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商业秘密案中,Uber因一封信遭遇信用危机

封信 商业秘密 法官 证据 时间 案件 律师 危机

12-14 18:33 知产力 (zhichanli) 学术

在一起商业秘密案中,Uber因一封信遭遇信用危机_知产力_读一读网站 在一起商业秘密案中,Uber因一封信遭遇信用危机,读一读网站提供知产力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

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注科技领域创新及相关知识产权问题,请订阅本微信公众号(zhichanli)、官方微博:知产力,亦可登录www.zhichanli.com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 Bruce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3220字,阅读约需6分钟)


我不能再相信Uber律师在这起案件中的话了,即使那封信里只有一半内容属实,现在开庭对Waymo而言都是不公平的。


案情一波三折


这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William Alsup在Waymo诉Uber侵犯商业秘密案11月下旬的审前会议上所说的话。

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在美国起诉召车软件公司Uber侵犯商业秘密,是今年2月的事了(见????《干货 | 谷歌Waymo诉优步的案例会告诉你技术是如何被窃取的》),然而这起案件的开庭时间几经推迟,至今仍未正式审理。

对于正在计划于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Uber,尽快妥善处理未竟的纠纷可谓当务之急了,不过这家新兴互联网企业或许是有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了。11月28日、29日,临近此前预定开庭日期(12月4日)的审前会议上,Alsup法官听取了几名证人的证词,这些证词爆料出的信息量着实不小,让法官更加确信推迟开庭时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今年2月,Waymo在旧金山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Uber,声称其前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在即将离职前盗取了1.4万多份涉及激光雷达等技术的秘密文件,之后创立了一家自动卡车公司Ottomotto但不久便被Uber收购。Uber被Waymo起诉后,Levandowski还由于未能配合雇主Uber的要求而遭解雇。Uber否认自己从Levandowski的行为当中获取过利益。

这起案件最初确定的开庭审理时间是今年10月11日。但是就在开庭时间日益临近之时,Waymo向法院提出需要更多时间来处理证据。原来,Uber在收购Otto之前曾委托网络安全公司Stroz Friedberg做过一份尽职调查报告,Waymo认为这份报告很可能含有与Levandowski盗取秘密文件交给Uber这一主张有关的信息。Waymo称,除了Stroz报告以外,还有大量新的文件以及以前尚未检查的设备正被移交给Waymo作为新的直接证据。因此,Waymo需要更多时间来评估更多证据。10月3日,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William Alsup法官决定将开庭时间推迟至12月4日。

最近这起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Waymo于11月27日请求继续推迟开庭时间,以便查明Uber是否隐瞒了该案证据,并在11月28日的审前会议上,指责Uber隐瞒了Uber前安全分析师RichardJacobs委托其律师Clayton Halunen于今年5月执笔给Uber副总法律顾问Angela Padilla的一封长达37页的信,并称这封信包含了有关此案的重要事实。

Alsup法官今年早些时候要求联邦检察官调查本案是否存在窃取商业机密的犯罪行为。知情人士表示,该调查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检察官办公室的知识产权部门负责处理。但目前尚未提起任何指控。在11月的审前会议期间,联邦检察官突然且极不寻常地向法官寄送了一封仍未公开的11月22日的信件,内容是关于联邦检察官的调查的,这也使得这起诉讼突然显得有些混乱。要知道,美国司法部很少在民事案件开庭前与法官分享信息。这封信中也提到了Jacobs委托其律师写的这封信。两封信目前都处于保密状态。

信件中的秘密


那么Jacobs的这封37页的信里究竟写了些什么呢?据称,信中详细列出了Uber此前的可疑行为,包括对竞争对手的情报刺探,以及为了隐藏通信记录而使用的特殊笔记本电脑和诸如Wickr、Telegram等短时效自毁消息收发应用。


Wickr应用官方网站首页截图(来源:Wickr)

所谓短时效消息收发应用,指的是像Wickr、Telegram这种任何人都可以下载来发送可自毁的加密消息的应用程序。对于Wickr这款应用而言,其用于工作场所的专业版产品仍采取额外措施给予雇主对消息保存多久才删除的决定权。

11月28日到庭作证的Jacobs称,他的信中指出了Uber的市场分析团队有获取商业秘密、代码库和竞争情报的明确目的,培训这些员工的目的是为了"阻止、阻碍或影响针对Uber的任何诉讼",其中包括一项沟通策略的培训,以确保不会在任何潜在的民事或刑事诉讼中,产生为公司带来麻烦的书面记录。

对此,Padilla于11月29日作证称,Jacobs之所以提交那份声称其自身及其前同事可能有犯罪行为的信,是试图敲诈公司,充满了"虚幻"信息。据Padilla透露,Jacobs在将敏感的公司信息"泄露"至其个人电脑中时,触发了内部安全警报而被安全团队发现,因此Uber计划解雇Jacobs。她说,此后Jacobs通过发送电子邮件给Uber时任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等人,对Uber内部的犯罪的、不道德的行为进行了抱怨。(但是,这封写给Kalanick的邮件并未在时间充足的证据开示期间被出示,直到11月29日的审前会议上才出现在法庭上。)


离职后,Jacobs于今年5月委托其律师ClaytonHalunen向Padilla寄出了那封37页的信,作为和解谈判的一部分。Padilla称,Uber并未跟处理与Waymo之间这起案件的法务团队分享这封信,因为Uber并不想对内部调查的要求妥协。Padilla表示,由于Jacobs威胁向联邦检察官举报,因此Uber为了"缓解其敲诈造成的巨大压力"才与三个不同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分享了Jacobs的律师的信,尽管如此,Uber最终还是向Jacobs支付了450万美元(先期200万美元,12个月内再支付100万美元,另有150万美元股票)、向其律师Halunen支付了300万美元,来与这位工作在Uber最隐秘部门的员工达成和解。在和解协议中,Uber承诺由Jacobs继续充任安全顾问,调查其律师执笔的那封信中的要求;但如果Jacobs向外界透露其要求,除非配合政府调查,否则Uber将收回所付钱款。当被Alsup法官问到向Jacobs付钱是否要求其做事时,Padilla予以否认。

Jacobs也证实了Uber给他的450万美元的具体金额,不过令人费解的是,他同时也否认了当时由其律师ClaytonHalunen执笔的那封信的某些主张。

Alsup法官对Padilla表示:"从表面上看,你们似乎是在隐瞒事实。"他认为Uber方面是在试图阻止该信流入Waymo律师之手。Alsup法官对于Uber为何向一名"敲诈"的员工付出如此多代价表示怀疑。Padilla给出的解释是,与其和解的成本低于诉诸法庭,且其说法可能损害Uber声誉。

Uber安全部门的两名员工11月29日否认了这封37页的信中所控诉的内容,但是承认Uber员工确实使用过短时效消息收发应用程序Wickr。目前,今年8月上任的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已经决定公司停止使用这一应用。两名员工还作证称,Levandowski与谷歌的另一名后来供职于Uber的前自动驾驶工程师Lior Ron之间,也是使用这种应用来交流的,但不清楚其目的。

现在,摆在Alsup法官和当事人面前的证据又多出了许多。一封信和一封充满诅咒的电子邮件,能发送自毁消息的应用程序,给Uber前安全分析师Jacobs的450万美元外加给其律师的300万美元的"和解费"……让人不觉萌生出一种围观007、碟中谍式的间谍大片的既视感。

11月29日,Alsup法官表示,由于Uber隐瞒了证据,所以他同意Waymo的请求,将原定于12月4日进行的审判推迟至2018年2月5日,以给予Waymo时间去调查新证据。陪审团的遴选工作将于2018年1月31日进行。Alsup法官称,考虑到出现了新证据,如果迫使Waymo按原计划参与审理将是极大的不公正


Uber律师为了庇护前员工免遭来自Waymo的质问而未出示本应在证据开示阶段出示的文件的做法,遭到Alsup法官的严厉批评,而开庭日期也为此两次推迟。"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起案子里有这么多负面的事--就像Uber在这起案子中的所作所为。太多了。"Alsup法官如是说。

Uber方面则援引早些时候的一份公司声明称,Uber等待上庭已经等待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并希望能让陪审团听取此案的是非曲直。Uber发言人Chelsea Kohler在声明中表示:"今天的审前会议并未改变Waymo案的事实,也并未支持其声称Uber使用了其所谓商业秘密的主张。我们期待自己开庭的表现,我们如往常一样自信有理有据。"

Waymo发言人JohnnyLuu声明称:"今天的披露与Uber破坏和隐瞒与我们商业秘密案相关的大量证据的模式相吻合,Uber高层早已意识到这些不可原谅的做法。我们期待法院的后续认定并向陪审团呈递我们的案件。"

将近一年的时间里,Uber发生了很多事。知产力前不久报道过,Uber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遭遇了六桩知识产权纠纷(见????《命途多舛:盘点Uber这一年里遭遇的六桩知识产权纠纷》),而目前至少需要应付三起知识产权官司,分别与专利、商标、商业秘密相关,与Waymo的商业秘密纠纷便包括在内。加上此前的性丑闻、欺骗监管部门等事件,2017年6月,Uber前任首席执行官Kalanick不得已而辞职。但这一切似乎并未停止,8月美国司法部调查违反涉外贿赂法律,9月Uber在伦敦失去运营牌照,11月试图掩盖影响数千万客户的网络攻击事件……

接连不断的负面新闻,让这家新兴互联网企业泥足深陷。Waymo与Uber这起案件中有很多疑点,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值得讨论的问题,例如Uber能否因其员工使用这些应用程序且公司未能保留其消息,而被认定为破坏证据的罪魁祸首,等等。明年2月,这场007般戏剧性的案件就要开庭审理了,不知届时法庭上又会是怎样一番热闹景象。

图片来源 | 网络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