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政治家的“闺蜜们” || 晶晶文化

慈禧 政治家 乌孙 武丁 公主 文化 就是 汉宣帝

11-05 06:49 秦朔朋友圈 (qspyq2015) 财富

女政治家的“闺蜜们” || 晶晶文化_秦朔朋友圈_读一读网站 女政治家的“闺蜜们” || 晶晶文化,读一读网站提供秦朔朋友圈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水姐/文


最近,韩国总统朴槿惠和她的闺蜜崔顺实,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她的闺蜜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这些闺蜜组合火了中国朋友圈。让"闺蜜"一词又多了一重不好的寓意(原来不过是"防火防盗防闺蜜"范畴),其实,大时代里的这些"小缘分",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谁都需要个亲近人,何况是孤独的女政治家们。其实不仅是女权慢慢放大的今天,即使在很久很久以前,与某些人的天生亲近感和后天信任感是人性的本然存在形式。这种天生亲近感和后天信任感,早年我研究政府公共政策咨询的时候,学过一个词,叫"政治信赖"。这种"政治信赖"可能影响个人命运,也可能影响历史进程。在身边的人,成就自己,毁灭自己,都是因缘际会。


讲几个古代的故事,说给我自己听听,也说给你们听听。



妇好的故事


妇好,商王武丁的妻子,我国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文武双全的女将军,杰出的女政治家与军事家,被称为女战神。她有极高的文化水平,身为卜官,经常主持祭祀诵读祭文,并能刻写甲骨文字;为武丁招募兵员,不仅在王畿内征集,还到对商王朝有义务的部落与方国中去广泛征集;她参与并指挥了重大战役,包括对土方、羌方、巴方、夷方的征讨。


武丁和妇好统帅过沚、侯告这样的将领,带着一万三千人的军队征战过内蒙古河套一带的敌军。史学家认为这是一场奠定中国文明历史进程的决战,解决了多年西北边境的战乱问题,对于稳定中原地区发展意义重大,不亚于传说中的黄帝与蚩尤之战的影响。商代女权之高,可能是古代历史上仅有。妇好有自己的封地和田产,不经常呆在王宫里,两人却生了不少孩子。穆桂英、花木兰的故事都太过虚构,而妇好的故事,还没被过度渲染,只是从甲骨文中频繁出现两百多条的记录中被挖掘和演绎了一些。插一句题外话,有时候我在想,现在仙侠、魔幻如此流行,是因为就像做菜一样加了很多佐料和增加了很多颜值,各种特技和人类力量之外的东西丰富了故事的延展性,但是实际上,简朴的心灵共鸣和内在相容性却越来越少,使得我更喜欢去古代找找朴素的东西。


没有记录说妇好有女朋友和好闺蜜,但我个人认为,武丁就是她最好的"男闺蜜"。每当妇好单独出征凯旋而归的时候,武丁总是抑制不住内心喜悦,有时甚至出城八十多公里迎接。两人甩开部下,一起策马奔腾于旷野之中。两人不仅是夫妻也是朋友,更是最亲近的人。


妇好、武丁两个人一起打江山创业,当时商朝的社会环境里有朴素的性别间相互尊重的概念。这种场景放到现在也令人格外羡慕。笔者特别喜欢这样的组合,两个人之间不仅是夫妻,而且是朋友、闺蜜,事业伙伴,灵魂伴侣,公私两面都非常融洽。男女之间(无论是夫妻、上下级还是别的关系)其实很少能够真正彼此信赖,生活上信赖,可能事业上就不信赖了,生活上、事业上相互信赖,可能内心里并不相互契合,生活上、事业上、内心里都相合,可能就相处短暂了。我以前写过的郑一和郑一嫂,杨益宪和戴乃迭,这两对,都只能算合格。在现代政治环境里,几乎不可能有这样的夫妻亲近组合。《纸牌屋》里的Francis Underwood和Claire Underwood到最后就是事业上的伙伴而已。



冯缭与解忧公主


冯缭,中国第一位女外交家。公元前101年,随汉解忧公主远嫁和亲到乌孙国。原来她算是解忧公主的闺蜜和得力助手,而最后的成就,比解忧公主还高,被尊称为"冯夫人"。"锦车出塞送迎忙,专对长才属女郎。读史漫夸苏武节,须眉巾帼并刘芳。"(历史演义作家蔡东藩作,著有《中国历朝通俗演义》)这首诗就是写的冯缭。冯缭本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子,汉武帝把楚王的孙女解忧公主嫁给乌孙昆弥军须靡的时候,让冯缭作为和亲侍女一起嫁往乌孙。没几年,她就掌握了西域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代表解忧公主持汉节慰问临近诸国,她语言全通,待人热情,让各国的国王和臣民非常喜欢,提高了汉朝在西域诸国中的地位和声望。回到乌孙后,她嫁给了掌管兵权的右大将。


二三十年后,乌孙国内发生内乱,也是冯缭阻止的。军须靡死后,其弟翁归靡娶了解忧公主为夫人,并立解忧所生的元贵靡为继承人;但翁归靡死后,军须靡的儿子泥靡夺取王位,翁归靡的另一个儿子乌就屠杀了泥靡又自立为王。汉宣帝听闻此事之后,要保解忧的儿子元贵靡,准备派兵。冯缭独自进入乌就屠的军营,陈述利害,说汉兵马上就到了,会玉石俱焚,不如见机知退,可保全性命与富贵。乌就屠也听劝认为不能跟汉室作对,要汉朝给封号就让出王位。最后,汉宣帝任命冯缭为汉朝正使,乌就屠信守诺言,冯缭封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两年后,元贵靡病死,其子星靡继位,冯缭陪着解忧公主回到长安。但冯缭还是担心星靡掌控不了局面,被乌就屠欺负,还是上书汉宣帝出使乌孙,保护星靡平安。冯缭作为解忧公主的"闺蜜",护住了"闺蜜","闺蜜"的儿子,"闺蜜"的孙子,护住了乌孙,也让汉朝的外交彰显大气繁荣。


所以,"好闺蜜",就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也是命运的安排。有些人甚至比你自己更在乎你,在乎你的利益甚至是大格局。这种组合太珍贵,是历史孤品。



慈禧与德龄的故事


慈禧是选秀进宫的,她没有高贵的血统和显赫的门第,但她长得端庄美丽并且能够读写汉文,在后宫嫔妃中才能脱颖而出。在慈禧晚年,有两个女孩在她身边贴身陪伴。最著名的就是裕德龄,因为留洋归来通晓外文和外国礼节风俗成为慈禧的第一女侍官。

裕德龄 |


裕德龄,正白旗出身,1886年生于武昌。1895年,随外交官父亲裕庚出使日本和法国。她母亲是法国人。德龄精通八国语言,对各国风俗民情极为精通。1903年回到北京,不久就被慈禧招入宫中当"御前女官"。陪在慈禧身边两年,故而著有《清宫二年记》。德龄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深得慈禧喜爱,慈禧能够通过德龄和各国大使夫人进行亲切交谈。此外光绪也很喜欢她,希望通过她能够让慈禧认同清朝进行西化改革。德龄经常将外国时事新闻翻译给慈禧和光绪;还陪同接见美国公使康格夫人和海军提督伊文思夫人;协助美国著名的艺术家卡尔为慈禧太后画像,使得西方油画第一次进入清廷;德龄让慈禧接受了西方化妆品和西服……但是任凭两人关系如此地好,德龄最后还是借着裕康病逝百日孝,回上海后不再返回紫禁城。她是智慧的,她懂得,慈禧是不可能改变祖宗的制度的,也是伴君如伴虎,在蜜月期结束之后逃离了宫廷。并且不久,她就认识了当时的美国驻沪副领事撤底厄斯,并不顾世人眼光嫁给了他,成为最早的外嫁女之一。


《清宫二年记》被时任上海开浚黄埔局总办辜鸿铭这个怪杰拍手叫好。称德龄是新式满族妇女,写下《评德龄著<清宫二年记>》,并投给了英文报纸《国际评论》。此后,她又写作了纪实文学《瀛台泣血记》、《御香缥缈录》、《御苑兰馨记》等多部,共计八十万字。她从人性角度对慈禧太后进行重新阐释。


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闺蜜,可能就是人生中出现一会儿,对彼此都很重要,但因为两者之间地位悬殊,迟早是有分裂感的,不如趁早离开。离开可能还能产生对彼此很怀念的心意并且潜移默化地对彼此助益。有时候,闺蜜之间更加注重的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想想,我们现在的舆论,正在否定权威,否定女性,同时也在反对平庸,反对日常,其实挺可怕的,于是想写点美好又知道分寸的事情。



水姐作品链接:

女人折腾资本论

王阳明:强大的内心,谋略与匠人精神

在天灾人祸面前,墨子告诉我们的事儿

曾国藩: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这浮躁世界里需要更多霸气而温暖的夫妻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