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太久没有碰女人,身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道士 两个 太久 文化 身体 终南山 银针 道观

09-09 20:40 搞笑笑话幽默 (youmo365) 幽默

男人太久没有碰女人,身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_搞笑笑话幽默_读一读网站 男人太久没有碰女人,身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读一读网站提供搞笑笑话幽默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去吧,下山去吧……"


  终南山,无名道观门前,一名老道士背手而立。他的身后,跪着一个小道士,眼睛却偷偷瞄着老道士。


  "师父,那我真走了啊……"


  邱云抬起头看了看老道士,脸上带着一丝丝兴奋。


  "去吧,不经凡尘,不得道心。从今天开始,你还俗了。为师能教你的都教你了。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切记,凡事心存善念,万事莫强求,大道三千,得一足以。"


  老道士没有回头,说完直接走近道观。木门关上,邱云看着关闭的木门,恭恭敬敬的对着木门磕了三个头。磕头完毕,邱云起身,看着山下,小脸带着兴奋。


  邱云从小自己就生活在道观。自己是一个孤儿,是老道士下山游历的时候捡到的。邱云从记事开始就在山上生活,每天的日子简单却不枯燥。学医,学武,打坐,修禅。


  不过每年老道士都会带着邱云出去游历一段时间,去见识外面的繁华世界。每次下山呆的时间有长有短。但是不管长短,这段时间总是最这么人的日子。现在,自己终于可以下山了,这就意味着,自己真正的自由了。对于未来,邱云充满了期待。


  "嗷呜……"


  邱云对着远处发出一声狼吼。吼声回荡在空荡荡的终南山上。随后整个人犹如一只捕猎的苍鹰向着山下飞掠而去。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个无名道观隐藏在终南山深处,周围全是密林,根本就没有任何路。


  邱云却犹如一只会飞的猴子,在山林间飞跃。每一次飞跃,身体都会前进数十米,宛若电视中的武侠高手。


  "该开始的终究要开始,因果轮回,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邱云离开之后,老道士打开道观的门,看着邱云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道观,老道士慢慢的关上门也下山去了。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


  正在快速下山的邱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呼救声。这个声音让邱云停了下来,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快速掠去。很快邱云就发现了情况,一个山谷下,一个女孩正在呼喊,而在女孩怀里,还躺着一个女孩。两个人的样子很狼狈,看样子是山上掉落下去的。


  "莹莹,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


  古玥看着怀里的廖莹绝望的低声说道,心里带着丝丝恐惧。自己掉落在山里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两人想尽了办法,始终不能从这里爬上去,呼救了也没有人来。现在廖莹又病倒了,这让古玥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威胁。


  此刻古玥心里特别的后悔,后悔不该鼓动这廖莹来这里冒险。如果不是自己,两个人就不会出现在这里。稍微动了动身子,剧烈的疼痛让古玥痛的呲牙咧嘴。看着怀里已经意识模糊的廖莹,古玥的眼泪忍不住一滴滴落下。


  突然,古玥听到周围有动静传来,抬起头看去,古玥看到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小道士快速的从山上奔跑了下来。


  "救命啊,救命,喂,小道士,这里……"


  看到邱云,古玥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大声的喊道,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邱云从山上掠下来到古玥身边,走进了邱云才看清古玥和廖莹的容貌。虽然受伤了,但也是绝对的美人。邱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两个女孩真好看。


  "小道士,快,快救救她吧。她快不行了……"


  古玥看到邱云仿佛看到了最后的一丝希望,赶紧把怀里的廖莹扶起来。邱云看到廖莹,也顾不得看两个人的样子,一把抓住廖莹的手腕,手指搭在廖莹的脉搏上,随后脸色严肃了起来。脱水眼中,高烧,体内被寒气入侵。


  "把她的衣服脱了,我要给她施诊……"


  邱云低声说道,把自己的背包拿下来打开。背包里的东西并不太多,一套银针,几个小瓷瓶。邱云拿起一个小瓷瓶,脸上带着不舍,但是最后还是倒出来一颗药丸。


  "愣着干嘛,给她把衣服脱了啊?"


  抬起头发现古玥还愣在哪里,邱云忍不住催促道。一边说一边捏开廖莹的嘴巴把药丸塞进她的嘴里,伸手在廖莹的身上点了两下。已经昏迷的廖莹竟然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哦,都脱了吗?"


  古玥看着邱云低声说道。


  "只脱上身就可以了。快点,她不能再耽误了……"


  邱云的话让古玥点点头,快速的把廖莹的衣服脱掉。现在是八月份,天气很热,廖莹穿的并不多,只有一个外套,里面是一个黑色吊带。古玥把廖莹的吊带脱掉之后,邱云咽了咽口水。


  白皙的皮肤宛若白玉,挺拔的前凸好像快要蹦出来一般。邱云不懂什么ABCD,但是邱云知道,自己一只手肯定抓不完。古玥脸蛋也有些红了,虽然脱的不是自己,但是在这个情况下谁都会有些不好意思,哪怕是古玥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流氓也不例外。


  最后一件遮羞布脱下来,邱云感觉自己差点走火入魔。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制下自己的情绪开始扎针。邱云的动作很快,下手入闪电,每一针都精准无比,看的古玥眼花缭乱的。


  九针,不到五秒的时间,扎针完毕,邱云用两根手指捏住一根银针开始轻轻的搓动。古玥好奇的看着邱云,发现邱云额头上竟然开始出现一滴滴汗水。


  再看看廖莹,本来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蛋竟然开始慢慢的恢复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稳了下来,古玥摸了摸廖莹身体,发现身上也没有原来这么烫了。


  一根,两根,三根……


  九根银针,每一根银针邱云搓动差不多三分钟。当九针完毕之后,邱云猛地睁开眼睛,快速的把九根银针拔了下来。


  "呼……"


  邱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银针给收起来。


  "给她穿上衣服吧。再过一会她就该醒了。"


  邱云低声说道,古玥点点头赶紧给廖莹穿上衣服。


  "那个,这位姑娘,一会儿她醒了,你能不能不告诉她刚才的事情啊?"


  邱云突然看着古玥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为什么啊?"


  古玥看着邱云好奇的问道。


  "那个,我师父说了,看了女人的身子就要负责任。但是我刚才是为了给她治病,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她穿着衣服我没法给她扎针……"


  邱云开始努力的解释,这焦急的样子让古玥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没想到邱云竟然如此可爱。


  "好吧,如果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不告诉她你看她身子的事情,这样总行了吧。"


  古玥笑着说道。心里却满是郁闷,廖莹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在学校的爱慕者都能组建一个兵团了,眼前这个小道士竟然害怕负责,要是被学校那群屌丝知道,恐怕得郁闷的想自杀。


  "恩,我叫邱云。"


  邱云狠狠的点点头说道。古玥微微一笑,身体微微挪动一下,疼痛呲牙咧嘴的吸了一口凉气。正当古玥心里咒骂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抬起头,发现邱云已经抓住自己的手给自己把脉。


  "皮外伤,不碍事的,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几秒后邱云松开古玥的手低声说道。打开一个瓷瓶倒出一枚药丸递给古玥。古玥看着药丸拿起仅剩下的一点水把药丸喝了下去。


  廖莹的呼吸越来越平稳,脸色也越来越红润。额头的温度已经退了下去,这个变化让古玥心里震惊不已。这才半个小时,就有如此效果,由此可见邱云的医术是多么厉害。此刻古玥对邱云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


  "恩……"


  又过了五分钟,怀里的廖莹轻声哼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廖莹睁开眼睛,古玥脸上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莹莹,你醒啦,太好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咱们俩要去阎王爷哪里报道去了呢。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拉着你来冒险。要不是我,咱们也不会被困在这里。"


  古玥低声说道,眼睛红红的。


  "玥玥,别自责了。"


  廖莹轻声说道,然后缓缓的坐了起来。


  "对了,莹莹,是这个小道士救了你。小道士,,不,邱云,谢谢你啊。"


  古玥笑着说道,廖莹也发现了在旁边坐着休息的邱云。


  "谢谢……"


  廖莹轻声说道,声音轻柔,听着就甜腻腻的特别舒服。


  "不用客气,你们先休息一下。我恢复一下一会儿带你们出去……"


  邱云对于终南山邱云是非常熟悉的。这里没有路,唯一的出路就是上去。不过自己必须恢复一下才能带着她们两个伤员离开,刚才消耗了不少真气。


  廖莹好奇的看着邱云,虽然穿着道袍,但是那张清秀的脸却依然透漏着帅气。古玥也看着邱云,想起刚才那一幕忍不住脸色一红。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半个小时后,邱云站起来,整个人重新变得精神了起来。


  "邱云,我们怎么上去啊?"


  古玥抬头看着周围,这是山谷,四面环山周围没有任何路,刚掉下来的时候两个人试了好几次都无法上去。这里的倾斜度几乎接近八十度。要想从这上去可不是这么容易,别说不受伤了,就算专业的登山队员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都上不去。


  听到古玥的话,邱云微微一笑,站起来来到两个人的身边蹲下伸出两只手。


  "你们两个坐上来,坐在我的胳膊上,我带你们出去"


  邱云的话让两个人一下子愣在哪里。


  "看什么啊?上来,别耽误时间……"


  邱云催促的说道,他可是还着急出去呢。这山里,他呆了太久了。两个人抱着怀疑的态度,慢慢的坐在邱云的胳膊上,两只手搂着邱云的脖子。姿态相当的暧昧,特别是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温度,两个人的脸蛋都红到了脖子里。邱云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温度,心里也是一阵慌乱。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情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走了……"


  等两个人坐好,邱云站起来,看着大山突然迈开大步。整个人犹如武林高手似得,古玥和廖莹只感觉身体一轻,接着整个人犹如坐了过山车一般直接向上冲去。


  邱云快速冲向斜坡,整个人犹如一只猿猴,这一幕让廖莹和古玥瞪大眼睛,心脏砰砰直跳根本就接受不了,长这么大,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事情呢。


  这样的斜坡,一个人上去就已经是奇迹了。而现在,这个小道士竟然用手托着两个数百斤的人,不用手就能跑上去,这根本就是武侠小说里的桥段。轻功,此刻两个人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一个词语。


  邱云两只手拖着两个美女,犹如一头人猿似得在大山里狂奔。古玥和廖莹两个人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就兴奋了起来。


  邱云的胳膊稳如泰山,连晃都不晃一下。速度也非常快,坐在上面有种坐敞篷车的感觉。


  "廖莹……"


  "古玥……"


  狂奔了半个小时,远处突然出来呼喊声。听到呼喊声,两个人立刻高兴了起来。


  "有人,有人再喊我们,太好了。我们出来了……"


  古玥兴奋的说道,廖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邱云听到声音之后也停了下来,来到大路上直接把两个人放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这里……"


  古玥大声喊道。


  "发现他们了……"


  搜寻队很快就看到了三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人找到了,现场一片欢腾。医护人员也快速的感到现场,古玥和廖莹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女儿没事也松了一口气。


  "玥玥,吓死妈妈了。妈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们去哪里了啊?"


  古玥的妈妈搂着古玥哭了起来,女儿失踪之后,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现在女儿失而复得,她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对不起妈,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们迷路掉山谷里了,幸亏遇到小道士。对了,小道士呢?"


  古玥这个时候才想起邱云。听到古玥的话,大家也好奇的左看右看。


  "对啊,小道士呢?小道士,邱云,邱云……"


  廖莹也赶紧寻找,但是邱云却不在人群里。


  "呜呜呜……"


  突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呜呜的声音。几个人快速的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躺在草丛里,嘴巴还被袜子塞住。两只手被草绳绑着。


  "驴哥,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搜寻人员看到这个男人赶紧上前把他嘴里的袜子给拿掉。


  "呜呜呜,那个混蛋,那个臭道士,他抢了人家的衣服,他竟然脱人家衣服,呜呜呜……"


  驴哥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竟然坐在草丛里犹如一个小姑娘似得哭的稀里哗啦的。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咧了咧嘴。古玥和廖莹更是一脸的尴尬,小道士,能够做出这件事情的,恐怕只有邱云了。


  几个搜寻队员赶紧脱下外套让驴哥穿上,下身也用一个外套给围住。


  "这位大哥,你说臭道士,是不是一个和你个子差不多,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皮肤很白的小道士啊?"


  古玥来到驴哥面前低声问道。


  "对,就是他。这个臭道士简直就是个流氓。光天化日的竟然脱人家衣服,这让人家以后怎么活啊?呜呜呜……"


  驴哥也是一个极品,这个态度让周围的人忍不住捂住嘴巴笑了起来。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玥玥,他说的不会就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吧?"


  古玥的妈妈忍不住问道,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点点头。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一阵无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奇葩的救人者呢。不过邱云也只是抢了驴哥的衣服,钱包手机这些贵重东西


  就在众人忙着找邱云的时候,邱云已经坐上了去沪市的火车上。下山的时候,老道士给了邱云几样东西。其中包括一张前往沪市的火车票,一份复旦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火车票邱云可以理解,但是这份通知书,邱云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连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甚至连身份证都是前段时间刚办的,更别说参加高考了,哪里来的大学通知书啊。


  此刻邱云深深的怀疑这份通知书是老道士在山下伪造的。但是下山之前,老道士信誓旦旦的神色让邱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上大学,对于邱云来说也算是一件新鲜事情。


  上沪市,邱云抬起头看着这座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终南山的幽静完全不同。邱云深吸一口气,浑浊的空气让邱云带着笑容,虽然不新鲜,但是这就是城市的味道。


  "咕噜噜……"


  肚子突然传来响声,一股饥饿感传来,但是翻遍了所有的口袋邱云都没有找到一分钱。一分钱难倒一个好汉,这个道理邱云此刻终于明白了。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邱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邱云四处看了看,看到不远处的一条路边有很多人蹲在那里,身边还有一些牌子。


  "泥瓦匠……"


  "专修下水道……"


  各种各样的牌子眼花缭乱,看到这些牌子,邱云眼前一亮,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的花坛边看到一块破纸板。邱云快速的捡起破纸板,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笔,最后只能咬咬牙把自己的手咬破,然后在纸板上写了几个大字。


  写好之后,邱云也学者那些人蹲在路边,把牌子竖了起来。周围的人看到邱云的牌子,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之间邱云的牌子上血粼粼的几个大字: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喂,小家伙,你是医生?"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看着邱云忍不住打趣的问道。邱云认真的点点头。


  "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汉子又问,这句话让周围的人再次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邱云却依然一脸的认真。


  "要不你给我看看,看看我有病没?"


  汉子的话语里带着轻挑,这次邱云却摇摇头。


  "哎,小家伙,你不是专治各种疑难杂吗?为啥不给老王看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野仙吧?"


  "小赤佬,来错地方喽。你这样的的人才呦,该去中科院……"


  "哈哈哈……"


  周围的人笑成了一团,邱云浑然成为了笑柄,而路过的人看到邱云的血书牌子,也一个个捂住嘴巴笑了起来。、


  "小家伙,你说说,你为啥不给俺看啊?"


  看病的汉子看到邱云不说话,又忍不住逗了逗他。


  "你看不起……"


  邱云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冷冷的抛了一句。这一句话把那个汉子弄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老王,别理他,说不定这里有问题。"


  一个人指着自己的脑袋说话,周围的人也点点头。邱云却一脸的不屑,眼睛四处的搜寻者,大概过了几分钟邱云眼前一亮。


  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的车灯闪烁了几下。如果是懂车的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辆5.0巅峰加长版,在华夏这车裸车价格就得三百多万。一对中年夫妇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


  "先生,你等一下。"


  邱云突然站起来冲了过去,这一幕让周围的人都愣在哪里,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邱云。宋文化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抓住。宋文化一愣扭头看去,发现邱云的那张笑脸出现在他面前。


  "小伙子,你有事吗?"


  宋文化好奇的问道。


  "也没啥事,你有病,你的病,我能治。"


  邱云一脸认真的说道。听到邱云的话,宋文化心里立刻出现一股怒火。


  "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哪里来的小混蛋啊,滚。"


  宋文化还没说话,正准备上车的赵玲大声的骂道。心里怒气冲冲的,本来就心烦,现在又遇到这个一个奇葩,拉着自己丈夫的手说自己的丈夫有病,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而这一幕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也笑了起来。


  "大姐,他就是有病,脑子有病。"


  一个工人忍不住大声的喊道。


  "谁是你大姐啊,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赵玲犹如一头母老虎一般,见谁咬谁,这句话让那些人一个个不敢再说了。


  "大姐,你也有病。我看看……"


  邱云闪电般的抓住赵玲的手腕,这突入起来的一下让所有人都愣在哪里。


  "阴火旺盛,气血不通,肝火旺盛。你经常失眠,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痛,还有痛经,肝脏也不好,你的腰受过伤,阴天下雨会痛,哦,还有不孕……"


  赵玲正准备发怒,邱云就松开她的手低声说道。不过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听到邱云的话,夫妻俩愣在哪里。


  "你的情况相对简单,男人病,很严重的男人病。"


  邱云随后看着宋文化,脸上带着笑容。这一下宋文化夫妻彻底的傻在哪里。看到他们俩的表情,周围的人也都好奇了起来。他们不知道邱云到底说了什么让刚才还是母老虎一般的女人哑火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调查我?"


  宋文化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赵玲也警惕的看着邱云。


  "我没有恶意。就想赚点钱,你的病,我能治。你是不是不相信啊。没事,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证明。"


  说着不等宋文化反应过来,邱云伸出手快速的在宋文化的腹部点了几下。宋文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下一刻他就停了下来。


  "这,这……"


  宋文化瞪大眼睛,语气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老公,怎么了?"


  赵玲好奇的问道。宋文化咽了咽口水,然后低下头,赵玲也随着宋文化的眼光向下看去。下一刻赵玲捂住嘴巴,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宋文化穿着西裤,但是此刻西裤已经被顶起了高高的帐篷。


  宋文化更是激动的差点哭出来,五年了,这五年宋文化为了自己的病全世界都快跑过来一遍了。中医西医都看了,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就算再猛烈的伟哥,在自己这里都变得没有任何效果。


  而赵玲也守了五年的活寡,这五年对于宋文化夫妻俩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宋文化今年才三十四岁,赵玲三十三岁,两个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却遇到了这个情况。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