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孩子去趁早成名,我只愿我的宝宝只是个小透明

女儿 孩子 只是 宝宝 老师 方阵 家长 图片库

08-14 21:00 丁香妈妈 (DingXiangMaMi) 健康

你们的孩子去趁早成名,我只愿我的宝宝只是个小透明_丁香妈妈_读一读网站 你们的孩子去趁早成名,我只愿我的宝宝只是个小透明,读一读网站提供丁香妈妈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宝宝可以成为人群中最出色的一个。


最好他可以成为班长、旗手或者合唱的领唱。


总之是在人群中一眼可以认出来的角色。


可让家长失落的是,主角往往只有一个,大多数孩子都是平凡的小透明。


「丁香妈妈」今天的故事,来自于一位爸爸的分享。


曾经,他也因为女儿的平凡而感到焦虑。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女儿的学校邀请所有家长,参加学生的合唱晚会。我知道女儿为这件事,准备了很久,我和老婆都很期待当晚她的表现。


当女儿所在的班级出场时,我在第一排最尾端的位置,看见了小小、暗暗的女儿。


舞台灯光熄灭又点亮,领唱的两位女生,穿着红色连衣裙,在中央灯光的照耀下,闪亮而耀眼。音乐响起的时候,她们几乎吸引了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


我看着站在后排角落里的女儿,她一身白色连衣裙,化为伴奏中的和弦。她表情投入、神色自然,身体随着音乐在轻微地摇动。


这一幕,让我想到了很多事情……


01


不出众的女儿

曾让我感到焦虑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我的孩子不漂亮,在人群中显得非常不起眼。用现在时兴的话来说,她没有什么存在感,基本上就是个「路人」。


她从小到大都没当过班长,三年级那会儿,她当了一学期的小队长,这或许是她目前最大的一个「官职」了。


她一直很想当学校里的升旗手,觉得这很光荣,但这事好像也一直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是班里第二批戴上红领巾的孩子,总共就只有两批,第一批戴红领巾的,是班里成绩最拔尖的那五、六位同学。


我去学校开家长会,在表扬名单里从来看不见女儿的名字。


她没考过班级前三名,也没得过作文比赛的名次,当然了,她也没有因为上课捣蛋,被老师点名批评过。


老师看到尖子生的家长,会像碰到老朋友一样热络地聊起来;碰到那些皮大王的家长,老师也会熟门熟路地做一些抱怨。


只有在碰到我这种家长时,老师的表现才会显得「正常」:不陌生,但也不怎么熟悉。

「你是哪位同学的家长?」


待我报出女儿的名字,老师通常都是淡淡地说声:哦……


不难发现,其实老师没什么好跟我说的,批评么好像没什么好批评的,表扬呢,也确实不知该如何表扬。


套用知乎上的一句话:我女儿就是一只班级小透明。对此,我曾经感到非常焦虑……


02


接受女儿是一个平凡人

其实没那么难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有段时间,学校要搞校运动会,要求每个班级的同学都要走方阵。


有天晚上,女儿跟我说,老师安排大家放学后练半小时方阵,以后回家要晚一些。但是到了第二天,她却在老时间回家了。


我问她,不练方阵了吗?


女儿说,我不需要练了。


我问,发生什么了吗?


她说,老师觉得我个子矮,走在方阵里不好看。


我问,班里就你一个不用练吗?


她说,还有其他 3、4 个同学吧。


我怕她会觉得难过,就说,不练就不练吧,早点回家休息,练那些也挺累的。


没想到,她却说,老师这么做,是为了让队伍看起来更整齐。


显然,女儿并不觉得不开心。


我觉得,要父母们承认,自己的孩子并非是最优秀的那一个,也许是件很困难的事。


在女儿出生后,我总跟老婆说,只求她一辈子平安、健康、快乐,就够了。


然而,希望她成龙成凤、出人头地的念头,也时不时会不安分地冒出个小尖。


当别人家孩子会爬了,女儿只会呆着傻笑时,我急过。


当别人家孩子会数数了,女儿只会叫爸爸,我急过。


当别人家孩子会说 XYZ 了,女儿只会说 ABC 时,我也急过。


于是我试着给她加点课外作业,加点家庭补习,把我的着急和焦虑,全都倒灌在女儿身上。


而这一切最终只换来女儿的抱怨和不开心,以及我的劳累。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女儿就是一个普通人?接受这个事实,难道很困难吗?


我究竟在害怕什么?我是害怕自己的女儿不如别人?还是怕女儿无法成为我向他人炫耀的资本?


我和老婆生一个孩子,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美和羡慕吗?我有这么一个孩子,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不是。


那么,我为什么要拒绝接受她是一个小透明,这个简单的事实呢?



03


我的女儿

是个快乐的小透明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她是路人甲,是龙套,是红裙子女孩身后的一块白布,是整齐方阵外被裁掉的一角。


她是上不了喜报的名字,是站在舞台角落的一员,是国歌声响起时目视别人升旗的人。


她不是油画中那个神气的将军,而是将军身后那些灰觑觑的看不清的人影。


但是那又怎样?


她说她参加了跳绳比赛,虽然第四名没有奖牌,但她玩得非常开心。


她说她喜欢在台上唱歌的感觉,待在领唱者的后边,她不会觉得紧张,唱起歌来更加投入。


做个小透明挺好的--我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小透明有小透明的快乐--只有家长调整好心态,孩子才可能快乐地成长。


比起她优秀、杰出、卓越,我更希望看到她开心、健康和快乐--我对女儿的期望,又回到她刚刚出生时的那一刻。


看着正沉浸于歌声中的女儿,我突然感到一阵感动:


只要喜欢做一件事就够了,不必在乎究竟在哪个位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爱童言」。




丁香妈妈征稿


关于怀孕、生娃、养娃的一切

欢迎来稿,500 万妈妈在倾听


一经采纳有稿费哦!


投稿邮箱:mama@dxy.cn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