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女人对待男人的方式:享用他的优点,利用他的缺点

女人 男人 后备箱 优点 缺点 聪明 方式 一声

01-12 15:20 狗尾草旅行 (lvxing234) 其它

聪明女人对待男人的方式:享用他的优点,利用他的缺点_狗尾草旅行_读一读网站 聪明女人对待男人的方式:享用他的优点,利用他的缺点,读一读网站提供狗尾草旅行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作者简介:鹿小寞

新生代女性话题撰稿人,有颜值,更有态度。不炖千篇一律的毒鸡汤,只用故事让你看清世间冷暖!

短短三个月,勤奋的鹿小寞写出了40多万字的作品,引来一大波粉丝的追捧。

倔强与热情的性格造就了她优秀的文笔和卓越的想象力,每一篇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她对生活与人性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一辆白色加长版越野车不急不缓,行驶在一段并不宽阔的沿河公路上,车内欢声笑语,音乐悠扬。


开车的是位不修边幅、神色倨傲的男子,副驾驶上还有一位妆容精致、身段性感的年轻女人


时近傍晚,道路畅通无阻,两人一路行来,别说是行人,连车都没见到几辆。


"天气不错,景色也不错,最重要的是,这地方人少,车少……"


女人语气轻快,说完扭头看向窗外,远处是绵密矮小的山峦,以及山峦上方被夕阳照得色彩斑斓的云层。


"是啊,这么好的天气,真应该再补一发,可惜你若不回去,那个老不死的就要起疑心了。"


男人直视前方,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悄悄将手伸出来,放在女人腿上。


女人见到咸猪手,并没躲避,反倒稍稍侧身调整坐姿,配合着男人伸过来的手,男人便一路上游,直达女人的大腿根部。


女人顺势两腿交叠,夹紧男人的手掌,夹住后还不忘扭动她那纤细而坚实的腰肢。


"何姨,开车呢,点到即止啊,你再这么浪我可吃不消了。"男人嘴上说着点到即止,手上却丝毫不懈怠,不断在女人湿热的两腿间揉捏开垦……


男人显然对眼前女人的身体需求了然于胸,力道速度拿捏得恰到好处,没几下,女人就开始气喘吁吁。


"好啦,何姨,今天到此为止,你再给老子浪一下,小心我……"男人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悄然抽手,继续专心致志开车。


"你们父子俩一个德性,都不是好东西,吃干抹尽,只顾自己爽,还有,别叫我何姨,我可比你小。"女人说着,恶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


"那喊'妈'?"男人嘴角一抽,火上浇油地打趣道。


"你叫一声试试?"女人皮笑肉不笑。


"妈!"男人果真脱口而出。


"滚,以后都别想碰老娘一下。"女人怒吼。


"好好好,我的何冬小姑娘,小心肝,我错啦,过来一点,先给大爷抠一个。"男人说着,伸手又要去抠女人某个部位,但女人刻意躲避了一下,开车的他,手再长也只能鞭长莫及,无功而返。


"呦,小冬冬,生气啦?"


男人扭头看了一眼女人,见女人不搭理,继续调笑:"还给大爷摆脸色,信不信大爷现在停车,就地把你OOXX一番,然后扔马路上。"


"周小桐,你什么德性我不知道?有种你就停车啊,现在!马上!停车!"叫何冬的女人一字一顿,似乎吃定了男人。


"你个喂不饱的小狐狸精,大爷怕你了行吧。"


"外强中干的孬货,床上凑合,床下可比你老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臭婊子,你再怼我一次试试?"周小桐呵呵冷笑道。


"只会对女人耍横的孬货,真有种你怼老家伙去,怼你那个家族继承人的大哥试试去?"


面对何冬的不依不饶,周小桐伸手拍了拍额头,心里有些懊恼,却只能服软。


"我这不跟你结盟嘛,咱们连手,保管叫我那大哥连骨头都不剩。"


"那就对老娘放尊重点,否则凭你那点脑子,迟早玩完。"


"好好好,你牛逼,你有脑,行了吧,何大爷,何爷爷。"


何冬冷哼一声,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又停顿了半晌。


前一会还怒气冲冲的何冬突然妩媚一笑,伸手侧俯身体,吐息如兰地拉开男人牛仔裤的拉链,三两下掏出他的下体。


"小混蛋,看在你勉强认错的份上,老娘今天就让你见识一番小狐狸精的道行。"


说着,何冬反身坐回座位,蹬掉鞋子,将一只笔直的大长腿伸过去,熟稔地开始隔着丝袜逗弄男人那活儿。


"喂,开车呢,快停下,会出事情。"


周小桐显然吃不消这种搞法,想拒绝,却又欲罢不能,只得出声呵斥。


但这个时候的呵斥抗拒,就跟女人在床上娇喘着说不要不要效果相仿,进攻的那一方,八成是要更加卖力的。


"呦,这就受不了了,有本事管住你的小虫子啊。"女人语气娇媚,引诱中带有几分调侃,并适时将另一只脚也搭了上去。


"别闹,真会出事情。"男人说着,伸出一只手,试图强行移开那双脚掌。


"操!"


周小桐一边对抗上脑的精虫,一边对付那对让他全身酥麻的脚丫,就在这时,不知方向盘是自己错手打了一下,还是被何冬踹了一脚,车顿时偏离了方向。


本来这一下,只要补救及时,在没车的公路上还不打紧。


但要死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迎面开来一辆摩托车,骑摩托的人可能赶着回家,速度极快,越野车就这么莫名其妙撞上了突然冒出来的摩托车……


砰咚一声巨响,紧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然后世界归于安宁。


周小桐无力地靠着靠垫,就这么一下,他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如牛。


"出什么事情了?"何冬看着周小桐,一脸无辜的表情。


"妈的,撞到人了。"周小桐惊恐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意:"都怪你,让你别浪,你他妈就是不听。"


"撞人了……那……人呢?人怎么样了?"听是撞到人,何冬的脸一下子垮下来,惊声道。


周小桐指了指后视镜,那个身着黑色防风衣的男人仰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他颤声回道:"我怎么知道。"


此刻,他甚至不太敢扭头直视那个倒在地上的男子。


"那怎么办?怎么办……"何冬一直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


周小桐哆哆嗦嗦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上,连吸几大口,停顿了好半晌,这才说:"撞就撞了呗,赔钱了事,怕什么,老子有钱。"


此刻他内心的恐惧虽然排山倒海,但经过了最初的六神无主后,现已恢复了几分镇定。


"对对,不就赔点钱嘛。"何冬说着,便拿起电话,准备先打120,再打110。


"你疯了吗?"周小桐一把夺过何冬的手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电话一打,老头子就会知道,你今天不是去了闺蜜家而是跟我来了这种鬼地方,以他的性格,咱们都得玩完。"


说着,周小桐又顿了顿,接着说:"到时候,这破烂事不仅老头子会知道,而且,'某某大佬的年轻妻子与儿子私通遭遇车祸'的新闻,肯定会被有心人添油加醋四处宣杨,你想看到这样的后果?"


何冬一下子被周小桐戳到痛点,顿时表现得比周小桐还紧张。


周小桐毕竟是那老不死的儿子,再怎么翻脸也还有挽回的余地,可她呢,碰到这样的事情,净身出户不说,以老家伙的性格,她不死都要脱层皮。


"那怎么办,你倒是说怎么办嘛。"何冬抓住周小桐的一只衣袖摇晃,摇着摇着,就哭了起来。


见何冬呜呜哭泣,本就气急败坏的周小桐猛地将她一把甩开。


"别他妈哭哭啼啼,都怪你他妈个浪货,惹祸精。"说着,周小桐一把推开车门,不管人是死是活,他得先去看个究竟。


"你要干嘛去?"何冬说着就要去扯周小桐,但被他一把甩开。


"干干干……干你妈,当然是下车看看情况,看死了没有。"


"混蛋,你对我凶个屁啊,这种地方,没有目击证人,连个摄像头都没有,还看个毛啊,赶紧开车走人。"何冬显然也被这件事情的可怕后果激起了火气,说着就要坐到驾驶室去。


"胸大无脑,万一人没死,那不就是个活生生的后患?"尽管如此,周小桐还是停下了开车门的动作。


"你听着,只要我们先逃离现场,只要不让老头子怀疑咱们之间有什么事,就算他看到,也只是赔钱了事。"女人抽着鼻子极力止住哭泣,说话的速度倒是一点不慢。


"肇事逃逸,再被人抓住把柄,可就不是赔钱了事了,车是我的,你拍拍屁股走人,锅全甩给我是吧。"


世间事就是这么奇妙,前一会儿还你侬我侬干柴烈火的两个人,转眼就可以相互怼骂、互相甩锅算计,也算是日了狗。


"臭婊子"。


周小桐暗骂一声,推开车门,朝着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走去。


此刻,他的心情极为复杂,一方面,他希望那个人一死了之,干干净净,这样的话,事后只解决赔偿事宜,会简单很多。


另一方面,他虽然不学无术沉迷酒色,但只要一想到,有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死在自己手上,他就觉得心底发虚冷汗直冒。


而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盘桓在他心里最大的一个魔障,那就是,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跟他的老婆有一腿。


周小桐哆哆嗦嗦,紧张万分,朝着几十米外的那个家伙一步一步走去……


死了吗?


没死吗?


死了吗?


没死吗?


周小桐不停地念叨着这两句话。


越是靠近那人,他念叨的速度就越快,周小桐紧张到极点。


走近后,他深呼一口气,在那人身边蹲下身,犹豫了两秒,准备伸手一探那人的脉博。


但当他看清安全帽下那张惨白的、七孔流血的脸后,从小锦衣玉食的他心脏狂跳不已,以至脑子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该死的!"周小桐嘴里咒骂着,但他的手还没伸到那人脖颈,眼角余光就看到何冬正将车朝这边倒过来。


"疯婆娘,你干什么?"神经紧绷的周小桐生怕何冬又搞什么事情,立马起身跑到窗边。


"有车朝这边过来,你快把人搬到后备箱。"此刻的何冬反倒显得比周小桐更为冷静。


"什么?"周小桐扶着车窗,顺着前方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刹车的地方,正好是个弯道。


"快点,把尸体搬到后备箱。"何冬说着,后备箱应声打开。


"什么尸体,可能没死。"周小桐出声反驳。


"你神经病啊,不想出事就快点。"转眼之间,两人之间角色已然倒调过来,变成了何冬主导。


"我……"周小桐显然对尸体非常忌讳。


"没用的东西,不想被老头子打断三条腿就快点动手,不然我们都要玩完。"情急之下,何冬是真的恼怒交加,恨铁不成钢。


何冬将车停稳,见周小桐还没反应,干脆自己下车,径直走到尸体前,就要将其抱进后备箱,可她哪里有力气抱动一个大男人。


"你他妈倒是过来帮忙啊,那车很快就来了。"女人歇斯底里。


"我……"男人仍然挣扎不定。


"操你妈,你是死人吗,再磨蹭就来不及了。"


此时的周小桐仍犹豫不决,倒不完全是因为那个不知死活的人,而是被何冬的作派惊到了,他跟这个女人相处超过四年,勾搭在一起也有一个多月时间。现在,这个女人的果断冷血,完全超出了他对她的理解。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有点可怕。


又迟疑了两秒,周小桐终于牙一咬心一横,蹲身抱起尸体,一把放进后备箱。


周小桐砰声关上后备箱,正待长舒一口气的何冬,才发现摩托车没有处理。


而此时,已经能听到拐弯处汽车马达的声音了,路过的车辆就要开过来了。


"摩托车,快……"


这一次,不等心急如焚的何冬再度发出命令,周小桐径直跑过去,扶起骑摩托。


周小桐抬脚跨上摩托,正好从后视镜看到开来的一辆黑色小车。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