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六年从不碰我的他,离婚前却要个不停!

小桃 老夫 黑衣人 还是 男人 就是 少爷 一声

07-31 08:06 教你学做饭 (jiaonixuezuofan) 美食

婚六年从不碰我的他,离婚前却要个不停!_教你学做饭_读一读网站 婚六年从不碰我的他,离婚前却要个不停!,读一读网站提供教你学做饭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五年前.T市,晨光高中

叮铃铃…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来了,每个班级也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每当听到下课铃声的时候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不过大部分都是男生!

可在高三六班,每天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就是李小桃,她到不是因为想要快点回家,或是快点去网吧上网才如此迫不及待,而是她要赶去打工做兼职!

十八岁的年纪是女孩子一生中最美最好的年纪,但这一年在李小桃的身上发生了很多事,从小就父母双亡的她一直由爷爷照顾长大,可就在两个月前,她唯一的亲人也因病去世了。

李小桃为了自己可以顺利考上大学,这段时间都是一边学习一边打工,生活过的很拮据,在她这段不算成熟的年纪里已经背负了太多现实的东西,也使得本应该快乐的十八岁变得多灾多难起来……

每一天,她放学之后就会骑着脚踏车前往炸鸡店,那里离学校不是很远,而且离家也很近,只是工作的时间有些长!

都说高三狗很苦逼,而她这只高三狗简直是悲剧中的佼佼者。每当熬到下班的时候,她都又累又饿,浑身还都是炸鸡味,恨不得马上回家冲个澡,可倒霉的是,放学的时候脚踏车还好好的,可下班以后,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杀千刀的二百五拔了她的气门芯,现在,她只能弯腰驼背的推着这辆老爷车回家了!

"啊!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呀!"李小桃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可没想到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这不,居然连狗都来欺她!

"汪汪!汪汪!"小野狗被她的叫声吓到了,立即竖着毛冲她咆哮起来。

"干嘛!连你也想欺负我呀!你来呀,你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小桃不甘示弱的向狗狗呛声,实际上心里怕的不得了,就担心这只小狗突然跑过来咬她,到时候她还要花钱去打预防针!

随即,她越想越怕,不管三七二十一,骑上自行车就跑了……

吱嘎吱嘎的轮胎声响了一路,李小桃突然觉得,这回家的路好艰辛呀!

"咦?怎么灯亮了?"李小桃终于到家了,但却发现屋里的灯竟然亮着,她明明记得自己上学的时候有检查关门关灯的呀!

某人站在门口一头雾水,心里隐约有些担心。不过她又安慰起自己来,想着一定是最近太累了,自己记错了,就她家现在的情况,肯定不会有小偷光顾的,就算有,估计对方还会好心的留下几百块给她的,没事的没事的……

李小桃咽了一下口水,先将自行车停好以后,她才拿出钥匙,搓手搓脚的走到门口准备开门。

也许是里面的人听到了钥匙声,在大门还没有被打开前,里面的人就抢先一步开门了。

"你是李小桃吗?"身穿黑衣黑裤的男人正面对她,体型打扮简直就是现代版的黑客帝国呀!

"你、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你们想要干什嘛?"李小桃扫了一眼屋子,人已经被吓蒙了,这样的场面她可第一次遇到,现在脚都麻了,连逃跑都忘记了。

"你跟我们走一趟吧!"男人言简意赅,说完之后还挑了一下眼睛,随即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了两个人,一人一边架起了李小桃!

"干嘛?你们要干嘛啊!救命啊!有人要绑架呀!"李小桃顿时回过神来,并大声呼救,双手双脚不停的挣扎。

"李小姐,麻烦你安静一点,我们并无恶意,是我们老夫人要见你!"刚才的男人又道,瞧她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他们要将她伏刑场一样。

"我不认识你们,你快叫他们放开,我、我学过空手道的,还是黑段的,你们不想被揍就快点放开我!"李小桃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本来就挂着一张营养不良的脸,这会儿更是吓得惨白惨白的。

黑衣人表示很无奈,眉心皱了一下,也没有继续和她多说废话。

"带走!"他淡淡命令一声,很快,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就从暗处开了过来,她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他们几人轻轻松松的塞到了车里,随即扬长而去了……

"啊!救命呀!"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心情……李小桃发誓,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你们还是放了我吧,我没钱的,你们绑架我也没有用的。"李小桃开始央求道,打算和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反正她不能让自己坐以待毙的。

"李小姐,请你安静一点,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老夫人要见你,很快你就自由了。"坐在副驾驶的那个男人再次启口,很显然,他觉得她现在的话很多余,而且表现很幼稚!

李小桃皱着眉头,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什么呀!我不认识你们的老夫人,你们没有权利把我带走,你们这样是犯罪,我随时可以告你们,让警察抓你们去坐牢!我警告你,识相的快点放开我回去,不然等我家里人发现我不见了,你们就惨了!"李小桃开始吓唬他们,一双眼睛因为气愤和恐惧都睁大了。

而黑衣人却说,"据我们调查,你四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车祸不在了,唯一照料你的爷爷,也在三个月前因为肝病去世,你现在没有亲人!"

李小桃听他这么说,眼里还染有了一层水汽。

虽然平时她看上去嘻嘻哈哈的,好像一副乐天派一样,可每次想起自己现在孤家寡人,她当然还是会伤心难过的!

"呜呜……."李小桃突然哭了出来,还张嘴骂道,"你们凭什么欺负我?看我现在变成孤儿了,好欺负是不是?呜呜……"

她这么一哭,倒是让车里的四个大男人有些手足无措了。

黑衣人只能面面相觑,听她刚才的身世确实有些惨,现在她一哭,还让他们的心里衍生了罪恶感来。

"李小姐,我们真的没有恶意,请你相信我们。"坐在副驾驶的黑衣人只能再次解释,还侧过身体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李小桃接过之后就醒鼻涕,这份委屈她已经压抑很久了,现在也算有个理由可以让她发泄出来了。

大约半个小时,车子使进了一座类似庄园的地方,一路走来只有两排连绵不绝的树,都没有看见其他建筑物。

"这是哪里?"李小桃哭过以后,心里也没有那么紧张了,而且她发现,他们几人虽然穿的有些奇怪,可好像真的没有恶意,至少没有对她动手动脚的。

"顾氏庄园!"黑衣人简单道。

闻言,李小桃大惊呼道,"顾氏庄园?你是说t市的那个顾氏?顾氏集团的顾氏庄园吗?"

黑衣人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喜欢说多余的话!

"是的!"他又简单道!

李小桃被惊呆了,嘴巴都没有合上,要知道,这顾氏集团是t市,甚至是全世界都有名的大集团啊,她以前就幻想着,如果自己好好读书,等大学毕业了,自己如果可以进顾氏工作的话,那是自己的人生其实也并不算悲剧!

可是……慢着……

"顾氏找我干嘛?是不是搞错了?"李小桃问道,她可是小老百姓,八竿子也和这种上流社会的人没有关系吧?

"李小姐,我刚才已经说了很多遍,是我们的老夫人找你。"黑衣人只能再说一遍,突然觉得心好累!

李小桃还是不明白,她压根不认识他们老夫人呀,再说了,她最近也没做什么好事,也没有帮助老年人!

"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你们的老夫人呀!"某人执着道,暗想他们多半是抓错人了。

吱--

就在这时,行使的车子也停了下来!

"我们到了,李小姐请下车!"黑衣人说道,下车以后,其他两人也分别下车,并站在车子的旁边等她下车。

李小桃顺势看了一眼外面,虽然现在天色已晚,但她还是就被眼前的建筑物给秒杀了!

……

这还是李小桃第一次亲眼看见这么大的房子,与其说是私人住址,倒不如说是一家七星级的豪华酒店,是一座不夜城,到处都充满了五光十色,奢华至极!

--原来这就是顾氏庄园啊!

李小桃在心里惊叹不已,一双眼睛早已被面前的景象给吸引住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置身在这个地方真的好渺小,就像是一片落叶掉入了汪洋大海一样,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李小姐,这边请。"黑衣人在前面领路,一声唤也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李小桃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了,她轻轻应答一声,感觉现在好紧张呀,甚至都不敢用力呼吸了!

黑衣人带着她来到了门口,按了一下门铃之后,大门很快就打开了。

"老夫人要见的人已经带到了。"黑衣人说道,并没有进入屋里。

而开门的人也身穿黑色礼服,年纪约莫五十多岁,还带着方框金边眼镜,形象就像漫画里的管家,给人一种一丝不苟,但又很和气的感觉!

"交给我吧。"那人说道,视线又落在了李小桃的身上,嘴角微微扬起,说,"李小姐,请跟我来。"

李小桃现在都傻眼了,只能默默点了点头,跟着他进入了屋里。

要再次说明一下,这房子真***大呀!

"李小姐,老夫人在一个小时前已经飞往伦敦了,等会儿会有我们少爷见你。"管家说道,声线也很温和。

"那个……"李小桃都不知道要说啥了,她觉得他们一定是认错人了。

"我姓徐,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徐伯。"徐伯自我介绍起来,他在方家已经做了三十多年,也算是资深元老级的人物了。

"徐伯,你家少爷是不是就是啊?"李小桃小心翼翼的问他,就算在土鳖,可是在t市,有谁不知道顾氏总裁顾恒的名字?

徐伯微笑道,"是的!"

闻言,李小桃更加紧张了,心里还一个劲的念着:完了完了,一会就要见本尊了,听说他很严肃,很恐怖的!

"李小姐,你先坐下稍等片刻,我现在去请示少爷。"徐伯说道,虽然年纪比李小桃大许多,可他却很有礼貌,说完以后还弯了弯腰。

李小桃点了点头,但却没有坐下来,她担心自己的衣服把沙发弄脏了,所以她就这样站在厅里!

--这个客厅比她家都大出好几倍呢!真是太夸张了,生活在这里会不会迷路呢?

--听丽莉说,这个顾恒帅气多金,智商超高,简直非人类,也不知道是不是夸张了……

眼下,李小桃独自在客厅里发呆,根本不知道楼上有人在为她吵架,或许应该说斗嘴比较恰当!

"她可是我的未来孙媳妇,你可不准欺负她,等拍卖会一结束,我马上就回来!"一道女声在房里响起,听起来并非年轻女子的声音,而且还是通过无线网络发出来的。

"你想要报恩,给她一笔钱就好了,何必把她领回家?"男声响起,显然带着一丝不满意。

女声又道,"这桩婚事是我和你爷爷都答应的,你要是还当我是你NaiNai,就照我说的做!"

"我不会娶她的。"男声决绝道。

"你真不答应?"女声又问了一遍。

"恩。"男声再次应答。

可谁知,电话那头的女人居然哭了出来,还骂咧咧起来,"呜呜呜……你个小兔崽子,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这么大,你现在翅膀硬了就这么对我了是不是?呜呜呜……你没心没肝的,是不是要我以后死了没脸去见你爷爷?呜呜呜……我们顾家人说话不算话,非被人笑死不可……呜呜呜……你是想我这把老骨头丢脸是不是?"

"NaiNai!"男人无奈道,随手就将手里的文件夹仍在了书桌上,看着电脑里面的老妇人说,"她才十八岁!"

老妇人一听,知道事情有了转机,她说,"年纪不是问题呀,你们现在先慢慢培养感情,我又不是要你们马上生个重孙给我抱,总而言之,我回来之前一定要看见你们两人注册签字,不然的话,我就死给你看!"说完,对方还切断了视频通话,似乎不想给他任何sayno的机会。

男人烦躁的拧起了眉心,对这玩世不恭的NaiNai向来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房门也被敲响了,随之传来徐伯的声音,他说,"少爷,李小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而没有开灯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男人听后眸子一转,继而起身走了过来……

楼下,李小桃还在想着,要是他们真的认错人了,自己要怎么回去呢?会不会送她的?如果不送,那她走回去的话,估计天都要亮了吧,唉,要不然问他们借点打车的钱?

就在某人脑洞大开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李小桃立即抬头看见,只是这一眼,她的心房猛然一缩,眼珠儿睁到了最大!

--好帅!

她在心里惊叹此人的相貌,粗略看去,这个男人少说有185公分,身穿一套休闲装,领子露出的皮肤是小麦色的,一双棕色的眼睛深邃精锐,高挺的鼻梁令他的五官显得十分的冷峻,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上天的杰作吧!

--真的是帅到没有朋友呀!

李小桃一眨不眨的盯着来人看,脸上的震惊之色很明显,谁都能看得出来,她被他的样子给惊艳到了。

而他,顾恒,身为顾氏帝国的唯一继承人,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光环中,论相貌、智力、身材全都是金字塔最尖端的。

顾恒也打量了一下真人,说实话,她不上照,好歹真人比起照片上看到的要好那么一点点,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顾恒见她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身上还有一股油炸味,第一印象分立刻变成了零分!

"你就是李承恩的孙女?"他开门见山的问她,走到大厅以后就自行坐了下来,修长的腿跌在一起,俨如王者一样。

李小桃点了点头,惊叹--没想到男人翘二郎腿也能翘得如此优雅有气质的,他真是人间极品呀!

与此同时,徐伯也为他送来了一杯红酒,给李小桃的则是一杯鲜榨的果汁,然后又退到了一旁!

"这份文件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你就签了。"顾恒不想在她这种人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他的NaiNai。

李小桃一头雾水,傻兮兮的接过徐伯递来的文件。

她翻开一看,是一份!

"啊?"她不明白,又抬头看向顾恒,"是不是搞错了?"

顾恒说,"我也希望是搞错了,但很可惜,你是李承恩的孙女,就是我NaiNai要找的人。"

李小桃还是不明白,这和她爷爷有什么关系?

"但是我爷爷已经去世了!"李小桃回道。

顾恒微微拧了下眉头,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场真是能吓死人。

不由得,李小桃缩了一下肩头,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而徐伯开口解释道,"当年你爷爷救了顾老爷一命,两位也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为了朋友,为了亲上加亲,两位老爷都承诺,若是日后双方之中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亲家。"

"指腹为婚?!"李小桃脱口呼道,暗想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流行这个?说出来会不会太老掉牙了?

顾恒又何尝不这么觉得呢?无奈他NaiNai不这么认为!

徐伯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嘴角微微弯起,脸上的表情还变得有些微妙了。他继续道,"后来李老爷搬家离开了Y市,顾老爷也因为生意的关系去了美国发展,从此两家人便失去了联系。现在找到你,也是老夫人想要完成顾老爷的遗愿,希望你嫁给我们少爷,两家的后人可以结成亲家。"

李小桃大概是听懂了,可是,她怎么觉得,眼前的男人是一百个不乐意呢?

顾恒挑了一下眼角,不太喜欢有人这么直盯着他。

"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只要你签下这份合约,后面的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他又道,还轻轻晃了一下手里的酒杯。

李小桃听他这么说,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协议,后面果然夹了一张已经签字的支票!

二……等等,后面那么多个零,到底是多少来着?

--个、十、百、千、万、十万

"!"李小桃发誓,她没有看错,真的是二十亿!

",明天就会转到你的户头上。"顾恒回道,他做事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

"可是……"李小桃犹豫了,虽然这笔钱真的很多很多,估计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可是无功不受禄……

"怎么?你嫌少?"顾恒略显不悦,他不喜欢贪心的女人,尤其还是给脸不要脸的那种。

李小桃立即摇头,"不是不是的,只是太多了。"

顾恒听她这么回答,倒是觉得有些可笑,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觉得钱太多的?

"既然你满意,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把字签了,五年之后我们自动离婚,到时候你拿着这笔钱从新生活!"顾恒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管怎么看,这笔交易都是她占便宜。

而李小桃也这么觉得,她现在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人,要什么没什么,眼前的男人愿意给她这么大一笔钱,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如果有了这笔钱,她大学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只是……

"可是我才十八岁,还不能结婚的……"李小桃又道,看着他的眼睛又再想想自己,他们相差了十岁,在她眼中,他就是叔叔级别的人物了,她并不喜欢比自己老那么多的男人,即便他很有钱!

"这个不是问题。"顾恒淡定的回道,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言外之意是嫌他太老了,毕竟二十八岁对一个男人来说,那是最辉煌最好的年纪!

李小桃还是有些犹豫,如果自己真的拿了这笔钱,算不算出卖了自己的灵魂?爷爷说过,做人要有骨气,输什么都不能输掉自己的尊严!

"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说出来,如果不是太过分的话!"顾恒这么说道,对她也算客气了,其实要不是为了他的NaiNai,他根本连面都不会和她见的!

李小桃在纠结,到底是向现实低头,还是做个有骨气的人呢?

--咕噜噜--

肚子饿的声音居然在这个时候响起,似乎是在提醒她,想要尊严也是需要先填饱肚子的。

闻声,顾恒的眉心还拧了一下,对她的印象已经变成了负分!

而李小桃也很尴尬,一手捂着不争气的肚子,咬了咬牙,一狠心就把字给签了!

"徐伯,帮她安排转校!"顾恒接过文件夹以后,直接撂下一句话就起身离开了,根本连看她一眼都嫌多余。

"是少爷。"徐伯恭敬的应答,等他上楼之后,他又和蔼和亲的看着李小桃,还改变称呼道,"少NaiNai,你是要先享用晚餐,还是想上楼洗澡?"

……

对于李小桃来说,,而何为天堂,何为地狱,一切并不能从表面来分辨,如果当初她知道结局会是这样的,她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充满梦幻的地方似乎连清晨的阳光都带着罗曼蒂克的香味道,微微打开的落地窗,纯白的窗帘在轻轻摆动,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但又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李小桃直到现在都没有晃过神来,她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

--咚咚咚--

"少NaiNai,您醒了吗?"房门被人敲响,年轻的女声从外面传来。

李小桃的心漏跳了一拍,回神之后立即应道,"进来吧!"

其实她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房间的布置,昨晚她吃过晚餐以后就被徐伯直接带到了楼上,也许是太累太紧张的缘故,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困得不行了,等到了床上以后,她不到十秒就睡着了,现在虽然是睡醒了,可脑子还是蒙蒙的,头发也是蓬蓬的。

而外面的人在得到她的允许以后才开门进来,来人不是一个,而是六个!

她们都穿着统一的女仆装,两两一组推着衣架进来,上面的衣裙全都是今年巴黎的最新款,有些还是只有白金vip会员才有的限量款,最后一个是鞋架,各种款式应有尽有,简直能用夸张来形容。

李小桃还没有把昨晚发生的事消化掉,现在又来了这个,实在令她有些吃不消了。

"你们这是要干嘛?"李小桃傻兮兮的站在床边,视线在衣鞋架子上流转着。

"少NaiNai,这些都是您的衣服,您可以随意挑选,如果不满意,后面还有其他的款式会送来的!"其中一个女仆说道,其他五人则排站成一字站在她的面前!

李小桃连忙说道,"不用了,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

女仆又道,"徐管家说了,少NaiNai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您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可以提出来,我们都会为您准备好的。"

李小桃回道,"不不不,不用麻烦了,我穿自己的就好了。"

女仆看她非要要穿自己的衣服,脸上也有了为难。

"少NaiNai,您就别为难我们了,要是这些衣服不合你的心意,我们可以再拿别的来给您挑选的。"女仆又道,看样子也是铁了心要她从里面选衣服了。

无奈之下,李小桃只能从里面选了一条水蓝色的连衣裙,感觉这个款式是其中最简单的了,她根本不知道,单单这一条裙子,就是她好几年的生活费了。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昨天还是T恤牛仔裤的丑小鸭,今天却摇身一变,悄无声息的成为了t市最有身份的男人的妻子,这真是不得不说运命弄人呀!

"少NaiNai早。"徐伯嘴角微笑,看她今日的穿着打扮都很适合她。

"徐伯早。"李小桃也甜甜的回答一声,还看了一眼大厅。

徐伯火眼金睛,一眼就明白了,遂道,"少爷去公司了。"

李小桃有些不好意思,坐下以后佣人们就将早餐给她端上来了,而徐伯还是和昨晚一样,站在一旁。

"徐伯,你吃了吗?要不要坐下一起吃?"李小桃客气问她,根本一点架子也没有,也不像有些人,一朝得志就目中无人了。

"少NaiNai,我已经吃过了,你慢慢享用。"徐伯有条不紊的回答,就像一个绅士,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李小桃也没有勉强他,心情不错的吃着土司煎蛋,还有维生素丰富的鲜榨果汁,这一切都是以前她想都不会想的生活。

等到她吃好以后,徐伯才递上了一份公文袋说,"少NaiNai,这份是你的转学通知书,你可以看下,如果有地方要改的,我会马上让人去办的。"

李小桃诧异道,"这么快就转学吗?"她还以为会等她念完高三呢!

徐伯回道,"这是少爷的意思。"

李小桃没有办法,虽然她是昨天才见过顾恒的,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她从打心底里害怕,就像是,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子,而她不过是一个低微的丫头,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接过以后就打开来看了,但才一眼,她光是看文件的抬头就惊呼起来,""

居然是啊!啊啊啊,太令人激动了,是不是在做梦呀……

"是的少NaiNai。"徐伯稳稳回道。

"可是这个学校是很难进去的,我听说,就算有钱也未必能不行,你们是怎么办到的?"李小桃不经大脑的问他,随后才发现自己白问了,因为这克洛斯南学院,有一半的股权是属于顾氏的!

好吧,她又白痴了,但是……

"可是我的成绩很一般的,真的很一般。"李小桃老实交代,别说是去那种贵族学院了,就算是她现在上的普通高中,她在班里也是不上不下,很普通的那种。

而克洛斯南学院中包含了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所有课程,简单来说,只要你能进到那个学校,那么你的人生也将一片光明!

徐伯依旧面对微笑,他说,"少NaiNai放心,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你只要礼拜一准时去报到就可以了,另外,少爷也安排了补课老师给你补习。"

李小桃皱了一下眉头,突然对自己没有信心了!

"少NaiNai,还有什么问题吗?"徐伯看她似乎并不是很高兴,。

李小桃摇了摇头,她想自己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吧,毕竟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次机会!

"徐伯,我想出去一趟,顺便回家拿点东西。"李小桃说道,已经将文件重新放在了公文袋里。

徐伯应道,"好的,我现在就去安排车,少NaiNai稍等。"说完,他就先离开了。

而李小桃收拾了一下心情,拿着公文袋先上了楼去了。

大约半个小时,刚刚还身处豪宅的李小桃,眼下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不知怎的,李小桃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心里竟然变得有些酸涩起来。

虽然这个地方没法和顾氏庄园相比,但却是自己成长的地方,这里记载了她太多的回忆,如今要离开了,她真的很舍不得!

"爷爷,我要走,不过你放心,只要一有时间,我还是会回来的。"李小桃拿过桌子上的照片轻轻擦拭,这是一张她和爷爷的合照,上面的老翁和徐伯一样,有着温暖的微笑,看上去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李小桃很珍视这些照片,并将它们全都收拾好以后,她还去房里换下了身上的连衣裙,重新穿上她原来的衣服裤子!

等到她收拾好所有的东西以后,她并没有马上返回顾氏庄园,而是又去了张丽莉家,不过很可惜,她们并没有见到面。

李小桃只能写了一封信,大概交代自己为什么要转学,当然了,她只是和好朋友说,自己和远方的姑妈去了别的城市,一个字也没有提起自己和顾恒的关系。

等到一切全都处理妥当之后,她回到顾氏庄园的时候已经暮色黄昏了,那时顾恒也从公司回来,正好在他下车的时候,她的车子也刚刚抵达。

今天的顾恒穿着深色西装,白色衬衫,没有打领带的他还多了几分随意,比起昨晚一身休闲装的他更英气!

顾恒见是她,眉眼都没有抬一下,然后大步走进了屋里。

李小桃抿了一下嘴巴,知道这个男人看她不顺眼,也许,他的心里还觉得她是一个贪慕虚荣,唯利是图的人吧!

李小桃的心里也是有委屈的,有些事情并不是她这个年纪可以左右的,也许,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这就是年轻的代价!

"少NaiNai,你是不是还要去别的地方?"司机见她坐在车里不动,这才开口问了一声。

"不用了。"李小桃淡淡回答,拿过身边的帆布包就下车了。

当她进到房子里以后,顾恒并在厅里,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不过徐伯见她回来了,遂上前传话,"少NaiNai,你回来了,少爷在书房等你。"

闻言,李小桃又紧张了起来,想着他一回来就找她,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哦。"她拘谨的应了一声,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准备上楼去。

徐伯看她又穿着以前的衣服,又温声提醒道,"少NaiNai,最好你能先换一件衣服,我觉得今早你穿的那件就很好。"

"知道了,谢谢你!"李小桃点了点头,还对他笑了笑,心里很感激他能帮助自己。

徐伯也微微一笑,然后就去忙了。

李小桃上楼之后,赶紧换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才去见的顾恒,可悲剧的是,她初来乍到,这个鬼地方又***大,光是一层楼的房间就有二十几个,这里一共有五层楼,她都不知道哪里才是顾恒的书房。

也不知道是人太笨,还是太紧张,她都没想到下楼去问徐伯,而是一个人一间间的找!

顾恒一向讨厌等人,可偏偏这个小丫头竟然让他等了将近四十分钟!

终于,这头高贵的狮子实在等不下去,刚要看门出去看看,却又正好撞见想要开门进来的她!

李小桃的额头都是汗,刘海都有些潮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刚刚跑完几千米回来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书房在哪里?"李小桃连忙开口道歉,越急就越容易心慌,早就把找徐伯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顾恒皱了一下眉头,心中腹诽,没见过这么迟钝的女人!

"把门关上!"他简单命令,声线略低。

李小桃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心里七上八下的。

"徐伯应该和你说过转学的事了吧?"顾恒问道,已经重新坐回了那张私人订制的皮制转椅中。

而李小桃则站在办公桌前,看上去就像是训导主任在训斥犯错的学生,很明显她很惧怕他。

顾恒又道,"下个礼拜你就去克洛斯南学院,不过我要提醒你,不能提起和我的关系。"

李小桃又一次点了点头,这个就算他不说,她也会照做的。

顾恒继续道,"另外,下个月我NaiNai回来,她一直很想见你,这次的婚事也是她的意思。"

李小桃这回聪明了,随即开口道,"我不会说那份协议的。"

顾恒就是不喜欢她这种人,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又这么机灵!不由的,他对她真是没有半点好感,横看竖看就是不顺眼!

"你知道最好,如果你提起那份协议,不但你现在的身份马上失效,另外还要赔偿我四十亿的损失!"

"什么?!四十亿!"李小桃惊呼起来,这不是和她开玩笑吧?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