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心丈夫将妻子落在服务区,没想到妻子……

墨阳 妻子 粗心 服务区 男人 婚礼 没想到 丈夫

01-06 10:35 健康养生知识 (jnjkys) 健康

粗心丈夫将妻子落在服务区,没想到妻子……_健康养生知识_读一读网站 粗心丈夫将妻子落在服务区,没想到妻子……,读一读网站提供健康养生知识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健康长寿诀窍",再点击"关注",这样您每天就可以优先看到最新的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1 把自己献给了他

整个城市都在报道关于他即将结婚的消息。


当晚十点,他推开房门进屋。

夏晴一骨碌站起了身,目光望向走进来的英挺男人,克制着没有如往常一般迎过去抱住他。

他并不以为意,目光温柔地看向她,一边换鞋一边温声问:"厨房里有吃的吗?"

他的语气,透着无比的熟稔,仿若一个丈夫回到家,理所应当地问着妻子。

夏晴用力咬住下唇,他马上就要跟宋氏千金结婚了,却如此平静温柔地对待她!

她不动也不说话,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稳步来到她的身边,凝着她关切的问:"怎么了?"

大手,落在她的额头,试试她有没有发烧。

这一举动,逼得夏晴眼眶一辣,记得他们在一起不久后,她有一次半夜发烧,他送她去医院,偏偏半路车子抛锚,大冬天的,他背着她在雪地里走了三公里才到医院。

也是那次之后,她彻底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不求名分,不求任何回报。

一晃,过去四年了。

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她把自己最纯洁的爱情和身子都给了他,而如今,他要娶别人!

见她情绪不太对,他展臂想要抱住她,她失控地用力一推,脱口而出:"别碰我。"

他不高兴的皱眉,沉沉唤她的名字:"夏晴!"

暗沉的语气,指责她的不懂事。

"我在网上看到了,你马上就要跟宋雅结婚了。"

气氛,陡然沉寂。

沉寂过后,他寡淡开口:"晴,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有未婚妻的,可你仍然选择跟着我,我以为你接受了这个事实。"

夏晴被堵得咬破了唇。

他说的没错。

四年前,她到他的公司勤工俭学,那段时间,每日看着他西装革履地出入办公大楼,英俊帅气,成功沉稳,她就像着了魔,疯狂地暗恋上了他。

明知道他当时已经有未婚妻,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爱。

后来,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当他加班走出公司时,她鬼使神差地上前表白,说自己爱慕他。

当时……他是什么反应呢?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半明半暗,看不清他的神情,她紧张的也不敢去看。

只听到男人用一把动听醇厚的好嗓子问她:"有多爱?"

她鼓起勇气对上了他的眼,"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

男人似乎笑了,之后便握住了她的手,把她领上车带回了家。

那一夜,他把她变成了女人。从那之后,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到这栋别墅住,而他知道她在,必定会来这儿过夜。

很多个幸福时刻,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天真地觉得自己的付出终究是赢得了他的青睐。

可现实,狠狠甩了她一耳光。

"是,我是知道,可你毕竟还未婚,现在呢?你是不是真的要和宋雅结婚?"

她的语气,不自觉流露出质问,全然忘了自己卑微的出生。

男人倒没生气,优雅地坐到沙发上,看夏晴的目光像是看着一个发脾气的孩子。

2 爱的卑微

"程家跟宋氏是世交,宋氏是绝好的生意伙伴,再说我跟宋雅是青梅竹马,她优雅大方,同样深深地爱着我,我娶她是众望所归。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不娶她?"


宋雅爱他,她也爱他啊!

夏晴浑身战栗起来,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理所当然的男人,哽咽出声:"那我呢?你要拿我怎么办?"

男人突然长臂一伸,把她拽入怀里紧紧抱住......


可这次,她疯了一般拒绝他,泪眼婆娑的问:"你结婚了,我怎么办?"

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眼神,是温柔的。

"你还是我的女人。"

语气,霸道而鸷酷。

夏晴疯了似的推开他,"你什么意思?即使你结婚了,也要跟我保持关系?让我做你的地下情人?"

"是。"男人的声音铿锵有力,霸道的不容置疑。

夏晴禁不住笑起来,"程先生,你把我当什么?"

就算她爱的毫无尊严,也没贱到能心安理得地做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能心甘情愿地与另一个女人分享心爱的男人。

"我的女人。"她的反应这么大,程墨阳的语气也不好起来。

"我们分手吧。"虽然很爱很爱他,离开他会很痛苦,而且只要离开,这辈子都没机会跟他在一起了,可她还是要分手。

没办法,她真的做不到跟宋雅共享他。

"夏晴,我理解你心情不好,你先冷静冷静,分手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程墨阳起身往外走,夏晴不可思议地拽住他的衣袖,"我要分手,我今晚就搬走。"

程墨阳淡淡瞥她一眼,高高扬声:"刘妈--"

很快,刘妈走了过来。

"晴心情不好,帮我好好看着她,最近这段时间不准她外出。"

刘妈恭敬地应声,目光落在夏晴身上,十分认真地盯着她。

吩咐完,程墨阳换鞋走了出去,夏晴冲过去,"程先生,你不能这样,我要跟你分手,你要结婚了,我不能再爱你了……"

程墨阳离开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你真爱我,就继续做我女人。

她痛的弯下腰,眼泪扑簌簌流下。

难以置信的,她被软禁了。

屋里,有刘妈看着,屋外,有两个彪形大汉守着,她别妄想离开一步。

家里的网也断了,电视也播放不了,紧接着,她的手机也停机了,她失去了联系外界的一切通道。

她隐约觉得,这段时间,程墨阳应该要跟宋雅举行婚礼。

豪门世家,婚礼一定盛大而豪华。

这么想着,心都快碎掉了,而她,困于别墅出不去。

这天傍晚,她把床单结成绳,冒着危险从二楼爬了下去,暮霭沉沉中,她侥幸逃离别墅。

一刻钟后,却后悔了。

她赤着脚落寞地走在城市的街头,经过的每一个露天荧幕都在直播程墨阳和宋雅的婚礼现场,一如她想象中的盛大辉煌。

3 大闹婚礼

望着大屏幕,眼泪不受控制地滂沱而下,心口,一阵痛过一阵。


最后一丝残阳拉长了她的影子,她不顾一切地提着裙摆奔跑着,本市最好的四季酒店,她孤注一掷地冲进去,对着台上的新娘和新郎大喊:"程先生,我怀了你的孩子。"

她声嘶力竭,用尽了毕生的勇气。

沸腾热烈的婚礼现场,因为她的闯入和嘶喊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她,猜测到她的身份后,便是鄙夷、唾弃、咒骂。

她全然不顾,只紧紧地盯着台上的新郎。

他今天明显打扮过,盛装出席,整个人熠熠生辉的让人移不开眼,婚礼被打扰,他的俊脸沉了下去,只一个眼风,暗处的保镖立刻上前钳制住她。

夏晴流着泪摇着头,还想对他说些什么,可嘴巴被人粗鲁地捂住,被人强行拖出了婚礼现场。

她的出现,就像一颗不自量力的小石子投进大海,除了激起丁点水花,连点涟漪都没留下。

她被推进房内关了起来,"程先生,我怀孕了,你不能结婚,不能离开我。"

用力地拍着门板,可是没人理她。

脑海里浮现奢华浪漫的婚礼现场,每一幕,都如尖刀戳刺着她的心口,让她痛不欲生。

哭到声音沙哑之时,房门被人推开,一双皮鞋出现在她眼前,空气,出现微妙的涌动。

来人弯腰抱起了她,看清来人,瞬然反应过来,激烈地推拒着他,"程先生,你放开我,放开我。"

他皱着眉把她安置在大床上,手,轻摁住她的小腹,语气不明的问:"真的怀孕了?"

夏晴痛苦地闭眼,刚刚在婚礼现场,她就像一个小丑唱了一场独角戏,被所有人看了笑话却没能阻止婚礼,哪怕她怀孕了,结果仍是一样。

"无论真假,我们的结局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男人面色温柔,含笑开口:"有没有孩子,你都是我的女人,这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结局。"

夏晴浑身一冷,双目幽亮盯着男人,"可你结婚了,有了妻子,怎么还能跟我在一起?"

男人轻笑,大掌轻抚着她的脸颊,"只要你别闹,这不冲突的。"

他的神色正经严肃,看不出丝毫说笑的样子,夏晴沉默地望着他,心口一寸一寸凉了下去,"程先生,我做不到跟别的女人分享你。"

男人的神色倏冷,起身,"阿飞,送晴回别墅,顺便炒了那两个没用的东西,另外派人看守。"

阿飞面无表情地点头,"派多少人?"

"二十个吧,轮班,不许再出任何差错。"

"是!"阿飞当即上前拉起夏晴,夏晴激烈反抗,可她孤身一人,哪里敌得过程墨阳众多的保镖?眨眼功夫,她就被扭押着塞进车里送回别墅。

刘妈见到她,嘴里叫着阿弥陀佛,上前一把拉住夏晴,"夏小姐,你跑哪去了?吓死我们了。"

刘妈是真的吓得不轻,她送晚饭上楼,怎么敲门都没人应,后来觉出不对劲,拿来钥匙开门一看,看见被单结成绳系在床脚上,房里哪有人?

4 她真怀孕了

当即就打电话给程先生,偏偏程先生正在举行婚礼,不方便接电话。


"刘妈,老板吩咐好好看住夏小姐,否则后果自负。"阿飞声音很冷。

刘妈紧抓着夏晴,直点头,"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她。"

夏晴再次被囚禁。

她吃东西有人看着,上卫浴间有人看着,做什么都有人看着……她失去了自由。

半个月后。

夏晴一个人呆坐在阳台上,看着窗下走来走去的黑衣保镖,想着自己恐怕生了翅膀也飞不出去,而这时候,程墨阳正在跟宋雅度蜜月。

心口,痛到麻木。

正失神间,一双有力的手臂自她身后抱住了她,熟悉的气息中夹杂着清淡的香水味从耳后传来,"在想我吗?"

程墨阳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身后扬起。

"程先生,你怎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他冷落她去跟新婚妻子度蜜月,回来后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程墨阳,他怎么能这样?

她抽身离他远远地站着,满脸的愤懑和抗拒,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哀痛和绝望。

他目光依旧温柔地注视着她,半晌,平静开口:"你瘦了很多,我听刘妈说你不肯吃饭?"

她紧咬下唇,别过脸不看他,"我要分手。"

他都结婚了,他已经是宋雅的丈夫了,她没法再跟他在一起了。

尽管痛,可她坚持要分手。

男人沉默,眼神阴鸷地盯着她,"我不同意,你就别想离开。"

她想要质问,想要咒骂,可是面对他的霸道和狠戾,只觉得无助和软弱。

他伏在她耳后恶狠狠低语,"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眼泪混杂着悲哀,滴到他的肩上,他不为所动,好似她不乖,她不听话,需要惩罚她。

一丝决绝滑过眼底,她态度一变,纤细的双臂紧紧抱住他......

他激动不已,片刻后,才发现不对劲。

她的脸痛苦不已,满脸是泪,空气中有腥淡的血味,他下意识低头去看,鲜血自她身子里往外流。

"夏晴……"他吓的浑身一激灵,连忙拿了被单裹住她抱下楼,一路喊着阿飞准备车子。

去医院的路上,程墨阳就打电话联系准备急救,到医院后,一路走绿色通道,夏晴第一时间被推进了手术室。

没一会,医生出来对程墨阳说:"病人先兆流产,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程墨阳双眼瞬地赤红,他还以为夏晴在婚礼上说的谎话骗他的,没想到她竟是真的怀孕。

"救,一定要保住孩子,否则我烧了你们医院。"红着眼,他阴鸷霸道的开口。

↓↓↓↓点下面的阅读原文,或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