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她被哥哥陷害,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北辰 帝皇 眼睛 女人 眸光 男人 小雅 只是

08-14 08:30 中医养生 (zyys_app) 健康

那一夜,她被哥哥陷害,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_中医养生_读一读网站 那一夜,她被哥哥陷害,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读一读网站提供中医养生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

磅礴的大雨就如倾倒一样的洗涤着世间万物,时不时滑过的闪电夹杂着雷声,震耳欲聋,让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了一股诡谲之中。

昏暗的房间没有一丝光亮,厚重的窗帘将外面微薄的夜灯的光线遮挡的丝毫没有一点儿映照在总统套房内。

奢华的双人床上,颈首交缠的两个人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时不时的溢出靡靡之音和那交织的粗喘染了一室的暧昧春光,让整个大雨的夜里变的格外淫靡。

简沫觉得浑身就好像着火了一样,她的脑子没有办法思考,能做的,就只能顺从着身体上的感官刺激一次次的沉沦在男人的攻陷下……无法自拔。

男人粗嘎的喘息交织着她嘤咛的沉沦声,在这个夜里,变成了拉响简沫人生最大的转折……

以至于,最后的最后,她用了太多太多来祭奠这一切。

药效过后醒来,简沫浑身酸痛的就好像被碾压了一样,酸痛的她只要一动就仿佛会散架了。

手,缓缓攥起,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

猛然鼻子一酸,不受控制的,眼底已然一片湿润。

因为惊慌害怕,简沫顾不及去看那背对着她睡的正香的男人是谁,她咬着牙下了床,一件件的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然后,匆忙离开。

"轰"的一声惊雷滑过,简沫就和丢了魂儿一样的走在大雨下的洛城,不过须臾,已然全身湿透。

泪早已经在出来的那刻泛滥……

都说下雨的时候最适合哭,只要你站在雨里,就没有人知道你的懦弱。

简沫笑着,哭着……在昏黄的路灯下样子格外的渗人。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看着家里的灯光,简沫有片刻的失神……

出了索菲亚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快凌晨,走了这么久,怎么家里还亮着灯?

简沫不敢进去,她就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家……心里的涩痛瞬间压过了被男人碾压过的身体。

门,突然被打开,简沫就算想躲也已经来不及。

"小姐?"出来的是在简家帮佣的王妈,一看到她,先是怔愣了下,然后急忙上前,"小姐,你去哪儿了?一晚上打你电话打不通……"她声音迫切,"出事儿啦!"

简沫的心里"咯噔"了下,轻轻扇动了下眼睑,有些茫然?

王妈没有注意到简沫的狼狈,只以为她没有带伞,"先生在工地坠楼了……正在医院抢救。少爷的电话也打不通,你的也打不通……太太一个人在医院,心脏病又复发了。"

王妈后来说什么简沫没有听清,她只是在听到"坠楼"两个字的时候,瞬间脑子里"嗡"的一下,空了!

王妈见简沫吓傻了,也顾不得其他,拉了她的手就往路边儿的车上走……直到简沫被塞进了车里,她的思绪方才回笼。

顾不得自己失身的事情,简沫红着眼睛颤抖的看着王妈:"王妈……你,你……"因为害怕,她连一个完整的字符都说不清楚,吞咽了下,方才喘息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司机是王妈的老公海叔,他从后视镜看了眼简沫,面色沉重的小心开着车往医院而去。

王妈的脸色更加沉重,沉叹的说道:"工地上出了事,说是先生意外坠楼了……正在抢救。太太赶到医院,听说情况不乐观,也就……"

王妈的话没有说下去,简沫闭了眼睛……妈妈有心脏病,这样的情况下,她肯定负荷不了。

车到了医院的时候,简展锋和苏默都在抢救。

空寂的走廊在大雨的夜里格外的诡谲,仿佛处处透着死亡的气息。

简沫湿漉漉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眼睛就这样看着"手术中"的灯,没有任何表情……

海叔上前将他的外套脱下披到了简沫的身上,"小姐,先生和太太人那么好,一定会没事的。"

"简桁呢?"简沫视线没有动,只是冷冷的问道。

海叔轻叹一声,脸色透着无奈和沉重:"少爷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简沫的嘴角滑过一抹冷嘲,眼底溢出慢慢的恨意。

瞬间,有什么东西冰冷的在心脏的位置炸开,眼眶一红,她咬了牙……硬生生的将溢出的泪给逼了回去。

今天晚上她为什么要相信简桁是要给她那笔钱?

明明知道一个赌徒已经无药可救了……可她还是相信了,甚至,被他陷害的失去了她宝贵的第一次。

简沫的手握的越来越紧,好似,只要少用一点儿力气,她就没有办法支撑了一样……

时间仿佛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慢过,简沫就这样站着,等着……一直到外面的雨停了,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

等待虽然漫长,可是,没有消息至少还能噙着希望不是吗?

只是,当天亮的那刻,简沫觉得……这个世界彻底的抛弃了她。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简沫以为自己会崩溃,可当医生机械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却异常的安静,"医生,我妈妈呢?"

"简夫人的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但是……"医生欲言又止的看着面前狼狈的女孩儿。

"没事,我能承受。"简沫静静开口,可眼睛里的紧张已经出卖了她。

医生轻叹:"简夫人因为心脏承受太大,抢救的时候心脏更是几次停止跳动……虽然已经控制住了,可能不能醒来,不一定。"

简沫只觉得腿脚一软,整个人都没有了支撑的力量……顿时,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有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海叔和王妈一左一右的急忙扶住了简沫,疲惫的脸上全然是担忧。

简沫闭了眼睛稳了稳后张开眼睛,声音越发沙哑的说道:"我没事……"

眼睫不停的颤动着,简沫想要坚强点儿……

她看着被推出来的病床,手颤抖的轻轻拉开盖着的白布……看着毫无生命迹象的爸爸,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了出来。

"爸爸……爸爸……"简沫抱着简展锋痛声哭着,嘴里不停的喊着"爸爸",竟是别的一个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王妈偷偷的抹着眼泪,海叔看着简沫也是一脸的悲哀……

"好好的一个家,怎么突然就……"王妈已经泣不成声,"这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看着这一幕,沉叹一声,拿着死亡报告转身离开……见多了生死,可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死别场面,都让他揪心。

只是,医生还没有走开多远,突然,身后传来惊恐的声音……

"小姐,小姐……"

医生转身,已经见简沫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晕厥了过去。

两年后……

正值下午骄阳似火的时候,翔宇建筑工程公司设计工程部的人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开着小差。

简沫坐在会议室里,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拿着一支绘图铅笔在设计图上勾勾画画着……

因为还没有到会议时间,总监还没有到,先来的几个人抱着一本娱乐杂志,围到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顾北辰这换女人的速度太快,你们说……这样天天绯闻的曝光率,大众会不会视觉疲劳?"大雄抱着啧啧出声。

莫小雅妖娆的撩拨了下大卷发,悠然说道:"我看你是嫉妒……只要是辰少的新闻,你看看报刊杂志哪个不卖的脱销的?"

"就是……"实习设计助理向晚也来搭腔,一脸花痴样子的微微偏头幻想着,"唉,辰少真的好帅啊……如果有机会能看看他本人就好了。"

"花痴吧你……"大雄翻翻眼睛,"顾北辰那样的男人就一副空皮囊,还不是家荫照着。"

"这你错了,"莫小雅摇摇头,"帝皇集团虽然是顾家传下来的,可到了辰少手上,不到三年……扩张的多厉害?"

莫小雅有些怅然的长长一叹,感概的说道:"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女人梦想中最完美的男人……不管是外貌还是权势!"

"唉,说到这个……我特好奇。"向晚瞪了圆溜溜的眼睛,"辰少正式接手帝皇集团没几个月就结婚了,可这两年都没有见过他太太在大众面前出现过?"

她说着,手支撑着下巴,"辰少三天两头的和名媛、明星爆绯闻,我最想知道的是……他太太是什么感想。"向晚眼睛瞪了瞪,"最主要的是,这个传说中的顾太太到底存不存在啊?"

"也有可能那个所谓的'顾太太'就是媒体揣测出来的,其实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旁趴在桌子上的工程企划丁当讪讪说道。

"这个顾太太是真存在……"一直没说话的徐思域说道,"我一哥们儿是记者,当年想要跟拍婚礼的,可是顾家保密性太高,最后什么都没有拍到。"

"反正一句话……嫁了豪门的女人都是悲哀!"莫小雅冷哼,"看似风光,其实就是卑微。"

"所以,还是我们这样的男人最靠谱。"大雄急忙接了话,一脸讨好的笑看着莫小雅。

莫小雅翻翻眼睛,懒得理她,只是看向不受他们影响的简沫:"我说简大美女,你怎么就能这么专注你的工作呢?"

向晚扫了眼简沫正在涂涂画画的设计图,嬉皮的说道:"因为咱沫姐勤奋,所以现在找她画设计图的人才多啊……"

她狗腿的看向简沫,"不过话说回来了,沫姐,你对顾北辰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好奇吗?"

简沫在一处设计旁标注了下,"我为什么要好奇?"她无辜的看看向晚,"隔三差五的就能见到的人,没有新鲜感了。"

"……"众人一听,顿时"嘁"了声。

"我们谁不是隔三差五的看见啊,可没有见过真人啊?"向晚撇嘴的看了眼杂志,"哎,什么时候我们公司能和帝皇合作就好了……让我们也能有机会近身看看?"

简沫看着向晚眼中的花痴,笑着揶揄道:"然后呢?"她漂亮晶亮的眼睛里滑过狡黠,"被辰少看中,你从此过上了白富美的生活?"

说着,简沫还一脸煞有其事的抿嘴笑着和众人点点头示意了下。

顿时,会议室内传来一阵子笑声……

向晚一听,顿时耸拉了脸,"沫姐,我不是开玩笑的。"她撇了嘴角,"帝皇那么大的集团,如果我们公司能合作,以后我们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啊!"

"就我们翔宇的规模,帝皇能够看得上?"设计部老人乔子荣直接扑灭向晚的梦,"连递招标书的资格都没有?"

"那也说不定啊?"向晚翻翻眼睛,"怎么说我们BOSS也是拿过国外设计大奖的呢!"

简沫听着他们话题的转变,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桌面上铺着的杂志上……

上面,顾北辰侧着身正在给一个最近很火的玉女明星陆蔓锊散乱的头发,那样子温柔多情而深邃。

顾北辰长得绝对是有秒杀国际巨星的能力,那如雕似刻、棱角分明的俊脸,一双鹰眸下是深邃如黑曜石的墨瞳,高挺的鼻子,菲薄的唇……

宽肩窄臀更是将完美的脸映衬的没有一丝瑕疵。

加上帝皇集团的加持,这个也才刚刚二十八的男人,他的存在仿佛就是宣告上帝的手是多么巧妙一样。

"滴"的一声轻响滑过,手机传来短信拉回了简沫的思绪。

她收敛眸光拿起手机划开……

G先生:我今晚回蓝泽园。

简沫看着手机短信失神,直到一旁向晚疑惑的看着她方才反应过来,然后快速的回复了过去:好的,等你哦!

短信刚刚发过去,总监就带着助理和工程组的人走了进来,大家收拾了心情急忙坐好……

"俞总收到消息,"总监唐浩阳开口说道,"帝皇将会在城西建一座主题休闲会所……"

他故意顿了下,目光滑过众人方才说出后半句,"每个楼层的设计都会交给不同公司……一共十八个楼层,不公开招标。所以,这次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所有人的眼睛瞬间瞪圆,晶亮晶亮的看向唐浩阳。

"总监,真的吗?"向晚是第一个发出声的。

唐浩阳点点头,视线看向了简沫:"简沫,俞总说这次的比稿就交给你负责……小雅、和思域协助。"

简沫面不改色,只是淡然的开口:"设计图没问题,就是能不能参与进去有难度……"

唐浩阳轻叹了声,"所以……能不能将你的设计图送到帝皇手中,就看你本事了。"微微一顿,"这次不仅仅是翔宇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推荐你去UCL需要商业作品。"

简沫开着她那辆很大众化的白色现代往蓝泽园而去,一路上都在想唐浩阳的话……

能去伦敦大学深造建筑设计是她的梦想,哪怕也许现实不允许她继续下去,可总是要给自己一个不用遗憾的机会不是吗?

将车停在别墅前,简沫还在想这个事情……想得都没有看到停车位那辆霸气侧漏的世爵停在那儿。

进了门,简沫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儿……每每那个人回来的时候,空气里到处都会弥漫着霸道的分子。

简沫视线划过沙发后,落在了小吧台上……

看着男人孤傲冷绝的颀长身影,她顿时嘴角咧了笑,褪去之前的冷静,有些谄媚的笑着,眼睛都闪烁着晶晶亮的光芒:"阿辰?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晚上吗?"

顾北辰转身,鹰眸深邃的看着笑靥如花的简沫,薄唇微勾了个邪肆的弧度,"怎么,提早回来不高兴?"

"怎么会呢?"简沫换了鞋后就上了前,抱住了顾北辰的腰,笑的越发灿烂,"你这是回来陪我吃晚饭?"

"嗯。"顾北辰抬手,手指划过简沫的唇角。

简沫任由着他抚摸她的脸颊,只是挑眉问道:"不用陪那个叫陆蔓的明星吗?"

顾北辰看着简沫眼底闪烁的光芒,不由得薄唇边儿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怎么,吃醋了?"

简沫媚眼如丝,微微垫了脚尖,涂了唇蜜的唇性感诱人的在顾北辰的唇角吻了下,笑着甜腻的说道:"醋太酸了……天儿这么热,我只喝酸梅汤。"

"哦?"顾北辰微微挑眉,如黑曜石般的墨瞳深邃了几分,"喜欢酸的……"他眸光微垂的扫了眼简沫的腹部的位置,"难道有了?"

简沫娇嗔的瞪了眼,"我有没有你辰少不知道?"

顾北辰笑了起来,他喜欢这个女人……平日里乖巧的不纠缠他,他回来了,就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他总问她:简沫,你当初为什么同意嫁给我?

她实诚不虚伪的说:因为我需要钱啊,而那东西你不缺。

他需要一个老婆拿到爷爷放在二叔手中的股份,太过幻想的女人不适合……

显然,开口就说"需要钱"的简沫,是最佳人选。

何况……顾北辰看着简沫的眼睛眸光深了深,薄唇一侧勾勒了个邪佞的弧度。

"想过给我生一个吗?"顾北辰眸光幽深不见底的看着简沫。

简沫心里"咯噔"了下,暗暗腹诽:难道这个男人不知道用美男计很可耻吗?

笑,简沫无辜的眨巴了眼睛:"当初我们可只说了做你老婆哦……如果生孩子,那可是要加价的。"

顾北辰薄唇微勾了抹笑意,在简沫的嘴角浅啄细吻了会儿,方才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说道:"卡,随便你刷……想要怎么刷,由你。"

简沫的心不受控制的颤动了下,这个男人总是有办法让她意乱情迷的:"你有本事留到我肚子里,我就有本事留下……不过,到时候万一不要了,很伤身啊!"

看着简沫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装,可还是愉悦了顾北辰。

顾北辰轻轻捏了下简沫的鼻子,淡淡开口:"大姐喊着我过去吃饭,你陪我一起。"

简沫一听,身体瞬间僵了下,眼睛里更是不自觉的溢出一抹抗拒……只是,转瞬消失,恢复了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好啊……"简沫笑着微微推开顾北辰,"那我上楼换衣服。"

"嗯。"顾北辰应了,松开简沫。

简沫临走还在顾北辰的脸颊上吻了下,急剧挑豆的转身上了楼……

只是,在转身的那刹那,她脸上所有的伪装全部龟裂开来,就好似要被什么狠狠凿开伤口一样。

顾北辰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随即收回眸光,拿过一旁的红酒杯浅啜了口……菲薄的唇间,渐渐溢出一抹诡谲的笑意。

简沫很快就下来了,褪去OL装扮,换了一条及膝的坎肩立领的雪纺裙,原本盘着的头发也松散的放下,整个人顿时成了妖娆的小妖精。

"唉,不想去了……"顾北辰突然搂着走进的简沫的腰转了圈儿,就将她抵到了吧台上,深邃的眼底渐渐溢出灼热的浴望。

简沫突然被男性气息扑倒性的压过来,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虽然当初结婚的理由是,他需要一个老婆,而她需要钱。

可是,结婚快两年,他们从结婚第一天,床就上了……

作为当初意外失身,她急需要用钱的情况下,能嫁给顾北辰她是感恩的。

至少……他没有嫌弃她不是处。

嗯,这归根结底是因为她表现出对钱强烈的浴望……可不管如何,她一直在尽力的做好一个老婆应该做的。

"我是没所谓了……"简沫垂眸,手指在顾北辰的胸前画着圈圈,"只是到时候大姐会不会觉得是我拖着你不让去呢?"

话落,她还无辜的抬眸扇扇长长的眼睫。

顾北辰,说不去,说不去……

简沫心里不停的叫嚣着,眼睛里仿佛也因为这些叫嚣溢出对顾北辰的迫切……

这样的迫切落在顾北辰的眼里,那就是赤果果的邀请。

"小妖精……"顾北辰俯身,唇在简沫唇上辗转了下,然后就长驱而入的攻陷了她嘴里所有的神经,勾动着她的舌和他共舞到了一起。

因为这一年多来和顾北辰没有少做,简沫的身体对他是敏感的……而他对她的敏感度在什么地方也是清楚的很。

不过瞬间,两个人已经天雷勾动地火,俨然有在吧台这里就共赴云雨的趋势……

"嗡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传来,眼见着顾北辰已经枪杆擦亮,随时准备射击了,硬生生的给打断了。

"先接电话……"简沫囫囵不清的说道。

顾北辰放开了简沫的唇舌,看着因为自己的吻而一脸羞赧的人,眸光深了深,拿过吧台上的手机,睨了眼来电后接起置于耳边,"半个小时就到……嗯……好!"

挂了电话,顾北辰顺手将手机放到兜里,然后抬手将简沫嘴边儿被染了的唇彩擦掉,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暧昧的溢出薄唇:"晚上回来在收拾你……"

简沫还没缓过劲儿,可一听顾北辰这样说,顿时回嘴:"辰少在外面吃饱喝足的回来,还有力气收拾我?"

顾北辰笑了,"嗯,你吃点儿醋我喜欢。"

"……"简沫看着顾北辰眸底的笑意,有点儿想骂人。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吃醋?我那明明是嘲讽,那是嘲讽!

分分钟被误会,她也是醉了好么?

简沫被顾北辰塞进了他那辆最近才换的,全球限量八台的世爵里面……不管外观还是内在,这个车只是诠释了两个字……奢华!

说白了,那就是闷骚!

符合顾北辰的本质……

简沫尽量想一些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的事情……这一年多和顾北辰隐婚的日子里,她什么都能适应,就是没有办法偶尔陪他去他大姐顾慈的家里。

她怕,怕遇到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简沫的心瞬间就疼了起来。

当初顾北辰的出现,她不知道他和那个人还有那么一层关系……如果知道……

呵,如果知道又能怎么样?不嫁了吗?

那个时候的她,还有权利选择吗?

"在想什么?"顾北辰褪去了方才二人在别墅单独相处时的魅惑,此刻的他一贯的外面人所见的冷漠疏离,看着简沫的鹰眸,就好像有能洞悉别人一切的锐利,"想哪个男人?"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在想你,你信吗?"简沫笑着问道。

顾北辰想也没有想的回答:"不信。"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