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表外甥的婚礼上偶遇福山,我问了他三个问题

福山 中国 美国 婚礼 问题 外甥 斯坦福大学 政治

08-03 20:36 凤凰网 (ifeng-news) 时事

在表外甥的婚礼上偶遇福山,我问了他三个问题_凤凰网_读一读网站 在表外甥的婚礼上偶遇福山,我问了他三个问题,读一读网站提供凤凰网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作为一名从事临床医学实验的生物统计师,因为也具有经济学和公共卫生管理学的背景,平时对社会经济文化方面的问题也颇感兴趣。即便如此,自己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在现实生活中会与政治学领域的学者发生什么关系。 但这一切在今年夏天有了改变。我和夫人6月份在加州旅行并参加一场计划好的婚礼时,遇到了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一位全球知名的政治学学者。这故事是如何发生的需要从我表姐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外甥,一位美国长大的华裔年轻人谈起。


表外甥从小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长大,父母都是湖北人,在武汉读的大学和研究生,早年移居美国。表外甥小名龙龙,像其他华裔孩子一样,龙龙从小理科出类拔萃,同时也酷爱阅读。 多年以前从家人口中得知他在斯坦福大学选读了英语文学。几年过后又听说他开始在斯坦福大学修读政治学博士学位。时间到了2013夏天,表姐知道我在北京工作且居住后,就询问能否让龙龙在我的公寓居住一个月,因为他即将被导师派到北京大学来进行学术交流一个月。这当然不是个问题,于是龙龙就在2013年7月份整个月和我住在一个公寓里。从平时的聊天中得知龙龙有个谈了多年的女朋友,其父亲是个日裔美国人,也是他的博士生导师,一名斯坦福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我虽然因此也经常和龙龙在吃烤串时就一些时事政治,东方西方的话题进行讨论,但从未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以及他的教授与曾经粗略读过的《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的作者联系在一起,一直到今年6月开始的加州之旅。


今年6月,表外甥邀请我去旧金山参加他的婚礼。我和我夫人接受了邀请,同时也准备在加州旅行度假一周。龙龙正式婚礼前一天的晚上有一个婚礼前的彩排(Wedding rehearsal),只有新郎和新娘双方家人出席,是一个小型的家庭聚会。可是由于我们从洛杉矶出门太晚,怎么也不可能在当晚聚会开始的5、6点钟赶到旧金山,索性中途歇了脚,正式婚礼当日(美国西海岸时间6月24日)才赶到现场。婚礼的举办地点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的一个别致酒店,到达现场时酒会已经开始,在众多人群里,我们一眼就认出了新娘,她已经在以前的照片里熟悉过了。当龙龙把我们引到一位瘦小精干的东方老人和一位很有气质的美国白人女士面前时,我们也很容易就猜到这是新郎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但真正让人惊讶的时刻这时突然到来:一个参加了前晚婚礼彩排晚宴的武汉亲戚过来用中文告诉我说,龙龙的老丈人是福山,就是那位曾被习近平主席接见过的美籍政治学者。直到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早有所闻的龙龙的老丈人,这个斯坦福大学政治学的教授,就是大名鼎鼎的政治学学者福山!


相比国内,这个婚礼规模很小,但温馨而隆重。福山的亚裔亲戚来的不多,举目能看到的亚洲面孔基本上都是新郎男方家的亲戚。正式的讲话当然都是英语,但私下交谈则混合着英语和汉语甚至武汉话,多元文化浓厚而独特。晚宴开始后首先是新娘外公发言,这是一位白发苍苍、走路已经颤颤巍巍的白人老头,他从介绍自己外孙女小时候的趣事开始,一直谈到孙女长大谈恋爱,最后给外孙女送上了真挚的祝福。老人说着说着,幸福而不舍地掉下了眼泪。接着福山发言,向来宾介绍了女儿与女婿相识、相恋的过程。新娘和新郎从刚上大学时认识并建立关系,新郎本科毕业后,干脆就拜在"准岳父"门下,师从福山研究起了政治学。到今天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一起走过了整整11个年头。 新娘茱莉亚继承了父亲学霸的基因,学业一路精进,直至今年拿到了斯坦福大学统计学博士学位。


在认出福山的兴奋和激动之余,婚礼进行中我已经在思考借这个机会和这位世界闻名的学者交流一下。一来出于好奇,想知道福山近期一些研究的动态和成果。二来,也是个让这次加州之旅多留下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于是我抓住晚宴进行到一半、大家离座三三两两交流的机会,简单地向福山提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必然离不开他的"历史终结论"。在1992年出版的《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中,福山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因此构成了"历史的终结"。对于这个"穿越了无数掌声和同样多的臭鸡蛋"的著名观点,22年后,福山在2014年出版的新著《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中有所修正,他认为,构成的良好政治制度需要三个要素:强大有效的国家(中央权力),法治以及回应民众要求的可问责的民主。我们的话题,自然从他的"改变"开始:"对于'历史的终结'这一结论,您是否开始反思,您现在依然坚持'历史终结'一说吗?"他回答:"我重新评估了一下以前的研究,我仍然认为结论以某种形式仍然成立。"很明显,福山回避了"终结"(end)这一词,而强调了"以某种形式"这一状语所以,福山当时给我的感觉,第一是强调了他"正在反思"这个结论,但到目前为止"反思"的结果,是结论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第二'以某种形式'这个描述颇像我们在谈论某种理论成立时强调的'需要条件或者假设',强调结论不是绝对而是有条件的。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您是否认为美国政府在治理国家方面出了问题,有那么点不称职(incompetency)或是无力(inability)?"这个问题他非常明确地回答"是的"。这个回答并不意外,事实是,早在特朗普上台以前,福山在2014年11月24日在北京曾谈到,"美国目前处于一段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历史时期,民主党和共和党造成美国政治体制两极分化。这是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两党之间宿怨已深,导致美国政治陷入僵局。因为党派政治的巨大分歧,美国在很多方面很难做决策--包括最近备受关注的移民政策,甚至包括政府预算、医疗改革等基本决策。过去,美国体制曾周期性地暴露出这个问题。未来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美国民主能不能自我纠错。"(注1)福山认为这正是美国政治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而特朗普上台,进一步加剧了美国民众对政府治理能力的怀疑。旧金山地处的加州是美国民主党势力最为强大的地区,也是"反特朗普"最为汹涌的地区。在去年特朗普胜选的结果出来后,福山所在的斯坦福大学,部分学生和教授得知大选结果后,立即冲出教室抗议。所以我并没有在喜气洋洋的婚礼现场上向福山提问关于特朗普的看法。我想,即便我问了,他也是非常难以回答的吧。


第三个问题,我自然要回到我最关切的、也是福山近年来一直在研究的中国问题上来。从很早开始,他就多次派遣他的学生来中国调研和交流,福山本人也多次到访中国,并于2015年11月受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在同期参加的学术讲座上,福山也谈到了对中国的理解:"我认为,中国是第一个发展出马克斯·韦伯所说的现代国家的地方。"(注2)2015年底,他在评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时,使用了"中国模式"这个词,他指出:"中国的发展模式不同于如今流行于西方的发展模式","基于基础设施的战略在中国取得了耀眼的成就,也是从日本到韩国、新加坡等其他东亚国家所追求的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提出:"国际政治未来的大问题显而易见:哪种模式会胜出?如果一带一路达到了中国计划者的预期,那么整个欧亚--从印尼到波兰--都将在未来一代中发生改变。"(注3)


所以,对于我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您是否认为中国的制度与治理到目前为止是成功的",福山也毫不犹豫地回答:no doubt(没有任何疑问)。但他同时补充谈到,虽然中国政府治理的方法非常成功,但存在着风险(risk)。我问到:"可是,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世界上并不存在没有风险的方法。"他的回答用了比较级说:"这个风险比较大。"但至于为什么大,比哪些其他方法大,他当时并没有展开说。我基于我的理解以及后续的看他的文章,明白他所说的低"风险"参照物,应该还是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在他的观点看来,中国的制度有很强的国家治理能力,但风险相对较高。


福山并非一个政客,而是一位研究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的学者。从与他简短交谈中,能感受到他说话的严谨和客观,这些都是作为一个研究者所具有的优秀的科学素养。尽管每个人都难免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尤其是在政治学研究领域,但是在研究、看待社会现象以及得出结论时,优秀的政治学者还是会尽量避免意识形态、宗教等偏见的引入。那些试图总结出有效的社会经验和规律,并具备预测或指导功能的"政治科学家",一定是最少受意识形态和宗教影响的学者。


就我的感觉和理解,福山对中国的关注,来源于中国取得的成就超出了他的理论可以预见的范围。他的反思,应该是对理论不足之处的剖析和再思考--是理论出了问题,还是实践为大?他作为学者的责任,或者是把中国这个"特例"用自己的理论解释清楚,或者是修改自己的理论。对于美国社会和政治的现状,作为一位美国的政治学者感到需要反思且忧心忡忡也是正常。


婚礼次日,我们去了著名的、全世界最大的旧金山同性恋大游行(Gay Pride Parade)现场。与以往不同,这次游行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游行的前20%的主题,都与反特朗普的政治主题相关。当地的华人电台也表示: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美国社会的分裂,由此可窥一斑。


限于婚礼现场的氛围,以及福山作为主人必然的忙碌,我与福山的交谈只有简短的不到10分钟时间。再说了,这么一个喜气洋洋的婚宴现场,谈"严肃的"政治学话题,似乎画风也不太搭。此时,我确实有些后悔前一日没有早起驱车赶过来参加婚礼彩排晚宴,因为家庭聚会的聊天氛围要好得多,那样我的提问和他的回答,可能都会详细而丰富很多。不过,有时想想,福山提出的"历史终结"尚无结论,而他作为华裔小伙子的老丈人的历史,倒先开始了,好有趣。更加有趣的是,不知道这个有着中国、日本、美国白人多元文化的家庭能不能作为福山导师--另一个当代著名政治学者亨廷顿的著名"文明冲突"论的反证。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17年8月刊)


注:

1.http://www.guancha.cn/FuLangXiSi-FuShan/2015_03_30_313170_s.shtml;

2.2015年4月23日《环球时报》,"福山:说中国集权的人是不懂中国历史";

3.2015年12月31日《第一财经日报》,"福山:中国模式成功将让中亚成为全球经济核心"。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凤凰网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