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男人发不了财?太准了!

桃林 男人 昭平 弄玉 花露 蝴蝶 姑娘 若是

08-11 19:58 搞笑笑话幽默 (youmo365) 幽默

什么男人发不了财?太准了!_搞笑笑话幽默_读一读网站 什么男人发不了财?太准了!,读一读网站提供搞笑笑话幽默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超搞笑视频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原创丨 孫樹淡淡壹笑,搖頭道:"自古言美人呵氣如蘭,這第壹關便是考這呵氣如蘭。二位姑娘各折壹只絹花,將唇間之氣呵於花間,我會命人捕來幾只蝴蝶,若是那位姑娘所折的紙花能引來蝴蝶,便是贏家。" 任飛略帶得意地走到蘇合身前,小聲道:"既然是比試,還望兄臺勿要以法術相擾,否則就勝之不武了!" 蘇合輕松而笑,雙手環抱,緩緩說道:"方才擲股子之時,想以法術取勝的人並非在下吧!" 任飛臉色微白,頗顯尷尬,卻也還是故作鎮定,冷冷壹笑。 趙晴神色略有為難,她自幼喜愛舞刀弄劍,對著折紙結絡卻是壹竅不通,望著手中的茜紅紙張,不知如何下手。 而另壹側的花露已經將這紅紙折成花朵模樣,呵氣於其上,將紙花托於掌間。 而趙晴手中的,依舊只是壹張茜紅紙,不過略微多了幾道折痕。 蘇合依舊雲淡風輕的模樣,低聲寬慰道:"既然是假花也不在乎外形似與不似,花芳蝶自來。" 弄玉樓內熱鬧熙攘,內外被圍得嚴嚴實實。 桃林仙與曹玉來到這擁擠人群之外,好奇地打聽著。 桃林仙圓瞪壹雙黑豆壹般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鬥花?聽起來挺有趣的!嘿嘿,要不我們也去看看?" 曹玉心中仍然憂心趙晴的安危,"桃林仙,我們還是先找到趙晴和那只蛟妖?" 桃林仙鼓了鼓嘴,故作神秘地壹笑,撥開人群,讓曹玉順著縫隙望去。 曹玉定睛壹看,發現趙晴正立於人群之間,滿面愁態地折著紅紙。曹玉不經意看見站在另壹側的任飛,猛然壹驚,連忙對桃林仙說道:"那個堂中穿藍緞袍的人就是在昆侖山用阿芙蓉害人的家夥!" 桃林仙冷眼掃了掃不遠處的任飛,低聲道:"果然是邪氣縈繞,入了魔了……"桃林仙此時的目光轉而又落在趙晴身後蘇合的身上,臉上微微露出詫異的表情,小聲問道:"曹玉,趙晴身旁那個穿玄衫鶴氅的男子妳可見過?" 曹玉搖了搖頭,"並未見過。" 桃林仙微微低頭沈吟片刻,壓低聲音自言自語道:"那個人……為何……" 曹玉看著桃林仙凝思的模樣,問道:"那人會對晴小姐不利麽?" 桃林仙搖頭道:"他並非惡人,盡可放心,但是他的內息路數為何有幾分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在何處見過。" 桃林仙突然擡起頭來,撫掌笑道:"曹玉,這下妳可放心了吧?哈哈!看來這位晴姑娘正在鬥花呢!如此好玩的事情怎麽能少了我?" 桃林仙如此快的情緒轉變,讓曹玉不知所措。 桃林仙說罷,立刻擠近人群中央,問道:"我也要參加這鬥花之會。" 眾人被突然出現的桃林仙驚訝得壹時無措,這桃林仙身著壹身艷麗紅裳,****面、血紅腮、黑豆眼、如意唇,滿頭珠翠搖曳,腰間環佩丁珰。 原本躲在人群後看熱鬧的葉甜早已察覺到桃林仙的靠近,此時已經不見了蹤影。 孫樹看著桃林仙竭力壓制臉上驚訝的表情,刻意裝笑道:"這位……姑娘,若要參加並不難,不過這是要論輸贏,不知姑娘要出多少的銀兩?" 桃林仙咧嘴壹笑,露出滿口被塗黑的黃牙,從懷裏掏出壹枚如雞子壹般大小的明珠,遞與孫樹面前,問道:"這個夠不夠?" 那枚珍珠閃著柔和的輝光,黃昏的陽光也不能將這輝光掩蓋,的確為珍寶中的上品。即便是見過無數珍寶的孫樹在看見這枚珍珠之時,也不免詫異。驚異的臉色稍稍於孫樹臉上凝固片刻,繼而又故作鎮定淡淡笑道:"這位姑娘出手果然闊綽,這明珠當真是稀世珍品,老朽平生從未見過。現在鬥花,比得是'呵氣如蘭',參選的女子用茜紅紙折出壹花朵,對花輕呵壹口氣,此花若能引來蝴蝶駐留,便是贏家!" 桃林仙笑道:"那豈不就是招蜂引蝶?哈哈,這個有趣有趣!"桃林仙說罷,連忙走到趙晴身側,對趙晴做了個鬼臉,趙晴雖早也料到桃林仙會找到京中,卻不知會在這裏相遇,略帶尷尬地向桃林仙點頭而笑,又看到在人群中看著自己的曹玉。 桃林仙不住打量著壹側的任飛,時不時傻笑壹番。任飛頗為厭惡,故意側過臉順手拿起壹張紅紙開始開始胡亂折起來。桃林仙發現壹側的糕餅蜜餞格外誘人,忍不住抓了幾只塞到嘴裏大嚼起來,弄得滿嘴滿身都是蜜糖還有碎屑,就連那張紅紙上也沾滿。 桃林仙的這副尊榮讓在場眾人不由砸舌搖頭,撫掌稱奇。 約莫有壹刻的時間過去,三人手中的紅花均已折好,不過模樣確實大相徑庭。花露所折的花朵宛若鮮花般精巧,趙晴所做的不過是將紅紙隨意折了兩道,而桃林仙所做的,則是被揉成了壹只骯臟的紙團,上面還黏著壹些糕餅碎屑還有黏糊的糖汁。 三人所折的花朵被放於庭中壹張木案之上,孫樹命下人將取來壹只裝有幾只蝴蝶的琉璃瓶放於三朵紙花之間,緩緩揭開蒙著水晶瓶口的綢緞,那被困於琉璃瓶中的三只蝴蝶翩然從瓶口飛出。 眾人屏住呼吸緊張關切的望著木案上三只蝴蝶的動靜。三只蝴蝶盤旋壹陣之後,翩然落在了桃林仙胡亂捏制的那只骯臟的紅色紙團之上。 眾人嘖嘖稱奇,詫異地望著桃林仙。 花露頗為慍怒,不屑的揚了揚嘴唇笑道:"那紙團上沾了花蜜,蝴蝶自然喜愛了!" "呵,這位花露姑娘,妳嘴裏含著香丹,身上又帶著香囊,就連鞋子裏都塞滿了香粉,這樣都引不來蝴蝶,又何必埋怨?"桃林仙得意地望著花露,又看著任飛哂笑道:"這位公子,妳說呢?" 任飛看了壹眼桃林仙,嫌惡地嗤笑幾聲。 桃林仙絲毫不介意,連忙撫掌大笑幾聲,問眾人道:"這是不是我贏了?" 孫樹尷尬地笑了笑,點頭道:"這壹關呵氣如蘭……若論看蝴蝶的選擇,自然是這位姑娘……取勝。接下來要是身輕和步伐。將珍珠粉末鋪於玉板之上,讓幾位美人從上走過,不留痕跡便是贏家。" 桃林仙故作滿不在乎的模樣,搖頭嘆道:"這有何難?不過是比輕功步伐罷了!沒啥意思。倒不如尋幾樣新奇的玩法!" "姑娘有何高見?"孫樹問道。 桃林仙看了看得意壹笑,又從懷裏掏出兩粒明珠,托在掌心之上,向眾人展示道:"諸位說,這兩粒明珠價值幾何?" 這兩粒明珠與方才桃林仙所示的相比更加圓潤飽滿,瑩白光暈中混合這五色霞暈。 "這……"孫樹詫異地看著眼前打扮滑稽怪異的桃林仙,心中大惑不解,此人為何會有如此多的稀世奇珍……孫樹竭力掩蓋此時內心的驚愕,故作平靜地說道:"的確是難見至寶,若說是價值連城也不為過。" 桃林仙笑道:"憑什麽就讓男子倚勢仗權拿女子消遣,我就用這兩枚珍珠,請這任公子來壹決高下。"桃林仙說罷,冷眼註視這任飛,笑道:"不知任公子可否賞臉?" 任飛臉色已成醬色,原本還算英俊的面容變得有幾分扭曲,冷眼註視著桃林仙壹言不發。 桃林仙笑道:"莫不是不肯賞臉,還是怕和我過招若是輸了便顏面無存了?" 蘇合此時已經笑得前仰後合,連忙附和道:"明珠瓦礫壹並拋,如此盛情怎能退卻?任兄,難不成是怕了?" 桃林仙掃視了下四周淡然壹笑,搖頭道:"這裏太窄,不好比試!若是有膽量,就隨我到屋外。"桃林仙方才說完,肥碩的身子飛快閃過,還未等眾人回過神來。方才還在庭中的趙晴蘇合任飛曹玉等人亦是不見了蹤影,只留茫然的眾人面面相覷。待眾人追出屋外,也只有月光下浩渺煙波,也不見桃林仙等人的蹤跡。 這是壹處水霧迷蒙若真若幻的洞天之間,煙雲的縫隙裏透過刺目的光暈,讓任飛不敢逼視,連忙以手遮擋,躲過那奪目光芒。 片刻之後,那光芒漸漸暗淡下來,任飛緩緩擡起頭,警惕地掃視著四周,冷冷哂笑道:"我大意了!原來是位高手。" 桃林仙從雲霧中走出,望著任飛清冷邪魅的面頰,得意地笑著,"過獎過獎!不過須臾幻術雕蟲小技,不足為道。" "哼!"任飛不屑地拍了拍手中折扇,冷冷問道:"故弄玄虛。" 桃林仙笑容頗為得意,搖頭道:"妳看看妳的左手手心。" 任飛驀然壹楞,發現此時左手手心中出現了壹條淡淡黑線,似乎沿著皮膚紋理向手臂延伸著。 "這鉤吻陰毒的毒性和妳體內的阿芙蓉相融合便會更加猛烈,呵呵,這條線每日便會長上半分,等毒性蔓延到心脈之時,即便妳拿了解藥也沒用了!"桃林仙緩緩側了側頭,故意搖動著滿頭珠翠。 任飛額間已經滲出冷汗,心中大感不妙,但任然故作鎮定冷冷說道:"妳沒有機會下毒!休想危言聳聽!"任飛額間已有殺意,暗自運功之時,發現渾身骨骼疼痛欲裂,頹然半跪於地,低聲喘息著。 桃林仙撫掌笑了笑,"我無意要妳的性命。" 任飛平復著紊亂的內息,低聲問道:"妳想怎樣?" 桃林仙略帶神秘地笑了笑,問道:"葬雲崖如今在何處?"任飛冷冷哂笑,緊抿著蒼白的嘴唇,並不回答。 桃林仙無可奈何地嘆氣道:"妳不說也無妨,就等著這毒藥慢慢侵蝕妳的身體,直到筋骨寸斷,卻還壹直斷不了氣,那時候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任飛獰笑幾聲,緩緩站起來,冷眼掃了幾眼桃林仙,問道:"如此倒是承蒙不殺之恩了!幻境之中壹切也不過虛影,若論幻境秘術,妳還是遜我壹籌!"任飛強忍著胸口劇痛,低聲念咒,突然間任飛的身影猶如水波般皺開淡去,那壹抹詭異的笑意仿佛還停留在這鏡像之間。 桃林仙望著任飛消失之處,抱著胳膊蹙眉凝思,趙晴和曹玉二人撥開身側雲霧向桃林仙這裏尋來,望著空中還在回蕩的漣漪清波,急忙問道:"如此便讓他走了?" 桃林仙神色略顯凝重,搖頭道:"我並不是他的對手,方才不過危言聳聽,雖然他表面不相信,但是內心並非不為所動,安心等上幾日。"桃林仙說罷,側過頭看著趙晴,小聲問道:"在弄玉樓裏的蘇合又是什麽來歷?" 趙晴搖了搖頭,"我也不知,但今日幸而得他相助。據葉甜說,她與蘇合也不相熟,是偶爾在弄玉樓裏遇上。現在不知葉甜去了何處?" 桃林仙低頭沈思片刻,點頭道:"那小蛟精察覺我來了,壹早便沒了蹤影。妳放心,她機靈得很,而且只要留在水裏,任飛等也奈何不了她,若跟著我們,她怕是還會多幾分危險,如今不管她也罷。至於蘇合,他身上並無邪氣。"桃林仙說罷,將四周幻境撤去。 蘇合撥開身前翠蘆青葦,緩步走到幾人身側,抱拳笑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桃林仙微瞇著眼仔細打量著蘇合,"以妳的能力,方才的迷陣根本困不住妳。" 蘇合笑容謙遜有禮,"前輩幻術高深,在下不敢造次。而且我也知前輩對我並無敵意,所以便於幻境中安心等候。" 桃林仙會心壹笑,嘆道:"妳為何要助我們?" "只是在弄玉樓碰巧見那任飛壹身邪氣,便隨意戲弄壹番,讓他輸了百十兩銀子。如今已經入夜,弄玉樓的酒宴怕是已經開始了,在下先行告退,諸位後會有期。"蘇合淡然淺笑,抱拳道別,俊逸的身影漸漸隱沒在夜色中的浩蕩蘆葦之中。 曹玉沖著桃林仙憨笑道:"桃林仙,妳說好要教我本事的,要不今日就行了拜師儀式吧?剛剛那壹招是叫什麽……幻術?" 桃林仙故作高深地嘆口氣,"妳心浮氣躁,這幻術又豈是壹時半會能學來?我修煉數十年的幻術修為也不及幻姬的萬壹。"桃林仙說到此處,眼神又幾分迷離傷懷。 曹玉好奇地望著桃林仙,小聲問道:"桃林仙所說的幻姬是怎樣壹位人物?" 桃林仙回過神,輕聲嘆道:"人間的詞語都不足以形容幻姬容貌,她本來也並非人間之人。" 趙晴聽得有些出神,悠然道:"那該是怎樣漂亮的壹位仙子?不知有沒有機會得見仙蹤。" 桃林仙緩緩搖頭,笑容裏略帶惆悵,"不說這些了……小晴,妳若是執意留在京城,我也不會勉強帶妳走。不過既然我也收下曹玉做徒弟,我這大弟子肯定不會拋下妳不管,那我這個做師父的,自然也不能不管自己的徒弟。" 曹玉壹聽,頗有幾分喜出望外,連忙抱拳躬身笑道:"桃林仙師父在上,受小徒壹拜!" 桃林仙咧嘴仰面大笑,"我第壹次收徒弟,今日定要好好慶祝壹番。" 曹玉會意而笑,抱拳道:"那壹切都包在弟子身上了!" …… 芙蓉江畔,幽夜蒼茫,風過蘆葦,月映江波。 桃林仙以法術在江畔荒野裏化出了壹間樓閣,三人坐於其上,把酒談笑。 言笑之際,曹玉不經意瞥見清冷月色下趙晴的淡若白月的笑容,不禁微微怔住片刻,酒杯端在唇邊而忘飲。 酒意正盛的桃林仙瞥見此時木訥的曹玉,不禁放聲大笑,卻也不道破。 趙晴並沒有在意,而是從懷裏拿出那枚玉石,借助清冷月輝看著其上淡淡的黑紋汙漬。趙晴比先前多了幾分笑容,心中的陰霾仇恨也淡去了些許。 曹玉回過神,註意到趙晴掌中的那枚玉石,不解問道:"原是好玉,可惜被侵蝕了玉心,晴小姐怎麽會帶著這樣壹塊玉石在身側?" 趙晴沒有回答曹玉的疑問,而是將玉石收回懷中貼著中衣衣襟而放。 桃林仙笑道:"曹玉,有勞妳尋來這桂花酒,很久沒有喝得如此痛快了,還記的那次去皇宮嘗了嘗宮中珍藏的佳釀,卻也不及這桂花釀。" 曹玉趙晴二人壹聽,頓時有了興致,笑問道:"桃林仙去過皇宮?那皇宮是什麽模樣?" 桃林仙嘿嘿憨笑幾聲,擠眉弄眼地嘆道:"這瓊樓玉宇極盡奢華也難以道盡,倒不如我帶妳們兩個去看看,那尚食局裏的美味珍饈定會讓妳們大開眼界!" 皇宮鳳寧殿外,夏蟲輕鳴,更顯幽謐。 鳳寧殿內,十二只蓮花燭臺將橙色燭光均勻柔和地投射在寢殿內。 周雪倩身著月白緞裳頭戴珍珠小冠,面容雍容殊麗若神仙妃子。 周幼薇壹身水田道衣,不施粉黛,清麗出塵,恬然立於壹側,雙手捧有錦盒遞與周雪倩身前,柔聲道:"賢妃娘娘,還請選壹只簽。" 周雪倩望著周幼薇,搖頭笑道:"姐姐何須如此生分?還是以小名相稱,才不疏遠。"周雪倩說罷,從錦盒中選出壹只字簽。展開而閱,發現其上寫有壹個"暗"字。周雪倩心頭微微壹蹙,略感不詳,蹙眉將字簽遞與周幼薇手中,問道:"這個'暗'字是否不利?" 周幼薇恬然頷首而笑,搖頭道:"賢妃勿須擔心,這'暗'字,有柳暗花明之意,是峰回路轉之兆。暗字之中,藏有兩個日字,皆為光明之象。簽文道:暗藏自有光明日,守耐無如待丙丁;龍虎相翻生定數,春風壹轉漸飛驚。潛龍藏隱,萬事待時,自可光明。" 周雪倩釋然而笑,點頭道:"這麽說,這番為昭平從青年才俊裏甄選駙馬,便可找到那個孩子?" 周幼薇微微頷首,"簽文之意,應是能尋到這個孩子的下落,但婚娶之事,還是莫要強求,順其自然才好。" 周雪倩溫和壹笑,"當年落難,若非何氏夫婦相助,我也沒有機會誕下昭平。可是過去了二十年,那孩子卻仍然毫無下落,並非要將昭平強行嫁與,若是孩子不願這門婚事,我亦不會勉強他們。只是想找到那個孩子,以報答當日何氏夫婦之恩。聽風律說過,何夫人當日產下的的確是個男孩,取名為楚庭。這二十年時間,不僅我們在尋找,沐謙風律他們也都在打探那個孩子的下落,卻始終了無音訊。" 周幼薇靜默片刻,緩緩說道:"賢妃不必憂心,若是此番尋不到,也莫要因此耽誤了昭平,這次甄選駙馬,若是能得佳婿,也是最好不過,勿須太過執著何楚庭的下落。我曾經為何楚庭占蔔過幾卦,皆是吉象。何氏夫婦這樣的仙家高人,想必也早已為孩子尋到合適的去處。" 周雪倩頷首而笑,牽起周幼薇的手,小聲說道:"我們姐妹二人也有些時日未見,姐姐今夜就留在鳳寧殿安寢。明日還得勞煩姐姐安慰昭平,她這幾日又有些任性了,我總也勸不住,她還是最聽妳的話。" 鳳寧殿內的燭火漸漸熄去,幾位宮娥從殿內緩步退出,只留幾人貼身伺候。 隨周幼薇入宮覲見的璇真隨幾位宮娥去往休憩之處,璇真是第壹次入宮,忍不住好奇地四處觀望,小聲笑道:"朱蕊姐姐,皇宮到底有多大?是不是占了大半個京城了?" 名為朱蕊的宮女掩口而笑,側臉看著璇真莞爾笑道:"我入宮五年,這皇宮裏的許多地方我也沒去過。光說這宮室,就有三十六座,還有大大小小的亭臺樓閣那就更不計其數了。傳說,這皇宮裏有九百九十九間半的房間。" 璇真驚訝地看著朱蕊,不住感嘆,"我第壹次隨觀主入宮,原來總聽人說皇城之大,這麽說外面的傳言壹點也不誇張。" "明日賢妃要在太液池的蓬萊島設宴款待周娘子,璇真妳倒可以趁此機會好好看看。"朱蕊手提燈籠在前引路,沿著鳳寧殿外的流水向宮女所居的小院走去。 …… 尚食局的珍膳坊內,此時守夜的宮人也因中了昏睡術而靠坐在壹側沈沈睡去。 明日賢妃要在太液池的蓬萊島上設宴,尚食局內各種稀奇食材美味均已提前備好。 桃林仙神秘壹笑,點頭道:"方才聽她們交談,明日太液池裏有盛宴,要不要大開眼界?" 趙晴小心問道:"聽聞皇宮是人間最奢侈的地方,極盡繁華,的確想親眼看看。明日該如何行事?" 桃林仙笑道:"明日她們肯定忙碌,我們混跡其間壹時也不會被人察覺。我們二人扮成宮女,至於曹玉麽……就扮內監。" 正在好奇四處觀望的曹玉猛然回過神,錯愕地望著掩口而笑的桃林仙和趙晴,連忙說道:"為何要扮內監?我也是七尺男兒,如此太傷自尊。" 桃林仙抖了抖煤塊壹般的眉毛,說道:"這有何不可?大丈夫能屈能伸,不過讓妳扮內監就如此為難,若是以後遇到危險怕是也不會知道變通。這裏是皇宮,若想好好見識,就得聽師父安排,才行了拜師禮,便要忤逆師父的意思了?" !!!






1:经常换女人的男人发不了财!

2:只会怪女人的男人也发不了财!

3:吃软饭的男人发不了!

4:担不起责任的男人发不了财!

5:对未来没有规划的男人发不了财!

6:男人泡女人不懂珍惜的发不了财!

7:沉迷游戏的男人发不了财!

8:不愿意吃一点亏的男人发不了财!

9:算计女人的男人发不了财!

10:小性子十足的男人发不了财!

11:没有主见的男人发不了财!

12:好吃懒做的男人发不了财!

13:和女人一般见识的男人永远发不了财!

14:如果,你觉得说的对,就给朋友们看看!

【男人该有的样子】


一个男人

  一定要有一个男人的样子,利利索索、痛痛快快,千万不要扭扭捏捏、婆婆妈妈。


一个男人

  要懂得保护女人和尊重女人,尤其是后者,千万不要强迫她做她不愿意的事情,不要打女人,无论她伤过你还是骗过你。


一个男人

  要说话算话,如果做不到就说不做到。


一个男人

  可以不帅,但是一定要有风度,要有修养,要有内涵,要有底蕴。


一个男人

  可以不用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是应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无论怎样,你总要养家糊口。


一个男人

  要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人也就这一辈子,头顶的天都是一样的,你可以失败,但是不能自甘平庸。


一个男人

  要有责任感,无论是对事业还是对家庭,无论是对父母妻儿还是朋友兄弟,都要担当起自己的职责,自私自利的不是好男人,推脱逃避的不是男人!


一个男人

  还应该强悍,社会上鱼龙混杂,充满了危机和诱惑,意志力不够坚定,很容易被击败,被打垮。一个随随便便就会被击败打垮的人,其他一切也无从谈起,也无需谈起。


一个男人

  该学会赚钱,千万不要以为攒钱可以发家致富,钱都是赚出来的,而不是攒出来的……


一个男人

  要勤奋果敢,天道酬勤的道理已属老生常谈,而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就要努力去做。


一个男人

  要沉稳冷静,沉稳,是男人区别于男孩的标志,而冷静,可以让你最大限度发挥优势,降低风险,也让你显得更加成熟一个男人,不要习惯于解释。做了就是做了,无论好坏成败,都是自己做的,解释这东西是最最没用的,你想当初干吗去了!再者,有些时候,沉默确实是金。


一个男人

  是家人的依靠,是男人就要尽义务为她们拼搏。


一个男人

  一生应该完成两件事:完成梦想、实现理想。


一个男人

  内涵远远胜于相貌,不要因为自己的相貌或者身高过分担心和自卑。


一个男人

  要有山一样脊梁,经得起磨难、受得了打击,只要生命还在,一切还能再来。

一个不懂得为亲人让步,为朋友让步,为爱人让步,为合作伙伴让步的人,是缺乏胸襟的人,最无能和不可交的人。试问一个连自己人都斤斤计较的人可交往吗!


长不大的人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跟自己人,跟自己所爱的家人无谓的争长短论输赢。那些看起来很爱面子的人,其实,通常内心充满着不自信的胆怯!那些装成坚强、从不会懂得认错和让步的人内心往往都充满着嫉妒、狭隘,很难让阳光照进他们的心灵。


何谓成熟的人呢?对自己人、对家人、对爱人,很温柔,温柔得如同孩子。而对外,对困难,则蔑视,毫无惧意,顶天立地,不慌不忙,淡定从容!


如果,你动不动就与亲人争执,寸土不让哪怕口舌上的输赢都要争,可以敢保证,你在外面必定没有什么作为。


一个懂得爱的人,宁可扮演输家,也不去打败自己的人。打败了她(他),你想得到什么呢?爱,就要懂得让步。

让步,在情感中不是退却,也不是从权,而是一种尊重,一种人格,一种胸襟,一种涵养!


让步的人,是最可爱的人!


不争(写的真好!)

人活着,没必要凡事都争个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察则无友。

跟家人争,争赢了,亲情没了;跟爱人争,争赢了,感情淡了;

跟朋友争,争赢了,情义没了。争的是理,输的是情,伤的是自己。

黑是黑,白是白,让时间去证明。放下自己的固执己见,宽心做人,

舍得做事,赢的是整个人生;多一份平和,多一点温暖,生活才有阳光。

人是活给自己的,别奢望人人都懂你,别要求事事都如意。

苦累中,懂得安慰自己。没人心疼,也要坚强;

没人鼓掌,也要飞翔;没人欣赏,也要芬芳。

忙时,偷偷闲,别丢了健康;累时,停停手,别丢了快乐。只要心中有家,人生就不会迷路。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