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工作,也不想恋爱 | 一个废柴的四季

工作 时候 四季 一棵树 母亲 还是 生活 东西

06-30 22:11 楚尘文化 (ccbooks) 文化

不想工作,也不想恋爱 | 一个废柴的四季_楚尘文化_读一读网站 不想工作,也不想恋爱 | 一个废柴的四季,读一读网站提供楚尘文化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本文由作者夏不绿授权发布。


1、夏


凌晨一点的时候突然醒来,就再也睡不着。眼睛直碌碌睁着转了两圈,发现这样躺在黑暗里有种奇怪的安全感。这是一天中的第三觉,上午十一点睡了两小时,下午直接睡至黄昏,依然觉得困,无所事事的时候,睡觉可以暂时忘却烦恼。


没有工作,没有男友,没有像样可以继续维持废柴生活的存款。我今年二十五岁,也不是多么年轻的时候。


不知道做什么,在黑暗里翻身坐起,撩开窗边的窗帘,小区里其他房子的窗户都没有亮灯,所有人都睡了吧,或者也有人跟我一样,此时此刻醒来不知道要做什么。盘腿坐着,用手机刷了几遍朋友圈,又刷了微博,最后终于有了那么点勇气,打开银行客户端查了查卡里的余额。之前虽然有工作,但没有存钱的习惯,有多少用多少,所以在工作两年后银行卡里也只有一个尴尬的数字。没有继续找工作的念头,不清楚未来要做什么,每天睁开眼睛看动漫,刷剧,点外卖,一天只吃一餐,有时候可以连续几天不洗脸不洗澡。躺在床上,把空调开得很低,盖着厚厚的毯子,就这样把自己藏起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清楚啊。


大学时候还是个热衷于参加各种社团活动的积极分子,毕业后忙不迭地进入社会找了份在他人眼里还算体面的工作,离开家独自一人生活。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常常加班,晚饭和同事在附近的小店里打发,为了晚点回去加班,总是选择要吃很久的食物。火锅,串串,麻辣香锅,也因为这个原因上班后皮肤越来越糟,发油长痘,加之熬夜脸色总是被人说成没气色。有天晚上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其他同事都走光了,我一个人背着包在路边打车,因为是冬天才下过雪的缘故,地上湿湿的,我穿的鞋子又不防滑,没留神整个人就摔了跤,屁股狠狠地磕在地上。周围没人,我以很快的速度站起身,整个人有点懵,发了会愣又继续往马路边走。我以为没事了,却在回家的电梯里突然后知后觉感到疼痛了般,一下哭出了声。


有次因为时间紧,没有及时完成项目的报表,被上司说了几句,要是换做以前我一定会特别难受自责,可是那天我心里却没什么感受,麻木地回复着"下次我会注意",其实却完全无所谓的感觉。


我想,我大概还没有习惯成人社会的模式吧。以为只要拼命向前冲,就能到达目的地,结果在跑了很远很远的路后,才发现,呵,根本没有所谓的目的地啊。


有次,上了出租车,司机问我要去哪儿,我竟出了神,大脑一片空白。我要去哪里呢,每个人都确切地明白自己想要去哪里,想要结婚生子做个家庭太太也好,想要努力工作赚钱买栋大别墅也好,或者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尽快钓个金龟婿。可我没有任何的梦想,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喜欢钱,却没有那种为了钱想要拼命努力的感觉。我所喜欢的一切似乎都还不够喜欢,我感到一张巨大的空虚的网朝我扑来,我无处可逃,我究竟是怎么了。


不考虑后果地辞职后,想着反正是夏天,暂时找到不用出门的理由,就安心宅在家里,一个三百多集的动漫,以为会看很久,结果一周的时间就拉到了底。放下iPad心里一阵长久的落寞。一个暂时支撑生活的东西就这样没有了。


突然想喝饮料,甜甜的液体最能治愈坏情绪。打电话给楼下的便利店,要了两瓶橙汁和可乐,我喜欢喝有软绵绵果粒的橙汁,冰箱里冻有冰块,用手指从冰格里扣出几块,放到杯子里,倒入橙汁。捧着杯子小心翼翼喝了一口,啊,真爽,之前的虚无感都通通消失不见。


我走到窗子边,边喝饮料边看着外面,现在正是下班时间,能看到小区的上班族回家的身影,还有背着书包手里拿着冰棍的学生。我旁观着这一切,包括我本身,人们的生活多么不相同,拼命往前奔跑,还是无可奈何被拖着一步步往前走,或者像我这样,上了牌桌后突然把椅子往后一退,撂牌走人的。想辞职就写了辞呈,无论公司怎么挽留,我都无动于衷。但我始终难以启齿那个真正的想要辞职的理由,唔,因为不想工作了,就是这样。


2、秋


没有了社交活动,成了彻底的家里蹲后,除了吃饭钱没有其他的用处。房租、电费、网费这些早在辞职前我就一次性交了半年的。但是在吃上面花费的钱一点也不比过去少,会忍不住在网上买很多零食,会用手机看很久的外卖,最后寻找一家从没吃过觉得有意思的店下单。现代网络的发达,真是可以完全做到不出门也能让宅男宅女活下去的地步。也不知道在家里究竟待了多久,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死在出租房里。先是对生活的意志全部瓦解,再是终日浑浑噩噩的大脑崩盘,身体在终日26摄氏度的房间里最终化为一滩软绵绵的水。需要出门,这可能是我仅存的意志发出的最后的反抗信息。


又在床上看了半个小时视频,才拖拖拉拉去浴室洗了澡,换了干净的T恤和短裤,顺便把家里的垃圾带出去。走到大街上,才发现一些人已经穿起了长袖。空气里带着一丝凉爽的气息,我看到远处一个清洁工人哗啦啦摇着一棵树,上面黄掉的叶子就这样掉了下来。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度过了夏天。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工作丧失了热情。有天公司开会,坐在会议室里,看着那些说话的同事,不知为何突然感觉他们离自己好远,像隔了一层朦胧的雾气。怎么也听不进上司说了些什么,想要逃离那样的氛围,离开公司,逃得远远的。


终于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厌烦了去上班这件事,打电话请了一天假。出门走在大街上,看到周围的人,觉得和平时看到的景物完全不一样。我一个人坐在麦当劳,在吃掉第三个甜筒的时候做出辞职的决定来。


一个人在异乡,没有了工作,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差不多画上句号。从前一直跟大学的朋友保持联系,但是辞职后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对方,面对电话和信息也总是敷衍了事,久而久之,连这层与外界的联系也没有了。


也有觉得寂寞的时候,但不想跟任何认识的朋友聊天,因为总会聊到"你为什么辞职不工作了"这个话题。实际上,自从辞职后,除了家里的几通电话外,我没再与任何其他人有所联系。


很偶然的,在一个帖子下面认识了一个网友,因为互相回复了几句,觉得聊得来便加了好友。得知对方没有工作是个家里蹲后,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虽然是废柴,但也需要有同伴啊,看到有人和我一样没出息的混日子,心里顿时觉得好受许多。


在网上认识的这个人,我至今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但是看到他和我一样废柴,一样无所事事,算是找到一点安慰。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在拼命往前跑,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忙个不停。也有人跟我一样,处在这样停滞不前的状态,不知道该把自己的人生安放在哪一处。


"突然就不想工作了,厌倦了吧,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思。其实是因为压根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打下这一连串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表达清楚,对方能够明白吗,我们的心情是否一样。


"我压根就没出来上过班。"对方回复我,"大学四年几乎荒废,好多门课都不及格,差点连毕业证都拿不到,最后是家里花了点钱才拿到证书。我家算有点小钱,我爸让我去他公司上班,可我压根没兴趣,或者说反正我知道我什么也做不了,以后只能去老爸公司上班,然后就要过那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为了避免那一天太快到来,所以现在我选择什么也不做。"


为了避免那一天太快到来,所以现在我选择什么也不做。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的。于我而言,要做废柴却不能心安理得这样过下去,可是对于努力这个字眼又完全提不起兴趣。我知道啊,只要我稍微改变一下,就能够回到正常轨道,也或许是因为知道只要愿意改变就能回到过去的那种生活,反倒不想挣扎地继续懒散下去。


我在等待那个想要重新开始的时机。或许是明天,也可能是一生。


3、冬


眼看快要过年,辞职的事还是没有瞒过母亲,电话打来她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早点回家。


行李不多,一个箱子就装完了这两年的东西。联系房东拿到押金后,我离开了这间居住了两年的屋子。没有衣锦还乡,灰溜溜地回到了家里。


母亲问我为什么辞掉工作,我事先想了很多理由,但最终说出口的还是"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


"住家里可以,但每个月必须给我生活费。"


"嗯。"


二十五岁,母亲没有任何理由和义务再来对我负责,我的人生必须由我自己来承担后果。就连四十多岁的母亲都还在上班,每天劲头满满。我自己却像个提前退休的老人家,骨头松软地待在家里。


想着还是要找工作才行,打开招聘网站填了简历,海投了一批公司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母亲在厨房里做饭,菜的香气飘进我的卧室,我听到母亲打电话的声音:"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二十五岁的人了,连个工作都没有,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也懒得再管她了……"


可能是和某个亲戚说话。我感到一阵烦心,并不想继续待在家里,趁母亲不注意换了衣服就溜出了家。在小区徒劳地转了两圈后,发觉肚子饿了,我用手机团购了一家串串,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吃辣椒才能抚慰,没去过这家店,想必是新开没多久,我按照地图的指示先坐公车,然后走了将近五百米才找到那家店。我是第一个客人,店很小,只有老板和一个服务生。


我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去拿盘子选菜,其实只想吃肉。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到,说爱吃肉的人都意志力涣散,吃素可以提高人的自律。我到底是因为吃太多肉变成这样的,还是因为这样而开始变得爱吃肉,我也不记得了。


不知不觉吃了一大盘牛肉,又叫了一瓶冰啤酒,自斟自饮。过了会儿,人渐渐多起来,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附近写字楼的上班族。热热闹闹坐在一桌,喝酒吃肉。如果换作一年前,或者半年前,面对这样的场景我一定会觉得特别不自在,一个人吃饭尤其是吃这种压根不适合一个人吃的食物时,只会觉得自己是异类想要尽快逃走。但现在的我没有,坦然自若地吃掉三大盘牛肉后,因为太胀走不动路,在位置上独自坐了很久才起身慢慢回家。


我不再着急去做任何一件事了,时间在我这里失去意义。我再也不用步履匆匆拼命往前赶,因为我没有想要去的地方了。


4、春


收到大学同学的结婚邀请函时,我正在刷牙,用手机刷着微博,微信里就跳出了一个信息。结婚邀请函用现在很流行的新媒体形式做的,点开后有漂亮的照片和好听的音乐。结婚啊,她居然就要结婚了。我抬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二十六岁,还在为迷茫这种事伤脑筋,而其他同龄人已经开始迈向人生的其他阶段了。


从小时候起,我似乎就比别人慢一拍。小学的时候大家在作文里写着长大后要当明星科学家作家的时候,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异类,我在作文里写,如果可以我想当一棵树,因为只要有自然的雨露就能存活,不用烦恼不用思考。后来在同龄女生都开始学着偶像剧里的女主扎头发穿衣服的时候,我还留着男式短发,穿着分不清性别的衣服,从来不穿裙子。等到我少女心才萌生的时候,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有暗恋喜欢的对象,当她们中学就谈起恋爱的时候,我还只对动漫里的银时和鸣人感兴趣。高考时好朋友报了医药大学,她说她想成为医生,因为超级喜欢《恶作剧之吻》里的江直树,对男医生这种生物有种美好的幻想。而我,从来没有过自己想去做什么的念头,被高考啊大学啊这些东西推着往前一步步走而已。


终于,到了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才迎来了迷惘的青春期,以至于没有工作的兴趣没有恋爱的兴趣,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到兴致乏味。


无论怎样,现在的我都不适合去参加这种活动。我编了个理由说自己很遗憾不能去现场,然后把礼金打给朋友。


头发似乎长长了些,对着镜子我用手随便弄了弄头,然后出门准备在附近转转,最后鬼使神差地走进理发店。


"帮我剪短。"我用手比划着,"差不多这个位置。"


像一场仪式。剪发并不是为了变得更好看,那种东西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用。但是剪发的过程中我像被什么洗礼般,感觉属于我的某一部分脱离了我,头发属于"过去",剪得越短我离"过去"就越远。


我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新形象,心里再一次质问起来,到底还要等多久,那个"时机"才会到来。


因为无事可做,我把《银魂》重新拿出来看,我喜欢里面一个叫长谷川泰三的人物,他原本是幕府的入国管理局局长,因犯了错被幕府命令切腹,后来侥幸逃走,却成了一个没有工作家人离去的废柴大叔。也想打起精神去找份工作,出租车司机,便利店店长,电影宣传,可最终都以被解雇收场,被称为不折不扣的madao。这样的他总是能说出令人心酸的台词,"人啊,根据重新振作的方法可分为两种: 一种是看着比自己卑微的东西,寻找垫底的聊以自慰; 另一种则是看着比自己伟大的东西,狠狠踢醒毫无气度的自己。"我记得他说,人生若跌倒谷底,剩下的便只有往上爬了。可是,谁又知道最低谷在哪里呢?


现在是我的人生低谷吗?此后是好转还是要继续往下坠落。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多年后我真的长成了一棵树,失去了自己的情感,对外界的一切刺激充满钝感,靠着越来越少的银行余额无所事事地生活下去。


走出理发店,路边正好开过一辆洒水车,因为来不及往旁边躲,被淋了一身水。有个小孩看的这幕毫无遮掩地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母亲冲我道歉。她身后是一棵树,枝头的绿芽被洒水车的水冲得发亮。


不知不觉,春天已经来了。



文学·摄影·生活·诗歌 | 本期编辑:李唐

楚尘文化 | ccbooks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