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夫妻,真人真事!

蓑笠 真人真事 雪峰山 新婚 炎洲 夫妻 之事 船工

08-08 19:27 搞笑笑话幽默 (youmo365) 幽默

新婚夫妻,真人真事!_搞笑笑话幽默_读一读网站 新婚夫妻,真人真事!,读一读网站提供搞笑笑话幽默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超搞笑视频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原创丨 周長華遲疑片刻,突然面露驚異之色,緩緩念道:"魚腸……"   何月棠點頭道:"這便沒錯了,果然是妳家的寶劍。"   周長華驚異的看著何月棠,"月棠是如何尋得此劍?"   何月棠點頭道:"也是機緣巧合才得來,可惜劍身已斷,要想修復,少不了費壹番波折。今日離去後,便是為修復此劍,待此劍重鑄,定然歸回於妳。"   周長華眉頭若蹙,心頭感觸良多,柔聲說道:"幼時曾見三叔於庭院中舞劍,用的便是這魚腸劍……自幼便仰慕三叔,能出外遊歷,見聞頗多……"   何月棠抿嘴壹笑,寬慰道:"妳是富家公子,要出門遊歷雖然不必上那些修道之人禦劍淩風,但也有的是辦法。更何況禦劍之術瞬息千裏,容易錯過身邊美好……有時候,遠處的地方雖然新奇,但也不壹定就比得過身側的美景。"   周長華眉頭略略舒展,悅然笑道:"月棠年歲雖然不大,所知所學甚多,我時常於書中讀得各處美景,卻無緣壹見,人的腳力,始終有限……真想學當日三叔那般,出海遊歷,增長壹番見聞,倒也不枉此生。"   何月棠抿嘴壹笑,狡黠地看著周長華,"其實我與妳壹樣,壹直求著爹爹讓我出門遠遊,方才說的那番道理也不過玩笑,其實我自己也是做不到的……這便是妳們常言的當局者迷麽?"說罷二人相視而笑,會意心中。   "月棠要修復這魚腸劍,是要去往何處?"   何月棠指著東邊,淡淡說道:"東海之上的炎洲,說不定能有收獲。"   "炎洲?便是十洲中的炎洲?"周長華微微蹙眉,若有所思。   "正是!"何月棠將魚腸劍斷劍收回繡囊之中。   周長華抱拳道:"在下有壹個不情之請,希望能同月棠壹同去往炎洲。"   何月棠吃驚地看著周長華,搖頭笑道:"不行的,這又不是去玩,萬壹有什麽閃失?"   周長華連連搖頭道:"並非在下糾纏月棠,只是,這海外仙山仙島飄渺無蹤,月棠即便禦劍淩風,要尋得此處,怕是也需要些時日……倒不如從華亭處尋艘遠海之船,倒也穩妥。更何況,這魚腸劍既然為周家之物,在下定然不能不問,就如月棠姑娘方才所言,尋找仙島之事,並非易事,在下亦希望能與姑娘身側照應……"說到此處,周長華微微停頓片刻,有些窘迫地低下頭,連忙掩飾方才的關切,低聲道:"在下家中做的是香料生意,早聽聞東海海面之上多產龍涎香,在下也早與父母商議過,要去往東海這龍涎香的產地采選些上等香料,也是為家族生意謀算。"   "妳……"何月棠微微垂下頭,繼而搖頭道:"妳方才說的也在理,我亦當妳是朋友,既然妳父母家人並無反對,壹同出海便是。去妳說的那個華亭,尋壹艘能出海的船,只是我擔心妳這樣的大少爺受不了海上風浪之苦。"   周長華豁然壹笑,點頭道:"在下身為男子,若是不能護在妳身側,也定然不能成為妳的負擔,若是到時候月棠嫌煩,把我扔下海便是……來世便作壹鮫人,天天到月棠面前流淚去……"   何月棠聽聞此言,不由捂著肚子哎喲哎喲笑個不停,"妳這又是什麽胡話?對了,既然要出海,還少不得壹番準備,妳需要多長時間?"   周長華撫掌道:"出海之事,與家人早已商議過,華亭處也有周家店鋪的分號,那裏有經驗豐富的船工,這幾日得到的那幾塊龍涎香,便是華亭的船工尋到的。帶他們出海,自然省了不少事……我曾聽壹個謝姓船工說道,他有壹日早起,在船頭隱約見到壹座漂浮海上的仙山,只可惜不到壹瞬,便沒有蹤影……這事情,想來也不是無稽之談,我三叔曾說過,他曾去過十洲中的流洲與聚窟州。"   "聚窟州……"何月棠微微壹怔,心中驚道:這人的三叔能持有魚腸劍這般的神兵,想來也不是吹噓吧!若是他真去過聚窟州,說不定與爹也相識,如此說來,倒是真有緣了。雖然爹還沒帶自己去過聚窟州,但此番出來,若是能去爹住過的地方壹探,倒也是壹件有趣之事。想到此處,何月棠不由會意壹笑。   "月棠因何如此開心?"周長華好奇問道,癡迷地望著何月棠明媚的笑顏。   何月棠略略歪著頭,看著周長華,道:"妳打算何時動身去華亭?"   周長華眺望墻外煙波浩渺的瘦西湖,點頭道:"待老太太和母親回來後,我便將此事告知……"   周老夫人與盧氏回來後,周長華將要去華亭出海之事告知,盧氏淡然笑嘆:"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不過也好,這經商學問妳也得多歷練,既然妳爹都已應許,我也不好多言。"   周老夫人無可奈何笑了笑,搖頭道:"妳的性子著實像妳三叔,當年他執意出海,我與妳爺爺都是竭力反對。但如今,我也知這事是阻妳不住,妳出門在外,多加小心,帶些能幹踏實的船工。"   此時周幼薇酒意初醒,走到周長華身側,羨慕地看著即將遠行的兄長,眼中盡是關切,在周長華耳邊低語道:"哥哥,此番月棠也會跟隨吧?"   周長華微微壹怔,尷尬地笑了笑,"妳如何知道?"   周幼薇狡黠地笑了笑,"看妳的眼神便知,如此期待的模樣,定然是有佳人相伴左右……真心羨慕妳們男子,能如此縱情四海,也羨慕如月棠這般灑脫率性的女子。"周幼薇將收拾的細軟遞到周長華手中,雙目隱隱禽淚,低聲說道:"海上風雲莫測,多保重。"   周長華叩首拜別周老夫人與盧氏後,便起身離去。   雪峰山的辰州盛產朱砂之礦,壹處荒廢的礦洞處,殘留裸露的殷紅碎石散落在四周。幽涼冰冷的勁風從礦洞中吹出,夾帶這寒冰的氣息。   蓑笠翁坐在洞口,支著壹只小紅爐,將新采的茶葉放入煮沸的水中,茶湯瑩綠透亮,倒映著四周青山翠色。   蓑笠翁將沸騰的茶湯倒入幾只破舊的褐色陶碗之中,拜在身前矮平石頭之上,輕撫胡須笑道:"原來既是客,二位既然來此,又何須躲躲藏藏?倒顯得老夫待客不周了!"   楚簫冷笑壹聲,從壹側山間飛身躍下,手中長簫依舊散發著紫色幽光,落於蓑笠翁身前,略略抱拳道:"正好奇到底是何人傷了前些時日來此的同門,原來是雪峰山的五長老之壹的蓑笠翁,失敬失敬!"   蓑笠翁手執壹杯茶水順勢壹扔,楚簫平穩接住,茶湯絲毫未灑。   "還有壹人,為何還不現身?"蓑笠翁摘下鬥笠,向壹側樹林間擲去,樹冠壹陣劇烈抖動,灑落千片翠葉。壹透明的身形飛落在蓑笠翁身前,壹女子的柔媚的聲音響起,略帶幾分不屑地說道:"蓑笠翁?前些時日的雪峰山內訌,妳僥幸能保性命,已是萬幸,如今就應該隱居山間得享晚年,如何又來這裏多事?"   蓑笠翁悵然望著眼前透明的身影,搖頭嘆道:"果不其然,雪峰山內訌之事,果然是妳們黑水門暗中挑撥。"   透明的身影稍稍怔住,哂笑搖頭嘆道:"並不為其他,不過是想取些朱砂,前輩又何須如此介懷?"   蓑笠翁緩緩站起身,拂落身上落葉,雙目寒光大盛,冷冷說道:"朱砂不過藥引,雪峰山的禁術早已失傳,妳們黑水門操控借屍還魂的屍身作惡,如今又希望偷學雪峰山魂魄禁術,當真可笑!恐怕妳們為的,便是這山中的山鬼魂晶吧!山鬼已無傳人,這魂晶自然無人能再驅使,勸妳們早些死心!"說罷,幾道紅光從蓑笠翁之間飛出,打向二人。   女子透明的身影如同疾風般閃過,輕松躲過這漫天紅雨,楚簫身法稍慢,躲閃不及,被幾道疾電般的紅影打中,身上傷口深及數寸,鮮血如註。   "可恨!"楚簫手中長簫已幻化為雪亮長刃,怒目直視著蓑笠翁。   女子的身影微微擺手制止楚簫,悠然嘆道:"蓑笠翁,我們並無惡意,何必逼我們出手?"   蓑笠翁冷笑壹聲,淡淡說道:"守護山鬼魂晶為老夫職責所在,若想進得此處,先過得老夫這關!"   楚簫強忍著劇痛,搖頭咬牙哂笑道:"這蓑笠翁倒還有些修為,只可惜,今日怕是也要埋骨於此了!聖使,方才妳不過相讓,這老頭便如此不識擡舉,如今他既然已知我們的目的,便不能再留了!"   女子的透明身影如同精魅,幻化出百十幻影,將蓑笠翁重重包圍,楚簫手中雪光劃過,直刺蓑笠翁而去。   蓑笠翁周身氣旋直上,卷起遍地沙土草葉,龍卷狂風成吞噬之勢,勁風夾帶著強烈殺意襲向二人。   勁風吞沒整個山谷,原本翠綠的山谷立刻蒙上的壹層灰蒙煙塵。   正在茅屋前劈柴的陳嬌嬌察覺到遠處的巨響,隱約看見那山谷間驟然騰起的灰色塵囂,"六六!妳看!那裏!"陳嬌嬌壹把拽過錢六六,引頸望去,那灰塵波光呈現沖天之勢。   "快去!師父有麻煩了!"二人連忙丟下手中雜物,急忙向事發之處趕去!   待二人趕到之時,方才的沖天塵囂已落下,只留遍地碎石狼藉。蓑笠翁只留些許氣息,悵然躺在砂石灰土之間,面容上已便是血痕,雙目直直盯著天空。 !!!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