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签完离婚协议,老公竟要求她为小三做这种事

老爷子 离婚协议 爷爷 一声 电话 管家 老公 手机

06-26 14:27 卡妞微秀 (weikagirl) 文摘

刚签完离婚协议,老公竟要求她为小三做这种事_卡妞微秀_读一读网站 刚签完离婚协议,老公竟要求她为小三做这种事,读一读网站提供卡妞微秀热门推荐内容等信息。


美文



"马上到清平医院502病房。"


梁芷安做完最后一套化妆模型正准备洗漱,就接到了杭南宇的短信。她被医院两字吓蒙,来不及多想抓起一件风衣就冲了出去。中途打了两个电话过去,一如既往地被他挂掉。


他从来不耐烦接她的电话。他们结婚三年,通电话次数屈指可数。


晚上九点,住院部静悄悄的。梁芷安人站在了502室门外才恍然瞧见,这里是皮肤科VIP病房。


"芷安姐?"梁芷安才刚推门而入,就听到一声轻唤。她心里一咯噔,抬头望去--


果然是乐千薇。


乐千薇靠坐在病床上,棕褐色的波浪卷发随意地垂在肩头,大大的眼睛透着惊讶地望着梁芷安,即使穿着病号服,都遮不住她的美。


梁芷安扯了扯嘴角,环顾四周,并没有其他人,问她:"是你病了?南宇呢?"


乐千薇怯怯地看了她一眼,拢住衣服领子轻轻点头:"南宇哥公司有事去处理了。我不知道他叫了你过来,芷安姐,这么晚让你过来照顾我,真是太麻烦你了。"


"杭家其他人呢?"梁芷安走过去,见她手背上有一个个小小的红疙瘩,又问,"怎么又过敏了?"


"我……不是的!"乐千薇忽然很慌乱地扯过被子遮住脖子,只露出头部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今晚没住在家里。"


"爷爷不是不同意你出去住吗?"梁芷安拉了张椅子坐下,心下更加疑惑,"遮什么遮,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你过敏。"


乐千薇是过敏体质,很多东西一碰就起疹子,梁芷安与她也算一起长大,早就见怪不怪。


"这不是……"乐千薇说到一半忽然住口,一时心急地说,"我住在南宇哥那里。"


梁芷安脑子嗡的一声,跟炸了一样,瞪着眼好半响才找回声音:"你说什么?"


乐千薇都快急哭了,直起身过来拉梁芷安的手:"芷安姐你别多想,我们晚上只是吃个饭,我也不知道对那蜡烛过敏。你看也不是很严重,可南宇哥大惊小怪非得让我来医院看看。"


梁芷安愣愣地看着她露出来的脖子,红痕一道道,可看着不像是过敏,反而像是--吻痕!


蜡烛,烛光晚餐,乐千薇话语间是藏不住的娇羞甜蜜……梁芷安只感觉积压在心里的一个点,快要被引爆。闷闷的,钝痛起来。


"芷安姐,你别误会,我们真的没什么。"


"我先回去了!"梁芷安忽然没有勇气再呆在这里,站起就往外面走。


"芷安姐!"乐千薇在后面叫她,见梁芷安真的要走,慌忙说道,"芷安姐,南宇哥说,他一会就回来。"


梁芷安脚步猛地顿住,双拳死死捏紧,腿却怎么都无法跨出去。


她有多久没见过他?已经有77天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杭家祖宅聚餐。她打电话他不接,去公司不让见,到后来梁芷安也就变乖不再去烦他。


她很想他,很想很想,真的想,见他一面。


"芷安姐,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南宇哥的西服,就在那边沙发上。"乐千薇重新用被子捂住身子,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像是怕梁芷安多想,又加了一句,"我把手机放他衣服里了。"


梁芷安不知自己是用何种心情走到沙发边拿起那件黑色西装,心里不断安慰自己是她多想了。


她僵硬地走到病床边,将衣服递给乐千薇。


"谢谢芷安姐。"乐千薇伸入西装内袋去拿手机,谁知手一滑,她惊地叫起来,"我的手机!"


"嘭!"手机摔到地上,往外飞出一段距离,另有一件小巧的东西跟着掉落。


梁芷安下意识地弯腰去捡,视线触碰到那不足一指长的深蓝色包装袋时,脸色瞬间惨白!


安、全、套!不,不会的!梁芷安死死地盯着地面,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戳中一刀,痛地她浑身发抖。


乐千薇也见到了地上的东西,白了脸解释:"芷安姐,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还没有……我,我过敏进医院了,真的没有发生。"


她说的是真的,今晚气氛很好,她原本也是想跟杭南宇更进一步,可谁知她会突然过敏。


可是梁芷安却再也听不到她说什么,她彻底懵了。


其实她自己早就知道,不是吗?


杭南宇,有多厌恶和自己的这段婚姻!


那么多年的坚持,在此时却像是一个笑话。


她愣愣转身,苦涩得笑笑:


"药还没吃吧?我去给你倒点开水。"


可才走到门口,她突然感觉到一道逼人的视线,条件反射地抬头,眼睛慢慢睁大。


男人站在那里,一米八九的个子让病房门都显得矮小起来。他就像从中世纪古堡中走出来的王子,俊挺的五官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只是脸上的表情过于凛冽。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杭南宇看着梁芷安眼中泄露出来的爱慕,厌恶一闪而逝,面无表情地说:"梁芷安,你都知道了。我得给千薇一个交代。"他顿了顿,"我们,离婚吧。"

梁芷安呆呆地看着他,脑中空白一片。钝痛扩散之后只剩下麻木。


她连继续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下头,积攒出全部勇气,才低低说出:"你,先回趟家吧。"


----------


梁芷安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医院,活了二十三年从没如此狼狈过。她说完那句话就逃了,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谈论他们婚姻。


回到家,刚还在医院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不久前她才拿过的那件黑色西装被他搁在一旁,上身只着一件暗纹衬衫。


他曲腿坐着,听到响动转过头来,见到她就不耐烦地说:"梁芷安,离婚吧,要求随你提。"


梁芷安心中漫上一层苦,她以为至少会等到天明,没想到他连几个小时都不愿给她。她假意擦着头发走过去,挑了个离他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唇里已被咬破,钝痛刺激着麻木的神经。


还好,起码比先前的状态好多了。她不想哭哭啼啼,到最后还给他坏印象。从领证到现在一千多个日夜,这一幕她已独自演练过无数遍。


"你很清楚,我们的婚姻只是因为你爷爷对我杭家有恩,爷爷逼着让我娶了你。但千薇对我们杭家的恩情更重,我的命是她爸爸用命换来的。梁芷安,你比她幸福,她除了我,什么都没了。而且,我喜欢的人是她。"杭南宇的声音越来越冰冷。


梁芷安拿着毛巾的手轻颤不止,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弯腰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微颤着推到他面前。


杭南宇眉头一皱,不知她搞什么鬼。


梁芷安擦头发的动作未停,似随意地回道:"我已经签了字,你签完,这段让你难以启齿的婚姻就结束了。"


梁芷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手指死死地捏紧毛巾,仿佛这毛巾成了她的救命稻草。这句话她已经练习过无数遍,从杭南宇要求隐婚、选择不与她住在一起时,她就已经在准备。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她真的,已经默默练习无数遍。


杭南宇低头一看,茶几上放的正是离婚协议。他顿时就愤怒起来,他还以为她有多爱他,看样子是早就想着离婚分财产吧?她娘家破产之后一直不能再站起来,她拿去救济也是情理之中。


他不在乎那点东西,他的公司市值千亿,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胃口有多大。


不对--


突然,杭南宇的目光顿住,这份离婚协议只薄薄一张,条目也过分简单。


"我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赡养费也不需要。"梁芷安放下毛巾,目光无焦距地落在茶几上,努力将思绪放空,"签了字就好,这房子我也会还给你。你的东西,我都不想要。"


是的,她不想要。她从十二岁知道他们有婚约开始粘着他,喜欢了整整十一年。得不到他的心,要他的东西有什么用,白白添堵。


杭南宇更加不悦,啪地将离婚协议摔在茶几上:"你把我杭南宇当什么人?净身出户,爷爷那边能答应吗?梁芷安,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爷爷发火,然后好继续霸占着杭太太的位子!你别逼我动手段来让你离婚!"


杭老爷子一早就放出话来,除非他死,否则不许他离婚。他也不想做得太绝,只希望梁芷安能想通,他们好聚好散。


梁芷安突然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她生的本就好看,这一笑顿时让周遭黯然失色。只是那双迷离的桃花眼中,悲哀浓得化不开。她微微低了头,不想被他瞧见。


杭南宇一愣,跌入了她突然展现的笑靥中,就听她声音淡淡的说:


"那么你打算分给我多少财产?这算是补偿吗?我在你身上连十一年的青春都浪费了,还在乎这点补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自己偏要喜欢我,如果不是你的喜欢……"


梁芷安打断杭南宇的话:"我退出了,爷爷就会改变主意让你娶乐千薇吗?不会的,他早就说过,你娶谁,都不许娶乐家的女儿!"


"你……"杭南宇气得站起,狠狠地瞪着她。


梁芷安见他气怒,心不争气地抽痛起来,有太多话藏在心里,却失去了说出来的意义。


她咬着唇,第一次肆无忌惮地看杭南宇,仿佛要将他刻进灵魂里。她知道,过了今晚,就再没机会靠近。


可下面的话,却默默念在了心里。


"你说离婚,我照做,为什么还要用那样的心思来侮辱我?喜欢错了人是我不对,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没有人告诉我你心有所属,我以为我再努力一点,就能得到你的回应。我知道我错得离谱。不是对的人,永远无法回应。"


"你知道吗?从我们领证那天起,我就已经准备好离婚协议。你看,我没有要一直霸着你,我只是在努力地靠近你,期待着你看到我而已。今天,我知道了你喜欢别人,那我把离婚协议拿出来。我平心静气地成全你。"


梁芷安,到此为止吧,让他没有愧疚的离开。梁芷安闭上眼,这是她爱他最后一次。


她深吸一口气,将离婚协议重新推到杭南宇面前,艰涩地说:"爷爷那边我会去解释,你不必担心。另外给我三天时间找房子。杭南宇,谢谢你让我喜欢了这些年,以后,保重。"


起身,抬步,回卧室。走得艰难,却不回头。她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杭南宇站在空旷的客厅里,没有预想的畅快。也许是被她缠地太久,一时不习惯。


他看着紧闭的卧室门,脑中都是刚才梁芷安看自己时的模样。他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小妻子,原来她也是明艳动人的,她眼底的情绪他又何尝看不出。


杭南宇拿起离婚协议,抬步往门外走。


为了乐千薇,他只能负了她。


--------

杭南宇回到杭家庄园时,天际微微泛白,又是新的一天。

早起的佣人见到他,都恭敬地喊"大少爷",对这位冷峻的集团总裁心存惧意。

杭南宇脸色仍没见多好,只冷冷地点了下头,就朝楼上走去。

他径直走向三楼,乐千薇的房间就在这一层。昨晚那丫头怕杭家知道,半夜就出了院。

二十二年前,他爷爷杭展培与乐千薇爷爷合作一个房地产项目出了意外,导致民工来闹事绑架了他们祖孙两人。乐千薇的爷爷和父亲为了救他们爷孙都死了。

那时候杭南宇六岁,到现在还记得乐叔叔扑在他身上血流不止的模样。那时乐千薇尚在襁褓,之后,她母亲改嫁,小乐千薇被接入杭家一直养着,他们青梅竹马长大。

当年那件事是当时身为市长的梁芷安的爷爷梁梿勤帮忙,才压了下去。

杭南宇烦躁地加快脚步,如果不是几年后东窗事发,梁市长受牵连一时承受不住中风死去,他爷爷也不会死活都要他娶了梁芷安。

想起那从小到大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的小丫头,杭南宇心里就有一股火。尤其是刚才她明明难受得要死,却故作坚强让他签离婚协议。他心里就跟有一只爪子在挠一样,而且是被狠狠地挠,抓出伤痕。

"白痴!"杭南宇低咒了一声,推开一间卧室门。

房内的乐千薇听到动静,立即冲了出来。

"南宇哥,你终于回来了!"乐千薇一下扑进杭南宇怀里,哽咽起来。

"千薇,我离婚了。"杭南宇突然抱住她说道。

乐千薇手唰地僵住,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不高兴?"杭南宇故意问。

"没……"乐千薇愣愣摇头,她都快被这惊喜砸晕了。但随即小脸一垮,担忧地问:"那芷安姐怎么办?对不起,我昨天是不是说错话了?"

"傻丫头。"杭南宇将她拉入怀中,他的千薇一直都这么善良。他拥着她轻哄,"不关你的事。她以后会有自己的生活,你先想想,怎样做一个最美的新娘吧。"

新娘……

乐千薇脸唰地红了,她盼了那么多年,真的要实现了吗?

她爱慕地看着杭南宇,眼泪又忍不住往外冒,心疼地揉了揉他的眉心:"都是我害得你这样累。可爷爷那边怎么办?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

杭南宇一顿,眉峰微蹙,松开她往房内的沙发走去,淡淡地说:"爷爷那边等过阵子再告诉。"

乐千薇张张嘴,最终乖巧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沙发上英俊的男人。她跟杭南宇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在他跟梁芷安结婚前就在一起,这些年,她受了多少委屈。

但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她要熬出来了。

可杭南宇刚才那反应,她又觉得不踏实。等他离开之后,便打电话给母亲,将杭南宇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她。

"薇薇,这件事情就怕夜长梦多。谁知道在老爷子知道之前梁芷安会做出什么事情,或许她同意离婚只是缓兵之计,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这件事就交给妈妈吧,你放心等着做你的新娘子。"

乐千薇放下电话扔有些忐忑。她爱杭南宇,即使没名没分地跟着他也愿意。她只是怕梁芷安对杭南宇的爱,她怕有一天,杭南宇真的被她打动。

"南宇哥,希望你不要怪我。"乐千薇走到窗口,看着远方的朝阳,喃喃说道。

梁芷安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眼睛酸得睁不开,眯缝着去看来电显示。当看清号码显示,吓得她噌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是杭家祖宅的电话!

梁芷安心跳不自觉加快,深吸了口气,才接通。

那头立即有声音传过来:"大少奶奶,您快来看看,老爷子发了好大的火要打死大少爷!"

梁芷安心中一紧,忙问:"费管家,发生什么事了?"

费管家在那头叹气,苍老的声音满是无奈:"老爷知道你跟大少爷离婚的消息了。"

梁芷安揉了揉额角,头疼不已。她预感的没错,纸包不住火,只是杭南宇难道连这么一会都等不了吗?


梁芷安嗯了一声,咬咬牙,说道:"费管家,抱歉,我现在没办法过去。"


----------


"大少奶奶?您不过来?"费管家绝对没想到梁芷安竟然连来都不愿来,慌忙劝道,"我知道您在生大少爷的气,老爷说他会替您做主的。大少爷都被打十几鞭了,再打下去,可得打坏了呀!"


梁芷安只听手机里传来脚步声,应该是费管家在走动。紧接着,有"啪啪"的像是抽打的声音传来。


梁芷安心蓦地一疼,爷爷的皮鞭可不是吃素的。她小时候见识过,那一次二伯家的儿子犯错就吃过一顿鞭子。老爷子打得他半个月不能下床,当时吓坏了他们这群孩子。


如今十年过去,老爷子七十五的高龄依然健朗,抡起鞭子丝毫不输一般的年轻人!


那鞭子响一声,梁芷安的心就痛一次,跟针刺一样。想象的全是杭南宇现在遍体鳞伤的样子。她蜷缩在床上,死死地捂着嘴巴,心疼地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手机那头传来老爷子中气十足的骂声:"兔崽子,我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道歉?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离婚!"


梁芷安竖着耳朵,没听到杭南宇的回答。


她眼泪掉得更凶。


"梁芷安,你在期待什么?难道期待他会改变主意吗?不会的,他就算被打死也不会放弃乐千薇!"


梁芷安满脸泪痕,将手机移远一些,深深吸气缓了一下才敢说话:"费管家,麻烦让爷爷接一下电话。"


她真的很抱歉,她现在这个状态没法直接面对老爷子。她原本是想等过两天自己心情平复好,再去找老爷子说清楚。可没想到杭南宇会这么心急。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她的伪装早就崩塌,心痛地不能呼吸。这个样子的她,要怎么去面对老爷子疼惜的眼神!


杭展培正打得冒火,费管家突然跑到了他身边。


他瞪了他一眼,骂道:"你要是敢来劝,我连你一块打!"


费管家被吼得身子一颤,硬着头皮将手机递过去:"老爷,是大少奶奶的电话。"


杭展培挥鞭子的手一顿,脸色死沉死沉的,不接又怕让孙媳妇更加难受。将鞭子往地上狠狠一摔,气呼呼地接过手机。


其他人都松了口气,赶忙去扶跪在地上的杭南宇。


而杭南宇在听到是梁芷安来电,面色猛地一沉。那女人现在来假惺惺吗?还说她会跟爷爷解释清楚,他见鬼了才会相信她!


杭展培斜了他们一眼,厉声喝道:"谁敢扶?让他一直跪着!跪到他清醒为止!"


他说完,将手机放到耳边,气呼呼地"喂"了一声。


梁芷安心下一拧,轻声问:"爷爷,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头晕的话一定要找家庭医生过来看一下。"


她的声音软软的,满含焦急。老爷子一肚子的气,突然就散了不少。


他哪里真舍得生她的气,但仍旧佯装气恼:"你还记得我有高血压,这不诚心气我吗?谁让你签离婚协议的?爷爷不是告诉过你,有委屈就来找我,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头子说得话不管用了?"


"不是的爷爷!"梁芷安咬下唇,捏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拼劲了力气才不让自己的声音出现异样,"离婚协议是我准备的,字也是我先签的。"


"你……"老爷子震惊不已,气怒地问她:"是不是南宇这臭小子逼你的?"


杭南宇闻言,眼底的情绪更深沉起来,怒意翻滚!总觉得自己上那女人的当了!


梁芷安在电话那头无声流泪。她原本想着会有其他办法来说服老爷子,但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知道了。她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将自己的伤口全部揭开,血淋淋地摆在老爷子面前。


她竭力控制着颤音说:"不关南宇的事,是我三年前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说起来,他对我算不错了,毕竟他成全了我的梦。爷爷,您是知道的,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他的新娘。不管如何,我至少在他的配偶栏里呆过三年。"


"孩子你……"杭展培正走到楼梯口,一下扶住扶手,心里难受得不得了。


梁芷安在电话这头扯了扯嘴角,努力想笑,但还是失败了。


她慢慢地说着:"爷爷,我真的没关系。是我一直不顾他的意愿,烦人地追着他那么多年。他没有对我恶言相向,一直在忍着我,真的很好了。其实,我的心眼小着呢,知道他喜欢别人,又改变不了事实,就当起了逃兵。"


"爷爷您会不会也觉得我自私?我知道您跟我爷爷的约定,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好累,我想去找会疼我宠我的那个人。"


"爷爷,我以后还可不可以继续叫您爷爷。想您了,可以来杭家看看您?"


杭老爷子手抓着扶梯,指节泛白,身子因为激动微微发颤。梁芷安是在求他,这傻孩子用自己的伤来成全那臭小子。他闭上眼,终究没忍心让梁芷安更加难受。


"好。"


--------


杭家祖宅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鼻息凝视地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杭老爷子,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以为老爷子会怒得直接拿刀砍了杭南宇,没想到他竟然松口了!


直到老爷子离开好久,其余人才反应过来。


乐千薇喜极而泣,跌跌撞撞地去扶杭南宇:"南宇哥,爷爷答应了!


杭南宇的母亲范姬也跟着过去,看到杭南宇后背的伤,心疼地直掉眼泪:"老爷子怎么狠得下心,看看都把你打成什么样了!"


杭南宇寒着脸,避过他们的搀扶,径自站起。后背被打得皮开肉绽,他至始至终都没皱过一下眉。心里却像是有股气,闷地他发慌。


梁芷安到底对爷爷说了什么?


老爷子一直坚持让他娶梁芷安,他不明白同样对杭家有恩,乐千薇为什么不行。可老爷子只说乐千薇不适合他,坚持不同意。


他原本已经决定让爷爷打一顿消消气,然后将乐千薇带出去住到他自己的别墅,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梁芷安这一次确实让他意外。


瞥眼看到乐千薇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中一软,走过去轻捧起她的脸,柔声哄道:"傻丫头哭什么,已经都过去了。"


"呜呜呜……"他不哄还好,一哄乐千薇哭得更难受起来,"都是我害你受伤,是我不好……"


"千薇啊,这哪里能怪你,都是她梁芷安惹出来的,那丫头就只会给南宇找麻烦!"范姬云想起梁芷安心里就有气。


在范姬云眼里,梁芷安除了脸蛋长得还可以外一无是处。一个女孩子倒追男人,没家教就算了,还害得她在那群富太太当中抬不起头!


她就中意千薇,这丫头不但温柔大方还特别乖巧。而且当年要不是她爸爸救了南宇,她早就失去儿子了。这些年她对乐千薇一直心存愧疚,因此对她也格外的好。


"妈!"杭南宇突然沉了脸,他并不喜欢听自己母亲那样说梁芷安。


他顿了下,说道:"以后就不要提她了。我先回去。"


"南宇!"范姬云一听他这样就要走,立即急了,"你这样子怎么能回去,好歹把伤口处理一下啊!"


"你妈妈说得对,我已经叫人通知王医生,他马上就会过来,等伤口处理好了再回去,不然这样子像什么话!"杭父杭宏博过来扶住自家老婆,话是对着儿子说的。


杭南宇眉头一皱,淡淡地说:"不用了。我公司还有个会议。"


说着转头对乐千薇放柔语气道:"我晚点来接你。"


说罢,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任他们在后面焦急。


"南宇哥……"乐千薇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走掉,不安越来越浓。


先前她妈妈告诉她已经将杭南宇离婚的消息散布出去,杭老爷子马上就会知道,让她有个心里准备。她也没想到她妈妈会这样做,可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南宇哥是不是知道了?"乐千薇忐忑无比,若是杭南宇知道,会不会怪她?


可想起刚才杭南宇维护梁芷安的模样,她就狠了心。她妈妈也许是对的,快刀斩乱麻,让梁芷安彻底出局。


从今以后,杭南宇只能是她一个人的!她再也不要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她觉得这样还不够,她要让她彻底死心!


而另一边,梁芷安挂断电话,全身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样,无力地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她的心早就痛到没有知觉,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醒,醒了睡,等到清醒一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一片刺眼的白。


她动了动手指,一点力气都没有。


"芷安,你终于醒了!"旁边传来一声呼喊。


"妈?"梁芷安一愣,转头看了下四周,迷茫地问,"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医院!你昏迷三天了!"方韵秀心疼地握住女儿的手,"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晓得给家里来个电话,要不是蔓蔓过去看你,还不知道你竟然晕倒在了家里。若是一直没人发现……"


方韵秀想想就后怕,难受地哭起来。


"妈……你别哭啊!"梁芷安从没见她妈哭过,着急地想要坐起来。她没想到自己会病得进医院,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芷安啊,以后就忘了他,咱自己好好过好吗?"方韵秀止住哭声,见女儿呆愣的模样,小声哄道。


梁芷安一愣,心又刺痛起来,吸了吸鼻子问:"是不是爷爷告诉你的?"


方韵秀叹了口气:"是老爷子亲自到家里来的,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在那边跟我和你爸爸道歉。我这心啊……哎,不说了,孩子,你要念着老爷子的好,其他的,咱就不想了啊?"


梁芷安眼眶发酸,慌忙低下头,许久许久才抬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妈,你放心,我会放下的。"


---------


在医院待到傍晚,梁芷安坚持出了院,不然呆在这里总会想起乐千薇在医院里对她说的,心里难受。


梁芷安一出院就回了位于市中心的住处,东西收拾完才发现只装满一拉杆箱,少得可怜。也许是潜意识里就想着会有这一天,所以平常她并没有添置很多东西。


她说过三天内会搬出去,她做到了。她将公寓钥匙放在物业处,开着车子越行越远,一颗心慢慢失落,直到麻木。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永远留在了这里。


梁芷安在找到房子之前,暂时住在父母位于西城区的家。三室两厅,一百五十坪,不是太大,胜在非常温馨。梁家曾经也辉煌一时,与杭氏同是A市三强之一,可惜梁市长出事后又遇上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梁氏没有挺过去,破产告终。


杭老爷子提出过帮忙,但梁父拒绝了。梁和通性子比较随和,早就厌倦勾心斗角的日子,之后只随便办了一个小厂,够家人小康生活。


梁芷安性子随父亲,但又多了一份执拗。就像这么多年,她对杭南宇的执着。


她晚上接到潘觅蔓电话,才想起自己三天没去上班了,她这化妆师差点将好几个新娘气哭。被一顿训,最后那丫撂下一句话:


"明天给我滚到店里来,老娘带你一起虐人渣!"


潘觅蔓是她的闺蜜,也是她工作的婚纱店的老板,更是杭南宇奶奶的孙侄女。两人打小关系就非常要好,这些年梁芷安一心只想着追杭南宇,身边也就一个潘觅蔓。


"蔓蔓不会要去找杭南宇麻烦吧?"梁芷安担忧地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往店里赶。


"过来!"潘觅蔓早就等在店门外,一见梁芷安就冲过来拉她走到一边,贼兮兮地说,"梁芷安我警告你,待会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许给我扯后腿,不然姐饶不了你!"


梁芷安心下一紧,边从玻璃窗往里望边问:"谁在里面?"


潘觅蔓拢拢长长的卷发,嘴角一弯,不怀好意地说:"进去不就知道了。"


说罢,挽着她往里走。


"芷安姐,你来了?"前头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梁芷安浑身一僵,抬头正见乐千薇从接待区的沙发上站起,笑盈盈地朝着这边走来。一身白色真丝连衣裙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摆动,美好地仿佛从画卷里走出来的仙女。


但梁芷安的视线只是在她身上掠过,落在她先前坐着的方向。


他闲适地靠坐在沙发上,俊挺的侧脸在窗户口照射进来的光晕下蒙着一层光辉,帅气迷人。杭南宇身上有着特殊的气场,他就像一个漩涡,让人深陷。


梁芷安慌忙移开眼,微垂着头,并没有去理乐千薇。心里微微刺痛着,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呦,未来的杭太太,哪敢劳您大驾跑出来,我们过去不就成了。"潘觅蔓挽着梁芷安,皮笑肉不笑地说。


乐千薇脸色一白,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沙发上的杭南宇不自觉皱眉,拳头握了握,但并没有走过去。潘觅蔓叫他奶奶姑婆,这里发生什么事,这女人马上就会告诉奶奶,奶奶一知道,爷爷也马上会知道。


这三天,杭家气氛一直都非常凝重。爷爷虽然答应不再管,但脸色一直不好看,他也不想闹得太僵。再说,他跟千薇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不想节外生枝。


梁芷安因那句"杭太太"脚步微顿,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与潘觅蔓直直往前走去。


乐千薇咬咬唇,红着眼跟上。


"芷安已经来了,你们自己跟她谈吧。"潘觅蔓拉着梁芷安坐到杭南宇对面,不冷不热地说。


她倒是要看看,乐千薇开不开得了那个口!昨天这女人到店里来找梁芷安,潘觅蔓差点直接将她打出去,但又怕她向杭南宇告状,那男人回头为难芷安。所以她故意约了她今天五点就来店里等,可没想到杭南宇竟然也跟了过来!


她就是想看看,他们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梁芷安静静坐着,目光落在沙发间的水晶茶几上,不知在想什么。


杭南宇目光淡淡一瞥,并为在她身上多停留。转头看身边刚回来坐下的乐千薇,见到她微红的眼眶,眸光一沉,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潘觅蔓。


潘觅蔓回他一个挑衅的眼神,恨不得直接过去撕了他。


杭南宇没跟她计较,视线重新落在梁芷安身上,不带感情地讲道:"梁芷安,婚礼那天千薇希望你做她的化妆师,我会付你足够的报酬。"

↓↓↓ 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欣赏】

更多阅读

读一读网站 www.duyidu.com 备案号: 闽ICP备12001821号-1    免责声明  提交公众号   商务合作QQ: