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社会污秽面接触最大的职业。

污秽 讲述者 接触 警察 职业 社会 中队长 最大

08-26 23:37 警界 (cn110ss) 职场

警察,社会污秽面接触最大的职业。_警界_读一读网站 警察,社会污秽面接触最大的职业。,读一读网站提供警界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头些年有个新警娃娃,长的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男孩子,人也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因为要发个邮件给他,我问他QQ是多少,他记了半天楞没记起来,后来笨拙的打开手机,才翻出自己的号码。


原来他爸妈说上网的孩子不是好学生,所以他一直不打游戏不聊天,更没进过网吧,QQ是大学毕业时为加同学群才临时申请的,所以不太记得。


有同事告诉我,这娃太纯了,兄弟们聊天略带荤腥时,他经常会红着脸躲开。


但是没多久,路过一间办公室,听到一群人在讲荤段子,屎中带尿的,他是笑的最欢的那个。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警察,社会污秽面接触最大的职业,每天打交道的都是些三教九流牛鬼蛇神,毁三观的事情时刻都要面对。顾全不到你的玻璃心,也没人屌你的精神洁癖。可能连矫情都来不及,你已经从小纯洁变成了老司机。


今天蓝天白云舒适明朗,邀来一众男女司机飙飙车,扒一扒那些毁三观的破事。



讲述者"我是大牛"



我是个新兵蛋子,25岁,在派出所工作。


有天来了个报案的女的,说若干年前被人QJ过。


师傅说,QJ案发案不多,我正好学习一下,报案材料由我来问,同时嘱咐我要询问的一些细节。


但是师傅,你是否知道我心里的忐忑,我可以告诉你我对那事啥也不懂吗,我所知不多的常识基本来自于大学时代那些负责远程教育的外籍女教师。


报案人出身风尘,见多了世面,坐在那边侃侃而谈,一点也不悲伤,仿佛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我初出校园,没什么见识,目不斜视死盯着笔尖,好像犯错的人就是我。

一场笔录下来,奔放的是她,崩溃的是我,风轻云淡的是她,兵荒马乱的是我。


跪求警营里的前辈:我们年轻,需要历练,但有的事情,还是得让我们量力而行。



讲述者"花钱骨"



我,刑侦专业毕业的女汉子,在刑警队工作。


原本头儿要我当内勤,我一哭二闹三打滚,终于圆了我的办案梦。


我特崇拜我们中队长,风风火火、有板有眼,我觉得没有他拿不下的案子。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无所不能的偶像,出糗出大啦。


有天晚上紧急集合,中队长得到线索,某宾馆内有人吸毒。


一群人赶到嫌疑人所在的房间,敲门。一阵磨蹭后,一个体型健硕、肌肉蛮有线条的男子打开房门。哇哦,他只穿着条丁字内内,话说这身材穿丁字内确实是好看。


床上还有一个身材纤瘦年纪不大的男的,看上去有点娘,至少比我娘,羞涩又惊恐,用被子拦着胸。我擦,要拦个毛啊,你又没胸。


我突然感觉怪怪的。


桌子上放着冰壶,吸毒是肯定的。


中队长在房间里例行检查,很认真,认真的男人最帅。他在垃圾袋发现了一个用过的杜蕾斯,立即问两个嫌疑人:你们还嫖娼了?


"有!""没有!"


两人两时发声,然后对望一眼,又同时无语,纤瘦男更加羞涩。


把人带到队里,除了问吸毒的事,中队长还在一个劲的追问他们"嫖娼"的事。


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把中队长拖出候问室,这个无所不能的汉子突然变得格外腼腆,然后找个借口落荒而逃。


他出门后,那些快憋疯了的兄弟轰的一声笑炸了。



讲述者"冰封"



我参加工作就在这个派出所,一年多来经历了活了20多年都闻所未闻的奇葩事,比我老妈爱看的肥皂剧还狗血,三观一次次的被刷新。


一男的,婆娘在广东打工,他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勾搭上了村头开南杂店的王寡妇。婆娘回来过年,风闻了二人的乡村友情,一顿家法之后,男人如实交代了偷吃过程。婆娘押着男人闹到王寡妇家里,要求寡妇退还男人曾经送给她的金戒指,价值980元。


王寡妇见招拆招:退戒指,没问题啊,但你男人跟我上床时撕烂了我新买的高级内衣,价值280元,还压烂了我的席梦思,价值1200元,总共1480元,乡里乡亲的我给你打个八折,1184元,抵了戒指钱,你们还要找我204元。后报警!


天啦,想我堂堂优质理科男,高等代数没丢过分,却算不清这些脱衣剐裤的烂账。



讲述者"白浅的GF"



我在看守所工作,里边的人都叫我干部。


每天迎来送往,每天要和里边的人谈话,鼓励他们重新做人,但我时常会感觉很麻木,因为我分不清到底有几个人能够回头是岸。


那年我才参加工作不久,就遇上秋后问斩。所里有两个死囚犯。男囚20多岁,心狠手辣,把一个五保老人倒吊在横梁上,用钳子一颗颗敲掉老人的牙齿,只为抢几十块钱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女囚30多岁,为了和情夫比翼双飞,给病中的丈夫灌了一碗带耗子药的鸡汤。


男囚一身戾气,自从判决下来后一直在监子里大吵大闹,不得安生。女囚,一副典型的农村妇女的面相,如果不知道实情,完全不能往"又蠢又恶"的杀人犯上想,每天都在里边哭。


行刑那天早上,两人都害怕,尤其是女囚,要靠民警搀扶着才能直立。送上囚车的那一刹那,男囚朝女囚大喊一声:"妹妹,你莫害怕,哥哥带着你一起上路。"


我知道他这是给自己壮胆,但听在耳里,特别的不是滋味。如果有来生,就好些做人吧。



讲述者"过年发了个ball"



我刚进刑警队,就遇到一起离奇的案子。


一个偏僻的村子,三更半夜一户人家发生爆炸,炸死俩,一个是这户人家的女主人,另一个却是女人的姘头,是邻村的土郎中。爆炸物是炸药,典型的杀人。


排除了其它因素,案件定性为情杀。这户的男主人常年在外务工,没有作案条件被排除,我们工作的重点放在了与女死者有染的其他人身上。走访中,耿直的村支书悠悠的抽了一口旱烟,指着堂屋里那张八仙桌对我说:干部,你们的工作复杂啊,这十里八村和那堂客们上过床的男人,估计坐满了这一桌,旁边还要站一圈。


水落石出,对象却不是八仙桌旁的那圈人。一个村里的老光棍,一直爱慕女死者,却有心无胆,于是一到半夜就守在妇人家旁边,看着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男人穿堂入室,留给他的是一夜又一夜的煎熬。最终,在无尽的妄念中,老光棍没得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


那时我不太清楚爱情是什么,之前只觉得三心二意比较危险,没想到一厢情愿更可怕。



讲述者"2B老青年"



一天无警,难得的轻松,本以为平安无事,结果是我想多啦。


晚上,有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来报警,有点扭扭捏捏的,说是住宾馆时忘了关房门,洗澡时被人偷了手机和钱。


破案其实挺简单的。男子说他发现被盗后还出门追了一阵,顺着他描述的情况,调取宾馆附近的摄像头沿路追踪,在一个网吧里找到了嫌疑人,一个19岁的女孩子。


女孩子的供述让我这头警营菜鸟懵了一个逼,这两人其实是通过手机摇一摇约炮的。中年男子开了小宾馆的房,摇来了这个女孩子。两人在床上玩得兴起,走了水路后男子又提出走走旱路,女的怕痛,不同意。男子说那我给你200块钱吧,女的看在钱的份上就同意了。完事后女的发现后边出了血,又想起男的还没戴套,提出200少了,要500。男的不同意,女的越想越生气,趁男的洗澡时拿了钱包和手机就跑,男的出门追没追上.....


太复杂了,是嫖娼还是盗窃还是抢劫,我真心不知道咋定性,于是半夜打电话请教法制办的大爷。


法制大爷听我介绍完情况后,睡意朦胧的跟我说了一句话:深更半夜你讲故事玩啦!


爷,我真没讲故事。

来源:此城此警(ID:yy-cccj)

点这里▶进入警品优选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中国警察微信门户

欢迎关注官方微博@警界君 投稿邮箱:cn110ss@QQ.com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