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产房生子,丈夫却在隔壁和姐姐……泪崩!

玲珑 轩辕 赫连 玄玉 清尘 月华 碧落 产房

08-28 22:00 微测试 (ceshiti365) 情感

我产房生子,丈夫却在隔壁和姐姐……泪崩!_微测试_读一读网站 我产房生子,丈夫却在隔壁和姐姐……泪崩!,读一读网站提供微测试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圣灵大陆斩妖台,云雾妖娆,虽无草木奇花,却仍旧胜似仙境。

一抹鹅黄色的纤瘦清影,正站在斩妖台的断头台上,双手被缚于身后,她面容清秀,眼眸如水,是个清雅淡然的美丽女子。

旁边站着的刽子手,目光森森,手握寒刃,和她的淡雅纤弱完全不相符。

"茗玉……"

随着一阵风动,一声轻轻的男子叹息传入鹅黄色纤瘦清影的耳中,惹得她淡淡一笑。

"我还在想,皇上是不是不会来了呢。"她明眸善睐地看着眼前的九五之尊,唇角微弯。

"你恨朕吗?"轩辕南眸色复杂地看着这个他深爱的女子,瑰丽的唇瓣微启。

她是风家嫡女风茗玉,亦是他的准太子妃,她助他登上大宝,他却下令将她斩首。

风茗玉勾唇一笑:"皇上希望我恨吗?"

轩辕南心中一紧,他当然不希望她恨他,因为他从未想过放手。

"我不恨。"风茗玉清雅一笑,一头未曾束缚的青丝随斩妖台的冷风而飘散,"我的命是皇上给的,如今还给皇上,便和皇上两清了。"

他救过她的命,陪了她十年,十年时间里,她早已爱上他。

可惜,她比不过江山,比不过他的千秋万业。

想恨他,但不愿自贬身价,她不想为一个不值得的人活在仇恨里。

"两清?"轩辕南突地也勾唇笑了,明黄色袍袖微微一拂,转身:"不恨就好。"

想跟他两清吗?恐怕不能呵……

随着轩辕南一步步远走,风茗玉泰然趴在了断头台上,刽子手目光微微一寒,手起刀落!

嚓!

一滴泪,混合着鲜血,落在了斩妖台的云雾之中。

轩辕南紧紧一握拳,不敢回头看,两行冰冷的泪也涌了出来,却被他很快擦去。

风茗玉,准太子妃,于南帝登基二月后,被斩首于斩妖台。

风茗玉以为自己死了,但却在短暂的混沌之后,听见身边一阵嘈杂,紧接着是浑身如针扎的火辣辣剧痛,痛得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呻吟!

"爹,凤玲珑的尸体看着好恶心啊!快叫人把她拖出去吧!"一个娇嗲的女子声音响起,听在风茗玉耳里十分陌生。

凤玲珑?南部大家族凤家的天才少女?

年仅八岁时便是三阶斗师、被誉为天才少女,却在十二岁时一下子沦为一阶斗师、甚至丧失修炼能力的废物?

正在风茗玉回忆凤玲珑资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就依碧落的,来人!将凤玲珑的尸体拖出去,喂狗!"

风茗玉听过这声音,是凤家家主凤宸业的,顿时在心中对此人印象大打折扣,虎毒还不食子呢!

不过,当风茗玉感觉到有人走到她身边,抓起她两只胳膊用力拉的时候,她就吃了一惊!

怎么这几个人奉命去拖凤玲珑的尸体,却来抓她的胳膊?

难道……

一个可能性在风茗玉脑海里形成,她吃惊之余却也没忘了目前处境。

"放……手!"拼尽全身力气,风茗玉厉声喝道。

两个奉命来处理凤玲珑尸体的凤家下人本来以为凤玲珑已经死了,没想到凤玲珑居然没死,还能开口说话,顿时被吓了一跳,一下子都松开了手。

"这逆女居然还没死?"凤宸业也吃了一惊,看着地上逐渐睁开眼的庶出女儿。

这个时候,风茗玉的灵魂已经和身体融为一体,所以,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入了她脑海中。

原来,她果然从风家嫡女变成了凤家庶女,也就是南部凤家曾经的天才少女,凤玲珑!

凤玲珑之所以惨死,是因为凤玲珑的二姐凤碧落,也就是之前骂凤玲珑的尸体恶心的女子,冤枉凤玲珑偷了她的碧海珍珠串。

凤碧落一状告到凤家家主凤宸业面前,在凤碧落的挑拨下,凤宸业责罚凤玲珑一百鞭!

凤玲珑被行刑之前,曾大声哭喊求饶,而凤宸业不为所动,凤碧落则娇笑着说道:"妹妹,你也别怪二姐不帮你,这样吧,如果你挨完这一百鞭还能不死,二姐就给你找大夫。"

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凤玲珑才挨了五十鞭,就被确认为断了气。

但谁都没想到,一百鞭打完之后,本来断了气的凤玲珑居然又活过来了!

"你……"凤碧落也万万没想到凤玲珑命这么大,刚刚那一百鞭,她可是暗中吩咐行刑的打手用斗气狠命打的,要不然凤玲珑怎么会在五十鞭的时候就断气了?

"我没死,二姐是不是该给我请大夫了?"凤玲珑咬牙站了起来,浑身是血淋淋的鞭伤,但笑容异常地明媚妖冶。

被汗水打湿的凌乱秀发贴在前额与颈项中,竟让人感受到无与伦比的野性美,那双目光熠熠的明亮眸子里,更是焕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璀璨光彩。

凤碧落气得站了起来,纤纤玉手一指凤玲珑,正要发作,这时候却有一道声音从门口响起:"凤二小姐不用亲自去请大夫了,我家主子已经把大夫请来了。"

所有人惊讶地朝门口看去,等看清来者何人之后,顿时都是神色一肃,不由自主全站了起来,向来人行注目礼。

一身银白色束身锦袍,上好的贡品柔缎贵气逼人,仿佛生来便高人一等。俊美绝伦的五官,薄而线条鲜明的唇透着凉薄无情,那微翘的睫毛却减淡了这冷意。

一双尾角上挑的摄魂桃花眼泛着微微冷光,给人一种乍暖还寒的错觉,他凤目半眯,修长食指点颚,一撂若流水般的黑发因此斜泻而下,更加衬托出他的妖冶不羁。

凤玲珑忍着身体的剧痛转头去看。这个人,不但是凤家,轩辕国任何一个人,都惹不起。

"凤家好热闹啊!"来人魅惑众生地笑道,经过凤玲珑身边时,出乎意料地给了她一个妖孽的笑容,并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了衣裳被鞭笞破了的凤玲珑身上。

凤玲珑略呆怔地看着面前俊美无双的男子落座于她面前,堂而皇之占了凤宸业原本的位置,屁股下面还垫了件衣服,好像嫌凤宸业脏似的,她的大脑就有一瞬间的短路。

他怎么会出手帮人?又为何偏偏是她?

"玄王,不知我这逆女是否得罪了玄王,若是,我在此向玄王赔罪,并将逆女交给玄王处置。"凤宸业急于和凤玲珑撇清关系,当机立断地开口说道。

他不知道是不是他这个逆女把这位尊贵无比的异姓王给得罪了。要真是这样,凤家满门连坐可都是轻的啊!

斗气,是圣灵大陆个人战斗实力的唯一体现,从一至九阶,再到斗师、斗宗、斗皇三大境界的飞跃,以一人之力可雄霸天下!

而这个赫连玄玉,就是轩辕国第一人,九阶斗师,当今唯一一位异姓王爷,玄王!至于赫连玄玉背后的赫连家族,更是轩辕国四大世家之一,一般人根本惹不起!

赫连玄玉并未理会凤宸业,只唇角微挑打量面前的凤玲珑,见她一头青丝被疼痛的汗水打湿,小脸上全是鲜血,嘴唇也咬得尽是伤痕,整个人可以说狼狈到了极点!

不过,这样的凤玲珑,却出人意料地焕发出一股狂野性感的气质,还有一抹让人为之动容的坚强。

当然,仅仅是如此,还不够格让他赫连玄玉出手相助!

真正让他赫连玄玉决定踏入这个门槛的原因是……

赫连玄玉更加挑起了唇角,手里则摸着腰间那块有些微微发烫的千年玄玉。

"果真交与本王处置,生死勿论?"赫连玄玉睥着凤玲珑,微微一勾唇,俊美如玉的脸庞瞬时光芒万丈,看呆了厅中一众少女。

他的这个宝贝,打他出生以来可就没这么反常过,今日经过凤府外头,却突然发烫起来!这也是为何他会踏入凤家的原因。

不曾想,跃入凤家外墙之后,却是看到了这么一幕好戏:曾经的天才少女差点被打死,却又奇迹般活了下来!

凤宸业连忙点头称是:"是的,玄王尽可发落,我凤家不会有任何人对玄王的决定有任何异议。"

那老谋深算的鹰眼里,闪烁着一股决绝。凤家的任何人,都只有没用和有用之分,没有血缘之分!

凤玲珑感到心底深处传来一抹悲哀,但她确定自己不会被凤宸业影响,便皱眉捂住胸口,心里暗暗揣测难道凤玲珑的本体灵魂还在这身体之内?

赫连玄玉将凤玲珑的反应瞧在眼里,脸上更是似笑非笑。

凤玲珑冷眼瞥着凤宸业,暗想若凤玲珑这身子能禁得起她的家传修炼口诀,她定要这凤宸业后悔今日抛弃女儿的!

不过,她现在的生死却是掌握在了赫连玄玉的手中,他又是个极度自我的人,一般人无法近他三步之内,惹到他的人通常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不知道他会如何发落她。

"凤玲珑是吧?"赫连玄玉眸光流转,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很好,本王挺喜欢你的名字,那么本王这位专用大夫,就赏给你了!"

说罢,赫连玄玉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去,待到经过凤玲珑旁边时,一向不亲近人、特别是女人的赫连玄玉,用手指轻轻在凤玲珑那件本属于他的外袍上,叩了两叩。

"披上了本王的衣服,可就是本王的人了,谁若是不长眼敢动这小东西,本王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话,是对着凤家所有人说的。

凤家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如天人般的赫连玄玉,负手大步离开凤家,很久很久都鸦雀无声!

谁来告诉他们,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尊贵如天人的玄王,轩辕国第一人,会一反常态帮助凤家如今最没地位的废物?

凤玲珑也是侧着身子,为赫连玄玉最后留下的那句话而微微凝神。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绝无私交,那他为何要帮她?难道他神通广大到知道她本体是谁?

可就算他知道她是风茗玉,他和她也是没有半点交情的啊!

这个男人,行事真是太莫测了。

"凤三小姐,这是生肌玉露膏,外敷所用,每日二次,早晚各一次,十日后肌肤便不会留痕,期间不可间断,凤三小姐收好吧。"

鸦雀无声之中,一人突然走到凤玲珑面前开口,所有人才回过神来,才知道赫连玄玉还留下了一个人,那就是赫连玄玉的专用药师,月清尘。

凤玲珑接过生肌玉露膏,费力地扯了扯唇:"多谢了。"

身为女子,没谁愿意在身上脸上留下疤痕,凤玲珑虽然不是太注重相貌,但能不留下疤痕自然还是不留下为好。

"我家主子的意思,是让我留到凤三小姐伤愈之时,凤家家主应该不介意我在凤家住上个十天半月?"月清尘淡淡地瞥向凤宸业,语气里夹杂着浓浓的疏离。

月清尘也是个相貌出众的男子,不过比起他家主子赫连玄玉来自然还是一个人一个神,但那份清雅儒致已是十分令人欣赏了。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清尘公子能在我凤家暂住,是我凤家之福,我凤家蓬荜生辉啊!"凤宸业连忙打哈哈,随后就喝道:"管家!立刻安排最好最清静的别苑给清尘公子,如有怠慢,我饶不了你!"

凤管家连忙站了出来,诚惶诚恐躬身领命:"是,是,家主放心,我一定安排妥当,绝不敢怠慢清尘公子。"

月清尘心下知道凤家人最是趋炎附势,但冷笑只是在心里,面上没有流露出分毫。

他不再多言,正欲抬步跟那凤管家离开,这时候却见一大群人鱼贯而入,似乎是皇家侍卫,便不动声色站到了一旁,看看这又是什么阵仗。

凤玲珑也不愿成为全场焦点,正待撑着疼痛的身子退到一旁,却因见到来人而愣了一下。

这不是天才少女凤玲珑八岁之时定下的那名未婚夫,三皇子轩辕月华么?

轩辕月华是轩辕国排行前五的美男子,虽比不上赫连玄玉的神谪无双、比不上轩辕南的凌然之势,却也是天生一副风流倜傥的翩翩贵公子形象。

他身材伟岸,五官棱角分明,两道修长的眉毛稍嫌叛逆地向上扬起,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如同翠绿湖底深沉而又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下是玫瑰花瓣一样瑰丽的丰唇,多情又迷人。

只是,那目光锐利深邃了些,给人一股深沉的压迫感,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原来是三王爷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凤宸业连忙上前招呼,暗想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一个个大人物全都到凤家来了。

虽说轩辕月华和凤玲珑有婚约在身,不过这些年轩辕月华从来没到过凤家,所以凤宸业早就不对这段婚约抱有指望了。

要是轩辕月华对凤玲珑有一点点心思,凤宸业及其他凤家人也不敢将凤玲珑不当人看。

"本王是来退婚的。"轩辕月华看都没看一身狼狈的凤玲珑一眼,径直抖出一道圣旨,对凤宸业冷冷地说道。

退婚?

凤家人一下子都哗然了!不过,很快又都淡定下来。

以凤玲珑如今的实力,被三王爷退婚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么?只是没想到刚好所有事情都堆到这一天来了罢了。

"本王已奏明圣上,圣上体念下情,已有圣意下达,准许本王与凤家解除婚约!"轩辕月华冷冷地说完,将手上那道圣旨摊开了:"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在轩辕月华摊开圣旨之时,所有凤家人就跪了下来,唯独月清尘和凤玲珑没跪。

月清尘不跪,是因为赫连家族属四大家族之一,赫连家族之人有权御前不跪,但凤玲珑不跪,就让月清尘多看了她一眼。

这曾经的天才少女、如今的废物,胆子倒是挺大的,南帝的圣旨都敢藐视,但他却见到她眼中那抹微不可察的痛意。

月清尘一想便明了了,大概是被心上人来退婚给伤到了,傻了吧!他早就听说凤玲珑对轩辕月华死心塌地,如今定然是接受不了事实。

而凤玲珑呢?

她可不会因为轩辕月华退婚感到心痛,事实上她求之不得!

只不过,轩辕月华提到了轩辕南,这才是她眼中一闪而过一丝痛意的真正原因!

虽然她再生为凤玲珑了,可轩辕南依旧存在于她的记忆中,那十年的点点滴滴,不是她说忘就能忘的,而轩辕南的一道杀令,更是让她心如血滴。

怎么能不痛?故作出来的淡然,不过是掩饰脆弱,不愿被人瞧见心底的伤痛罢了。

轩辕月华念完圣旨,终于肯抬头扫一眼凤玲珑了,见凤玲珑没跪,他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与不悦。

不过,他和月清尘想的一样,猜测凤玲珑大概是伤心过度了,便将圣旨直接递给了凤宸业。

轩辕月华冷冷地道:"圣旨你想必已经听清楚了,虽然本王与凤玲珑婚约解除,但圣上仁慈,令本王认凤玲珑为义妹,以后凤家不得再欺辱于她,否则,等同于欺辱本王!"

早在轩辕月华宣读圣旨的时候,凤家人就都在心里感到震惊了,因为这样一来,凤玲珑就成了皇亲国戚,比先前的三王爷未婚妻更加身份耀眼呢!

之前凤玲珑虽然是轩辕月华的未婚妻,但因为众人都笃定两人必定成不了夫妻,而且自从凤玲珑从天才变成废物之后,轩辕月华再也没有登过凤家大门,所以众人才敢欺辱凤玲珑。

但现在,凤玲珑一跃成了轩辕月华的义妹,那关系可就是板上钉钉了,谁再欺负凤玲珑,就是跟轩辕皇族过不去!

凤宸业心里微微颤了一下,觉得这件事突然透着某种诡异,但箭在弦上他也不能不领命:"三王爷放心,玲珑是我女儿,我怎么也不会亏待了她的。"

凤玲珑唇角冷冷地勾了一下,先前下令将她拖出去喂狗的时候,倒是没有想过她是他女儿,果然是只势力老狗!

"你可要随跟本王回王府治伤?"突然,轩辕月华转向了凤玲珑,声音没有温度地问道。

虽说凤玲珑一身血污,让有着洁癖的轩辕月华十分厌恶,但毕竟是他皇兄亲自交代的,轩辕月华也不会做的太绝,让人到他皇兄面前去嚼舌根子。

凤玲珑看进轩辕月华眼底,把那抹厌恶看了个一清二楚,就微冷地一勾唇角:"不必了。"

轩辕家的人,她一个也不想再结交。

特别这道圣旨是轩辕南下的,她不会借助轩辕月华的任何关系,来改善她在凤家的地位。

她和轩辕南,在她血洒斩妖台的那一刻,就已经两清了!

她此生,再不想、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

一句清冷的'不必了',让轩辕月华微微一愣,突然间脸色就沉了下来:"不识好歹!"说罢,转身拂袖而去。

轩辕月华不愿承认,方才那废物眼中一闪而过的傲气与光华,让他心头突然一悸。

没来由地……想起了当年才八岁的天才少女。

那时候她年纪尚小,他不喜欢她的光芒万丈,但却也倾慕于她高深的实力,忍耐她一次又一次的靠近。

凤玲珑没有再在凤宸业等人面前待下去,她虽然重生了,可凤玲珑的身体受创太重,她急需休息和疗伤,便撑着剧痛无比的身子,一步步朝记忆中凤玲珑的破败小院走去。

看着那抹坚定缓慢的背影,被赫连玄玉留下来的专用药师月清尘眼里泛出一抹若有所思。

这个凤家曾经光芒万丈的天才少女,在历经五年的奚落嘲笑与羞辱之后,是否能再次绽放光华呢?

月清尘看不透凤玲珑,但他相信他家玄王绝不会无缘无故出手助人,一定有非常特别的原因,才让玄王一反常态!

此刻,月清尘才跟随凤管家离开。

月清尘一离开,凤碧落就急红了眼,对凤宸业叫道:"爹!难道就任由那废物继续在凤家吃闲粮?"

该死,真是该死!本以为这次凤玲珑死定了,没想到她居然还能咸鱼翻身!

凤玲珑只是个庶出女儿,凭什么凌驾于她和姐姐之上?从小凤玲珑要什么有什么,姿色更是倾城无双,她和姐姐早就想弄死凤玲珑了!

这次好不容易寻到机会,却不想凤玲珑竟然如此命大,还一转眼成了凤家不能除掉的人!

她不甘心,不甘心!

"不然还能怎么办?玄王和三王爷,一个都不是好惹的。"凤宸业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总觉得事情透着一些诡异,没道理凤玲珑挨了一百鞭之后还能活下来,更没道理玄王赫连玄玉会出手帮她。

只不过,任凤宸业怎么想,也想不到他女儿身体里如今住的已经不是本体魂魄了。

"爹,您可不要忘了,那废物……"凤碧落还想煽风点火,让她爹再生凤玲珑的气,可惜她还不够了解她爹,她爹是不会为了她,得罪如今对凤家有利的凤玲珑的。

"好了,以前的事情不用再提了,现在你妹妹是三王爷义妹,当今圣上亲自下的旨,你以后给我收敛点儿!"凤宸业烦躁地挥手打断凤碧落的话,哼了一声转身就掉头走人了。

凤碧落咬了咬唇,也知道她爹现在顾忌玄王和三王爷,是不可能再依着她对凤玲珑出手了,纵使不甘心,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爹远去。

但只是一会儿,满脸不甘心的凤碧落就又露出了笑容。

没关系,姐姐再过不久就要回来了,她一定会想办法让凤玲珑消失在凤家,绝对不会让凤玲珑咸鱼翻身的!

凤碧落暗暗握拳,在心里如此这般发誓道。

夜晚降临,凤家偏北一处破败小院里,传来微弱的吸气声。

泛着微弱灯光的房间,一个几近全身赤裸的少女,正在褪去脏乱的衣裳。由于一百鞭威力实在太大,衣裳布料与血肉相连,撕下来时十分疼痛,所以她才会发出压抑的吸气声。

"好个心肠歹毒的凤碧落,自己的亲生妹妹居然下此毒手!"凤玲珑微微咬牙,暗暗想道。

她在圣灵大陆也生活了十年,自然能够看出凤玲珑所挨受的那一百鞭,是打手故意以斗气挥鞭的,不然凤玲珑不至于在五十鞭的时候就香消玉殒了。

凤玲珑好不容易把衣裳褪了下来,见她如此小心还是撕了一些血肉下来,不禁皱了皱眉。

不少伤口开始汩汩冒血,凤玲珑立刻拿出月清尘给她的几瓶生肌玉露膏,小心地擦在了多处严重的伤口上。

擦过药的伤口,一下子就止住了血,清凉感传来,疼痛也瞬间锐减,她不禁暗叹月清尘的医术果然如传说中神乎其神,随便出手的药膏都如此神奇!

但可惜背部一些伤口她无法够到,她不禁摇了摇头。

没想到凤玲珑身边连个使唤丫头都没有,这破败小院还是堆放杂物之地,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真是生活在地狱之中。

背后那些伤口,凤玲珑也不打算管了,从衣箱里找来干净衣物,默默穿上了……

正在这时,一抹陌生的气息窜入小院,凤玲珑一下子就警觉地抬起了头:"谁?"

一声轻笑顿时传入她耳中:"小东西还真警觉呢!"

这声音……赫连玄玉?凤玲珑呆了一呆,眼疾手快地拾起地上衣物将自己身前丰盈挡住,然后面容有一丝薄怒:"不许进来!"

"本王偏要进来,你又能奈本王何?"话音一落,赫连玄玉那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凤玲珑面前。

他清澈的视线打量了一下凤玲珑的穿着,绝美的唇上浮现一抹挪榆笑意,懒洋洋地道:"难怪不让本王进来,原来是衣衫半解啊!"

"你!"凤玲珑美眸怒睁,怎么从前没听说这赫连玄玉是个无耻之徒?

她还是风茗玉时,哪怕已经是准太子妃,轩辕南却连她的手都没碰过,没想到刚重生为凤玲珑,就面临了这尴尬境地。

眼见凤玲珑要快速穿上衣物,赫连玄玉一指劲风弹出,凤玲珑就无法动弹了。

"你干什么?"凤玲珑保持着将衣服挡在胸前的姿势,动弹不得,眼里闪过一丝深深的恼意。

赫连玄玉却是没答她话,轻笑一声就绕到了她背后,随后拿起她放置在桌边的生肌玉露膏,修长食指挑起膏药,一点一点轻缓地抹在了她背后、那些她碰触不到的伤口上。

"……"凤玲珑一下子就失声了,他的动作谈不上温柔,但也没让她感觉到多痛,或许是一百鞭的痛意本身就让人麻木了的缘故。

只是,她脑子里一片混沌,传说中玄王不该是这样子的,玄王是嗜杀、狂妄、冷傲、生人勿近的,怎么会给凤玲珑这样的废物上药?

赫连玄玉还真没伺候过人,难得一时善心大发给面前小东西上完了药,手指勾起旁边她衣物,随性地往她身上一披,轻笑一声:"好了!"

他弹指一挥,凤玲珑顿时重获自由。

凤玲珑眸色复杂地瞅着他,不自觉拉紧了身上的衣物。

她对赫连玄玉,并不陌生,而且是知之甚详。

曾经她还是风茗玉时,就为了极力拉拢赫连家主,而付出了巨大的心力,寻到世上最珍贵的擎焰神丹才换得赫连家族对轩辕南的支持。

这个赫连玄玉,别说是区区南部凤家了,就是如今已经登基的南帝轩辕南,见着赫连玄玉也要礼让三分!

因为赫连玄玉除了赫连家族大公子的身份之外,早在上一朝的时候,轩辕国先帝、也就是轩辕南的父皇,就已经特例赐封赫连玄玉为异姓亲王、封号'玄王'了。

如此傲人的实力与家世,还有那俊美无双无可睥睨的绝世容貌,让赫连玄玉成为了轩辕国少女们倒贴的对象,只不过,他眼光极高,身边至今没出现过任何女人。

而她确定凤玲珑的记忆中没有赫连玄玉,那么,赫连玄玉为何要一反常态介入凤玲珑的事情?

"怎么?小东西吓傻了?连衣服都不会穿了?可要本王帮忙?"赫连玄玉蹲下身来,俊美脸庞浮起挪榆笑意,与凤玲珑略微发怔的美眸对上。

凤玲珑方才回过神来,顿时移开视线,不自然地把衣服拉得更紧。

好在赫连玄玉也没再欺负她,很君子地转过了身,她才得以快速穿上裘衣和外衣,将自己打点整齐。

凤玲珑将自己打点整齐之后,赫连玄玉勾着笑转身,上下打量她一眼,轻佻笑道:"倒是个美人胚子。"

赫连玄玉眼中的凤玲珑,虽因伤势较重而脸色苍白,谈不上有多倾国倾城,但那双清澈眼眸中所透出的倔强与坚韧,才最为吸引人流连。

凤玲珑听见赫连玄玉这赞美,微微蹙了眉头。这个赫连玄玉到底怎么回事?这可完全不像她所了解到的赫连玄玉啊!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啦!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