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足够好,才有资格讲些腔调

腔调 云南白药 小林 只有 资格 牙膏 外公 克勒

07-26 16:31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lixiaoyilhyxqdnz) 情感

只有足够好,才有资格讲些腔调_灵魂有香气的女子_读一读网站 只有足够好,才有资格讲些腔调,读一读网站提供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本文配图选自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一段二次元的奇幻网游爱情。虽有网络时代的烙印,但最打动人心的,依然是恒久的"爱"。



前几日去杭州,在静逸别墅开会。

静逸别墅是"民国奇人"张静江的故居,大隐隐于市在西湖边。沿葛岭路向上,两扇黑色描金雕花大铁门,透着肃穆之气。

推门,拾阶而上,老房子的沉静气,一点点沁出来。

蝉鸣,树荫,光影,在那个燥热的暑日午后,钩织出一张细密的冰网。

至客厅落座,主人还未到。别墅的管家小林师父,给我们看茶。

铁壶慢悠悠烧着水,小林师父不疾不徐地洗茶、封壶、封杯,依次拿出几只茶罐,"这款桂花老红茶是窨制工艺的手制茶,你们先尝尝。"

桂花的香气随水蒸汽慢慢氤氲出来,闻香,啜饮,回甘,我们不自觉就跟着小林师父形式感了起来,一杯香茶品完,整个人像被热熨斗走了一道,浮躁的心被熨的服服帖帖。

三人闲坐桌两旁,同行的琳琳注意到屋角里的插花,"这个插花很雅致。"

"嗯,这是花道。"小林师父慢悠悠地说,"花道和花艺还不太一样,像我插的这组荷系列,花材都是自己去野外采摘回来的,花道需要用脚步去丈量美,用眼睛去发现美。你看那个花器,也是民国时期的琉璃花瓶,有时光的包浆。"

琳琳以前从不喝茶,但那个午后,因为小林看茶,她居然连尝了四五款不同的红茶、岩茶、普洱……"原来我不是不喝茶,是以前没喝对茶啊",她笑着说。

我想,她是被小林手作的魅力迷住了吧。

手作之物总是能让人感到温暖。那天下午,无论是墙角的花道作品,还是握在手中的手作紫砂茶具,抑或小林用心沏的一壶好茶,无不饱含着制作者的心意,有着工业化无法表现的朴素之味--匠人们一颗诚恳的心,也会在受者心中荡起涟漪。

那份温润的不苟且,我们谓之腔调。



"腔调"是上海话,泛指一切美好事物。

在沪语里,腔调不单指音乐曲调,更泛指一个人的外貌、风度、格调、气派、品行等。

以前总听人说,旧上海的老克勒是很有腔调的一帮人。一直没有真切感受。

直到嫁给先生,认识了他外公。

老先生是刚解放时,公私合营,从上海举家迁入内地的。我常听我婆婆--他的三女儿说,小时家住霞飞路别墅,三层洋楼,每一层都有电话机;一到周末,阿爸要带着她们去红房子西餐馆打牙祭;出门有自备的汽车;每个月母亲都要去锦江饭店附近订做手工旗袍,以备看戏或去舞厅时穿……

我认识老外公时,他已经快九十岁,鳏寡了二十年,一个人住在厂区建于60年代的红砖平房,家里最值钱的一件东西是从上海带来的一只红木大箱,但里面一件旗袍也没有--据说当年在运动时,所有锦衣华服一把全烧了。

有天我给外公开电视机,半天没启动,我有点急,老人家坐在藤椅上,慢悠悠地说"囡囡你别急,那上面写着'GOOD',马上就好了。"

我一看,是机顶盒上的红色字母,很惊讶,"外公,你认识英语啊?"

"认识啊,我以前也是克勒啊,公司有很多外国同事的。"

那是我第一次和外公聊天,才知道他以前做公子时也很威风。

而我眼中90岁的外公,最特别的是:60平老房的地板永远干净;家里的洗碗布,每晚都要用开水搓烫;冬天烧暖炉,每块蜂窝煤都要对准洞眼;冰箱中儿女们送来的排骨和老母鸡,塑料袋上会贴着送来的时间标签,他按时间远近让阿姨炖制……

他到90岁还活的一丝不苟,这大概就是骨子里的绅士风范吧。

某年春节,他肺部积水,身体状况急剧变坏,儿女把他送进ICU,每天只准许探望半个小时。

他状态很不好,一直昏昏沉沉,我走进去时,他居然勉强睁开眼,老人家气管被切开输氧,他颤抖着手,在便签上写了两个字"红包",然后看着我--他住院前已把当年给小字辈的红包都准备好,他是在问我,给重孙的红包收到了没?

我说:"用你给压岁包给他买金币了,会升值,你放心吧。"

他点点头,然后疲惫地合上眼。

过了正月十五,老爷子身体状态急剧下滑,我婆婆进去探望时哭的稀里哗啦,他呜弄出一句话:"不要在这哭,吵别人,不好看。"

我觉得这老头,走到人生的终点,都那么有腔调。他的教养,真是让人尊敬。



有一次看篇文章,写的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小姐郑念女士的生平。

郑念女士的父亲曾是北洋政府高官,她从小看英文书,喝的是精致瓷器盛的茶,吃的是英式薄三明治,从不知人间愁苦。

在疯狂的年代,她初入监狱,惊异于世上竟有如此简陋肮脏之处。哪怕心有愤恨,也并没有抱怨。而是一点一点收拾,尽量让环境变干净、舒适些。

她将原本就吃不饱的米饭,每顿留下些当浆糊用,将手纸一张一张贴在沿床的墙面之上,以便她的被褥不会被墙上的尘土弄脏;她向看守员借得扫帚将屋内打扫干净;她还借来针线将毛巾缝制成马桶垫;给贮存水用的脸盆做盖子防灰尘……

她双手被勒出脓血流淌,一位送饭的女人好心劝她,要高声大哭,以便让看守注意到她双手要废了。

而郑念想的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才可以发出那种嚎哭之声,这实在太幼稚,且不文明。"

看到这儿我想到老外公,想到在弥留之际还考虑吵不吵别人,会不会不好看。这是那一代人的腔调吧。

培根说:清洁是仅次圣洁的美好品质。

一个身陷囹圄的人,还尽力让生存环境尽量清洁,她的人格也是高贵的吧。

65岁,郑念女士孤身一人来到美国,很快使自己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和环境。尽管"当落日渐渐西沉,一种惆怅有失及阵阵乡愁会袭上心头",但她仍"次日清晨准时起床,乐观又精力充沛地迎接上帝赐给我的新一天"。

我看到她90岁时的照片,画面中最吸引人的,是她眼神中的光,郑女士一生都有着机敏的状态,积极捍卫着人生的尊严。



因为经常出差,我常流连于机场和高铁站的书店。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书店电视大屏上,常年高声放着各种成功学讲座,收银台两侧,也高高堆放着各式成功学书籍和佛学讲义。

我觉得这个画面很有趣--一面整个社会"一切向钱看",每个人都在积极追求世俗的成功;另一方面,在一路狂奔的创业路上,身心失衡是不争事实,所以很多人都需要通过宗教,来宽慰和平衡内心。

一直觉得,"出人头地"是一种粗糙且不合逻辑的人生哲学,人人都希望卓越,那谁来做群众?太多人教我们如何过的与别人不一样,却没人教育我们,该如何把普通日子过好。

在资源紧张的年代,卓越为垄断更多生存资源;而在这个物质生活富足的年代里,如何把生活过的有品质有腔调,才是人生的新选题吧。

有句俚语:三代才出一个贵族。

真正的贵族,不仅是财富的占有,更是浓厚家学家养滋生出的腔调。

云南白药牙膏--牙膏中的贵族,因为师出名门,所以充满腔调。

云南白药于1902年由云南名医曲焕章创制,在伤多于病的年代,它是百姓的随身必备品;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它是战士们起死回生的救命仙丹。

1955年,曲家人将"云南白药"秘方献给了云南省政府;1984年8月,国家医药管理局将云南白药配方、工艺列入国家绝密。

经过一百多年发展,这一老品牌散发着全新活力,积极开发多款新产品,特别是云南白药牙膏,定位高端,开创出牙膏界新品类,真正做到"预防牙龈出血"。

我们处在一个好时代。这个时代早不缺新品类,缺的是真正有腔调的好东西。

而你,想真正了解一支有腔调的好用的牙膏吗?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或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有关云南白药牙膏的故事。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