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幅裸体画

男人 天宝 墨镜 画展 画家 女人 先生 一声

09-13 15:33 狗尾草旅行 (lvxing234) 其它

两幅裸体画_狗尾草旅行_读一读网站 两幅裸体画,读一读网站提供狗尾草旅行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原创】

文:鹿小寞 图:网络


在一个人气冷清、规模小得可怜的画展上,一个长发披肩满脸胡茬的高瘦男人,全程陪着一个打扮入时的美艳女人。


女人不时走走停停,最终,在一幅名叫《C》的女人裸体油画前停住脚步。而男人跟在女人身后,她看画,他看她。


何睦,说真的,你最好的画,完全比得上当代任何一位名家的作品。


女人背对男人,说话轻声细语。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无人问津,画展开了一星期,只低价卖出去三幅。男人显然有些失望。


女人轻轻一笑,仍定定地站在裸体画前。


我就不明白了,陈对,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把你这幅画挂起来。


喜欢呗,再说了,将自己挂上画展,这对女人可是极大的诱惑。


你啊。何睦无奈地摇摇头。


你还是不肯接受我的帮助吗?女人突然转过身,站在男人对面,抬头直视男人的眼睛。


何睦叹了口气,说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他知道陈对能量大,在社交上也是一把好手,能为他请来各路媒体报道、请来网络大V写软文吹捧,甚至网罗到艺术界大佬来坐台背书,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我是真的可以帮到你,以你的艺术天赋,完全可以不用窝在这种鬼地方。我到时给你策划一些故事,诸如画家穷困潦倒、女友出轨、朋友背叛,然后精神抑郁吞枪自杀之类大家喜闻乐见的梗,哈哈哈哈……


何睦听完也无力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本事大。


陈对继续打趣他,说人类历史上有这么个事实:许多有才华的艺术家,都得等到他们饿死之后才被人赏识,这几乎成为了一条定律。所以,估计等到你死后,也会被人赏识,你的画就会身价百倍了。


说完陈对眨着一对好看的桃花眼,咯咯咯咯地笑起来。


敢情你是让我去死啊,我还能说什么呢,看在十几年交情的份上,只好选择原谅你啰。何睦笑着耸耸肩,有些哭笑不得。


死脑筋,你就点下头嘛,让我帮帮你。


陈对同学,你真不要背着我搞事情,我会失眠的。


嗯嗯,你就放心吧!陈对盯着何睦,弯起嘴角,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而画展外,一辆黑色奔驰车停在街边,一个戴墨镜的西装男人拨通了一个电话:杨先生,目标刚刚进了画展,我现在要怎么做。


果然如此,你继续看着她。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略带沙哑的声音。




陈对逛完画展,前脚刚走,一个极有气场、50岁左右的男人后脚就走进了画展。


男人进来后,径直走到一幅名为《C》的女人裸体油画前。


他先是远观,然后凑近,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正在细细感受着画面上的光影变化。


看了一会儿后,男人嘴角噙出微笑,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似乎与画中辐射出的观念、情绪、人物、产生了某种共鸣。


不错,很不错!男人自言自语。


离男人两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西装笔挺、戴墨镜的年轻男人。


杨先生,要买下来吗?墨镜男开口问道。


老男人微微点点头,眼睛仍然盯着画,轻轻嗯了一声,墨镜猛男便悄然离开。


片刻后,墨镜男再次回到老男人身后,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低头以非常恭敬的语气说:杨先生,画的主人说这画不卖。


墨镜男说话时眼睛始终看着地面,不敢直视老男人的眼睛。


有意思啊,这年头,还有这种又臭又酸穷讲究的年轻人!


对,又穷又酸,但是画,不卖。一个很煞风景的声音突兀地在两人身后传来。


声音的主人满脸胡茬,高高瘦瘦,不卑不亢。


老男人扶了扶眼镜,转过头来,打量着眼前这位画展主人。


低声问道:这是你画的?


年轻人耸耸肩:我画的。


不卖?老男人问。


不卖!年轻人一口回绝。


多少钱都不卖?


不卖!


不卖,那你为什么还要挂出来?


我喜欢。画家理了理乱蓬蓬的长发,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是这个理。老男人看了看画,又看了看眼前的画家。


看到画下面的报价栏没,画家用手指了指,用严肃认真的语气说道!


老男人顺着画家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没有,哪有什么报价栏?


没有就对了,画展所有的画,都有标价,而它没有,所以,不卖!


呵呵,老男人扶了扶眼镜,冷笑一声,你这年轻人,很有意思嘛!


但老男人旁边的墨镜猛男,可没觉得很没有意思,他似乎有些动怒:我们杨先生什么身份,能够走进你这破画展,已算是你祖上冒青烟,就算你把这画拱手相送,你小子都只赚不亏。


我不管你们什么身份,不卖就是不卖。


呵呵。墨镜猛男一声冷笑。


抱歉!画家语气坚定。


可我是越看你这画越喜欢啊,老男人也不动怒,看了看画,又看了看画家。


谢谢。对于老男人的夸赞,画家全盘接纳,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自己藉藉无名是不错,穷酸就更没错,至于画,又何曾差了。


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愿意,不妨狮子大开口看看,正所谓千金难买心头好,我这辈子坑过不少人,今天心甘情愿被你坑一次。


有钱人讲话都是这种调调吗?说不卖就不卖,有本事你直接抢啊。画家似乎也来了脾气,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几次被怼回来,看着任性的画家愤愤走开,气态不凡的老男人也不生气。他背对着墨镜男笑呵呵地说道:小李啊,按他说的办!




杨先生,真要这么做么?


墨镜男在驾驶室,从反光镜看了看后排的老男人,有些不确定地问。


你觉得那幅画怎么样?老男人答非所问。


易先生,您这可为难我了,我一大老粗,打打杀杀的不在话下,但对于画,我是一窍不通啊。


那你说说,画上的那个人怎么样?


画上的人啊,还是很美的。墨镜男尴尬一笑。


就没觉得眼熟?


还真有点面熟,就是,就是,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像谁。墨镜男用力摇摇头,似乎有些懊恼。


你半个多小时前还见过她,怎么就不记得了,老男人呵呵笑着提醒。


啊?Lisa…… Lisa小姐?


墨镜男一拍额头,恍然大悟。


只不过,还是不全像……更像是一个小了一号的,啊不不,应该是一个青少年版的Lisa。


老男人干咳一声,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


杨先生,咱这算是找对方向了吗?


老男人取下眼镜,揉了揉额头,他实在想不明白,他杨天宝的亲哥哥,收藏界大名鼎鼎的人物,为何为了一张名不见经传的油画跟人死磕,以至于命丧黄泉。


唉,但愿这件事跟那个女人没关系,否则,会很头痛啊。


杨先生,你是不是怀疑,天龙先生死的那天,约的女人就是这个Lisa小姐?


鬼才知道呢,老男人摇摇头。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小李,今晚帮我拿到那幅画,我要去跟另外一幅画做个对比。


您放心,一个小画展的安保系统,还不是探囊取物。墨镜猛男自信满满。


接着,他又有些畏惧地问:杨先生,是跟龙哥的死有关的那幅画吗?


嗯!老男人点点头。


对了,还有画背后的事,也一并交给你去刨根问底,尽可能深挖。老男人再次交待。


这个在K市商界有笑面虎之称的杨天宝,此刻面目狰狞,他杨天宝的哥哥,绝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一间摆满各种瓶子和仪器的房间内,老男人杨天宝坐在一张椅子上,眼睛微闭,双手不停地敲打着椅子扶手。


他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两幅摊开的油画,一幅画上是一个漂亮女人的正面,一幅是背影。


小周,看出什么来了吗?老男人说话慢条丝理。


这两幅画应该出自同一人手笔,不过一幅是人物背面,一幅是人物正面,神仙也难分清楚她们是不是同一个人。但不得不说,这两幅画都非常不赖,画家的艺术天分非常高,杨先生果然好眼力。


老男人睁开眼,瞪了小周一眼,不轻不重地哦了一声。


周姓年轻人被老男人一瞪眼,不敢再造次,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背影的那幅画,有个被人为擦去的字母,而这个字母,跟另一幅画上的字母处于相同的位置。


什么字母?老男人被勾起好奇心。


小周眼睛对着仪器,头也不抬,嘴里念一个字母D。


D?


老男人似乎对于这个结果非常紧张。


字母D,跟另一幅画上的字母是C,加一起就是--C D。C D?陈对!老男人恍然大悟。


只不过,这个奇怪的结果,还是让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杨天宝摸不着头脑。


他实在搞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自己现在掌握的全部信息来看,哥哥出事那天,他取了一大笔现金,跟一个女人约好去买一幅画,但哥哥在半路被人劫杀。


事后杨天宝想要找到那个女人,却一直没有追查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他找到那幅画--那幅他哥哥要去买的画。


然后,才顺藤摸瓜找到了罗老头新收的姘头Lisa。


如果真是那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哥哥,那将会是一件相当头痛的事。


但令杨天宝搞不懂的是,她本可以将自己掩藏得更深一点,为什么又要留下一幅画让自己找到呢?


杨天宝现在想到的最合理解释就是--嫁祸,借刀杀人。


只是,又有谁敢嫁祸到K市地下世界最有权势之人的情妇头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哥哥的死,就非常值得玩味。


又或者,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只不过是个引子,整件事情针对的其实是他杨天宝?


想到这里,杨天宝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鹿小寞的第19个原创故事- -

<未完待续>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