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丨冬之恋曲

瓦尔登湖 恋曲 房子 栗子 布里斯特 湖泊 怀曼 湖水

12-08 21:41 十点读书会 (sdclass) 文化

《瓦尔登湖》丨冬之恋曲_十点读书会_读一读网站 《瓦尔登湖》丨冬之恋曲,读一读网站提供十点读书会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不二主播的领读


亲爱的共读小伙伴们,昨天,我们认识到了崇高的生之法则和食物之道,并参观了开放、生动的"自然动物园"。秋去冬来,今天我们一起走近瓦尔登湖畔的冬日,来看看熟悉的景色在静谧冬日的不同面貌。今天的阅读目标是第十三至十六章。


01

凛冬将至


十月时,我到草地去采摘葡萄和苹果,欣赏着宝石般的越桔果。想一想,在栗子成熟的季节,漫步在无边无际的栗子林中,爬到树上摇晃树枝,偷吃松树和松鸦的栗子,是多么令人兴奋啊。挖蚯蚓的时候,我发现了挂在茎上的"土著"马铃薯,真是绝妙的味道,这味道不知是记忆中的味道呢,还是梦里的味道呢?我只知道,它曾简朴地哺育着自己的儿女,如今却已被遗忘了。


成群的黄蜂飞到我的住处来,大抵是来准备过冬的,它们将家安在窗上墙上,吓得客人们不敢进去。天气愈发冷之后,便又迁徙不见了。凛冬将至!北风吹冷了湖水,我开始在晚上生火取暖。旧薪柴架上架起木柴,烟灰慢慢地堆积在烟囱后部。温暖洋溢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


我曾梦见一所大一些、人多的房子,耸立在古代神话的黄金时代,通透的一居室,光秃秃的地支撑着头顶的天空。一个似洞穴般幽暗深邃的房子,有的人睡在壁炉里,有的人睡在窗户处,有的在长椅上。在这里,你不需要任何的客套。


而我的房子里,我的客人中只有一两个有勇气留下来,看到危机来临时又匆匆退却,仿佛房子会被震塌似的。直到天寒地冻,我才给房子抹上了灰泥。此时,背阴处的小湾里,湖水已经结了一层薄冰。它是那么地有趣!你平躺在只有一英寸厚的冰面上,从容地研究着两三英寸远的湖底,就像玻璃后的一幅画!而冰里有着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的气泡,仿若生动的小精灵。


严冬将临时,狂风怒号着,大雁呼喝着来去。我收集着林中的枯木,将它们祭祀给火神。森林的价值,从古至今都深受重视,每个人看着他的柴堆时应该都怀着喜爱之情吧!第二年冬天时,我用做饭的小炉子取暖,一切的诗意浪漫也就随之消失了,那凝视着火焰而得到的思想净化也消失了。




02

风雪来客


冬日里,我很少有来客。风雪中,林中的小路将我的想象带回了往昔。听说,夜里从这条路过去的女人孩子,因着害怕,总是要小跑着过去的。豆子地的东边,曾住着农奴加图,田地的角上是黑人女子齐尔法的小屋,她在那儿一面歌唱一面纺织。沿路下去,右手边布里斯特山上,住着布里斯特Ÿ弗里曼--一个手巧的黑人,他照料的苹果树至今仍在生长。再往山下,左手边的老路上,还残留着斯特拉顿农庄的家宅痕迹。离镇子很近的地方,是"魔鬼的恶作剧"布里德的棚屋,早些年被淘气的男孩子放火烧掉了。起火时,人们推搡着,观望着,然后,遗忘着。在左边的一片田野,曾是能够看到井和丁香花的地方,居住着纳丁和勒格罗斯。深入到林中去,离湖最近的大路边,制陶工怀曼在那儿占了一块地。


在我之前,这林中最后的居民是个爱尔兰人,叫休Ÿ夸尔,就借住在怀曼的房子里,干着挖沟修沟的活计。他说话极度文雅,因为患了谵妄症,脸是胭脂红的颜色。而如今,只有地上的凹痕标志着房子的曾经存在。干枯的荒草掩映着石头井盖,生机勃勃的丁香见证了门的消失。一切都成为了往昔。


唉,对居住在这里的人的记忆竟丝毫不能增添景色之美!


冬季里的客人实在太少,冬天把我们局限在各自的一隅。但是,什么天气也不能阻止我外出散步。我仍观察着这个世界,比猎人还要坚守着观察着野物。


有时我回家时,会碰见樵夫深深的脚印,屋子里充满了他的烟斗味。如若我恰好在家,我们便会一起聊聊天。而从远方穿过最深的积雪而来的,是一位诗人。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一个诗人。他的来去自由洒脱,使小小的屋子响起了喧闹的欢笑。


我不会忘记,我在瓦尔登湖的最后一个冬天,一个哲学家穿过村子,穿过雨雪和黑暗,直到他透过树丛看见了我的灯光。我们攀谈了好几个漫长的冬夜,削开思想的墙面,庄重地在其中游荡。


和在别的地方一样,我有时也期待着那位永不到来的客人。等待的时间是那样漫长,可是并没有人从市镇里来。




03

冬日野物


当湖泊被坚冰覆盖,我开始在冰面上看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观。冬日里,我听到遥远的某处一只鸮枭凄凉的叫声。大雁高叫着,扑动翅膀飞过我的房子,仿佛林中的风暴。一只猫头鹰间歇着回应着大雁,响亮而又刺耳,仿佛嘘嘘的倒彩。我还听见湖里的冰发出咆哮声,要不就是土地冻裂的巨大声响。有时,月夜里会有狐狸发出猎狗般的叫声。


通常是红松鼠在黎明将我叫醒的,它们在屋顶蹿来蹿去,在墙上奔上爬下,然后一整天玩得不亦乐乎,好不热闹。黄昏时,兔子会被我放置的甜玉米穗吸引来大吃一顿。樫鸟飞来时,发出刺耳的叫声,偷偷摸摸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然后迅速啄起松鼠掉下的玉米粒。而山雀则拾起碎渣,用小喙叼啄着,发出微弱短促的鸣叫。


冬天将尽时,山鹑一早一晚地出来觅食,吸引着猎人的目光。有时我也会听见一群猎狐犬穿越森林各处,追逐着狐狸的踪迹。月亮明亮的午夜,我若遇到它们,它们便会躲到灌木丛中去。


松鼠和野鼠为了我储存的坚果争吵不已,老鼠则绕着油松树一圈圈地啃食。野兔毫不怕人,和我隔着地板同居。发现我时总是匆匆地逃窜着,蹦跳着从积雪上飞奔而去。这充满了野性的被猎动物,写满了大自然的尊严。




04

冬之湖泊


平静的冬夜后,醒来时我感到有个问题缠绕着我,我说不清,却竭力地想要回答。拂晓探过我的窗子,没有提出任何问题。我醒来时,看到了一个有了答案的问题,看到了大自然和白昼。


晨起,我拿着斧头和桶出门找水。劈开一英寸厚的积雪,然后劈开一英寸厚的坚冰,我跪下取水时,下面鱼儿安静的起居室,弥漫着柔和的光。天堂在我们头顶,也在我们脚下。


清早,寒冬清凛,人们来到湖上钓鱼。这些充满野性的人,他们总能用形形色色的方法捕到各色的鱼,丝毫不比夏季逊色。瓦尔登湖里的狗鱼!当它们躺在冰上,那罕见的美便暴露出来。它的颜色仿若珍珠般秀美,是完完全全的瓦尔登色彩。


我意欲找回瓦尔登湖久不为人知的湖底,便在1846年初湖水开化前仔细地勘察了一番。虽然有人说它是个无底湖,但我可以告诉你,瓦尔登湖有个相当密实的湖底,最深之处,正好是一百零七英尺。如此深,如此纯。


有人认为瓦尔登湖的面积这样小,深度不可能这样深。是的,瓦尔登湖的纵断面只不过像一只浅盘子,但这盘子要比法因湖的深四倍。想象力,只要稍加放纵,比大自然还要深远,海洋的深度,湖泊的深度,相比之下如此微不足道。


我探测的瓦尔登湖,湖底形状大致很规则。湖的长度和宽度,湖岸的特点,巧合般地与水下形状紧密相关。这是平均律。如果我们知道大自然的一切规律,那么我们就只需要一件事实,就能推断一切结果。但我们未知的规律那样多,由此与已知的规律生出了奇妙的和谐。至于瓦尔登湖的进出途径,除了雨雪和蒸发之外,我没有发现别的什么。


一月份的时候,就有乡绅来此取冰,这样的深谋远虑真是令人难忘,甚至可悲!每天有一百个爱尔兰和新英格兰人从剑桥来采冰,无情地在运输中损耗着瓦尔登湖的血液。


1846年冬,有一百个极北地区的人,在一个早晨骤然造访,带着笨重的农具来此浅耕,在隆冬时分剥去了瓦尔登湖唯一的外衣。而瓦尔登湖,像土著女子一样快意报仇,有时是雇工跌到裂缝之中受冻,有时是冰冻的土地折断犁头的钢片。


现在,他们都走了。或许,三十天以后,我又能从同一扇窗户里望见那倒映着云朵和树木的淡蓝绿色的瓦尔登湖水。


结语:时间流转,事物轮回。你看呐,从夏到冬,这些访客,这些动物,这些湖泊,绕着年轮来回地变化着。仿佛是自然无法挣脱的命运,美丽,纯洁,带着枷锁翩然起舞。


小伙伴们,今天的共读就到这里了。冬日的瓦尔登湖仿佛笼上了一层更为静谧的色彩。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共读内容,记得给我们点zan留言哦,我们明天见,晚安!



点击底部的【阅读原文】坚持共读签到。公众号回复「领读」可查看往期精彩内容。点击查看12月共读书单


主播:不二。微信公众号:不二陪伴 ,新浪微博:不二是个小女孩


领读人:阿缈。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微博:颠倒梦想_究竟涅槃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来「共读签到」哦~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