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见丈母娘偷吃,为了保守秘密,她竟然对我……

马艳丽 丈母娘 一声 辣子 秘密 女人 一红 老婆

09-16 20:50 我爱看小说 (xiangkanshu) 其它

撞见丈母娘偷吃,为了保守秘密,她竟然对我……_我爱看小说_读一读网站 撞见丈母娘偷吃,为了保守秘密,她竟然对我……,读一读网站提供我爱看小说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陈重提着酒菜回家了。


今天他要加班的但是却意外升职了,准备提前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


从农村出来上大学、工作,熬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同事,黄天不负苦心人,从一个沉默寡言的小职员,总算爬到了一个小部门主管的位置。这一次升职让陈重觉得像做梦一样,但也觉的这么些年的忍气吞声看人脸色都是值得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老婆马艳丽。


马艳丽是跟他在农村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身材高挑,很多见过老婆马艳丽的同事都说漂亮。


但是陈重有个隐疾。


他小时候在老家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过,留下了一个病根。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隐疾很难出口。陈重也去医院看过,老医生对他摇摇头,说没办法治疗,加强身体锻炼吧。这也是陈重觉得心里亏欠老婆的原因。


不过现在好了,总算盼来点好日子,多少可以给老婆马艳丽一点物质上的安慰,陈重胡乱琢磨,打开了家里的门。


窗帘拉着,房子里有点暗,平时这个点马艳丽应该已经下班了,难道还没回来吗?


陈重刚想看看是不是在厨房的时候,这时卧室里传来马艳丽的一声轻呼:"你别这样,还是不要了,我老公马上回来了。"


"哼,他今天加班,离下班还早着呢,快点来吧。"


陈重的脑袋"嗡"的一声作响,一片空白,手里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


这是他的家,卧室里那个说话的女人声不是别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马艳丽!她居然这样说自己!平时那个清纯的马艳丽到哪去了!看样子,这件事不止是一次两次了,这么肆无忌惮的给他带绿帽子!这他妈还是自己的家吗!


陈重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握紧了拳头,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马艳丽见突然有人进来了,尖叫一声,慌忙用衣服遮住光着的身子,那个男的也精光,看着陈重冲进来惊慌失措。


男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秃头,挺着满是肥肠的肚皮,这张脸陈重再熟悉不过,今天就是这个人在公司宣布了他的升职决定,是公司的管理人事的副总周凯!


看清楚跟自己老婆偷吃的人,陈重微微一愣。


这时候周凯居然对着陈重笑了笑,笑容包涵着一点尴尬,更多的是眼神里面的那股子戏谑和嘲笑。


而且经过短暂的惊慌,马艳丽异常平静淡然的看着陈重,就好像刚才那男盗女娼的一幕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陈重浑身颤抖的厉害,低着头紧紧的捏住了拳头,看着马艳丽说声音哽咽的说:"我平时怎么对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马艳丽不冷不热的看了眼陈重:"你今天升职了吗?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以为像你这样的软蛋能有这样的机会吗?"


陈重低着头恍若隔世,他满心欢喜的以为这个位置是靠他多年辛苦煎熬才为之不易获得的,没想到居然是靠这种耻辱的方式获得的!!!


看着陈重低着头不说话,周凯以为是他副总的身份,让陈重心里得掂量掂量,讪讪的笑了笑:"老弟,你看你平时在公司业绩不突出,这次要不是我在暗中帮你操作,部门主管这样的实权位置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再说了,你不是身体也不行吗,你媳妇这块肥田也白白荒废了……"


没等周凯话说完,陈重怒吼一声:"荒废你麻痹!"陈重的拳脚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周凯肥硕的身体上。


一开始周凯还想反抗,也许是陈重愤怒的缘故,陈重今天格外凶悍,将周凯揍的毫无还手之力,一拳下去,崩掉了周凯的一颗门牙,周凯满脸是血的在地上连连求饶。


但就在这时,陈重只听到头上一声玻璃碎响,一股滚烫的鲜血顺着他的眼角滴答在地上。


陈重回头看了一眼,往他头上砸碎花瓶的人,居然是马艳丽。


这一刻他的心彻底碎了。


这个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让他付出一切去爱她的女人,现在在陈重眼里变得熟悉有陌生,他很想张口问问为什么,但是无力感又让他如鲠在喉。


视线也开始模糊,不知道是血还是眼泪,陈重没有管头上留着血的伤口,站起来,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周凯的子孙根上,听到周凯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陈重满意的冷血的笑了笑,没有再看马艳丽一眼,随着模糊的视线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家门,这个大房子是租来的,只为了马艳丽的虚荣心,现在这里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值得他留恋了。


漫无目的的乱走,陈重眼前一黑晕倒在路上。


等他醒来,躺在一条马路中央,两边的车辆呼啸而过。


路过的行人看着满头污血的陈重,纷纷绕道而行,没有一点同情。


陈重咧着嘴难看的笑了笑,世态炎凉,就在今天,他失去了一切拥有的,活下去还能干什么呢?


想着,陈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飞驰而过刺眼的车灯,他现在只要轻轻的这么往前一跳,就让自己悲惨的生命这样结束吧。


就在陈重下定决心要自杀的时候,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陈重拿起手机的那一刻还没有死心,这个电话会是马艳丽打来的吗?


陈重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掏出了手机,他甚至能希望马艳丽能够回心转意,他爱马艳丽的程度,甚至让他愿意忍受这种屈辱,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马艳丽重新开始。


但让他失望的是,不是马艳丽,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应该是他在世上接的最后一个电话了吧,陈重绝望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崽啊,是你吗?"


没有人会这么称呼他,这个粗重的声音是陈重远在农村的老父亲。


一听这声音,陈重刚才失去的魂魄也收回了几分,停下了朝着马路中央走去的脚步,忙用家乡话说:"爹,是俺,咋了?"


"崽啊,你快点回来一趟吧,你娘……你娘她……"说着,电话那头陈重的老爹带着哭腔。


"俺娘她咋了?"陈重心头一震。


"你娘她不行了!……你快点回来吧!"


他爹是用村部的电话打的,很快就挂断了,陈重重重拍了拍脑袋,他懊恼自己就是个傻x!


他失去了马艳丽,但是他还有爹娘,家里就他这么个独子,爹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这么大,他为了个贱女人就连命都不要了?


想到这里,陈重取出卡上仅有的几千块现金,连夜坐车往老家赶。


陈重的老家桃花村,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坐完火车倒长途汽车,还有坐一段村里乡亲的拖拉机颠簸好远的路才能到,原因都是因为桃花村前有一条长宽的河。


河水有近两百多米宽,水深的地方连自小在这里游泳的陈重也不知道有多深。所以回村里就两条路,一条渡河,一条绕更远的路从河水浅的地方坐拖拉机回去。


陈重站在河水面前的时候,心里感慨万千,他十来年前去上大学的时候,就是爹娘在河那头送他坐小船上大学的,现在他身无长物两手空空的又回来了。


这里只有一个摆渡的人,是驼背的周家老三。


周家老三今天病了,是他的媳妇翠柳嫂划船。翠柳嫂看到陈重憨厚的笑了笑,说:"重儿啊,回来了啊?"


"恩,回家来看看。"陈重答应一声。


翠柳嫂笑了笑,唇红齿白的别提多好看了。


翠柳今年已经三十多了,但年轻的时候也是十里八村的大美人,眼睛水汪汪的,不知道驼背周老三哪来的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的。


翠柳张口要和陈重唠唠家常。但是陈重家里老娘病着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心急催着翠柳快点划船。


桃花村村民多数都是熟人,一听陈重回来是探病的,翠柳也不含糊,往手上啐了口唾沫,就卖力的往村子的方向划。


谁想到划到一半,不知道又从哪里刮来一阵妖风,船在河心里打起转来,摇摇晃晃,陈重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了河水里。


刚入春,河里的水冰凉刺骨,慌忙之后,陈重想仗着自己熟悉水性游回船上,但是不知道砸回事,腿肚子抽筋,慢慢往河底沉了过去。


陈重心说这下坏了,这河底中央谁也不知道又多深,水面上的声音也听不到,估计翠柳都急坏了,他越慌忙,这一口气劲也就散了,呛了一大口水整个人泡在昏暗的河底里意识开始昏迷。


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


陈重手忙脚乱想在河底抓个能使上劲的东西,慌忙之间手捡到了一根碧绿色,似石非石,似玉非玉,一尺来长的东西,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东西就像活了的虫子一样,化为一股暖流一下钻进了陈重的身体里。


陈重一口气没使上来了,昏迷在河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苏醒了,睁开眼看了一眼,翠柳正抱着他,嘴正对着他的嘴吹气。


陈重有点不好意思,推了推翠柳:"嫂,我醒了。"


翠柳见陈重已经醒了,脸色一红,连忙擦了擦嘴上的水渍:"醒了就好,刚才可是把俺吓坏了,幸亏俺会水性,把你救上来了……"


翠柳很担心。


是翠柳给他做人工呼吸,他才留了一条小命,陈重脸一红说:"那啥,嫂子,我没事就先回去了。"


"恩。"翠柳红着脸点了点头。


回到家,陈重他娘的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是血压高,静养两天就好了。


眼看到六月份了,农民靠地吃饭,地不能没人管,第二天,陈重让他爹在家照顾老娘,自己一个人扛着锄头去了地里。


村里大部分的壮劳力都像陈重一样出去打工了,下地的都是家里留下的女的。


几个熟悉的女人笑着和陈重打了招呼:"重啊,回来了?"


"恩,回来了。"


熟悉的环境,让陈重感到放松,正在地里干活,不远处传来两个女人嘀咕的声音。


"你看那是老陈家的儿子,咋突然回来了。"一个穿着碎花衣裳的女人嚼着舌根子。


这个女人三十岁出头,声音大,站在村尾说话,村头都能听到,说话也没辙没拦,村里人都叫她刘辣子。


另外一个说:"哼,这是被俺闺女踹了,没地方住,只好回来了。"


"咋回事?"


"他那家伙事儿不行,还算是个男人吗,俺闺女打电话,说找了个大公司的经理,比他有钱多了!"


陈重心里一凉,说话的是马艳丽的娘,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她就知道了。


看到陈重冰凉的眼神看着自己,马艳丽的娘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转身走了。


刘辣子反而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她家的地临近陈重家的地,就撅着身子在陈重身后干活。


感觉到刘辣子在身后边,陈重回头一撇,看了一会


谁知道刘辣子站起身来,用手背抹了抹脸颊上的汗珠,笑盈盈的说:"大学生,看的爽不?"


陈重脸一红,但知道村里这些小媳妇和大婶子能开玩笑,也不含糊:"俺看的爽,就是太远了,没看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刘辣子故意挺了挺,大咧咧的笑话他:"你当婶子不知道,你是因为身体不行,要不马家姑娘也不会把你踹了。"


话说到这份上,陈重脸颊发烫,那种羞耻感又涌上心头,低着头看着坐着的田地,但是这么一看不要紧,自己身体发生了变化。


这是咋回事?从来没见这么精神过。


刘辣子也看到了,吃惊的说出声来:"俺的亲娘啊,这还不顶事?"


陈重脸上挂不住,拎着农具快步走开了,想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但是弯腰逃走的动作,惹的刘辣子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仅仅只能展示一部分,

后面的精彩内容小编只能放到阅读原文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接着看后续精彩内容。

↓↓↓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