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二夫,同住一屋,晚上竟然还...看完都脸红了

邱泽 苏小 女儿 时候 房子 结婚 绝症 就是

09-11 10:59 老中医健康养生 (jkys2015) 健康

一女二夫,同住一屋,晚上竟然还...看完都脸红了_老中医健康养生_读一读网站 一女二夫,同住一屋,晚上竟然还...看完都脸红了,读一读网站提供老中医健康养生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我做梦也没想到,在我和袁兵结婚五年之后,我会抛开自尊,做了董事长穆邱泽的情妇。

这一切都因为上周,袁兵告诉我他得了绝症。为了他的病,我把还在还贷中的房子抵押出去,可是钱不够,我只能出卖自己的身体,给想要我的那个人!

当我从那个陌生的怀抱里醒来,窗外的秋雨带来丝丝凉意,我下意识的想拉着被子往老公的怀里躲,嘴里还呢喃着:"老公,我冷……抱我一下。"

可是,熟悉的温暖不在,用力的禁锢让我朦胧的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穆邱泽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手在我光滑的脊背上放肆抚摸,另一只手则勾起我尖细的下巴,戏谑又挑衅。

我猛地一个机灵,条件反射一样的扬起手,想要给这个放肆的家伙一个耳光!但是我的手腕被他狠狠的捏住,骨头似乎都要断掉了。我疼得泪眼朦胧,拼命的挣扎。

我和穆邱泽是大学的时候的恋人,我那时候情窦初开,他对我也痴情一片,只可惜他是豪门阔少,我是靠兼职维持学业的女大学生。一段时间的交往下来,我被他妈妈逼得差点辍学,他也被家里安排去国外读书三年。

临走的时候,他要我一定等他,但是他刚走,我就和我现在的老公袁兵恋爱了。

我和袁兵都是穷人,上大学靠助学基金和打工,我们有共同语言,我们有一起奋斗的精神,这些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远在天边的穆邱泽,我给他发过分手短信,但是他没回,我做梦也没想到他去国外就换了电话,而我和袁兵恋爱之后也迅速的换了号码。

一切都好像过眼云烟,我是个正经的女人,当我大学毕业嫁给袁兵之后,关于穆邱泽的回忆就淡淡的退出了我的世界。

"如果不是你老公得病,你是不是一辈子都打算不见我!"

穆邱泽死死的捏着我的下巴,他精壮的上身有橄榄色的肌肤。在美国,他把所有对我的怨恨都用在了运动上。昨晚,他如愿以偿,发泄了自己积压五年的不满!

我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双腿好像被拆掉又重新组装一样的不舒服。

"穆邱泽,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你不是就想报复我么?你不是就想羞辱我吗?那好……我上了你的床!你答应我的,也希望你履行承诺。"

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穆邱泽冷笑着看着我。

"苏小晴,你真是个笨蛋!你以为你在这卖身救你丈夫,是为了爱情牺牲自己对么?大英雄啊!其实你不知道吧,你老公根本就没得什么绝症!"

穆邱泽说完,伸手拿过酒店床头柜上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

"看清楚了,这都是你老公出轨萧雪的证据!看清楚了!"穆邱泽扯着我的头发,狠狠的把那些资料摔在我的脸上。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猛烈的挣扎着推开了穆邱泽!

"别骗我了行么?你恨我,我知道,但是别诬陷我老公!他已经得了绝症,他怎么会那个心思……不要觉得天下男人都和你一样精虫上脑!"

我裹着白色的毛巾被,流泪的跑去了洗手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穆邱泽在外面咣咣踹门,我一声不吭的瘫坐在地板上,那些资料和照片,不像假的……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袁兵明明重病在身,为什么还会和萧雪开了那么多次的房?这不可能啊!

萧雪,是袁兵的前女友,这我知道。我和袁兵恋爱的时候,袁兵正处于失恋期。他和说过萧雪,说那是他的初恋,不过因为家庭相差悬殊,最后放弃了。

我这人虽不算豁达,可也没有多问这件事的。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看的是以后,不能揪着过去不放。我当时还安慰自己,我也和穆邱泽谈过恋爱啊,谁还没有初恋?反正这件事得过且过,没想到却成了袁兵心中过不去的坎儿。

我在洗手间里哭了很久,直到穆邱泽找来了钥匙把门打开。我想冲出去他一把按住我的胳膊,把我禁锢在墙边。

"蠢货!"

他骂了一句,大手在我的胸口狠狠的捏了两把。

我是那种很丰满的女人,他这样捏上去触感一定很不错。从他脸上陶醉的表情中,我明白此刻的我就是他终于到手的玩具。这个玩具他渴望已久,却迟迟没能拥有。

时隔五年,当初那个青涩懵懂穆邱泽已经成了风月场上的高手!我强忍着才没发出可耻的声音,掌心都被自己扣红了。

穆邱宇戏谑的看着我,冷笑着把我抱起来放在了洗手台上。

"蠢的要死,却也迷人的要死。"他恨恨的说,捏着我的腰一把扯开了我围在身上的浴巾。

我尖叫着打他,他按住我的手,一字一句的说:"你给我老实一点,不是当年我追你的时候了!老子现在你买你,你是卖,态度给我好一点!"

他的话虽然难听,却也现实。

现在的我,只能从矫情自尊里醒来……

昨晚,为了给袁兵筹够天价的医药费,我主动打电话联系了上次同学会上被我狠狠冷落的穆邱宇。我告诉他只要给我钱,我什么都愿意做。他提出包我三个月,和我上床,我答应了。

然后,喝了半瓶白酒,我来到了这家五星级的大酒店……

头,很疼很疼,窗外的秋雨下个没完没了,凉飕飕的。

洗手间的窗子没关,我生生的感觉自己好像被送上肉案子的小肥猪,就那么被他无情宰杀!

穆邱泽冷冷的凝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当初你就那么狠心的离开我……苏小晴,你真是瞎了眼!我到底哪里比不过袁冰……他把你骗的团团转,你还在这里为他豁出一切!"

我拼命的晃头,却挣脱不了他的惩罚。

"穆邱泽,别胡说八道行么?我是把自己给了你,可你也别侮辱我老公!你没那个权利!"我的眼泪顺着眼角倾泻而出,他讥讽的笑容在泪光的倒映下显得那么诡异……



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不清。

穆邱泽,你曾经是我情窦初开的爱恋,现在是我耻辱人生的噩梦。

我的身体在他的掌控下好像变的很轻很轻。他一手就能把我拎起来,我抗拒又有什么用。噩梦一直在继续,到中午还没停下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穆邱泽就好像机器一样不知道疲惫,他是铁了心的折磨我,看我一次一次在他的身子下面脸色涨红,双腿颤抖,他就好像一个吃了糖的孩子,兴奋的还能再来半个小时。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但是我隐隐感觉窗外的雨好像停了。

稍微休息一会,我爬起来穿好衣服。他躺在床上,慵懒的看着我,戏谑的开口问道:"你要现金还是支票。"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五十万现金我怕被打劫。"

他哈哈大笑:"五十万?苏小晴,你开什么玩笑!一次五十万?你以为你金子做的啊?"

我顿时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为了袁兵,我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虽然我不是纯洁的女孩了,但是我起码也是端端正正的做人埃除了袁兵,我从没和哪个男人做过这样的事。

看着穆邱泽,我一字一句的说:"你敢耍我,我今天一定杀了你!"

他冷漠的瞪了我一眼。起来围上了日式的睡衣,走到窗口端起了茶杯:"耍你我倒是不至于,但是五十万是三个月……你这一个晚上就要把钱全都拿走,简直是做梦。"

我顾不得矜持,顾不得自尊,走到他的面前大声的说:"那你还想怎么样?行,我可以多给你几次!这三个月我无条件的和你在一起,行了吧!但是袁兵……现在这是救命钱,我求你,先把钱给我,我知道你不差这点钱。"

"走开!"穆邱泽用力的把我推了个人仰马翻,恨恨的看着我说:"就算是卖,也该有点职业操守。"

我被他气的浑身发抖,他倒是不以为然,还坐到了我的身边,搂着我的肩膀说:"三个月,如何?"

我没有选择,既然已经为了袁兵把自己卖给穆邱泽,我现在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和穆邱泽签订了字据,他预支我五十万,我必须做他三个月的情人,不管白天晚上,随叫随到……

当我带着穆邱泽给我的五十万现金,像个灵魂的乞丐一样奔回了我和袁兵上个星期才租的筒房。客厅很小,扔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袁兵,我好爱你哦!谢谢你给我买的房子,这些年我一直在漂泊,只有你能给我一个家。"

卧室里,萧雪绵绵的声音传来出来。

萧雪是我的学姐,大学的时候经常主持学校的元宵晚会,声音甜美,长的漂亮。对于她的声音,我很熟悉。

我站在客厅里,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袁兵的话让我心如刀绞……

"萧雪,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我要和你结婚……但是她不离婚,我说我得了绝症她还不走!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毕竟和她生活一场,还有一个女儿。你给我点时间,我已经告诉她我得了绝症,她一定会放手的。"

畜生!

我用颤抖的手推开门那扇门,床上的袁兵惊慌的看着我,眼中都是羞愧。萧雪躺在袁兵的身边,表现的倒是淡定,她没穿衣服,可面对我的直视竟然面不改色,站起来扭动着丰满的臀,甩着两只大长腿走到我的面前。双臂环绕在胸前,她的波浪发还有袁兵留下的味道……

"你好,我是萧雪,我想你一定知道我的存在,我和袁兵爱的比你早,只是因为我的一些原因我们分开过。"

萧雪轻描淡写,似乎想给自己此刻的所作所为洗白。

我冷笑了一声:"在你分开的时候,我们结婚了。有一个女儿,四岁。她叫袁爱苏,是我丈夫取的名字。"

此时,袁兵怕我和萧雪打起来,快速的扯了浴巾拦在我的面前。

"小晴,你先让萧雪走,我等下和你解释。"

我第一次看到袁兵这么紧张仓促的样子,他在我心里始终优雅。男人啊,脱下了衣服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那个相濡以沫五年的丈夫就这样华丽的出轨了前女友。

我闭上了眼睛,泪水却湿了脸颊。

"袁兵,为什么这么对我?你没生病,为什么骗我?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我的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我不想去看眼前的一幕,所有的心酸和委屈汇聚成河,就快淹死我。

"苏小晴,对不起。"

袁兵说完这句话,拽着萧雪就要给她穿衣服。"萧雪,你穿上衣服我送你走!"

"穿什么穿啊!我不走!"萧雪推开袁兵,再次挑衅的回到我的面前,我睁开泪眼,此刻的我看见的是一个身材零缺陷的"人体模特。"

的确,萧雪是个美女,脸蛋娇媚动人,身材玲珑有致,瘦一分多,胖一点也多。

这样的女人脱下衣服再含情脉脉的说一句我爱你,男人谁不心动?

更何况,萧雪是袁兵的半个青春,整个初恋。我再看看自己,自从结婚之后,没买过一件超过二百块钱的衣服,整天扯着女儿,做着家务,奔波在工作和生活两端,早已经忘记我才二十五岁。

"苏小晴,你退出吧!袁兵爱的是我,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忘记我。我现在也不想在外面飘了,我想有个家,我们已经买房子了。"萧雪毫不掩饰的告诉我:"不瞒你说,袁兵卖了你们的房子,就是为了跟我共筑爱巢。你觉的一个男人舍得这样为我付出,他是爱我还是爱你呢?"

"滚!"

我被萧雪气的说不出一句话,这样的女人袁兵也敢要!

虽然,我不如她漂亮不如她时尚,更不如她了解如何掌控男人的心,但是凭着女人的直觉,我觉的萧雪不过是漂泊累了,找个人嫁了。

但是袁兵不这么想,在萧雪走后,他直接和我摊牌,说萧雪和他才是真爱。

我坐在床上,无力的回想着这些天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在他骗我说得了绝症的那天,我躲在厨房里哭的死去活来,整个晚上都没睡觉。为了给他筹钱,我毫不犹豫的把房子抵押了出去,那是我和他辛辛苦苦的给女儿买的学区房,首付了二十万,我还从我妈那借了六万。因为他有公积金我直接把房子写了他的名字。



房子抵押之后,拿到钱的袁兵"去了一次医院"。然后直接和我提出离婚!

说什么不想拖累我和女儿。我坚决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不管他,瞒着他把女儿送回了婆婆老家。

女儿在老家天天哭喊着要妈妈,她从小都是我一个人带,离开我孩子上火嗓子天天疼。在电话里,女儿哑着嗓子和我说:"妈妈,我要找你……妈妈你在哪里……我怕这的大黄狗,我不想在奶奶这……奶奶打我!"

那时候,我觉的心都碎了,但是为了袁兵的病,我挂了女儿的电话。

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看我始终不说话,袁兵等不住了。

他大骂自己是个负心汉,打自己的嘴巴,还跪在我面前让我踹他几脚。我看着他和小丑一样的状态,竟然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厌恶鄙夷。

"男人变心我觉的可能是因为女人不够好,但是你撒谎,我觉的你不是男人。"我推开袁兵,走到窗口。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我打,我不想把自己弄成个大笑话。

袁兵跪在地上看着我,喘息着。

"苏小晴,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那你是不是同意和我离婚了?"他竟然这样的迫不及待,让我觉的自己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得到过他的爱。

我很想知道我是不是萧雪的代替品,因为在上学的时候,我寝室的同学就曾经说过,我长的和学姐萧雪很像。

可是袁兵,你真的好自私!

就算曾经和萧雪爱的死去活来,可是毕竟我们两个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生了女儿,实实在在的过了五年的小日子。我为了你放弃了毕业之后去厦门的优越工作,义无反顾的做了你的新娘,做了爱苏的妈妈。

我抽泣的不能言语,这份心痛谁能和我分担。

袁兵见我迟迟没有回答,站起来走到我的身边,拽住我的手:"小晴,你说话啊?你别想不开,你还年轻,你可以找一个你爱的人,继续生活的。"

他这种话竟然也说的出口。

我看着他,失望至极。

"我爱的是你,不然我不会嫁给你。袁兵你告诉我,你对我就没爱过一点点么?"我哽咽的问了出口,就算输掉一场婚姻,我也要知道自己在这场情变里可曾占有过一席之地。

他怔怔的看着我,犹豫良久。

我叹了一口气,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当初和袁兵结婚基本属于裸婚,追我的男生个个比他有钱。我就是看中了他这个人,才义无反顾,却不知道自己的执着换来的一场如此不堪的历历在目。那既然为爱结婚爱没了,我也没有必要死缠乱打。

"行,我成全你们。我们谈谈离婚的事吧!"

我终于开了口,袁兵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好!你说,咱们什么时候离婚?"

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想投奔萧雪的爱巢,我讥讽的笑了笑说:"明天就去吧,别把你急死了。"

他有些尴尬,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一想到可以和萧雪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他连一个晚上都不想等,急着和我谈谈离婚之后女儿怎么办。

我叹了一口气,索性他还记得有爱苏的存在。

"女儿跟我,我离不开爱苏。"我看着袁兵,提出了这个必须的条件。他点点头,看得出他也不想要女儿。

"行。但是我妈和我爸想看孩子的话。你得给他们看。"

袁兵有些心虚的提成了这个条件,他担心我会冷漠的拒绝,又说:"毕竟我也是爱苏的爸爸,要是以后我过的好,孩子上学我也会分担一部分。"

我冷

笑了笑:"你过的好或者不好,你都要负担。我们走法律程序,你要拿抚养费的。"我的话义正言辞,袁兵没理由反驳。他变了脸色,嗤之以鼻的说:"行。我也不差那几百块钱,再说女儿是袁家的血脉,没给外人。"

我听得出他话中的意思,爱苏不是外人,外人只有我苏小晴一个人。

解决了女儿的问题,袁兵就觉的一切都解决了。

他说周一就去民政局,让我把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准备好。我答应了,这场婚姻走到现在,我似乎也不应该在留恋什么。

"离婚可以,但是财产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私下说清楚,免得去民政局争吵起来让外人笑话。"我冷冷的开了口,袁兵当即就说:"家里就那么点存款,留给女儿吧。我的工资卡你还给我,这样不就行了么?"

"那房子呢?"

我提出了房子的事,袁兵立刻就紧张的站了起来。

"苏小晴你别不要脸,房子是我的名字,那是我的婚前财产。"

好一个婚前财产。

我想起了那时候我们是上午买的房子,下午领的结婚证。的确,我没有和他去计算那么多,因为他有公积金,所以房子只写了他一个人的名字。五年的柴米油盐让我快忘记这些曾经,却没想到他时时刻刻记在心里。我终于把一切都搞清楚了,怪不得他装病,把房子抵押,再要和我离婚……

好一个精明的袁兵!

"那我妈的六万呢?你不至于花老人的黑心钱吧?"

我的话让袁兵不安起来,我们结婚之后,我妈对他如是己出。这一点他心里清清楚楚。我和他结婚到现在,我娘家没少给钱。买房子,生孩子。这那一件事我妈都慷慨解囊。相比婆婆,我妈真的够大方的。我结婚婆婆说好给五万块钱,到现在还是欠条呢!

"那个钱,我花了。"袁兵说他现在是真的拿不出六万块,因为给萧雪在新区买了一套公寓房,三十万刚够。

我看着袁兵,他不敢和我对视。我说不还钱可以,这件事他必须亲自去和我妈解释。因为钱当时也是他问我妈借的。他被我逼的无话可说,坐在那假装看电视。我关了电视,他又打开,我冲过去打了他一个嘴巴。他怔怔的看着我,猛地指着我骂道:"苏小晴,你别以为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我的错!你看看你……你为什么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你浑身上下哪一点比得过萧雪!我喜欢她怎么了?她在我心中是女神,你在我心里就是女仆!"袁兵说完,狠狠的推搡了我,走到门口又不解恨的站住,冷笑着指着我的包说:"苏小晴,别觉的委屈!你看看你的包,都他妈的破皮了……你看看,这塞的鼓鼓囊囊的,像个猪一样!"说完,他还用手指使劲的捅了一下我的包。

在那个褪色也破皮的包里,有整整五十万现金。

那我和穆邱宇卖了自尊,给他换来的救命钱!伴随着袁兵的摔门而去,我觉的我们夫妻恩断义绝。我当即给乡下的婆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把女儿接回来。

对于老人,我一字未提我和他儿子要离婚的事。毕竟过不好的是我们,犯不上给人家父母添堵。却不想婆婆开了口,说她一直想来城里看看我们,就不用我回去接孩子,她过两天就给爱苏送回来。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在婆婆说过两天送爱苏回来的时候,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我当时觉的自己心情不好,和袁兵也要离婚了。我们两个铁定是要上法院打官司的,房子我不可能给他,至少我妈的钱他是要还的。我想女儿如果这两天回来也确实不方便,却没想到这两天的时间,让我和我的女儿差点阴阳相隔……

袁兵一晚上也没有回来,我在出租屋里一晚上也有睡,我知道他去萧雪那了,我也知道今后的日日夜夜他都将离我而去。回想着他刚刚的骂我的话,我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抱着枕头,回忆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承认,我没有出息。那种失去所爱的痛苦让我恨不能跪下来求他,快点回到我和女儿的身边。

但是一早醒来,我就又把一切想的清清楚楚。

爱已经不在了,我除了潇洒的放手别无选择。失恋最难熬的是晚上,在天黑之前我逃去了闺蜜温扬那里。

温扬和我是大学校友,她是学法律的,我是学经济的,我们大四的时候一起报了文学社,像是彼此,相见恨晚。温扬是单亲家庭,她最痛恨的就是小三。她妈就是因为他爸爸找了小三跳楼自杀的,那时候温扬才十岁,父母婚姻的不幸也让她至今都不敢结婚。

知道我和袁兵的事,温扬气的火冒三丈。

"看不出来平时人模狗养的,竟然是个禽兽!装绝症?先出轨!他以为他聪明碍…小晴你别怕,有我在就没有打不赢的官司,这天底下法律也是向着人情的。这种下三滥的人没好果子吃!"不得不说,温扬的安慰让我的心多少好过了一些,我在她睡了一晚,她邀我一起做面膜。我拒绝了,哪有那个心情。

温扬为了那张脸忙活半天,贴着面膜回到我身边躺下。

"不是我说,你当初就不该和袁兵在一起,那个小开……姓穆的那个……叫什么来着,那对你多好啊!你都不知道,他去美国那天,在机场哭的像个似得。我同学遇见了……他一边哭一遍喊你的名字,我们都感动。"温扬嘴里的痴情男孩,就是穆邱泽。但是时光不在,痴情不在,就剩下一流氓!

我的胸口现在还有他的爪印儿,那家伙绝对是把我往死里整的。

看我不说话,温扬还以为我后悔了。

"好了好了,咱不说了。过去的事再后悔也没机会了,人家是富二代,这会说不定早就结婚生子了。"

我没心情管穆邱泽结婚与否,我只想知道袁兵和我在一起的这五年,我究竟会不会净身出户。按照温扬说,我的一切的确不占优势,毕竟房子真的属于了袁兵的婚前财产,这一切都是为爱自取埃

温扬贴着面膜,看着天花板,她说苏小晴,你别生气啊!我这人说话直接,我就觉的,你在咱们这个圈的姑娘里,长得最俊,身材最好,你没事倒是收拾收拾你自己啊!你看看萧雪,上次在校友朋友群,发的那照片,那个时尚水灵!

我说我看见她了,水灵的连衣服都没穿。

温扬震惊的说:"你把她俩捉奸在床?"

我点了点头,那一幕历历在目,我想忘都难。温扬撕掉面膜,捏了我一下:"你个笨蛋!你有没有留下点证据什么的?你要是有他出轨的证据,在法庭上好说话!至少,孩子一定归你,他必须拿抚养费,在财产分割上你也有主动权!"

听了温扬的话,我也有些后悔。但是当时那种情况,我完全没有准备,哪来的心情留下证据。我和温扬聊着聊着终于有了困意,我刚要睡着,手机响了起来。

为了不打扰温扬睡觉,我抱着电话去外面的客厅接……

"苏小晴,我想见你。"

电话里,穆邱泽的醉醺醺的说。

我立刻捂着电话,压低声音:"你干什么啊?这大半夜的我怎么去见你。"

"你在哪?我开车去接你。别墨迹,我可是你的金主。呵呵……我想你了。宝贝!"

顿时,我的脸火烧火燎。

看我犹豫不决,穆邱泽冲着电话喊道:"苏小晴,你别逼我打电话给你老公。他的电话号码我都有!是不是13942……"他用威胁的语气和说,我顿时心中一紧。不管如何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袁兵知道我和穆邱泽的事!

一咬牙,我告诉了穆邱泽温扬家的地址。

温扬已经睡着了。

我轻轻的下了楼,在楼下左顾右盼。没到五分钟,穆邱泽就开着一辆最新款的奔驰靠近了我。我被他车灯晃的难受,皱着眉头上了车。

他今天穿的很正式,红色的衬衣,黑色的领带,浅灰色的手工西装。只是一身的酒气,暴露出流氓的本质!我已经无法把流氓两个字从穆邱泽的身上剥离了……

想起那晚的事儿,我就觉的脸红。我和袁兵这些年做那种事都是关上灯,静悄悄的。后来有了女儿之后,更加是地下行动,速战速决。穆邱泽的狂野,我实在招架不住,看我脸红的样子,他邪恶的说:"想了?"

我一愣,看着他傻傻的问:"想什么了?"

他哈哈大笑,突然搬过的脸,对准我的嘴唇就吻了上来。酒气和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冲刺我口腔的每一个神经。我努力的想要挣扎,却被他吸的更紧。我的脸被他捧在掌心,像个玩具,等他吻够了,才慢慢的松开……

我大骂他是流氓,他一脚油门带着我扬长而去。

一路上,我们两个都没说话,穆邱泽一路酒驾,可惜半夜路上没半个交警。

就这样,黑色的奔驰小跑在城市里放肆叫嚣的了将近半个小时,我始终不知道他太带我去哪。

"我在美国的时候学的驾照,我第一次把车开上马路的时候,我身边是个意大利的洋妞。那时候我心里都是你,我希望我身边做的是你……苏小晴。"他突然一脚刹车,我差点从窗口飞出去。他一把抓住了我,吼道:"你TMD怎么不系安全带!"我挥舞着双臂,挣扎着跳下车。这样的车速让我眩晕,想吐又吐不出来。

缓了好一会,我被穆疯子带去了他家。

有钱人的豪宅,奢侈的资本家。他一个人住在五百多平方米的跃层洋楼,还有单独的露天泳池和棋牌室。

我费解,这么有钱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找我?

我生过孩子,身材也不好,脸上连个胭脂都不爱擦,看上去完全不像二十五岁的人……

看着我站在客厅里不肯坐,他点了一根烟,悠悠的说:"今晚陪陪我,我心情很不好。"



看着我站在客厅里不肯坐,他点了一根烟,悠悠的说:"今晚陪陪我,我心情很不好。"

心情不好?

我看着他,将信将疑。

难道暴力玩够了,开始走苦情路线了?

穆邱泽看我那衰样就知道我不相信他,他走过来,突然把我打横抱起来!

我不知道多久没有被男人公主抱了,紧张的一下子抱住他的脖子,他很满意,大步的走向欧式风格浓郁的主卧室。我以为一嘲折磨"在所难免,紧闭着眼睛抓着衣领躺在柔白色的大床上。噗通一声,穆邱泽仰面朝天的躺在我的旁边,一股酒精的味道再次袭来。

我下意识的想躲开,他拽住我。

"苏小晴,我妈的癌症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样的事情谁都不会撒谎。

"什么时候的事?"我还记的穆邱泽的母亲,高贵的上流人。当时我和穆邱泽谈恋爱,她亲自找过我,在我面前很是嚣张的说了很多话,我当时很生气,直接在心里做了离开穆邱泽的决定。

"今天。"穆邱泽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觉的像极了鳄鱼的眼泪。

"哦。"我短短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穆邱泽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对视!我疼的挤眉弄眼,穆邱泽再次靠近了我,危险的呼吸落在我的鼻翼,我感觉脊背冰凉。我承认,我怕他!

他看着我颤抖的睫毛,满意的了解我此刻紧缩的小心脏。

"帮我一个忙。明天早上和我一起去医院看我妈,你就说你是我女朋友。快结婚的那种……"他的要求荒唐而随意,我怎么可能接受!

"穆邱泽不行!"

我当即瞪圆了眼睛,激动的坐了起来。他像老虎扑食一般一下子把我按在身心,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从今往后,在我的世界你苏小晴没有说"不"的权利!"

说完,霸道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我喘息苦难,断断续续的说:"别这样……穆邱泽……我是结婚的人……我有一个四岁的女儿……我的生活……够烦了……你别来招惹我……我没时间……配合你……"

他不顾我的挣扎,推着我的上衣一直到脖颈。三下两下又扯下我的内衣,仍在地板上。

我拼命的卷起腿踹他,他嫌烦了,直接拿膝盖把我的腿压住!

我知道,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就在我准备装作一条死鱼,任由她所为的时候,几声清脆的快门声音和闪光灯的晃眼让我如梦初醒,穆邱泽得意的把苹果手机往身后一扔。

"你干什么!"我惊慌失措,他得意的抱着我,边纠缠边说:"这下子看你还敢不听话!明天陪我去医院,否则我就把这些照片全都传到咱们校友圈!"

看着他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闪烁着得意的光,我狠狠的吐出两个字:"无耻!"

这样的混蛋手段都想的出来,穆疯子你真是颠覆了我的人生观!

他看我骂他,有点生气。不过依然笑得邪魅!

"苏小晴,你温柔一点好不好,毕竟现在不是咱俩谈恋爱的时候,你这样凶巴巴的……真心不及格!"

我知道他想骂我,想戳痛我已经垂死挣扎的自尊。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我狠狠的在心底发着毒誓,别过头却感觉一瞬冰凉的眼泪从眼角缓缓流出。

他放开了我的手,在我抢手机之前,拿着手机得意的在我眼前晃了晃:"别想打我手机的主意,苹果做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安全性能。看见没,想开机……需要我的指纹。"

我被他气哭了,抱着自己的腿蜷缩成一团。

穆邱泽失去了耐心,站在窗口冷冷的说:"演好这场戏,我不会亏待你。"

"你的钱,我全都退给你。"

现在的我,已经明白自己就是那个被卖掉还帮着前夫数钱的傻子。既然如此,那些付出算我倒霉,那几十万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

"这样子哦……可是我不愿意!"穆邱泽微微笑了笑,冰凉的嘴角勾起绝情的弧度,这样的他好陌生好可怕,完全不是我记忆中那个任性天真的少年。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我,用手捏着我的喉咙,似笑非笑:"苏小晴,你还想和当年一样,把我玩在你的手掌心?说要就要,不要就丢的远远地……你做梦。"

我被他差点掐死,等他松开手就大口大口的喘息。他朝我翻了个白眼,那表情叫一个记仇!

"穆邱泽,当年的事能不能不要提了……我已经嫁做人妇,我已经有女儿了。你该结婚结婚,缠着我做什么!咱们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报复,想三言两语撇清我们的关系,让他认清事实。

穆邱泽完全不理会我的苦口婆心,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秘书,不到十分钟,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进来,她说话简短恭敬,动作利落大方。

"穆总,美容院已经安排好了。我现在就带苏小姐去改变形象。"

"按照我喜欢的样子改."

他坐在沙发上,垂着眸子,一字一字的吐出来。

我气得眼睛发蓝,穆邱泽的秘书倒是不以为然,依旧淡定,看来,穆疯子是经常这样讲话的吧!

"穆董,请您明示,您喜欢什么类型……是清纯脱俗还是淡定优雅,亦或者狂野奔放……我会让美容院按照您的要求,帮苏小姐量身打造。"秘书说话流利自信,看得出,她是穆邱泽得力的助手。

我始终没说半个字,现在的我犹如肉案子上的小鸡腿,只有被剁烂的份儿。我早就知道,签署了那份协议,不是我说退就能全身而退的。

"我要……苏小晴的风格!"他瞪了我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按照这个来,我就喜欢这样子的。"

秘书毕恭毕敬的接过了穆邱泽手里的照片,礼貌的和我说:"苏小姐,请您跟我来。"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