。

此后黑娃就陷入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他一整天都与李相王相呆在一起,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与小女人再次重温美梦。

机会总是有的。郭举人在长工们耕完最后一块麦茬地后,让李相和王相回家安顿下,会下亲人,再来复工,黑娃则留下抚弄牲口。


黑娃巴不得如此安排,但想到郭举人待他不错,他却偷偷把人家小女人睡了!内心不禁滋浮起一缕愧悔羞耻。

随着深夜的到来,黑娃又翻墙跳院,钻进小女人的厢房,两人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黑娃回到马号后,就被郭举人质问刚做啥去了,事情完全败露了。郭举人让黑娃另到别处找个主家,这事全当没发生过。

黑娃走出郭家,想到无法跟父亲交代,便改变了回家的方向,往西走去。黑娃在新财东黄老五家干了一个月活儿,终于忍受不了黄老五的抠门,找借口逃走了。

他强烈地思念田小娥。一个月来她的日子怎么过?黑娃打听到田小娥娘家在北边的田秀才家,于是找上门,在田家熬活。

田秀才听说女儿和长工私通的事,托亲告友,要把这个丧德的女子打发出门。黑娃立马提出要娶田小娥,田秀才当即拍板定夺,不仅不要彩礼,反倒给他两摞子银元。

第二天,黑娃引着田小娥离开了田家,出村不远,俩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孝文成婚


孝文和孝武背着铺盖卷儿回到白鹿村。嘉轩和岳父商谈了让二儿子孝武来共同经营中药材收购铺店的事,孝武随后受命进山去了。

大儿子孝文留在家里,白嘉轩经过长期观察,认为由孝文将来统领家事和继任族长是合法而且合适的。孝文是好样的,穿着旧衣服每天跟鹿三到地里去学务庄稼,一身土一脸汗从不见叫苦叫累。

白嘉轩开始筹划孝文的婚事。女方比孝文大三岁,已经交上十九。因为是头一桩婚事,白嘉轩办得很认真,也很体面。

鹿三曾经讥笑过鹿子霖。鹿子霖给大儿子兆鹏早先三媒六证订下冷先生的大女儿,兆鹏婚后勉强在家住了三四天就进城去了,整整一年都没有回白鹿原。

现在黑娃根本没有资格引着媳妇进入祠堂,鹿三再也不好意思讥笑人家鹿子霖了。


春天,白鹿镇头一所新制学校落成,校长是鹿子霖的儿子鹿兆鹏。


鹿子霖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兴奋难抑,兆鹏既然愿意回到白鹿原,那就再无借口不回家了。但鹿兆鹏的幻想很快便破灭了。

兆鹏是头天回来的,问候了长辈们、媳妇,就说要回学校开会。连续一月,兆鹏没有回来住过一夜。

这个家庭隐患再也包不住了,村里也由悄悄传说变成公开议论。这一天,冷先生叫住过路的鹿子霖,开口就不拐弯:"兄弟,你给兆鹏说一句,让他写一张休书,算咧。那没啥!"鹿子霖赶紧说,鹿兆鹏这辈子也别想休了冷先生的女儿!

但不管鹿子霖怎么劝,鹿兆鹏都不愿意回家。鹿子霖父亲鹿泰恒看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亲自拄着拐杖到学校院子里,见到鹿兆鹏的时候,他扑通一声跪倒在砖地上了,逼鹿兆鹏回家。

鹿兆鹏大惊失色赶忙拽起爷爷,只好跟着他回家。一路上,鹿泰恒吆喝着:"行人回避!鹿校长鹿兆鹏驾到!"


回到家里,兆鹏尴尬不堪地站在众人面前。鹿泰恒猛然转回身抡起拐杖,一下就把鹿兆鹏打得跌翻在地上。

鹿泰恒这才用他素有的冷峻口气说:"真个还由了你了?"



刘匪进原


一队士兵开进白鹿原,驻进总乡约田福贤的白鹿仓里。为首的军官对白鹿仓里的人说:"本人姓杨,杨排长,受刘军长命令进驻白鹿仓。你们的县长已经降服本部,愿意为刘军长效力。"

白鹿村的男女老幼都被吆喝到祠堂。杨排长讲了话,征粮的规矩是一亩一斗,三天内交齐。接着士兵就射杀了一批公鸡母鸡。这种征粮仪式和射击表演,从白鹿村开头,逐村进行。

从各个村子通向白鹿镇的官道上,各个村子送粮的人往白鹿仓里挪动。


黑娃交了粮,交一斗粮固然可惜,但他更担心小娥,关于士兵们如何糟践稍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的事在流传着。

黑娃被父亲撵出门以后就买下了这孔窑洞。窑洞很破,但当窑门和窗孔往外冒炊烟的时候,俩人搂抱着哭了起来。他起早贪黑,一年下来,除了必不可少的开销,已经攒下一笔数目可观的铜子和麻钱了。


腊月里,他一下就置买了人字号缓坡地,在窑门外垒了猪圈和鸡窝,小娥也开始务弄小鸡了。

黑娃受鹿兆鹏的邀请到学校里找他,两人寒暄了一阵,兆鹏谈起他在白鹿村只服一个人。

"你--黑娃,是白鹿村头一个冲破封建枷锁实行婚姻自主的人。"兆鹏慷慨激昂地说,"国民革命的目的就是要革除封建统治,实现民主自由。将来人人都要和你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女子做媳妇。"

聊完这茬儿,兆鹏直率地说,"我准备烧掉白鹿仓的粮台。你看敢不敢下手?"

兆鹏解释,国民革命军正从广州往北打,节节胜利,京军阀政府纠合全国的反动派阻止革命军北来,现在征粮的这一杆子队伍是一帮反革命军阀,一帮乌合之众。"

黑娃听完被鼓舞起来,这当儿,房子的套间走出韩裁缝来,他坦然地说:"放火烧粮台,我也搭一手。"韩裁缝去年才迁到白鹿镇,给人缝衣服挣钱,谁也弄不清他是哪里人。

终于等来了一个刮风的夜晚,三人按照计划烧了粮台,西边的天空一片通红。随后,第一保障所的门柱上,发现了一条标语:放火烧粮台者白狼。

杨排长让三十几个士兵从白鹿村开始搜查,一直推进到周围村庄里去,三个纵火的"白狼"一个也没有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大约过了半月,杨排长又来了,说在白鹿原烧掉的军粮,还得再补起来。这回是一亩一斗一人一斗,后天内交齐。



西安解围


朱先生已不再教学,生员们纷纷投考新式学校去了,他索性关闭了书院。彭县长亲自招他出马,出任县立单级师范校长。干了不到半年他就向彭县长提出辞呈,说想重修本县县志。

朱先生重新回到白鹿书院,组织起来一个九人县志编撰小组,自任总撰。

征粮持续进行中,彭县长因解决不了这事倍感无奈,弃职逃走,下落不明。

刘军长登门拜访朱先生,让朱先生为他算一卦,何时能攻城成功。朱先生睁开眼说:"见雪即见开交。"是年初冬,围城的军队经过八个月的围困,仍然未能进城。


刘军长眼巴巴等待着大雪降止,不料杀来了国民革命军的冯部五千万人马,一交手就打得他们四散奔逃。

杨排长和他的士兵撤走时没有给田福贤打招呼,田福贤慨叹道:"咱们当狗的日子到今日个为止。"

田福贤在晌午召集的议事会上说:"有两件急迫的事要做:一是给遭到逃兵烧杀奸掠的人家予以照顾,二是白鹿仓被烧毁的房子该修建了。"刘匪逃走时来不及带走的粮食,正好可以用作这两项大事的开销。

新任的县长已经走马上任,姓梁。县党部的牌子也正儿八经地挂在县府门口,县党部书记姓岳。



农讲所


因听闻围城期间大量骇人听闻的消息:战死病死饿死的市民和上兵不计其数,白嘉轩在西安解围的第五天,就起身出门去看望在城里念书的女儿灵灵。

白灵当着运尸组的组长,正带着大家在抬尸首。

嘉轩在表姐夫家里见到她,一扬手就抽到她的脸上,怪她害家里人担心。白灵解释说,她托兆海爷爷鹿泰恒捎回话去了。嘉轩这时才认出站在灵灵旁边的青年便是鹿子霖的二儿子兆海。

"灵灵跟鹿家的二小子怎么会在一起?"白嘉轩心生疑惑。嘉轩顾不上这事,叫白灵赶紧回家。白灵不听劝,拿了馍馍又出门去了。

围城不久教会学校就停办了。白灵在街上碰见了鹿兆海,俩人对视了半天终于认出同是一个村子里的乡党。


鹿兆海说他所在的中学也停课了,学校里临时办起了国民革命培训班,培训军人市民学生和一切有志于革命的人。

白灵跟兆海参观了他们的学校,才觉得自己所在的女子教会学校有点可怜,决定转学到鹿兆海的学校。

鹿兆海和白灵以抛铜元的方式决定谁入哪党,鹿兆海入共产党,白灵入国民党。白灵随身携带着那枚铜元,她和鹿兆海那晚抛掷铜元的游戏,铸成了她和他走向各自人生最辉煌的那一刻。

鹿子霖统领监造的白鹿仓的办公房如期竣工。岳书记宣布,本县党部的第一个分部白鹿区分部宣告诞生。田福贤任白鹿区分部书记。

岳维山重点分绍了鹿兆鹏:"鹿兆鹏同志不仅是白鹿区分部委员,还是县党部委员,负责农运工作。鹿兆鹏同志是共产党员也是国民党员,两党共同推进国民革命。"

村里都在传言共产党员是红眼睛红头发的洋种,鹿兆鹏因为他的共产党身份招人注目。他仍旧住在白鹿镇小学校里,身兼校长职务。


韩裁缝的身份没有公开,他是鹿兆鹏绝对忠诚的战友同志。鹿兆鹏只是在处理需得极端保密的事情时才交给韩裁缝。

中共陕西省委的全会刚刚开罢,今冬明春要掀起乡村革命的高潮,党的组织发展重点也要从城市知识层转向乡村农民。


党在西安已经办起"农民运动讲习所",每期仨月轮番培训革命骨干。鹿兆鹏决定把分配给县的十个名额全部集中到白鹿原上,正好可以从每个保障所选送一个。

鹿兆鹏打算让黑娃去参加"农讲所",黑娃听了不感兴趣,只想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鹿兆鹏让黑娃先去,觉得有意思回来继续共事,觉得没意思就过自己的小日子。

黑娃要去城里参加"农讲所"受训的消息在白鹿镇引起很大反响。田福贤让鹿兆鹏再慎重掂量一下,抬举抢夺人妻的货到省城里去,恐怕对贵党影响不好。鹿兆鹏解释自己是在"扶助工农"。

黑娃从"农讲所"培训归来,在白鹿原掀起了一场风暴。那些议论黑娃的三纲五常的人,全部对他刮目相看。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黑娃冲破包办婚姻的束缚,与田小娥开始新生活。鹿兆鹏躲在学校里,不愿面对自己的婚姻,白灵与鹿兆海两位革命青年的故事从一枚铜元开始。


黑娃要到"农讲所"受训一事,引起众人反对,受训归来后,却让大家刮目相看。黑娃在白鹿原掀起了什么风暴?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


-【今日话题】-


黑娃跟田小娥的爱情,父亲鹿三认为是伤风败俗,在鹿兆鹏看来则是冲破枷锁、自由恋爱。在现实生活中,你是如何看待父母阻止孩子谈恋爱的呢?你认为早恋应该被阻止吗?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看法。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共读内容,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点赞、留言。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晚安!



成长图书馆


"新的一年,陪你一起把书读完。"


免费开放,只读全球最好的书

音频领读,让阅读不孤单

陪你10天听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36本

长按识别二维码,免费开启成长图书馆

遇见有价值的灵魂,做更高级的自己


-作者-

栗昂,热爱网上冲浪,国家二级滑水运动员。


-主播-

安静 ,十点读书会签约主播。公众号:我是安静。每天晚上九点,一段声音,一首音乐陪你说晚安!新浪微博@用心兔子。


实习编辑:鲁细细


正在共读《白鹿原》

↓↓↓点击【阅读原文】,进行【打卡签到】

十点君陪你一起,记录你的点滴成长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