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医生与岳母和小姨子的美好生活.....

锦瑟 陈强 神针 痛经 校花 红光 小姨子 岳母

07-04 11:31 这个绝对有意思 (UU3008) 文摘

实习医生与岳母和小姨子的美好生活....._这个绝对有意思_读一读网站 实习医生与岳母和小姨子的美好生活.....,读一读网站提供这个绝对有意思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锦城中医药大学!

针灸专业的大二学生沈非,走在学校里,想着中午要吃什么这个大难题,刚拐过弯,沈非忽地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漂亮妹子,这妹子有着长长的睫毛,雪白直挺的鼻梁,白皙细腻的皮肤,精致如玉。

身上穿的是碎花裙子,裙子被汗水浸透,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曼妙玲珑的美妙曲线,淋漓尽致地凸现出来,特别是某处的风景,如同荷花,亭亭玉立。

沈非眼睛刷地发亮,这妹子,他认识。

正是锦城中医药大学广大狼友在论坛上选出来的,排名第三的校花!

苏锦瑟!

只是,苏锦瑟此刻的脸上布满了痛苦神情,一双手还捂在肚子上,走路歪歪斜斜的,好像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校花生病了!

沈非立马意识到这一点,心里不由想到,"要是我能知道校花得的是什么病,还能将校花的病治好,那我不就有机会将校花给泡到手了?"

念头刚刚落下,沈非忽然觉得很困,张嘴就打了个哈欠。结果哈欠还没有打完,沈非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就那么站着睡着了!

然后,沈非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面,一根黑色的神针钻进他身体,与他融合在一起!这根神针很虚弱,让沈非给他找点吃的,而神针要吃的是一种叫"感恩之心"的能量。

也就是让他不断地做好事,然后被他帮助的人,向他表示感谢之时散发出来的一种精神力,反正玄乎得很,沈非果断拒绝,开玩笑,这个年代做好事不被坑得倾家荡产就不错了,哪里会有什么感谢。

可神针说他已经与沈非融合在一起,如果他死了,沈非也会一起死掉,沈非根本就不信,神针立马让沈非感受了一下,果然有种要命的感觉。

沈非只好答应做好事。

紧接着,神针在他身上扎了一下,说是为了让他做多多的好事,赐予了他很牛逼医术能力,可以治好很多病!

沈非不信,神针则继续说,如果他做的好事足够多,让他吃到足够多的能量,他就能给沈非更多更牛的能力,比如透视眼、读心术等等之类。

听到"透视眼"三个字,沈非浑身狼血立马沸腾了起来,这时神针又告诉他必须在十分钟内得到"感恩之心"能量,哪怕是一丁点都行。

否则,他们两个都得死!

沈非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路上,苏锦瑟也呆在原地,沈非揉了揉眼:"真奇怪,大白天的,居然站着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白日梦!奶奶的,要这个梦是真的多好,那我就有牛逼的医术,可以治好校花的病了。"

刚说完,沈非猛然僵住!

他脑海里正浮现出一段信息:痛经!三分钟后,将痛至晕厥!按摩小腿处穴位,即可治愈!

痛经?

校花痛经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能一眼看出校花得的痛经之病,而且知道怎么治!

不等沈非反应过来,他脑海里又出现一件物品!

这件物品,正是那根神针!

与他梦里面的那根神针,一模一样,也是通体黑色!

靠!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存在?

沈非有些不淡定了,在刚才一瞬间做的白日梦里在,神针可是说了十分钟之内必须要得到"感恩之心"的能量,不然小命就得玩完!

虽然沈非仍然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很不可思议,但是他不敢拿小命来开玩笑!而且,若是真能治好苏锦瑟的病,那不是有机会勾搭上校花?再想想治好校花痛经的穴位是在小腿处,那更是必须治,校花的小腿可不是想摸就能摸上的。

沈非走上前去,拦在苏锦瑟面前,"美女,肚子很痛吧?"不等苏锦瑟回答,沈非又说道:"你这是痛经,算你运气好,碰上了我,我能给你治好!"

苏锦瑟秀眉紧蹙,她确实是痛经,而且痛得非常汹涌。但是当她抬头一看,看到沈非那像要把她吃了的目光,本能地产生了厌恶感,像沈非这样如同苍蝇一般吸引她注意的人,她见得多了,苏锦瑟冷声回道:"用……不着!"

"美女,用得着的!不然,三分钟内,你就会痛得晕倒在地上!而你让我给你治,不吃药不打针不输液,就按摩几个穴位,保证能治好你的痛经,还能让你舒舒服服的!"

听到流里流气的话,苏锦瑟心头涌起一阵怒气,她每次痛经就算是输液吃药也只能稍稍缓解一点点,根本没有什么舒服感,可这个人却大言不惭地说按摩穴位就能治好痛经,让她舒服。

这绝不可能!他说的按摩穴位,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想趁机揩油,苏锦瑟怒道:"流氓,你让开,不然我就喊……非礼了!"

"美女,你这是污蔑!我摸都没摸你一下,怎么能算是非礼?如果说看了你几眼也算是非礼的话,那你还不被我非礼了一个遍?"

沈非特意将目光在苏锦瑟身上扫着,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特别是在某些重要部位停留的时间特别长,苏锦瑟气得浑身直颤,要是她有足够的力气,肯定一巴掌甩在这人脸上,他目光太流氓了。

苏锦瑟哼了一声,从沈非旁边绕过,她担心沈非会继续纠缠,可让她意外的是,这人并没有拦她,只是那剧烈的痛楚,让她根本走不快,每走一小步,都需要费很大的劲!

沈非眯眼看着苏锦瑟离去,心中一点都不慌,如果三分钟到了,苏锦瑟还没有倒下的话,那就说明梦还是有些假的,小命的事情不用太过于担心。如果苏锦瑟倒了,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有牛逼的医术能力,还怕做不成好事,得不到能量吗?

苏锦瑟越走越难受,那汹涌如潮的痛感在她身体里面肆虐着,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连呼吸都难受,苏锦瑟猛地想到沈非所说的话,粗略一算,差不多就是三分钟。

下一秒,苏锦瑟眼前一黑,身子往后倒去,早有准备的沈非一步跨过去,在苏锦瑟的身体砸地之前,将她抱在怀中,沈非嘴角划过一道弧线,如果有人看到此时的沈非,都会觉得他笑的很贱,很贱……

就在这时,沈非脑海里又浮出一段信息:昏迷!按太阳穴,可让其立刻苏醒!

沈非依照神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穴位点,按了下去。立马,沈非身子一颤,仿佛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最后这股电流集中到了他的手指上面。

瞬间,手指翻转,揉、捏、夹、捻、拢、搓等无数个动作,无数次震颤,在霎那之间完成!且这些动作,就像刀劈斧削一般,刻在了沈非的骨子里,和呼吸、眨眼一样,成了本能,想用就用。

同时,沈非知道了这套按摩手法,名叫妙手回春!

正这时,苏锦瑟醒了过来。

看到苏锦瑟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沈非笑了,这个事实,再一次证明神针说的东西都是真的!牛逼医术是真的,透视眼也是真的!

"嘿嘿!"

沈非想着他拥有了透视眼,那无数漂亮妹子衣服里面的美妙风景,就无所循形了,沈非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锦瑟胸前山峰的美景,笑得更贱了。

苏锦瑟一睁眼便发现沈非盯在她胸前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再看到自己还躺在沈非的怀里,苏锦瑟赶紧将双手掩在前面,站起来惊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沈非笑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比如摸了……"说到这里,沈非一双眼睛,直直盯苏锦瑟因双手掩住而更加突出的部位。

苏锦瑟怒喝道:"流氓,你竟然敢摸我,你……"

"不就是太阳穴吗?有什么不敢摸的?"沈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锦瑟神情一怔,她还以为沈非摸了他所盯的部位呢!

忽然,苏锦瑟意识到她是清醒的,而不是昏迷的,头部更是涌动着一股从未有过的舒服感,她震惊地看着沈非,按她以前的经历,至少也要昏迷两三个小时,就算是清醒过来,脑袋也是头痛欲裂,吃多少止痛药都不管用!

眼前这男人不仅能让她快快清醒过来,还能治好她的头痛,他的医术,真的好厉害!苏锦瑟相信沈非能治好她的痛经了!

可是,她才说了人家流氓,还对人家那么不客气,现在又去让他治病,他会治吗?正犹豫着,苏锦瑟肚子里痛得翻江倒海起来,她看向沈非,沈非目光正放肆地盯着她前面的突起部位,苏锦瑟暗恨,这人绝对是一个流氓,换作平时,她绝对不会多甩他一眼。

但现在是特殊时刻,苏锦瑟觉得按这样的趋势痛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又得昏迷过去,经过三秒钟的激烈思想斗争,苏锦瑟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请你帮我治痛经!"

"请把你的腿抬起来,把小腿给我摸一摸!"

"摸小腿?"

苏锦瑟心中一个激灵,她的腿还没有给男人摸过呢,难道今天就要让他摸了吗?正这时,剧痛再次爆发,苏锦瑟直接倒在了沈非的胸口,"我……我……"

"不愿意吗?没关系的,我从不勉强别人,特别是美女!"

听到沈非这么说,苏锦瑟很无语,她倒是想抬,可她痛得根本抬不起来腿,苏锦瑟咬牙说道:"我抬不起来,你帮我吧!"

"既然你这么真诚的让我摸,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沈非的手落在了苏锦瑟的大腿上面,虽然隔着一层裙子,沈非还是感觉到她的大腿弹性十足。

紧接着,沈非往上一抬,将苏锦瑟的大腿放到腰间位置。然后,沈非的手滑了下去,钻进裙子里面,摸在了她的小腿上。

亲密接触到小腿,手感更好。苏锦瑟心中大慌,这个姿势太要命了,沈非的手要是往上一滑,直接就能一滑到底,她还阻止不了。

就在苏锦瑟担心不已时,她感觉到小腿处涌出一股股热流,直奔她的小腹,消融着痛苦,不过两三秒钟,苏锦瑟就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痛苦,涌荡在体内的,全是舒服感!

这种舒服,是她从十二岁来大姨妈开始到现在,从未享受过的,苏锦瑟立马沉醉在其间,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舒服下去,就是沈非继续往上摸,她感觉自己都不会反抗。这个想法,让苏锦瑟羞涩不已。

苏锦瑟偷眼看向沈非,看到沈非一脸的专注,之前的痞子样完全不见踪影,目光也纯洁得很,跟邪恶完全沾不上边。相反,看起来很有味道,特别是那眼睛,有种让她要陷进去的感觉!而沈非的手也很老实的摸在小腿上,并没有往上面爬,趁机占她的便宜,这说明沈非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坏。

治疗结束,沈非收手,笑道:"美女,是不是舒服得欲仙欲死?"

苏锦瑟眼眸大睁,她确实很舒服,可欲仙欲死这四个字,怎么听都有一股浓浓的流氓味,她心里刚生出来的那份好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苏锦瑟不知道怎么面对刚摸过她小腿的沈非,转身便要走,可她刚转过身,就看到班上同学从不远处经过,苏锦瑟心里一急,条件反射地转过身,不想让同学看见。

可这一回头,她的柔唇,就吻在了沈非的嘴上!

亲上了!

沈非和苏锦瑟的眼睛都睁得大大,都没预料到这一幕。

一愣之后,沈非狼血沸腾起来,中医药大学排名第三的校花,可不是谁都能亲到的,现在校花却主动亲上了他的嘴,他要不做点什么,天地不容啊!

沈非忙伸手抱住了苏锦瑟的小蛮腰,将舌头给嘴唇里面,欲叩开苏锦瑟的牙关。苏锦瑟惊醒过来,赶紧将嘴移开,愤怒地盯着沈非,啐骂道:"流氓!"

"你非礼我,夺走了我的初吻,还说我流氓?"

"流氓!流氓!你就是流氓!"

苏锦瑟完全忘记了是她先撞上的,她只知道要留给她未来白马王子的初吻,被眼前这个人给夺了,她真是欲哭无泪。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可不能吃亏!"沈非凑向苏锦瑟,苏锦瑟心里慌了,再想到此刻两人像情侣一般的亲密姿势,若是被人瞧见了,她是跳进纯净水里都洗不清了。

"你快放开我!"

"都还没有流氓到,怎么能放开呢?"沈非说话的气息,扑打在苏锦瑟脸上,痒痒的,苏锦瑟不敢再和沈非硬来,"到底要怎样,你才能放开我?"

"说一声谢谢!"

"你摸了我,亲了我,还要我说谢谢?"苏锦瑟肺都快气炸了,沈非却笑道:"美女,你怎么总是想着摸啊亲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我治好了你的痛经,难道你不应该说一声谢谢吗?"

"……"

苏锦瑟无语,这思维跳跃得也太快吧。可感觉到体内那股舒服感,苏锦瑟不得不承认沈非有恩于她,苏锦瑟生硬地说道:"谢谢!"

刚刚说完,沈非脑海里闪现出一道拇指大小的红光,这道红光瞬间被神针吞吸,然后散发出了一些光芒。紧接着,沈非脑海里出现一段讯息:红光浓郁,表明生命旺盛!红光黯淡,表明生命危急!红光熄灭,就是小命完完!

沈非看了看红光,还行,挺亮的。

正当沈非觉得生命无忧时,浑身忽然一个剧烈颤抖,红光瞬间黯淡了许多,达到了危急程度!

靠!

发生了什么事?

刚疑问出声,又是一段信息浮现:

为了让你更方便的做好事,替你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顺便给了你"针刺"的攻击效果,敌人被你击中,就会像被千万根针刺中。此外,无论是看病,施展妙手回春,还是针刺,都需要消耗能量!

沈非顿时无语,好不容易保住小命,这下子小命又危险了。不过,多去治两个病就行了,特别是像苏锦瑟这么漂亮的病人,那是多多益善啊!

看着一脸怒气的苏锦瑟,沈非笑道:"美女,你的闺蜜、朋友、舍友、亲人,还有痛经的吗?有的话,尽管来找我!"

"你做梦吧!"

"难道你只想我专门给你治,不给别人治?你这也太吝啬了吧!"

"吝啬?"

"好吧!就算不治痛经,那其他病也行,比如白带增生,胸口胀痛,大腿酸麻,小便刺痛等各种病,我都能治,我保证手到病除!"

"手到病除?"苏锦瑟快要疯了,打断沈非的话,"你给谁治病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想问你,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放了啊,只是你一直舍不得走!"

"什么?"

苏锦瑟一看,沈非的手还真没有放在她腰上,反倒是她紧紧靠着沈非,苏锦瑟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她赶紧转身跑开,心里恨道:"他什么时候松的手?为什么我没有发现?"

就在坚定告诉自己不可能时,一个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美女,我叫沈非,是大二针灸专业的学生!欢迎下次光临!我一定会用优质的服务,让你如沐春风,飞上天去!"

"下次光临?绝不可能!"

苏锦瑟可不想再被非礼,她保留了二十年的初吻已经丢给他了,可不能再把其他的第一次都丢给他,但她刚走出两步,忽然滞住步子,她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下个月痛经的时候怎么办?

完了!

以前痛的时候,能忍就忍过去了,实在忍不了就去医院输点液撑过去,可现在,享受过沈非带来的那种让人沉醉的舒服感,还叫她怎么忍得下去?

可是,不忍的话,难道每个月都要让他摸吗?苏锦瑟心乱如麻,却是情不自禁将沈非说的话记了下来,有种一见沈非误终生的感觉!

这会儿的苏锦瑟还不知道,刚才她与沈非相拥的那一幕,早被人拍了下来,发了微信,此刻正在网络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着,原帖子的点击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就突破了百万之数。

只是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苏锦瑟的容貌倒是清晰无比,可沈非只被拍了个侧影,看不到脸!

于是,那一大堆评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抱着苏锦瑟的男人是谁?

这里面最想知道的人,莫过于追苏锦瑟追得最为疯狂的药学院大三学生陈强,陈强家里开了一个制药公司,据说将近有一个亿的资产,算得上是个富二代。

从看到苏锦瑟的第一眼,陈强就打定主意要将苏锦瑟追到手,他原以为和追其他女人一样,花点钱就能将苏锦瑟给弄上床。

可是,苏锦瑟根本不接他送的礼物,不管是鲜花还是LV包,全都不要,看次见到他都是冷眼相对,好像跟他有仇似的。

换成其他女人,陈强早就用歪门邪道取了她身子,但对苏锦瑟,他却起了好胜之心,一定要感动苏锦瑟,让苏锦瑟自动投入他的怀抱。

哪料得,他还没有让苏锦瑟感动,苏锦瑟就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了,这让陈强怒火冲天,陈强当即打出一个又一个电话,发动所有力量寻找神秘男子。

沈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大名人,也不知道陈强在疯狂找他,他现在可是兴奋得很,神针让他美梦成真,让他与亲到了本来不可能有交集的校花苏锦瑟。

回忆着亲着苏锦瑟柔弱嘴唇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想着还有透视眼在等着他,沈非狼血更是沸腾得不行,他不再纠结吃什么,到食堂随便扒拉了一点东西,也不回寝睡午觉,四处寻找做好事的机会。

一大中午,沈非帮食堂大妈收了碗,擦了桌子,又拖了地,一直干到下午上课,收获了一小团红光之后,动力十足地往教室跑去。

下午第一节课是大课,中医专业三个班,差不多有五百人一起上课,讲课的是五十多岁的陈教授,陈教授中医知识渊博,但他那平淡毫无激情的语调,简直就像催眠曲,一般陈教授的课上,都是睡倒一大片。

但今天,却没有人睡觉,所有的人都很兴奋,只不过他们的兴奋点不在陈教授的课上,而在抱着校花苏锦瑟的神秘男友上面。

沈非从后面偷摸进来,坐在同寝室友旁边,刚一坐下,寝室里的老二何小秋便说道:"老三,你猜苏锦瑟的神秘男友会是谁?"

"苏锦瑟有男朋友了,这怎么可能呢?"

沈非大吃一惊,他刚开启泡妞模式,苏锦瑟就名花有主了?这太不科学了吧!

"怎么不可能,你看!"

何小秋递过手机,沈非盯眼一看,那不就正是他给苏锦瑟治病时拥抱在一起的照片吗?

"你们说的神秘男友,就是这个人?"

"是啊!"

沈非这下子放心了,何小秋继续愤恨地说道:"可惜啊,多好的一朵鲜花啊,就这么插在牛粪上了。"

"就是!"寝室老四林乐接过话,没看到沈非那要杀人的眼神,继续说道:"光看他侧面就瘦不啦叽的,那他正面肯定是尖嘴猴腮,百分之百是个丑八怪!老天不公啊,想我玉树临风貌比潘安,为毛苏锦瑟就不来找我呢?"

老大燕南天点头,"苏锦瑟那会儿肯定是花了眼,要是让我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我一定将他揍成猪头!"

沈非翻了翻白眼,"靠,你们不用这么狠吧!"

"对付这种抢我心中女神的渣男,就得狠一点!"燕南天扬了扬拳头,对沈非说道:"老三,我记得你对苏锦瑟也是痴迷得不行,你对这个神秘男人,有什么评价?"

沈非满脸笑容,"光从这张图片来看,此男必定是一个大帅哥,与苏锦瑟定然是绝配!若他们不在一起,那就是天理不容!"

何小秋惊道:"我草,老三,你脑子没烧坏吧,你知道有多少人在骂这个神秘渣男吗?你看看下面的评论,所有的人都在骂,不分男女!你竟然夸他!难道你认识这个人?"

"当然认识!"

"是谁?"

三个脑袋立马挤到沈非面前,沈非摸了摸下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燕南天"切"了一声,"老三,看来你发烧了,烧得还不轻!"

何小秋说道:"陈强追了苏锦瑟那么久,都没有牵过苏锦瑟一根手指头!这个男人敢和苏锦瑟在校园里拥抱,那他肯定就不怕陈强,更说明他比陈强牛逼。老三,你觉得你比陈强有钱吗?"

林乐更狠,"绝逼不是你,如果是你的话,我给你洗一个月的袜子!"

沈非一把抓住林乐,"真的?"

"千真万确!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你就给我洗一个月的袜子!"

"完全没问题!"沈非答应得非常爽快,转头又道:"老大,老二,你们俩赌吗?"

老大道:"一个月的开水!"

老二道:"一个月的早餐!"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

三人齐点头,林乐握着沈非的手笑道:"兄弟,我代表302寝室感谢你的无私奉献!下面一个月,我们就不用为早餐、开水、袜子发愁了,那我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欣赏岛国爱情动作片了!"

沈非笑容很灿烂。

这时,坐在前面的一个妹子转过头来,这妹子长得很耐看,身材很好,胸前也有料,特别是那张嘴唇,性感得让人看到就想吻上去。

漂亮妹子是沈非他们班上的班花林莎,也是校花榜上的人,得票数榜居第五,沈非无数次YY过林莎那张小嘴儿,想着要塞点什么东西进去。

只见林莎转过头来将沈非上下打量了好几番,说道:"就你这样的吊丝,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有资格抱苏锦瑟吗?"

"吊丝就没资格了?"沈非爆了,眼珠一转,说道:"林美人儿,如果那人是我,你敢亲我一口吗?"

林莎豪气地说道:"有什么不敢的!如果那人是你,我就当着众人的面,亲你一口!如果不是你,那你就当着众人的面学三声狗叫!"

"好!"

沈非笑得那叫一个银荡,林莎一声冷哼,"你抓紧时间学学狗叫吧。"林莎觉得她赢定了,她都看不上沈非,何况是苏锦瑟,苏锦瑟连陈强都看不上眼,就更别说沈非了。

林莎刚转过身去,教室门口就冲进来一个人,众人抬眼看去,立马有人脱口惊道:"这不是苏锦瑟吗?苏锦瑟是管理专业的,她到中医专业的课堂来做什么?"

正当几百人疑惑不已时,苏锦瑟大声喊道:"沈非!"

沈非!

沈非!

沈非!

教室里回荡着苏锦瑟嘴里蹦出来的这个名字.....................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