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信号已如此明显!共享单车洗牌开始,下半场怎么玩?

单车 自行车 王庆坨 城市 武汉市 企业 信号 明显

09-06 14:52 经济日报 (jjrbwx) 财富

【关注】信号已如此明显!共享单车洗牌开始,下半场怎么玩?_经济日报_读一读网站 【关注】信号已如此明显!共享单车洗牌开始,下半场怎么玩?,读一读网站提供经济日报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跑路了。"9月2日,町町单车的供货商迈卡拉雷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厂里一下损失了几十万。"迈卡拉雷是位于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的一家自行车厂商。


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之时,天津武清区的偏远小镇王庆坨也飞上了风口,从零部件生产到整车组装,几万到几十万辆的订单朝这个"中国自行车第一镇"涌去。"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当地的自行车产业。


如今,大半年过去,随着国内多个城市出台共享单车限投令,共享单车市场加速洗牌,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当地的工厂呈现出了另一幅景象。


"自行车第一镇"遇共享单车洗牌


9月2日下午1时许,天津王庆坨镇上的聚友自行车公司厂房内很安静,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也不见一位工人,其生产的车架部分被装箱部分成排堆放着,上面布满灰尘。聚友自行车公司总经理菅顺启曾经是天津市王庆坨自行车商会的秘书长,不过现在商会已经解散。他表示,商会的解散没有"特殊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商会这一届到期了,没人提起,也没有再选新一届秘书长。

  

不过,记者了解到,在同一时期,王庆坨镇的自行车生产企业遭遇了一次集体阵痛。就在这半年里,聚友自行车公司暂停生产,另一家比较知名的企业美邦的新增生产线也已暂停。


  

菅顺启告诉记者,工厂停产是为配合当地的环保整治,但他同时提到,5月以来共享单车的订单已有所减少。这个说法得到了多家自行车企业的证实。

  

订单减少对王庆坨的影响已然开始显现。9月2日下午,记者走访当地部分自行车零部件厂时,发现多已停工。

  

受此前巨量订单引发的连锁效应及当前零部件工厂停工影响,上游产品的价格不断攀升。多家制造商近日表示,自行车配件价格上涨,现在每辆共享单车制造成本约涨15到20元左右。

  

此外,当地多家工厂负责人对共享单车企业均表示出不信任,"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倒了"。


盲目扩张后有厂商贱卖机器跑路


在共享经济席卷全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自行车行业一直陷入低谷,城市自行车保有量急速下降,王庆坨也日渐凋敝。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自行车产量8026万辆,同比下降3.36%,这一数据在2016年继续下降0.26%。  


随着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自行车产量数据突然由降转升:据前述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一位年轻的自行车组装员曾在工作台上写下了"春天来了",然而,春天真的来了吗?



不同于天津富士达、飞鸽等大规模车企动辄揽下数百万辆订单,受产能、规模等限制,王庆坨当地工厂能操作的订单通常在几万至几十万辆之间,主要承担共享单车零部件生产或整车组装业务。

  

早在单车生产进行得热火朝天时,就已有声音担忧,共享单车的市场将会饱和,到那时,此前为了满足海量订单所扩建的生产线如何安置?水涨船高的配件成本、劳动力成本等又该如何消化?

  

市场冷却得或许比预想的更早,已有厂商用跑路给出了答案。前述王庆坨六街工厂的工作人员谈到,"有曾经盲目扩张生产线的工厂主难以生存,已经贱卖机器跑路了:三十万的机器卖十几万,工厂租期没到就停产,租金也浪费了。现在担心下游厂商找他还定金,他连电话号码都改了。"


共享单车下半场:留洋还是下乡?


8月27日,ofo小黄车宣布进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首批将陆续投放2000辆小黄车。继登陆英国牛津之后,ofo开辟第九个国家。8月30日,摩拜单车也宣布正式进入泰国,率先在曼谷投入运营。这是继新加坡、英国、意大利和日本之后,摩拜单车进入的第5个海外国家。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认为,共享单车"留洋",至少需要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能否适应当地的城市管理要求,能否适应当地的法律法规,还有就是运营管理成本,目前国内的共享单车企业还在烧钱阶段,进军海外是否能够盈利?

  

进军海外,并不代表在国内面临的问题国外不会出现,据英国《卫报》报道,尽管共享单车旨在缓解交通拥堵,但有时却因用户随意停放,反而加剧了道路堵塞。曼彻斯特市市长也说,共享单车仍然是一个"在英国未被测试过的想法"。



此外,随着国内一线城市出台限投令,二三线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几乎放弃一线城市,将核心市场放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布局四五线城市。

  

Hellobike在运营之初就定位二三线城市;小鸣单车先是在一二线城市投放,之后转向四五线城市作为主战场。"我们要比Hellobike更加下沉,他们可能还是一些三线城市,我们要下沉到四五线城市乃至县级地区。"小鸣单车创始人陈宇莹说。

 

9月4日,福州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运营人员陈先生告诉记者,虽然福州的共享单车品牌很多,但是摩拜单车与ofo小黄车依旧占主流。他介绍,判断一个城市的单车容纳量能达到多少,用常住人口的数量除以150-200是比较科学的方法。以福州为例,常住人口近800万人,全市也就需要4万辆左右,但福州的共享单车已达20万辆,远远超过了城市的容纳量。

  

记者此前调查发现,一些共享单车品牌宣称有高额的收益回报,用加盟的模式吸引众多四五线城市的中小投资者入局共享单车。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山西的一位加盟商投资50万元,在当地投放了500辆共享单车,但在试运营仅一个月后,却提出将手上的共享单车转手给加盟商,即便他一直声称共享单车前景巨大,自己现在每天都有三五百元的收入。


丁道师强调,共享单车的出现是为解决北上广深大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而中小城市人口密度较低,如果投放该区域,是极低效率的商业产出。未来共享单车的战场还是在大城市。


新闻链接:武汉叫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武汉市文明办、交委、城管、公安交管等部门9月4日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武汉共享单车数量已近70万辆,自即日起将暂停共享单车投放。


在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介绍,自2016年底以来,先后有5家企业进入武汉投放经营共享单车。5家企业分别是"摩拜""OFO " "哈罗单车""酷骑"和"牛拜"。


截至9月3日,武汉投放的共享单车共计近70万辆。而武汉现有非机动车停放区域1万处,仅能满足40万辆非机动车停放。从共享单车目前快速发展运行情况看,发展规模已严重超出武汉非机动车可停放区域承载能力。同时,企业无序竞争、过度投放及乱停乱放问题突出,给城市交通安全管理及市民正常生活造成一定影响。


武汉市交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针对武汉市共享单车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社会各界提出的意见建议,结合全市现有非机动车停放实际容量,多部门共同研究,决定暂停共享单车投放。


武汉市政府有关部门已向相关企业下达告知书,要求共享单车经营企业即日起停止新增共享单车在武汉市投放。对告知后不予配合或执行不力的企业,武汉市交委将对其进行约谈或会同相关部门采取进一步管控措施。


同时,武汉市还将建立数据监控平台,将各企业车辆投放运营数据接入交委信息管理平台,由城管委实施统一监控管理,掌握车辆投放和运营数据,引导企业合理有序投放车辆,避免无序竞争。


其他人都在看


习近平会见莫迪:和平相处、合作共赢是中印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

李克强考察山西:只有落后产能,没有落后劳力,人是最宝贵的财富

昨天,特朗普政府一声令下,80万人的"梦"碎了

余额宝真正的对手来了?微信将有大动作



编辑 / 万政

来源 / 新京报(记者江波、陈维城)、新华社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