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兵哥哥,婚后生活怎样一种体验!

亦凡 小雪 男人 一声 病房 还是 上校 小姐

12-02 09:44 菜谱美食 (W520mengzhu) 美食

嫁给兵哥哥,婚后生活怎样一种体验!_菜谱美食_读一读网站 嫁给兵哥哥,婚后生活怎样一种体验!,读一读网站提供菜谱美食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窗外阳光明媚,花开正好,在这个百花争放的时节,洛歆的母亲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这朵开得正茂的花朵无人采撷。

  于是便安排了相亲,截到今日为止,这已经是她的第十八次相亲了。

  洛歆一踏进咖啡厅,便看到约好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男人了。

  她朝他走过去,之后礼貌地停了下来轻声问道:"请问是木先生吗?"

  木亦凡只感觉眼前一亮,"是洛小姐吧?"

"是的。"洛韵微笑,然后在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坐下以后,看到自己面前已经有一杯点好的橙汁,她挑了挑眉问:"不知道木先生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橙汁的?"

  开玩笑,她最讨厌的就是喝橙汁了。

  木亦凡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轻声笑道:"这是上次咖啡厅做的优惠活动,凡是点咖啡都会送一杯橙汁。"

  听言,洛歆朝他面前看去,果然一杯蓝山咖啡放在那儿。

"原来是这样。"她勾勾唇,心里对眼前的男人顿时好感无存。

"不知道洛小姐现在就职什么工作?"

"护士。"

"听说做护士的女孩子都很会照顾人,如果我们结婚的话,想必洛小姐一定会好好孝敬我们二老吧?不知道这护士的工作是……"

  洛歆搅着杯子里的橙汁,听他这样问便抬头道:"还在实习。"

  木亦凡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实习护士?"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洛小姐,我不怕实话告诉你,像我们这种家庭要找一个千金小姐其实也不难,但因为我母亲身体不太好,所以想找一个懂事会照顾人的。我想如果我们结婚以后,你可以职去你现在这份工作,专心呆在家里照顾……"

"叮铃铃……"洛歆看了自己的包包一眼,之后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说完按下接听键:"喂?"

"洛歆啊!你赶紧回来医院啊,今天来了很多伤员,主任已经通知下来了,末来几天都要加班!"

  听言,她拧起眉头:"什么情况?"

"部队的!我们惹不起,主任要你在半小时以内赶回来。"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听着那头传来的忙音,洛歆咬了咬下唇,有没有搞错?

"洛小姐……洛小姐?"

  直到木亦凡的呼唤她才回过神来,而后歉意地站起身:"不好意思木先生,医院有些急事我得先走了。"说完她还从钱包里掏出钱放在桌上:"今天这顿我请,就当作是赔罪的了。"

  说完,她拿起包包直接迈开步子朝外走去。

  又是一个极品男人。

  一赶到医院,她就被唐小雪拉进了换衣间,换上了护士的衣服,之后唐小雪便风风火火地拉着她往外赶。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急成这样?"

"哎呀你不知道,这次的伤员全是部队的人,听说上校大人也来了。"

"值得这样大惊小怪么?"

"主任已经吩咐下来,这次一定要严肃,打起十二分精神照顾好病人,要是有半点差池唯我们是问。"

  这么严重……洛歆暗自嘀咕着。

  正腹诽着,前面却传来一阵骚动。

"快看,好帅啊!"

"是乔子墨,听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校了,是军队里最年轻最有魅力的男人。"

  洛歆听到了旁边人的议论便朝那走在中间的人看去,顿时一征。

  一身绿色的军装,眉眼间英气勃发,眼睛深邃得如同漩涡一般,却又带着凌利。犹如画家勾勒的薄唇紧紧地抿着,身上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者气息。

  这个男人气场好强!这是洛歆的第一感觉。

  直到他从自己面前走过,然后消失不见,洛歆这才发现旁边的唐小雪已经傻在原地了,两眼放光,嘴角似乎还有晶莹的液体呈现。

"唐小雪!口水都流出来了!"

  被她这么一喝,唐小雪才回过神来,忙伸手去擦擦嘴边。

  洛歆无奈地扶额:"你怎么还是这毛病,看到帅哥就走不动路了?"

"谁让我喜欢帅哥呢?你刚才看到没有?那个叫乔子墨的,真的好帅!"

"看见了!"说完,洛歆越过她就朝另一边走去。

  唐小雪连忙追上她,"洛歆,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那可是上校大人啊!而且还长得这么帅,要是……"

"洛歆,唐小雪,你们俩还在这儿干什么?"一身白衣大卦的陈主任出现,严斥了二人一声。

"主任。"两人随即立正身子。

"唐小雪,我不是吩咐过了?赶紧去照顾那些部队的伤员,伤口什么的都要清洁干净,也要给我照顾好了,这次要是表现好,就提前转正。"

  什么?提前转正?实习可是三个月的时间呢,她才进来一个多月,如果这次可以提前转正的话,那岂不是?洛歆拉下唐小雪的手,恭敬地说道:"是,主任,我们马上就去。"

  做护士无非就是照顾好病人,量血压,扎管输液之类的工作。

  只是洛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她居然被分配到了陆少尉那儿去,一进病房,洛歆便看到一个伤势极重的病人躺在病床上。

  她拿着量血量的走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病房里还有一个人。

  顿时,她的脚步停住。

  那个人……不就是大家口中所议论的上校大人,乔子墨么?

  他的目光正好朝自己看来,凌利得如刀子,带着探究落在了她的身上。

  洛歆突然有些紧张,这男人的目光太过凌利,又似乎能洞悉人心。但是紧张归紧张,她还是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病人走了过去。

  检查血压,又量了量体温,确定一切没有异常以后,洛歆才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她才松了一口气,抬手抹抹额头上那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真是个怪异的男人,坐在那儿活像冰山的一角,脸上的表情冷得可以冰死人,偏偏眼神又那么凌利,气场还那么强大。

  真搞不懂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呢?在一起都觉得心累。

……

  等处理好一切事情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一进门还看到屋子里灯火通明,而自己那双父母正坐在客厅处,见她进来,眼神凌利跟刀子似的。

  不用言表洛歆就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她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走过去。

"爸,妈,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肚子饿了?我给你们做夜宵去?"

  洛妈脸一板,指着她道:"你给我坐到面前来。"

  听言,洛歆有些无奈地坐过去,眨眨眼睛无辜地问:"坐过来了。"

"你是不是很不满意妈给你找对象?所以老是每次相亲都要捅出些事来,你才乐意?"

"妈,我没有,今天真的是医院有事儿。"

"有事有事,每次只要你一相亲你医院就有事,你给我说说,今天这个你是怎么看的,我听人家李阿姨说这个木亦凡是一表人才,家世也不错,工作单位也不错。要是差不多的话你就将就得了!"

  洛歆只是无奈地扶额,总归是个黄花大闺女,而且刚22岁,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总是这么急。父亲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

  不过洛歆知道,他是始终都和母亲站同一战线的。

  至于那个木亦凡,长相的确不能嫌弃,可是人品,一定有问题。

"妈,我和你说,那个叫木亦凡的人品有点问题,我……"

"和你相亲的你哪个不是人品有问题?我看是你自己有问题吧?你老妈我都是一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你还整天不让我省心!"

  听言,洛歆脸色一变,赶紧道:"妈您别胡说,您一定长命百岁。"

"你真想让我长命百岁,就赶紧给我找个人嫁了,过上正经日子才是。隔壁家老王的女儿才18岁,就嫁了个富二代,整天往家里送礼,你……"

"妈!"洛歆无奈地叹道:"难不成你也想让我嫁个富二代?"

"我可没这个意思,只要人好,我听说那个木亦凡挺不错的。你李阿姨说他对你印象不错,就是你突然这样走掉让他难堪了。我看这样,过两天妈替你跟李阿姨说,约他出来再见一次,你给人家道歉,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本来是不想答应的,可是一看墙上那时间,怕影响二老休息,只好点头:"好,一切都听您的吩咐行了吧?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吗?"

"这还差不多。"洛母满意地起身,洛父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朝洛歆慈爱地笑笑,也跟着走了。

  独剩下洛歆坐在原地,看着二老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日子何日是个头呀?天天让她相亲,就算这个不成功,下次还有一大堆在等着她。

  要是再这么下去啊,估计整个小区的人都会被她给相亲透了。

  若是实在不错,她也可以将就,可惜遇到的个个都是极品。基本的礼貌都不会,让她如何接受?

  想到这里,洛歆长叹一声,整个人无力地往沙发上倒去。

  第二天上班。

  刚换好工作服,还没来及得将头发扎起来,唐小雪就已经朝这边奔了过来,搂住她问:"听说你被分到陆少尉那儿去了?"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么急急忙忙的。她点了点头,一边盘着自己的头发。

"哇!听说乔子墨也在那儿?你昨天见到他了没有?是不是长得很帅啊?"

"是是是,帅得不得了。"头发盘好以后,她拿了东西便准备出去。

  唐小雪赶紧拦住她,"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听言,洛歆顿觉一种不好的预感包围着她,她眯起眼睛打量她:"你想干什么?"每次她这样问,她总会让她去做一些她不愿意的事情。

"你只需要回答是不是!"

"是!可这不代表我可以替你做任何事情。"说完,洛歆转身就想走。

"洛歆!你别生气嘛,这次只是一件小事!"

"那你说,说完我再决定帮不帮你。"

"我想,让你帮我拍张照片。那个乔子墨……"

  还末听完她的话,洛歆便决然地往前走去。真是好搞,那可是上校大人,作为一名军人,警觉性特好,让她去偷拍照片不是让她找死嘛?

"不行!"

"洛歆……"

"没得谈!"她说完就直接朝外走,剩下唐小雪一个人在那儿气得跺脚。

  到病房的时候,陆少尉已经醒了,坐在那儿和对面的乔子墨谈着什么。

  一看到那个乔子墨,洛歆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怎么这个乔大上校那么闲着呢?没事就往这病房跑。

"叩叩!"她敲了敲门,得到应许之后便走了进去,乔子墨的那凌利的目光又落在了她身上,她的头皮阵阵发麻,几乎是在不安的情况下替陆少尉量完血压。

"一切正常,陆先生,赫先生一会会过来替您作检查。"

"谢谢。"陆少尉倒是个温柔的男人,本来以为部队的男人都应该是粗犷的,可是乔子墨和陆逸风却是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深不可测。

  洛歆对这个陆逸风倒是有好感,朝他点了点头便转身朝外面走去。

  出病房的时候,一个医生打扮的男人戴着面罩,推着车朝这边而来。洛歆侧身闪开,让他直接进了病房。

  却是无意略过他那双眼睛,有些疑惑地抿唇,这个人是谁啊?怎么从来没见过?

"陆先生,你的伤没事了吧?"

"好多了。"

  洛歆却在此时停下脚步,听着那个声音,越想越不对劲。陆逸风不是一向都由赫医生负责的么?这个男人是谁?而且看他眼睛里的深沉……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好奇心真的是一种奇特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回身折了回去。

  一进病房,便看到那个男人举起一个针头,正要注射着什么。

  她不顾乔子墨和陆逸风诧异的目光走过去,挡住了他要注射的动作:"这位先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刚来的实习医生?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听言,乔子墨幽黑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利起来,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男人被识破,顿时恼羞成怒地瞪着洛歆,趁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扣住洛歆的手,将她抵在了身前。

"啊!"一阵惊呼声和一阵混乱过后,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洛歆的脑门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陆逸风和乔子墨都警觉起来,瞬间从腰间拨出了军枪,对准了他。

"放开她!"乔子墨眯起眼睛,身上危险的气息如同猎豹一样危险。

  男人轻笑一声:"乔子墨,如果我说不呢?"

  听言,他也跟着冷笑一声,无情地道:"你逃不掉。"

"是吗?要不要试试谁的枪快?是我先死,还是她先?"说完,他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大手捏紧了洛歆雪白的脖颈。

"唔……"洛歆被掐住了脖子,顿时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一张雪白的小脸也涨得通红。她想挣扎,可是她却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挣扎的话,一定是换来他无情的一枪,自己或许下一秒就脑血溢出,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

  乔子墨见状,身上的戾气更重,"你以为,拿一个女人来威胁我?我就会放过你?"

  说完,他扣动手中的军枪,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一旁的陆逸风见状,慌张地拦住他:"大哥,别冲动!"他对这个女孩感觉不错,如果不是她进来阻止,说不定现在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了。

  军队的人陆续赶来,没一会儿这个病房就被团团围住,门外传来嘈杂的尖叫声,疏散声。

"你逃不掉,我劝你还是放下你手中的枪,投降吧。"陆逸风开口道,看着洛歆的脸色,他不由得担忧起来。

  他这次潜服进来估计就是想来置自己于死地的,可是这个小护士却打断了他的计划,落到他的手里,想必是凶多吉少。

  闻声赶来的唐小雪在病房外看到这一幕,惊得一边叫一边想冲进来:"洛歆!洛歆!这是怎么回事?"却被军人们拦在门外,进不来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看着这阵势,男人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只能微微勾起唇,冷笑道:"让我走,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护士。"

  乔子墨脸色微变,如果今天放了他,可能以后就会后患后穷。可如果不放,这个多管闲事的小护士或许就要命丧于此。

  目光落在那张涨得有点通红的小脸上,这个女人的五官长得还不错,也不化妆。特别的一点就是其他女人都是用仰慕的目光看着他,而她却不是,她看自己的目光似乎带着一丝闪躲和不耐。

  得到了他的默许,男人便挟持着洛歆往外走。

  围在门外的军人也一点一点地让开,乔子墨挂着枪一步一步地跟上去。

  洛歆感觉到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枪开了一些,她的呼吸这才顺畅了一些,便赶紧攀附着他的手呼吸。

"你叫洛歆?"男人的声音低低地从耳后传来,带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上。

  哼!她在心里冷哼一声,并不答他的话。

"哈,多管闲事。"男人在洛歆的耳旁低语,恶狠狠地道:"你知不知道我只要轻轻地扣动这板指,你这条命就没了。"

  听到这里,洛歆却反而不怕了,回头瞪着他冷笑道:"那你倒是扣啊,你怎么不扣?因为你还要依赖我活命呢!"

  听言,男人轻笑出声:"你说得没错,我还不想死。"

  说话音,他已经挟持着她往楼梯处而去了,看着紧追不舍的乔子墨和身后那一队的军人。

"别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自己爱多管闲事吧!"

  洛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出去,她想控制自己,可是身子却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

  而身前是……楼梯口?

  这么高的楼梯,滚下去应该会残废吧?洛歆不忍目睹这样的痛苦,视死如归地闭起了眼睛。

  男人将她推开以后便直接跃下了楼,乔子墨想去追他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看到那个娇小的女人以迅雷不耳的速度朝楼梯栽去。

  该死的!他在心里咒骂一声,丢了手中的枪就朝洛歆扑了过去。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混乱之中洛歆感觉被人抱住了身子,她惊讶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本来持着枪满脸冷漠的乔子墨竟然抱着自己,用自己强壮的身子护住了她,朝楼下滚去。

"首长!"头顶上传来一声声惊呼。

  在这阵阵惊呼之中,两人翻滚的身子也停止了,乔子墨用身子护住了她,所以洛歆基本除了擦伤之外,其他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倒是乔子墨,额头上磕了一块乌青,手和脚都擦伤了一大片。

  趴在他的身上良久,洛歆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呆呆地看着她。

  而乔子墨居然也忘了推开她,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她,她的皮肤极细腻,如同婴儿一般有光泽嫩滑。眼睛如星辰一般美丽,这样的距离他也可以清楚地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一股奇怪的感觉由然而生,乔子墨一愣,他这是怎么了?

"乔老大,你没事吧?"陆逸风赶了过来,他是负伤跑来的,腿还一拐一拐的,可是浓烈的担忧让他不得不扶着楼梯朝这边跳了过来。

  听到他的声音,洛歆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还趴在他的身上。她脸上一红,赶紧撑着他的胸膛爬起来。

  乔子墨除了外伤,似乎也没有受什么严重的内伤。洛歆从他身上起来以后,他也身手利落地起身,脸色淡定自若。若不是他手臂上那些擦伤,洛歆会以为他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我没事。"他冷声道,而后眼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

  主任匆匆赶来就看到这一幕,气得直发抖,脸色也变白了。"还不赶紧找人给道长大人看看伤口。"

  之后丢下一个我再找你算账的眼神给洛歆,便急急地跟着走了。

  洛歆站在原地,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的大脑还有些放空。

"你没事吧?"

  直到一个声音在身前响起,她才抬起头来,看到陆逸风正担忧地望着她,她这才淡淡地扯开一个笑容:"我没事。"

"刚才,谢谢你。"

"这只是我该做的。"

"你……"陆逸风还想说些什么,唐小雪却朝洛歆扑了过来,直接将她抱住,鬼哭狼嚎:"洛歆,你真是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洛歆刚想说我没事,唐小雪又一惊一乍:"天哪,你受伤了,走,我给你包扎上药去。"说完,不理她是否愿意,便拖着她朝另一边走了。

  剩下陆逸风站在原地,军队的人上来扶他的时候,他才回了房。

  知道她受惊吓不浅,唐小雪给她的手包扎好了以后,便又絮絮叨叨起来:"我看你也是呆了好久了,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是我的话早就吓晕了。洛歆,这儿有我顶着,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会替你向主任请个假。"

"可是……"洛歆有些犹豫,刚才主任临走前那个眼神总让她觉得不好,如果现下又这么回家的话,主任一定不满。

"别可是了,你先回去吧。"唐小雪直接下了命令。

  最后,洛歆只好先回了家,也想了清楚,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她缓过神来再说吧。

  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手机也关机了两天。

  第三天,她准备去上班的时候,洛母却是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歆儿啊,昨天妈和你李阿姨说好了,今天让你和那个木亦凡再见一面,还是约在上次那家咖啡厅,你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哈。"趁着女儿在家休息不用去医院,她一定要好好地把握这个机会。

  听言,洛歆只差没在洛母面前翻白眼了,怎么她还记挂着这事呢?

"妈……"她正想说些什么,洛母却是喜滋滋地转身进了厨房。"早上10点哈,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赶紧去打扮打扮。"

  打扫?吼?洛歆环起手臂,见那种极品男人她还需要打扮吗?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洛歆还是准时到了咖啡厅,还是上次约好的位置。

  她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

  他的面前依旧放了一杯蓝山咖啡,而自己的桌子前却没有了橙汁,难不成这家伙开窍了?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以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想到这里,她唤来服务生,自己点了一杯咖啡。

"洛小姐,想必你应该知道这次我愿意来,是李阿姨一直求我我才愿意来的。"

  听言,洛歆禁不住在心里翻白眼,求你?就算你求我我还不愿意来呢。

"你上次那样子离开很没有礼貌,让我怀疑你是不是诚心来相亲的!"

  洛歆听到这里,勉强扯开一抹笑容:"木先生,我当然是诚心来相亲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仔细地谈谈结婚以后的细节吧。"说完,木亦凡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洛歆听得晕晕欲睡,觉得眼前这人很有本事,比大事还要专业,念经念得只想睡觉。

  果不其然,她真的睡过去了,在木亦凡唾沫横飞的时候,她捧着脸蛋呼呼大睡,头还跟着一点一点。

  木亦凡说得口干,端起咖啡喝了几大口,这才将目光落在她身上:"不知道我说的这些洛小姐听懂了没有?"

  意外却看到洛歆居然睡着了,他顿时气结,将咖啡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砰"的一声,洛歆被惊醒,猛地睁开眼睛,便对上了木亦凡那双冲满怒火的眼睛。

"洛小姐,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相下去了。"说完,木亦凡拿着包包就起身。

"等一下,木先生。"

  洛歆的呼唤让他停下脚步,却是满脸怒火地回头。

"你要走可以,可是我还是希望这场相亲到止为止,也希望木先生不要在背后道人短。"说完,她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朝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笑道:"还有,今天这咖啡,还是我请。"

  木亦凡被她的话气得脸色发绿,而一旁的服务员却朝这边走来,甜美地笑道:"小姐,这位先生的咖啡已经埋过单了。不过……您的这一杯还没有。"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声,似带着嘲讽和不屑。

  她想回头去看发出笑声人是谁,可是木亦凡却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然后走了。

"服务员,结账。"洛歆掏出钱包,准备给钱的时候,却有一双手比她快一步地将钱递给了服务员,并且淡淡地道:"这位小姐的账由我来付就行。"

  咦,哪个人这么好心?这声音听着倒是挺耳熟的。

  洛歆抬起头朝那人看去,在看清他的脸之后整个人愣住,脸上的笑容也僵在了唇边。

"乔……乔首长?"她愕然地看着他,头皮又开始发麻。

  因为站在她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是前两天救下她的人上校大人,乔子墨。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啦!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后续故事更加精彩!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