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家人我当了代孕妈妈,生下双胞胎后抱走一个孩子竟被雇主发现……

雨霏 男人 生下 妈妈 代孕 雇主 双胞胎 家人

01-17 08:30 我是个妈妈 (mamadidai) 情感

为救家人我当了代孕妈妈,生下双胞胎后抱走一个孩子竟被雇主发现……_我是个妈妈_读一读网站 为救家人我当了代孕妈妈,生下双胞胎后抱走一个孩子竟被雇主发现……,读一读网站提供我是个妈妈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康小姐,到了。"康雨霏有些恍惚,'司机'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轻'哦'了声。

"康小姐,我就不上去了,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

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

一个月前,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回到家,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

入院后,一边进行化疗,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眼看着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却没找到合适的骨髓,直到十天前,这位何律师的出现带给了她希望,同时也给她带来了耻辱……

听着车子远去的声音,康雨霏推门进入了别墅,他们应该早就做好了准备吧,别墅里的灯都是亮着的,看了眼屋内,并没有看到人,她机械地上了二楼。

推开二楼主卧的门,地上铺着纯白的地毯,桔色的灯光暖暖地充盈着房间,她抬眸往房间深处看去,沙发上也铺着纯白的毛毯,还有雪白的大床,雪白的窗帘,窗帘微敞开着,里面一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

她不由攥紧了双手,走到落地的大玻璃窗前,窗外的一切都似嘲讽,手掌心里沁出了细密的汗水,脑中一片空白。虽然每个女孩都会有第一次,但是她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她刚刚高中毕业,还没谈过恋爱,更别说心爱的男人了,但是她没得选择的余地,即使即将失去女孩的第一次,她也不后悔。用自己的第一次,换来妈妈的生命,值得。况且除了那珍贵的骨髓,还有此时她极需的金钱。

只要怀孕,就有二百万,妈妈的手续费,住院费,营养费,都解决了,生下女孩,康雨霏能拿到五百万,若是生下男孩,康雨霏能拿到一千万。

这段时间,忙着照顾妈妈,她根本没时间去想,为什么对方要用这种方式得到孩子?

此时她脑中闪过一些想法,或许可以和金主先交流,如果她的妻子不能生育,她愿意借腹,愿意代孕,但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不一定非要有身体上的接触。

可是她又有些害怕,怕惹恼了金主,不肯捐骨髓。这个世界,只要有钱,相信愿意为人生孩子的女人很多,可是妈妈的病不能再等了。这一个月来,适合妈妈的骨髓也只有这一个,错过了,她将失去妈妈,将失去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失去妈妈。

咬着唇,似是做出了决定,她深吸了口气,离开了落地窗,走进了浴室。

这是康雨霏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浴缸,可此时却没有泡澡的心情。听着哗哗的水声,脑海里不由出现了一个肚肥身圆的猥琐中年人,不由打了个冷颤,身体更像是掉进了冰窟,她甚至想不顾一切地逃离。

迅速的冲了个澡,刚想动,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康雨霏的心脏地收紧,脸色更是瞬间失血,她想藏起来,甚至希望自己有魔法,可以立即从这间房里消失。

脚步声更近了,康雨霏双手紧抱着自己,她甚至看到自己的双臂在颤抖,喉咙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想叫却又发不出声。

"你在害怕?"醇厚的声音在康雨霏头顶响起。

"啊!没……只……只是不习惯。"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心里的恐怖。

"不习惯和男人接触?还是不习惯陌生人?"男人并没有碰她,可是她就是紧张,害怕。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男人抬起她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你……"康雨霏小鹿似的双眼在看到男人脸上的面具时,不禁有些呆了。

竟然是一张面具。

康雨霏想过千万个可能,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不过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从声音和那只大手来看,应该不会很老吧,至少没看到皱纹。

"我……我不后悔。"

男人没再说话,走了出去,康雨霏暗松了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吐出来,他又回来了,而且还拿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

"太过紧张不利于受孕,喝点,可以让你心情放松。"男人将酒杯放在小桌上。

康雨霏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气吗?恼吗?或许都有,不仅如此,还有一种被羞辱的愤怒。她没说话,拿起一杯酒就像喝饮料一样,一口气喝光了。

"这酒很贵吗?"康雨霏很想吞了自己的舌头,那怎么能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

男人明显怔了下,而后端起酒杯,放在鼻前深呼吸。

康雨霏看向酒瓶,1982年的拉斐。

"不会,几万块而已。"

康雨霏脑中轰的一下,胸中一股无名火'蹭'的往上一串。很想将酒泼到男人身上,可是她还没有付诸行动,白色的地毯上就多了件白色的衬衫。

"你……"

康雨霏本能的抓紧了自己的T恤,心跳莫名的加速,在触及男人那麦色的肌肤时,惊慌地闭上眼。

"我……"

"你要是喜欢,可以多喝一点。"男人低沉,魅惑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笑意,康雨霏睁开眼,看到的是男人肌理的后背。

她呆呆地看着男人仿若无人地走进浴室,关上门。

浴室传来的哗哗的声响,透过磨砂的玻璃,她能看到里面站着的那个男子的高大,也能感觉到男子壮健的体魄。她的双手不由握成了拳,大气都不敢喘。

康雨霏知道她已经没有了任性的权力,妈妈每天都在和死神搏斗,忍受着痛苦的化疗,还有那高昂的医药费。这一个月来,不仅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为了筹集昂贵的医疗费,她古巴去夜店卖酒。在那里总会有些想占女人便宜的男人,可是为了赚钱,她都忍下来了。

胸口似是被人刺了下,有些痛,而后这种刺痛,顺着心脏的脉络,漫延,她自嘲地笑了下。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资格清高?还有什么资格提尊严,尊严换不来妈妈的生命,清高换不来高昂的医疗费。康雨霏第一次体会到了金钱的价值,而她没有清高的资本。

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腰间围了纯白的浴巾,古胴色的肌肤上,滴着数点水珠,划过他的肌理线,混身散发一股慵懒而又致命的味道,只是脸上的面具依然没有取下。

只见他随意地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脚,似散步一样,悠闲的走向康雨霏。

康雨霏猛然抬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慌无措。

"你不必紧张,我们有一晚的时间,你可以当我是你男朋友,或者任何你喜欢的男人。"男人慢条斯理,低沉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没有。"

签合同前,何律师曾冷血地问过她是不是处女。她当时羞愧地举起了手,那位何律师却不带感情地说了句,"只有干净的女孩才有资格。"

和那个时候比起来,金主今晚的话已经不算什么了。一咬唇,逼回眼中的湿润,放下所有的尊严,在金主面前脱掉了身上的衣物,双手抱在胸前,遮住了那道诱惑人心的风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能感觉到男人带着兴味的视线,可是他却没动,反而执起了一旁的酒杯。暧昧的气息在房内缓缓升起,灼热的空气就像刀子凌迟着康雨霏的尊严。

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突然间腰上便多了只大手,身体本能地轻颤,他的掌心很烫,顺着她的身体的曲线一直往上抚来,到了她裸露纤直的背上,呼吸开始急促,康雨霏不知道此时做出什么样地反应金主才不会讨厌,只是无措的站着……

正迷茫时,男人突然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快步往床边走去,她惊慌的抬眸,看到的却是金秀贤那张好看的脸,心头一片苦涩,今晚她的第一次就要给这个男人了?一个不肯露出真颜的男人,一个不知道姓名,年龄的男人……

正在想着,她的身体已经接触到了柔软的床铺,心跳,骤然加快……

"不必紧张。"男人魅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我……我不会。"手无措的挡在两人之间,紧咬着下唇,眼睛甚至都不敢往男人身上看。

"你只要放松,剩下的交给我即可。"男人的手抚上了她的唇。

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涌,她闭上眼,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异性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微凉的轻触在唇上扫过……

"乖女孩,放松……你很漂亮……"低沉的嗓音,赞美的话语,似是有催眠的作用,她的双手慢慢移开。

粉红色的唇像半透明的果冻,在室内柔和的光线下,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唔,颤抖的唇,带着意想不到的甜美,唇间低声的如同小兽般的幼鸣让人忍不住想深入期间。

电流在两人的唇齿间触动最深处的需求,让深藏着的快乐渐渐地浮了上面来。

害怕到了极点,反而意外的睁开了眼睛,男人的脸离她那么近,近到可以看到黑眸里那个小小的自己。

"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没人告诉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吗。"男人不断的吸取着她的甜美,在呼吸的空隙时轻笑着问。

她听话的闭上眼,脑中一片混乱。

明明是陌生人,却可以贴得这么近,这么近,唇齿交融,好象是世上最亲密的一对。

当疼痛尖锐来临,康雨霏眼角滚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就算此时他们紧贴在一起,可是两颗心还是隔着很远很远。

"放松……"男人停下了,在她耳边柔声安抚,柔哄。

男人温柔地吻上了她的双眼睛,而后鼻尖,脸颊,再是嘴唇……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